圣堂》 最新章節: 第990章威武(06-23)      第991章月末(06-23)      第992章情投意合(06-23)     

圣堂1017 命運天枰


  舒不起這時叫道,他跟爵不賭關系莫逆,爵不賭惹怒了天道,十有**他也要吃點虧,唉,原本就三次度劫失敗,再讓天道惦記上,后果嚴重啊。
  “舞火,交給我吧。”
  轟天也一步跨前,沉聲說道。
  舞火目光一顫,終于點了點頭。
  舞火、爵不賭,以前所未有的平局收場,兩人都是徐徐而退,元神金人,卻仍然雙掌相抵,打到這個程度,不是說收就能收的,需要一點時間才能無損的分開。
  不過眾人都是松了口氣,再讓兩人不受干涉的斗下去,先不說勝負,天道因為兩人而摧毀,在場能活下來的修士,恐怕不多。
  姬軒轅更是長吁一口氣,這兩人太不控制了,這么肆無忌憚下去,鎬京就沒了,祖宗基業啊!
  這時,只見轟天和舒不起齊步而出,兩大禁忌團,最后的決戰,將在兩人之間展開。
  舒不起笑了笑,打量了轟天一眼,基本無解,但是……“轟天,動手之前,賭一賭勝負?”
  眾人聞言,都是白眼,賭別人的勝負就算了,連自己都賭……只能說,舒不起就是舒不起。
  “我只賭你輸。”轟天懶得理舒不起,誰都知道,舒不起賭得多了,精通賭道法則,說不定形成了獨特的賭之秩序,絕對不能在口頭上面給舒不起落下口實,萬一被他那個玄乎的賭道秩序一轉,該他贏的都會輸掉,玩陰的。他玩不起,所以,干脆不和你玩為上策。
  “靠,不中計啊。配合一下行不行。”舒不起摸摸下巴,笑了一聲,又說道:“看來是來硬仗了,你確定這個地方。能夠承受得起你我的沖擊?”
  轟天皺了皺眉,這空間,承受不住舞火與爵不賭的力量,自然也不能讓他放開全部手腳的力量,當年火皇和水皇相約一戰也是選太淵骨地那樣的地方,就是如此。
  就在這時,不老不小笑了一聲,扯著一臉不甘愿的洛風一起站了出來,“兩位盡管打。有洛風的神器加持天道。這個空間保管兩位打不壞……就算打壞了。也是先打壞神器。”
  洛風苦著臉,幾百年收集的各種寶器神器,和跛子一戰。十有**都被毀去,剩下最后這幾件。看來也是保不住了。
  不過,心中雖然萬分不舍,這時洛風還是一拍寶囊,八件寶器飛出,分別落向四方,隱隱結成一個法陣,與天地隱隱相合,穩固空間法則。
  與此同時,不老不小出手了,也沒有什么動作,只是手指輕輕一彈,一道道光紋便從他身上,如靈蛇般游走散開,就像是一條條法則,融入到這方空間當中。
  片刻,眾多強者都微微變色,整個鎬京的空間竟然與不老不小產生了微妙的聯系,法則,構成一個秘境般的存在,種種法則竟然比諸神空間還要更加穩固。
  顯然和王猛一戰之后,不老不小還保存著相當的力量,失敗對不老不小似乎并沒有什么影響,心情看起來也相當不錯。
  王猛和不老不小一戰的收獲不大,但不老不小可是收獲頗豐,人老成精的家伙嘴上是不會說的,而且二人之間的比斗要更高端一點,輸了就是輸了,但力量并沒有小號太多,只能說兩人都是行家,都是老狐貍。
  “有廢話,戰完再去說。”
  轟天很直接,他只想戰個痛快,揮起拳頭,向著舒不起轟殺過去。
  舒不起神情一變,動作似乎變得遲緩了起來……
  轟……
  舒不起支離破碎,粉碎!
  無數修士擦著眼睛,什么,一招?
  “兇殘,不愧是轟天,無解的力修……不過,很可惜,是假象。”
  嗡……如同幽冥傳來的聲音,似簫似笙,悠揚響起,這時,一道道輕煙,淡淡的籠罩下來,將整個戰場席卷。
  “呵呵,這個舒不起,有想法,竟然提先一步,發動了秩序,占到先機。”
  不老不小樂了,對轟天,要是沒有先機,還真沒法打,就算是他,都感到棘手。
  老男人也笑了笑,不過,很快他就皺起眉頭,因為……他竟然看不懂舒不起的這個秩序,只覺得仿佛什么也沒有,舒不起只是站在那兒而已。
  若是連對方發動的法則秩序都不知道是什么,都看不穿的話,又拿什么去對抗?
  不老不小臉上的笑容也微微收斂了,這是什么法則?舒不起的秩序,又是什么?
  第一次,不老不小看到了連他都不能理解的東西。
  轟天一樣不懂,不過,他的臉上掛著的卻是滿滿的笑容。
  不懂,真的完全不懂這些東西是什么,但是,這又有什么關系?身為力修,需要去懂那么多嗎?
