圣堂》 最新章節: 第990章威武(06-23)      第991章月末(06-23)      第992章情投意合(06-23)     

圣堂1021 無敵是唯一的


  “冰封無極,止!”
  丹仙呵呵一笑,“不用掙扎了,我說過了,你們,已經是死人了。”
  話音落下,一顆金丹徐徐落回他的身前,淡淡金光,只見兩道虛影正在金丹當中掙扎不休,一點尤與將神定睛看去,卻是魂飛魄散,那兩道人影,不是其他,正是二人苦修數百年才成功的元神金人!
  “融!”
  丹仙一指攆出,只見兩道元神虛影慘叫著化成了金丹的一部分,那金丹變得更亮了。
  一點尤與將神身體陡然一顫,隨即,便直直的倒了下去……
  絕無僅有的金丹飛升!
  丹仙看都沒看一眾修士,什么禁忌團,什么圣堂,都不在三大會的眼中。
  轟然金光大亮,金丹入體,一下飛回到他的白云仙城當中,只見半空當中,仙城隆隆作響,破開了空間,一下消失不見。
  四周,一片寂靜……
  不亂團一點尤與將神的死,帶來的震撼實在太大不亂團絕非弱者,南北合極帶來的極寒永凍,對元神境的修士,也是必殺的強則。
  然而,擊殺不亂團的丹仙,表現得,根就是未竟全力,只是金丹一爆,便攝走兩人元神,輕飄飄地一指,直接攆殺元神!
  “丹道一途,有靈名丹,金丹為尊,號稱不死金丹大道,沒想到還真有人練成了。”
  不老不小也有點詫異,這三大會還真不出吹出來的,很難辦,很難搞!
  老男人皺了皺眉,說道:“傳說中的金丹大道,修成之后。可通天地,但根沒人練成過,丹修乃小道,事情有點不對勁啊。”
  煉丹成仙。一直以來。都被認為是修行界的一個笑話,固然。煉丹可以成為高手,但是,溝通仙界的傳說,直接在這方位面。粹煉仙界的天道法則秩序,絕無可能,天道不可能為了某一個修士而打開缺口。
  不老不小搖了搖頭,“此丹詭異,可直接抽取元神命格,恐怕不知多少力量才養成的,魔性十足。元罡他們的擔心不是沒道理的,這三個人有大問題。”
  王猛也同樣感受到了,雖然丹仙控制著,但是王猛還是感受到了他們身上強烈的魔性。
  損人利己。這可是跟一般丹修不同的!
  大千界。
  千峰宗一戰,塵埃落定,圣堂鼎立,正式在大千界中建派立宗。
  三派六教十二宗,千峰宗除名,剩下的三派六教十一宗,雖然不甘,但卻不得不正式承認圣堂的地位,明人擊殺半神,已經足夠這些宗派去煩惱的了,尤其是有半神坐鎮的三派六教,尤其是六教非常重視,現在首務之急,就是對付明人,只是六教……其實現在已然只剩五教,圣炎教的兩大半神被明人擊殺之后,已然封閉山門,
  如果說,圣堂眾令大千界風起云涌,那么明人,就是一場席卷一切的風暴,改變整個大千界修真格局的劇震。
  太康城,北靠康山,南依雍水,扼守南北,乃是大千界的一座重城,各方勢力,都在此城設有據點,城主,乃是六教之一,也是最具影響力的宏一教的內門弟子。
  這一日,太康城格外熱鬧,正是太康城一月一度的“集易日”,在這一天,任何人,都可以在太康城的易市設攤交易,而且易市提供可以隱藏身份的法術斗篷,即便交易的是來歷不正的黑貨,也不用擔心會暴露身份。
  這時,街道之上,就有不少穿著這種可以隔絕探視的法術斗逢的修士,行色匆匆,小心翼翼,有的是前往易市,有的,卻是在易市滿盆滿缽而歸。
  此時,易市當中,兩人正在不疾不徐的踱步,一人身形如虎,身上散發著一股凜然的氣息,令人不能接近,另一人,卻是笑瞇瞇的,很是平易近人,只是背后背著一個黯淡的輪型兵器,與他的氣質有些不倫不類的感覺。
  這兩人,是各走極端,但是偏偏走在了一起。
  在易市之上,兩人走走停停,那名笑瞇瞇的男人不時在各個靈攤之上,買下各種各樣的物什,有靈草靈材,也有寶器器皿,五花八門,也不管好與壞,只管買來就是。
  有著虎一樣凜然氣勢的男人明顯有些不耐,冷哼了一聲,“快走。”
  “好,不買了,呵呵,鄒師兄,你不覺得,這個易市很有趣嗎?這些人的斗蓬,以師兄的功力,不知道看不看得透?”
