圣堂》 最新章節: 第990章威武(06-25)      第991章月末(06-25)      第992章情投意合(06-25)     

圣堂1031 顛覆中秋節快樂

九百五十三無人能敵(求月票)
  別人覺得明人大大咧咧,只有他們這些老兄弟才知道,這家伙才是又冷靜又縝密的,恐怕已經這地方里外探了個透徹。www.booksrc.net
  這家伙的陰險比老大還高一籌,絕對是謀而后動。
  誰要認為明人頭腦簡單,那就單純了。
  不過,很顯然,不是所有人,都了解明人。
  哄然大笑聲,從三派六教當中響起。
  “大言不慚,何等的大言不慚!今天,就是你的忌日。”
  “我等為降魔衛道而來,今天,你必死無疑。”
  “半神大人,請出手!”
  紀哲淡笑著飛入空中,“明人?”
  “半神?”
  明人淡淡看了紀哲一眼,并沒有因為紀哲身上龐大的半神氣勢而有絲毫動作。
  “典經派,紀哲。”
  明人微微一笑,靈劍從他腦后飛出,“希望,你不會讓我再一次對半神這個概念感到失望。”
  紀哲輕笑一聲,“年輕人,太狂是要付出代價的。”
  話音落下,紀哲揮指結法,一下出手,瞬息萬變。
  只見兩人中間,法與劍氣,互相碰撞,爆出一道道紫黑相交的光弧閃電。
  明人輕輕一躍,目光卻是再次掃向其他諸人,“現在,給你們最后一次機會,想活的,立刻從我面前消失。”
  殺意波動,從明人身上散發出來,仿佛暴風云般,籠罩住了整個萬丈原。
  無窮無盡的殺意,令人膽戰心碎,不過,三派六教的修士,硬生生無視了這樣的殺意,無數目光,落在半神紀哲身上,只要有紀哲大人在場,還怕明人能翻得了天不成?
  有的人,就喜歡在情況不妙之時,口綻蓮花,擺下什么空城計來嚇阻敵對,在他們看來,明人顯然也有這個傾向,大家心中都有算盤,就算明人真是妖孽,恐怕也要兩敗俱傷,到時候一擁而上,那命格就是他們的了,說不定還能褫奪圣光魔坍體的力量。
  只有胡靜等人,才知道,明人的話,有多么認真,幾人又向后站開數步,明人不一定會對他們出手,但是,不怕一萬,只怕萬一,大家也是兩手準備。
  謝天華搖了搖頭,大千界這些三派六教的修士,太托大了。
  不過……
  托大,也并非沒有理由。
  紀哲一拳緊拉一拳轟出,雙拳震顫沼當中,那座無極乾坤宮徐徐飛起,幻化變化,一道道密布束縛法則的枷鎖向著明人飛去。
  明人身上,劍光四射,劍有法則,謂之極道,破法。
  轟隆,紀哲打出的那一道道束縛、枷鎖,全部破碎瓦解。
  “行宮天地,鎖天封道,自成世界!”
  轟,只見無極乾坤宮在空中一下張開,化成一道秩序世界,將整個萬丈原籠罩起來,只見一道道自成法則,充斥這個秩序世界當中,而原本的法則秩序,卻是從這當中,一一消失不見。
  真正,我的世界,我的秩序,我便主宰一切。
  轟轟轟,紀哲身上爆出無數電光,卻是如神靈一般,飛入無極乾坤宮中,執掌大局。
  這一招,便叫主宰,世界皆以為他主,生死全由他而定。
  紀哲這一招,是真正殺出了半神的力量,而且……
  這無極乾坤宮整個就是一個承載秩序的載體,一套完整的流程必須有這樣神器的幫助。
  神手中皆有器具,以便掌控天地,就更當年的魔神劍一樣。
  無極乾坤宮似乎更強,畢竟時代在前進。
  所有人都目瞪口呆的望著真正半神的力量,這次看明人怎么辦,什么圣體在絕對力量面前都是浮云。
  萬丈原中,百年前,曾經在斷天涯觀戰過妄天莫山之戰的修神者,彼此之間,心念交流不斷。
  這也是半神的一個標志,修出代表神威的本命秩序法器。
  這群修神者并非在萬丈原上,而是在千丈以外,以法術心神觀看這一戰,保持著的是一個中立的態度,鬼塔勢力,赫然也在其中。
  “就現在這種情況,明人,恐怕是要掛了,紀哲這一招的威力,這才剛剛開始,鬼不愁,看來,你賭輸了,小心報復。”
  鬼不愁笑了笑,卻沒說話,不過,了解他的人卻從他微蹙的眉頭看得出來,鬼不愁恐怕也不看好明人了。
  紀哲打出的世界力量,正在不斷醞釀升騰,順其心意而所獨創的各種法則秩序,正在一點點侵吞蠶食著明人的一切,身體,感觀,力量,命格……
  明人的劍,黯淡了下去。
  控制加奪取!