  轟天一拳轟過去,以往如影附隨的各種力量,在舒不起的法則秩序之下,竟然沒有絲毫的反應,仿佛他的拳頭沒有任何的力量,只是平淡無奇的揮舞,和凡人沒有任何的區別。
  但是,這種感覺……
  真好。
  好久沒有這種無力感了,一直以來,轟天,都是無解的存在,就連天道,也懶得對他發動天劫,天道雖然沒有主意識,但是也很清楚,以這方世界的強度,根本就沒有任何天劫可以對轟天造成傷害。
  天道,也不喜歡做無用功的。
  一個強到連天道都無奈的男人,最終,只會對自己感覺到無奈,唉,無敵寂寞,寂寞無敵。
  要不是因為如此,他,又怎么會跑來參加這個天下第一道場?
  現在,看來,他沒來錯,舒不起,竟然讓無敵的他。感覺到了無力!
  “吼!”
  轟天,再次一拳轟出。
  咔嚓!
  空間,出現了一道裂隙。
  “咳,要不要這么用力的。”舒不起的聲音。再次悠悠傳來,只見一道道光華,在那道裂隙飛轉,卻是眨眼之間。將裂隙彌補。
  “好,好好好,法則秩序,形成世界,而且,不是虛幻的世界,而是,就地取材,舒不起。要不要這么無恥。偷懶?”
  轟天大笑。再次一拳轟出!
  全心全力,沒有任何一絲的保留。
  轟隆隆隆隆……
  這一拳,凝聚的是轟天對力量的全部感悟。一道簡簡單單的力量法則,強聚成形。
  不是法術。而是一拳轟出,自然而成的法則。
  咔嚓……
  連續不斷的破碎聲響起,只見整個戰場,如同被粉碎的玻璃一樣,轟然炸開。
  卻是虛幻的一個世界破開,露出了原本的世界,只見舒不起站在戰場當中,一臉笑意,“力量法則,自成秩序,難怪,會是無解的力修。”
  轟天大笑一聲,這時也懶得廢話,繼續揮拳而上,所謂力修,就只有一個字,干!
  一干到底就是,什么話都是啰嗦,有話,等干完再說。
  “咦……”
  索明愣了愣,看著轟天的身上,似乎感覺到了什么。
  王猛轉過頭,拍了拍索明的手臂,“不用學他,他是他,你是你,獨一無二。”
  索明眼中這才恢復清明,點了點頭,再看向轟天,卻是又恢復了之前的淡然若定。
  轟天的力量,形成法度秩序,和別人最大的不同,就是別人的秩序,都是盡可能的外向出去,形成最利于自身的環境,壓制攻擊敵人,但是轟天,卻是將所有的秩序內斂,收入體內,將自身修成一道無堅不摧的法則秩序。
  這樣的修法,并不是什么秘密,但是,修行起來,卻是萬分危險,只要有一點不慎,就是灰飛煙滅,魂飛魄散的局面,根本就沒有人能夠成功。
  除了轟天。
  轟天不僅成功了,而且,還修到了大成的最后境界!
  轟……
  再次一拳轟中了舒不起。
  但是,轟天的臉上,卻沒有絲毫的笑意,而是不滿。
  轟,舒不起支離破碎,鮮血四濺,肢骸散落一地。
  結束了?
  顯然沒有,轟天全身繃得更加緊致!
  四周,仍然是舒不起用法則秩序所虛幻出來的假象世界。
  轟碎了一層,仍然有第二層假象,而且,這個假象……竟然沒有人能看穿,虛與實,真真假假,分辨不清。
  不老不小的眉頭微微皺起,這個舒不起……已經超出了他的想象,除了第一層假象,后面的,就算是他,也都看走了眼。
  這時,轟天再次轟出純粹爆力的一拳,拳上印刻著法則之力,力量的秩序從他體內緩緩而出,這道力量,足以轟爆一方世界,正是這種強大到爆的力量,讓天道都懶得對轟天動用天劫。
  咔嚓,咔嚓,咔嚓……
  一連串玻璃碎裂聲音響起,剎那間,足有十二個假象的世界被轟爆破碎。
  只是,轟天的臉上的笑容有點僵硬了,有點無奈,轟天發現他仍然處于舒不起布置下來的假象世界當中!
  “呵呵,舒不起,不如打個賭?”
  舒不起的聲音,繼續悠悠的響起,也不知道他的真身何在。
  無數修士,俱都悚然,舒不起布置下來的假象,實在太驚悚了,就連轟天的拳頭,都轟不凈。
  “這豈不是無敵了?”
  火皇不信了,轟天的力量,同是元神境的他,是倍加推崇的,相比之下,好賭的舒不起,火皇有點瞧不上。
  王猛笑了笑,“千術,千變萬化,不清楚門道,中招也不奇怪,或許在場的所有人都不是轟天的對手,但是唯有舒不起,是單純身為力修的轟天所贏不了的。”
  轟天的強大,在于他純粹的力量,但是,他的缺點……
  也同樣是他的純粹。
  一力破萬法,但是,對方擁有的是無窮之法,其中還夾藏幻象假象,你又如何去破?
  (月中了,各位師兄師姐,求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