圣堂》 最新章節: 第990章威武(06-25)      第991章月末(06-25)      第992章情投意合(06-25)     

圣堂102 法術與元力求腿票

明人再好的脾氣也是會發火的,可是忽然之間,明白了問題所在,無論面對李天一,還是當初對付寧志遠,由于對方的強勢,他不得不從主控陣法,轉為攻擊,而一旦對手很強,會破壞陣法的節奏,逐漸的失控,到最后五個人的力量根本發揮不出來。
  王猛的意思是,對付弱的,不用這么費勁,對付強的,這根本沒用,如果對付群毆,或者什么的,這陣法不錯,現在就已經很好了,沒必要花費更多的精力。
  明人是明白人,一瞬間就大徹大悟,說實話,這陣法被破困擾了他們好久,一直沒有解決,不得不說,牽扯了他們的精力。
  “王猛,你也太狂了,有本事你試試我們的五絕陣,能撐三招就算你行!”
  “就是,嘴上功夫誰不會!”
  靈隱四虎還是憋不住了,本來給一個后輩掩飾就很憋屈,這還被人冷嘲熱諷了一番,意思差不多是,這種東西,練跟不練沒什么差別。
  王猛笑了笑,也懶得反駁。
  倒是明人舉起手,制止師弟們繼續說下去。
  “王師弟,大恩不言謝,他們的話你不要放在心上。”明人說道。
  “師兄!”靈隱四虎真吃不消了,難道大師兄的好心腸又發作了?
  “我就是隨便說說,你們別當真。”
  “你說的對,盡管我現在也無法完全接受,但無疑,我們確實不應該在這劍陣上花太多的精力,天一,我問你,如果讓你選,你會學這個劍陣嗎?”
  “不會啊,怎么了?”李天一本能地回答道。
  “為什么不會,你第一個反應是什么?”
  “多此一舉外加一個啰嗦,啊……”李天一忽然覺得這話有點不妥。
  明人苦笑,“其實就是這個意思,這陣法最大的意義在于以少戰多,而我們現在卻想把它變成無敵的陣法,這本身就錯了。”
  “可是這陣法威力確實很強啊,就算是寧志遠也是費了好大勁才破解的。”安道疑惑地說道,他是四虎之中最年輕的,內心依然有一種崇拜。
  其實王猛的意思是干脆別練了,但是又一想,不是每個人的目標都是飛升,有的只是變強,甚至在圣堂有立足之地。
  “就算是沒有破綻的陣法也會被破,破陣可以以強橫的攻擊強沖,也可以施以壓迫力破壞節奏,比如,不斷對明師兄壓迫,讓他無暇控陣,時間一長顧此失彼,不戰自亂。”
  王猛說道,一番話可謂是擊中要害。
  李天一嘖嘖稱奇,“要不是知道寧志遠一戰你還未入圣堂,我真懷疑你是不是親眼看了,我也是這么想的,但我不會選擇節奏壓迫,以最強的攻擊破最強的防御!”
  九天離火劍本就是無堅不摧,無攻不克!
  話說到這份上,其他四人也明白了,在陣法上浪費太多精力,會耽誤大家的修行啊。
  四人有點不好意思。
  “王師弟,以后咱們說話就直接點,不用留情面,我們臉皮很厚的,哈哈。”明人的一番話立刻緩和了尷尬的氣氛。
  王猛對明人向來是有不錯的觀感。
  “有個問題還想請教一下,你覺得符劍雙修會不會是貪多不爛呢?”
  明人問道,這其實也是個大問題,其他分堂多是專注于一種,頂多附帶著修其他的類型,像丹修依附于符修,鍛造依附于體修,并不妨礙,甚至還能有助推效果。
  但是靈隱堂則是堅持著符劍雙修,他們修行確實很累。
  王猛笑了笑,“修行很單純,就是為了提高實力,只要合適,什么手段都可以。”
  明人和李天一相識一笑,“我也是這么認為,所以我只做劍修,唯能極于劍,方可天下無敵!”
  李天一說道,性格隨意,但對劍的執著,從不曾懈怠,或者說正因為對劍的專注,其他方面已經不太在意。
  “符劍雙修開頭難,但真正進入了感覺,戰斗中多一種方法,很自在啊。”
  明人說道。
  其實這個王猛再清楚不過了,戰斗手法自然是越多越好,根據個人喜好,并不沖突,只可惜小千世界的元力水準,無法兼顧,所以在不同的地方,對的能變錯的,錯的也會是對的。
  這邊正談得熱鬧,幾個靈隱堂的弟子火急火燎地沖了進來。
  明人微微皺了皺眉頭,“我不是說不要打擾我們嗎?”
  “大師兄,不得了了,這位王師兄再不出去,百寶堂會都要炸鍋了!”
  一個弟子說道,看王猛的眼神跟洪荒怪物一樣。
  王猛只是微微一笑,“有事兒找我嗎?”
  “不是有事兒,有雷祖師、周祖師、吳祖師、趙祖師在雷光堂等你,雷光堂的弟子到處找你,大師兄,我們實在撐不下去了。”
  幾個弟子苦憋著臉說道,雖然不知道大師兄在談什么要事兒,可是實在壓不住了。
  眾人也是驚奇,“王猛,你該不會是惹什么禍了吧,我陪你去。”
  李天一說道,像他這么維護對手的還真少見,沒辦法,李天一就有這么個脾氣,他認可的,無論是朋友還是對手,他都要管。
  “沒事,沒事,有空來雷光堂做客,我們為這次百寶堂會也是精心準備了。”
  王猛說道,不忘做個廣告。
  明人等人會心一笑,雷光堂有什么看頭。
  “王師兄,就算我們現在想看,恐怕也沒地兒,現在百寶堂會的人幾乎都到雷光堂了。”
  ………………
  明人等人似乎比他還急,王猛倒不怎么急,這是圣堂的地盤顯然出不了大事,出了大事兒也有大個兒頂著。
  等回到雷光堂的時候,還是被雷光堂的人氣嚇了一跳。
  “王師兄,你可回來了,神啊,快點進去吧。”陳海廣第一個發現了王猛,這不連稱呼都立刻變了。
  “陳師兄,這是怎么了,我們這里出寶貝了?”
  王猛丈二和尚摸不著頭腦,看這些人一個個急澇澇的樣子,難道雷光堂真出了寶貝?
  陳海廣心中那叫一個無法形容,很顯然王猛是真的不知道自己的福分,都是人,咋命就這么不同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