圣堂》 最新章節: 第990章威武(06-23)      第991章月末(06-23)      第992章情投意合(06-23)     

圣堂106 人生如棋


  明人是最誠實的,看到王猛鍛造的劍,雖然是符劍雙修,依然坦然地說看不出什么優點,不像其他弟子,一百個人看了,一百個在這兒搖頭晃腦,嘴里念著好好好,其實根本不知道哪里好。
  靈隱堂是明顯要和雷光堂結交,當真算是不打不相識,而王猛他們也欣賞李天一和明人的為人,就算做對手,也要堂堂正正,有這樣的對手是一種幸福。
  當雷光堂的弟子,看到靈隱堂的弟子都愿意和他們稱兄道弟,那種感覺就如同從行尸走肉的世界里活了過來。
  以前的雷光堂弟子,走哪兒都被人看不起,他們自己也看不起自己,混一天算一天,每天盤算的都是怎么賺點小錢,存一塊靈石什么的,完全忘記了自己的身份,更別提什么存在感了。
  修行者也是人,也需要認同和鼓勵,尤其是來自外界的。
  明人等人都是高高在上的,像李天一,更是需要仰望的,坦白說,以前的雷光堂弟子連仰望的資格都沒有,而現在李天一卻在雷光展堂談笑風生,像朋友一樣。
  陳海廣看到這一幕的時候,不知怎么,一個大老爺們竟然有點熱淚盈眶,他們雷光堂的弟子總算像個人樣了。
  雷光堂事件算是一個意外,也讓所有弟子都意識到,只要敢于表現,劣馬也有可能是千里馬,也許自己也很有天賦,只待伯樂罷了,但如果你不表現,那只有憋死的份兒了。
  所以后面其他各堂的規模也在擴張,只可惜祖師們已經不出現了。
  百草堂和御獸堂的拍賣也即將開始,這也是每次百寶堂會的重頭戲,看了半天,還是不如到手的實在。
  當然百草堂和御獸堂也有需要的東西,他們賣出,不光是為了要靈石,也想換功法,丹藥什么,當然他們所需要的絕對不是可以輕易能買到的,一般都很難,照例他們也都會掛出去,讓擁有這些東西的人可以參加拍賣會。
  御獸堂這次確定會拍賣上等靈獸,而不總是那些比較差的靈獸糊弄他們,畢竟靈獸也分三六九等,而且特長不同,價值也完全不同,大概是受了雷光堂的刺激,都有點失衡了,怎么都要找回點面子。
  大家其實并沒有把百寶堂會太當回事,結果讓雷光堂撿了個漏,除了雷光堂,哪兒還有分堂這么大張旗鼓。
  最關鍵的是,雷光堂這次曝光了之后,還真刺激了不少的交易,雖然水平一般,但價格便宜,那么多東西,總有人恰好需要,與其買貴的,不如雷光堂這邊實惠。
  而實際上,周謙的符箓,胡靜的丹,索明的武器,包括陳海廣等人的東西,其實都還好了,并沒有想象的那么差,以前大家都是先入為主,無限貶低,可實際上,都是可以用的。
  買賣還在其次,雖然雷光堂比較窮,但最讓大家開心的,還是把東西賣出去了。
  就連胡靜這樣冷靜的人,都禁不住夸耀了幾次。
  不過王猛的東西是不賣的,這可是重要的噱頭。
  他們不賣,卻有人找上門了,來人正是張良。
  對于這個特殊的百草堂弟子,大家也都有耳聞,尤其是最近的事兒。
  “見過諸位師兄師姐,小弟張良,先恭喜雷光堂堂會的大獲成功。”
  張良笑道,典型的生意人做派,雖然出身商人家庭,但張小胖確實沒他這么狠,把生意做到了圣堂。
  “張師兄,太客氣了,這事兒還要謝謝你呢。”胡靜說道,對張良還是很客氣的,畢竟張良在那份符箓中的介紹,還是非常偏向于雷光堂的,如果他造謠的話,那就是另外一個效果了。
  “哪里,哪里,我不過是陳述一下事實,王師兄乃我輩典范,我們都應該向王師兄學習。”
  張良一本正經的說道。
  “我說張師兄,這一票賺的也不少啊,這見縫插針的本事可真是了得!”
  張小胖也是生意人,這些天賣了那么多份符箓,哪怕五個貢獻,也賺翻了。
  “都是小利,這次借了王師兄的事跡,雷光堂理應分一份,我兌換成靈石了,十塊下品靈石,其他的我要做成本,順便也賺點小錢。”
  張良說道,眾人愣了愣,還真有這種好事兒???
  十塊靈石,他們太清楚有多難了,人家隨口就扔出十塊。
  當十塊靈石擺了出來,張小江立馬收了起來,他就是王猛的賬房先生。
  張良的注意力全在王猛身上,他在觀察每一個細節,出名,不出名,似乎都沒在他身上留下什么。
  拿出靈石的時候,所有人的目光都在靈石上,他竟然絲毫不為所動。
  靈石這是修行的必須,無人能抵擋,為什么?
  凡人愛財,修行者更愛財,只不過他們的財就是靈石法器等等寶物,那種貪婪心更強盛。
  可是王猛究竟在想什么,這些天他已經在偷偷觀察,可是看不出來。
  張良知道不入虎穴焉得虎子,而且你不可能空手去,利益共享才是做生意之道,其實這次的利潤沒那么高,但是張良依然湊了個整,拿出十塊靈石,就是希望打通關系。
  “王師兄,我心中有個疑問,不吐不快,我聽說你放棄了四位祖師的提議,依然要做劍修?”
  張良不想聽外面的傳言,要親自確認一下,他看著王猛的眼睛,一個人可以說謊,但眼睛卻騙不了別人。
  “張師兄說笑了,那都是謠言,四位祖師只是表達了對后輩的欣賞和鼓勵,并沒有收徒的意思,而我是劍修,也只會做劍修。”
  王猛說道,現在作為圣堂的一份子,他可不想成為祖師眼中驕傲自大之輩,眾口鑠金積毀銷骨,這個道理無論在哪個世界都至理名言。
  張良點點頭,心中詫異,不過卻也能理解,就像他,就算讓他專心修行,他也不太愿意,他喜歡自己現在的行當和節奏。
  何況他這一行,見多了興衰成敗,祖師可能一時開心收了你做弟子,萬一展現不出他們需要的,也可能會被拋棄,這大起大落,可真不是人能受得住的。
  現在看來,王猛這招以退為進,無論真假,都是王道啊。
  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