  這兩人,正是當年太陰教的絕配,白虎鄒闖和陰陽輪謝天華。
  “……”鄒闖沒理會謝天華。
  “鄒師兄,你說圣堂開山立派,我們是不是要送點什么賀禮好?我總覺得吧,好像送什么,都不給勁,圣堂眾都不缺。”
  鄒闖繼續沉默,不過,聽到圣堂眾三個字的時候,眼角微微劃過一絲光彩。
  謝天華這時又繼續說道:“鄒師兄,你說說,這么多年過去了,圣堂眾怎么突然就發圣堂令了?會不會是得到消息,……要上來了?”
  鄒闖目光微微一動,終于開口說道:“也許,是等太久了,忍不住了。”
  謝天華搖了搖頭,“不太像……,咦,這是?”
  正說著話,謝天華的眼神突然一亮,朝著一處靈攤走去。
  “呵呵,二位,不知道看中了什么?鄙人推薦靈食丹,保證每一顆都是上品。”
  靈攤主人全身籠罩在黑色斗蓬之下,就連聲音,都是通過特殊法術變幻過的。
  靈攤之上,擺放著各色丹藥,還有些奇異的靈材和明顯已然損壞的寶器。
  主打是丹藥,靈材和寶器,只是個添頭。
  謝天華笑瞇瞇地,“不錯,不錯,你的東西,我全包了,給個整數吧。”
  靈攤主人一愣,看了看自己的攤子,“全包?”
  “沒錯。”
  靈攤主人頓時有點沉默了,他的丹藥品質固然不錯,但還不至于讓人包圓,活得久了,心眼自然就多,一下便意識到,謝天華必然是看上了其他的物什,只是不想露白……
  只是,左看右看,他的攤子上面,除了幾瓶丹藥比較稀有,還真沒有其他寶物,難道……會是那堆破銅爛鐵?
  目光落在了那堆損壞了的寶器之上,這些寶器,是他從別人那兒,以一塊下品靈石的代價收來的,只是用來撐個面子,你擺個攤子,不放一堆東西,對得起自己嗎?也不嫌丟人。
  難道這堆東西里面,有什么漏可以撿?
  “五十塊上品靈石,少一塊,也不賣,丹藥雖然不值錢,嘿嘿,但是……”
  攤主眼睛滴溜一轉,話說到一半,便不再說了,在他看來,就算有再大的漏,也不至于超過五十塊上品靈石。
  “最多二十塊,兄臺好眼力,多要一塊也沒有,我立馬走。”
  謝天華倒不是想占人便宜,而是……他身上就只有二十塊上品靈石。
  攤主想了想,二十塊也發大了啊,而且,說不定是眼前這人打眼了,“呵呵,我看是二位好眼力才對,好,今天就當是交個朋友,二十塊就二十塊。”
  謝天華笑道:“好,交個朋友,這位是我師兄,叫鄒闖,以后有事,盡管找他,只要不是為非作歹,保管讓你滿意。”
  話音落下,謝天華掏出了二十塊上品靈石,這是他與鄒闖九成九的身家,最近鄒闖修行有點猛,靈石的消耗跟不上賺的速度。
  攤主收起靈石,正要起身離開,突然,一個輕飄飄的聲音從遠處傳來,“等等,你的東西,我全要了。”
  嗡……一陣劍鳴,抬頭只見五名身著藍色錦袍的修士,駕馭飛劍斬風而至。
  太康城只有三種人,能在城中馭劍飛行,城主府的修士,三派六教的內門核心弟子,就連十二宗都沒有這個資格,最后一種,就是修為在金仙以上的強者。
  這五名藍袍修士,正是太康城城主府蓄養的修士,名為護法,實則是太康城中一霸。
  攤主面孔被黑袍遮住,但是看得出來,身形有些僵硬,十分緊張,“幾位道友,我這些東西……”
  “不用開價了,一塊上品靈石,不用找了,剩下的,算是賞你的。”
  “……”攤主沉寂了,轉過頭,望向謝天華與鄒闖兩人,二十塊上品靈石啊……心中極為不舍,但是,恐怕這堆破爛寶器當中,真的有什么大寶貝,被城主府的人盯上,就算現在藏住了身份,也別想善了,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頭。
  “怎么?梁兄舍不得嗎?這些東西,不過是你用一塊下品靈石收回來的垃圾,現在凈賺一塊上品靈石,該知足了。”
  “不錯,知足的人,才能活得久一些。”
  攤主全身一顫,“你們怎么知道……難道是……罷了,兩位,不好意思,這筆靈石,輪不到我賺。”
  世上沒有不透風的墻,很顯然,城主府的修士過來之前,就已經了解了所有情況。
  梁云轉過頭,又將二十枚上品靈石向謝天華遞了過去,心在滴血啊。
  “呵呵,貨物易手,哪里拿回去的道理?”
  謝天華笑了笑,好容易看到一件不錯的東西,送去圣堂,不失禮又有面子。
  鄒闖皺了下眉頭,他的脾氣顯然沒有那么好,不過,來到大千界修行這么久,過去的性子也算是磨平了不少,閉上了眼睛,便任由謝天華去處理。
  (各位師兄師姐兩更完畢,求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