  嘩!
  三派六教十二宗的修神者們,轟然一聲,歡呼一片,劍暗,人還能活多久?
  半神威武,半神無敵,明人之前雖然表現得無比強大,但其實只是仗著圣光魔坍體的犀利而已,就真正的境界力量,面對一名真正的半神,就只能束手待斃。
  鬼塔塔主鬼不愁嘆了口氣,看來,這次押寶有點急了,大虧特虧,得罪了三派六教,卻沒有撈到多少好處。
  然而,鬼不愁的目光無意的從圣堂眾所在的位置掃過,咦?
  一個意外的發現,讓鬼不愁愣了一下,明人的靈劍寂滅,圣堂眾也好,星盟眾也罷,竟然沒有一個人臉色難看,兔死尚且狐悲,沒有了明人擋箭,除魔聯盟的下一個目標,就要輪到他們了。
  明人要掛,不說難過,他們至少應該有不妙和難受的感覺才對。
  鬼不愁不懂,能讓這群人難受和不秒的,絕對不會是什么除魔聯盟,也不會是什么真正的半神,只會是明人,靠,這個變態,又變強了!
  林靖皓突然搖了搖頭,“我們是不是該撤退呢?”
  林靖皓現在對和明人交手一點興趣都沒了,丫的就是一個瘋子。
  鄒闖的神情則是冷峻嚴肅,眼神凌厲得仿佛都能射出刀來,從半神轟出來的世界法則當中,他仍然能清晰地感覺到明人的劍……的確,是黯淡了,但是,越是黯淡,鄒闖心里面感覺到的那股氣,就越是恐怖。
  本來他出山也是想試試明人的力量,當年他和明人差距也就是一個級別,但現在看,大千界并沒有縮小這個差距,反而擴大了。
  時間和更高的位面,更自由的力量掌控,是為這種天才準備的。
  無極乾坤宮中,紀哲陡然變色,“定!”
  雙手疾點,瞬息之間,百余道法訣同時轟出,不僅如此,身上還有無數符篆紛紛如雨般飛出,落向陷入沉寂當中的明人。
  恰在這時,明人睜開雙眼,黯淡的劍,消失了,劍非劍,人非人,秩序,也非秩序,最本源的力量,五行化陰陽,天地萬物存在陰陽。
  “陰陽。”
  兩個字,從明人嘴里吐出。
  咔嚓,一聲異響,卻是從無極乾坤宮傳來,一道無形無質,其實是半神心識都捕捉不到的力量,直接將無極乾坤宮轟裂開來。
  紀哲神情大變,這世上,怎么可能有能壞他無極乾坤宮的力量?何謂無極乾坤?那是最與天道本源相合的一種道,不朽不壞不敗不滅,幾乎就是永恒,比神,還神。
  然而,在明人的力量之下,這樣的無極乾坤宮,竟然開始出現裂隙,崩裂開來。
  轟轟轟,紀哲又驚又怒,這時出手,根本就是沒有任何保留,傾力出手,各種用于壓箱底的寶物,也都毫不憐惜的轟殺打了出去,沒有什么,比無極乾坤宮更重要。
  剎時間,明人再次被壓制住,萬千靈力,在他身前身后狂爆,純粹的陰陽,堪堪擋住這些爆發的力量。
  “滅!”
  紀哲一掌無極,一掌乾坤,全身道袍激蕩展開,頭上的道髻,也都蓬散開來,發簪也不知道飛到哪里,原本仙風道骨的模樣徹底不見,而是一付同歸于盡般的拼命模樣。
  萬丈原中,剛剛興起的歡呼聲,被嘎然而止,看著空中的異變,三派六教的修士們嗓子就像是被繩索套住,吊在空中一般難受。
  怎么會???
  紀哲半神,怎么會如此狼狽?仙風道骨的形象茫然無存,不過,總算還是占在上風。
  只是,明人雖然被動防御,可給人的感覺,雖亂卻不慌,仿佛,面對紀哲半神如此兇殘的攻勢,仍然是游刃有余的。
  戰況,仿佛是膠著的……
  就在這時,一道暗星,陡然從人群當中飛起,速度快逾天劫閃電,亮起的瞬間,便飛到了明人身前。
  轟……
  一下刺擊。
  只見暗星當中,萬千大道涌現,一股濃烈的殺意充斥其中。
  第二刺,濃烈的殺意,瞬息翻倍,一道殺戮的虛影出現在暗星之后,第三刺,暗雷連珠,第四刺,五行齊出……
  第五刺,暗星一變,卻是露出一道身影,身穿暗衣,看起來像是黑衣,仔細一看,卻能分辨,是暗朱之紅,血漬變干之后的那種暗紅。
  “五刺連殺,必誅!”
  一聲輕語,第五刺,詭異異常,劃破時間,空間,一下刺入到明人胸口。
  撲哧!
