圣堂》 最新章節: 第990章威武(06-23)      第991章月末(06-23)      第992章情投意合(06-23)     

圣堂107 似曾相識燕歸來票


  “王師兄,真是謙虛,我這次來是代表,圣堂閣的拍賣活動來邀請的,王師兄鍛造的那把劍和丹藥是否有興趣參加呢?”
  張良問道。
  眾人面面相覷,這段時間是有人問價,不過也不會很高,不是物品的本身,更多的是想沾點運氣。
  拍賣完全是兩回事了,誰會花大價錢買無用的東西呢,如果沒人買,豈不是又要丟人。
  東西是王猛的,自然由王猛決定。
  從眾人的表情上,張良知道跟預料的不差,他們是不太愿意曝光,畢竟人都有一種保守心里,沒必要冒險。
  拍賣時的寶貝肯定都相當的有價值,對比之下,很容易丟臉,尤其是王猛并沒有成為四位祖師的弟子,那就失去了拍馬屁的價值。
  但張良并不是來讓雷光堂出丑的,而是他相信師祖們的眼光。
  王猛笑了笑,“拍賣也不是不可以,只是怎么個拍法?”
  張良微微一愣,沒想到王猛竟然會答應,“圣堂閣的規矩,他們一般收拍賣品的百分之五到百分之十,但如果拍賣不成功,每件物品也要繳納兩塊下品靈石,如果王師兄愿意參加,這靈石我出了,我只要拍賣價格的百分之十。”
  王猛的那把劍,加上丹藥中有三種比較特別,也要八塊下品靈石了,這對一個弟子來說絕對是一筆大投入。
  “成交!”
  王猛說道,張良頓時松了一口氣,“王師兄,諸位,以后有用得著小弟的地方,盡管開口,我就不打擾諸位了。”
  張良一走,其他人紛紛圍了上來,“猛哥,你真要把這些賣了,有點危險啊。”
  張小江有些擔心。
  “你不是擔心賣了,而是擔心虧了吧。”王猛說道。
  張小江有點不好意思地撓撓頭。
  “這些東西要處理掉,它們存在的意義已經沒了,能賣多少算多少,主要是結交一下這個張良。”
  王猛說道。
  周謙拍了拍手,“有道理,別小看這個張良,雖然還排不進百草堂的前五,可是他在各分堂都有關系,情報任務,什么都販賣,相當有一手,這次的局勢,固然有祖師們的原因,但此人的推波助瀾也是相當的關鍵,用好了,對我們雷光堂也是一大助力。”
  “周師兄說的正合我意!”王猛點點頭,他并不想過多的參與雷光堂的事務,畢竟有一天他會離開,現在是盡可能的幫胡靜他們營造出一種前進的局面。
  胡靜點點頭,“我覺得張良也是此意,雖然這幾天他賣了不少王猛的符箓,但不至于有這么多的獲利,他這次鼓動我們拍賣冒的奉獻也很大,加上這十塊靈石,投入很大了,我想不明白為什么?”
  王猛望著張良離去的方向,笑了笑,“他是個有眼光的聰明人,不巧的是他還很有膽量,你覺得除了我們之外,其他堂的人有把他當回事嗎?”
  眾人一愣,紛紛搖搖頭,索明忽然說道,“他以前也常去橫山堂,有一次賣了消息,結果一分錢沒拿到還被索明他們打了一頓。”
  “暈,這都行,那他怎么還和橫山堂做買賣?”張小江無語。
  “這叫顧全大局,他的情報網要發展到每一個分堂,每一個角落才有價值,我們圣堂的人才還是很多的,而且不拘一格!”
  胡靜點點頭,明白了一部分,只是他這么支持王猛是為什么,雷光堂給不了他什么啊?
  這個王猛也不清楚,王猛要把這些東西賣掉,讓雷光堂的弟子重新開始,去追求自己的榮耀,而不是把信心建立在他這些隨意之作上。
  張良離開雷光堂之后,轉到一個無人的小樹林,狠狠地握了握拳頭,只有在這種時候才能發泄一下心中的情感。
  這次是豪賭!
  王猛很紅,但這種紅,僅僅是針對那些底層的弟子,那些一輩子都無法觸及到上面的弟子,他們的未來已經注定,沒有什么天道,什么飛升,也別提什么榮耀,這些與他們無緣,王猛的出現算是實現了他們的一個夢,可是對他們來說依然是夢。
  而王猛在那些精英弟子眼中,依然是個走了狗屎運的農民,他們也有興趣,看了張良的介紹之后,他們的圈子里就不約而同的固定了這個稱號“農民”。
  張良就親耳聽他們的嬉笑談論,創造奇跡的農民?還是農民!
  王猛的父母是農民,到了圣堂,王猛繼承了農民的本性,所以無論如何,他就是個農民。
  說實在的,張良很氣,就像那些人說他一樣,他就是個販賣消息的不入流的貨色。
  在任何一個世界,強大有很多種,也許在小千世界很難,可是張良不服。
  這次拍賣會各堂也都有寶貝拿出來,畢竟各堂都要運營,需要大量的靈石,光靠總堂分下來的遠遠不夠,百寶堂會的意義就在于拍賣會,從某種角度上說,百寶堂會的意義還是實現了,只不過不是對普通的弟子,而是對那些金字塔尖的存在。
  張良向圣堂閣推薦過王猛的東西,他覺得四位祖師的認可肯定是有道理的,但是被直接拒絕,所以張良交了保證金,那八塊靈石根本不夠,他把這些年攢下來的本錢都砸了進去,二十塊中品靈石!
  他這么做不是為了賺什么,而是要通過這件事兒告訴圣光閣的人,他的魄力和眼光!
  只要他這一戰成功,他就不信雷光閣的人還敢小覷他,有幾個人能拿出二十塊中品,又有幾個人敢在這種事兒玩命。
  他敢!
  很刺激,真的很刺激,也許骨子里他也渴望奇跡,通過販賣消息,他賺了不少,路子也廣得多,可是他最渴望得到的,卻從沒有得到。
  尊重!
  張良知道,他到了一個瓶頸,這次的事件,讓他全部曝光出來,稍微計算一下就知道他賺了不少,像唐威這種人,怎么會放過他,以前別人不注意是覺得沒有賺頭。
  如果沒有一定的魄力和霸氣,要么被別人吞并,要么就淪為一個跟班走狗。
  這就是一個機會,他要向圣光閣證明自己的實力,同時也是向寧志遠證明,因為他很清楚,寧志遠志在圣堂整體,眼光不是局限在道光堂一堂,而只要證明了自己,那些覬覦之徒,就不太容易得手了,而他也不是好惹的。
  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