  刺鋒入體。
  萬丈原,鴉雀無聲。
  這道暗星,不是別人,正是五行派的半神,五大半神之一的匡巖雷!
  五刺必誅,正是匡巖雷詭刺大道的至強殺招,五刺絕殺,一刺比一刺兇殘,一刺比一刺力量翻倍,誅殺一切的法則之力也更加可怕,最后一刺,形成必誅秩序,不是神,絕不能活,所以此招稱作必誅。
  明人,中了最后一刺,直接插入胸口,這是必誅必殺。
  誰也沒想到要對付明人竟然出動了兩大半神,布下這個必死殺局。
  但意料之外又在情理之中,匡巖雷修的是殺道本來就不太講規則,圣光魔坍體的魅力足夠讓他不要臉一次了。
  鬼塔塔主鬼不愁這下真愁了,剛剛才看到明人反擊,沒想到,匡巖雷一個滅絕的五刺必誅,一下捅碎了他的美夢,現在要考慮如何面對三派六教的質責了,雖然,鬼塔與明人,僅僅只是合作關系,但是,顯然三派六教不會放過這個大好機會,即便吞不了鬼塔,但是插手鬼塔內部卻是極容易做到的事情。
  半空當中,匡巖雷微笑一聲,向著紀哲一拱手,“紀道友,數十年不見,可好?”
  紀哲一時無語,就連他也沒想到,匡巖雷會在最后一剎,突然出現,五刺必誅,絕殺明人,簡直就是明搶,但似乎來的還挺及時的。
  匡巖雷哈哈一笑,志得意滿,他突然出招,要的,就是這個效果,五大半神之間,也是有著競爭的,誰要是不對圣光魔坍體感興趣就奇怪了。
  “紀道友,這圣光魔坍體我就收下了。”
  匡巖雷的手遮天蔽日的拿向明人,誰最后致命,就歸誰,要不要臉不重要,重要的是力量,吸收了圣光魔坍體,他的排名肯定要提升。
  “你們讓我太失望了。”
  突然,一道淡淡的聲音響起,明人,是明人!應該必死的明人,胸口仍然是一道血痕,但是,他卻渾然無事一般!
  “陽之純,陰之盛,一夕悟道,我主陰陽!”
  這世界靜止了,明人成神的主宰在于陰陽,以陰陽為基礎所形成的秩序,可以直接碾壓五行為基礎的秩序
  圣光魔坍,天生的陰陽本源之體,這是成神之前,最強的最無懈可擊的!
  明人確實是進入半神沒多久,但這是陰陽半神!
  最高級別的半神。
  沒有之一,無與倫比!
  這是可以把五行徹底踩在腳下的!
  紀哲和匡巖雷面色大變,簡直跟見鬼了一樣,沒什么比半神更了解半神級別的了。
  當年的妄天也不過是五行半神!
  陰陽半神誕生了,誕生那一刻就是無敵!
  匡巖雷的身形陡然一震,化成的暗星,在明人的氣勢之下,卻是停滯下來,竟然不能破開空間,無論他如何催動暗星的法則,也無法遁入……
  紀哲面色如土,這時,也顧不得面子,一聲大喝叫道:“逆轉乾坤,無極化海,走走走!”
  只見無極乾坤宮猛然一縮,化作一片汪洋世界,將他與匡巖雷包裹進去,大海藏身,無處可覓,再圖逃竄。
  望著對方的反應,明人嘴角泛起一絲笑意,有憐憫有輕視有……
  天地顏色不在,所有的法術被分解成為原始的陰陽兩極力量,眾人都發現身體不能動了。
  在場無人能逃脫五行,更別說想要擺脫陰陽了。
  有種天才讓人寂寞,一進階那一刻,明人就已經不可阻擋了。
  圣光魔坍,本身就不能飛升的,王猛這顆逆天的種子開花結果,誕生了更多這樣的存在。
  天地法則,大千界也拿明人沒辦法!
  轟轟轟,無極乾坤宮化為烏有,一件至高神器,竟然直接湮滅,其所幻化的大海,也化成傾盆大雨,砸落下來。
  雨水,雷電,就是三派六教十二宗群修此時此景的心境,心,比雨還涼,身體,像是被雷殛一般無法動彈。
  明人,一舉擊殺兩大半神……
  明人,已然成為半神……
  陰陽本源的圣光魔坍體……
  然而,他們的心,并沒有涼多久。
  因為,明人的劍,落了下來。
  大逃亡,所有修士四散逃竄,在明人動手的一瞬間,力量禁錮還是出現了薄弱,畢竟明人只是剛進入半神,一舉擊殺兩大半神也是剛剛好,在場還是逃走了一半。
  但活著的一半更是加劇了明人之威。
  他們有一點是說對了,這是大千界的明人之禍。
  一舉擊殺五大半神中的兩位,前所未有的陰陽本源半神,超越五行。
  圣光魔坍,誰能阻擋?(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