圣堂》 最新章節: 第990章威武(06-23)      第991章月末(06-23)      第992章情投意合(06-23)     

圣堂108 百寶拍賣票


  (強推了,七月一號上架,已經做好爆發準備,,三連更完畢,求周一關鍵的推薦票,大家多多支持,拜謝^_^)
  這些內情,顯然是王猛他們想不到的。
  在魔修和邪修,只有一種人能存活下來,那就是那些實力強大的,但是圣修不同,圣修是一個特殊的體制社會,能允許更多不同類型的天賦存在,這也是圣修真正的強大所在。
  另外一件大事的出現,讓王猛奇跡漸漸的消退,那就是霸天堂邪主的首徒鄢雨月到訪。
  三宗五派達成停戰協議之后,一直維持到現在,其中霸天堂的作用至關重要,由于修行方式的差異,邪修屬于異類,但不算是敵人,而霸天堂的居中協調才有了目前的局面,無論圣修還是魔修都處于一種平衡,而邪修顯然可以打破這種平衡。
  但邪修的力量又不足以對抗魔修和圣修,所以維持平衡,才能最好的體現價值。
  但這么多年來,霸天堂還是第一次有弟子來訪,而鄢雨月作為邪主的首徒,雖然沒人見過,卻也久仰大名,其實就像身為圣堂劍神的弟子一樣,就沖著這個身份就足以天下揚名了。
  而這次鄢雨月的到來是代表了霸天堂,所以寧志遠全權負責接待,上面的意思就是保證圣堂的威嚴的同時,保持恰當的友善和距離。
  而深諳此道的寧志遠顯然讓祖師們很放心。
  鄢雨月來了,各堂的大師兄大師姐自然都要陪同,這也顯示了圣堂的重視和禮貌。
  雷光堂也接到了通知,對于什么的邪修,圣修也有很多好奇心,胡靜也是如此,正好見識一下這位邪主首徒,傳說實力深不可測。
  霸天堂……這是悠遠的名字,來自那殘存的記憶中,只不過那個時候的霸天堂還不過是剛剛建立的邪修小派,沒想到今天已經成了三大宗之一。
  滄海桑田……
  胡靜第一眼見到鄢雨月的時候,只有一個感覺,那就是普通。
  普通得不能再普通的一個女孩子,不光相貌如此,氣勢也是一樣,如果不是盯著邪主首徒的名號,完全就是一個路人。
  一身淡紫色的華貴衣服倒是很得體,跟隨鄢雨月一起來的一男一女是她的師弟師妹,男體修的俊朗,女符修的優雅,若是不說,大家都以為她才是鄢雨月。
  女邪修很美,也很自信,直到看到楊穎的時候才露出詫異,但從美麗上講,確實沒見過能壓倒楊穎的人,不過女邪修的獨特氣質,跟圣修截然不同,依然很吸引眼球。
  圣堂九堂的領袖都到齊了,寧志遠領銜,為鄢雨月一一介紹。
  前面都還好,當介紹到楊穎的時候,鄢雨月微微一笑,“楊師妹配得上鳳舞九天的稱號,我還是第一次見到如此美麗的女子。”
  楊穎笑了笑,“鄢師姐過獎了,鳳舞九天是劍法的起手式。”
  唐威就很失望,白準備了造型,對方這種貨色送上門他都不考慮。
  “我們圣堂有九分堂,不知道鄢師妹對哪個堂感興趣?”寧志遠微微一笑說道。
  本以為是這鄢雨月長得美若天仙,原來就這幅尊榮,雖然她是邪主的首徒,不過大家有點興趣缺缺,像平時最積極的唐威絲毫沒有表示的意思。
  “道光堂是要學習一下的,小妹可是久聞大名,不過這次來更想認識一個人。”
  鄢雨月說道,目光流轉,卻不在這些人身上。
  “鄢師妹可是想認識一下李天一?”寧志遠問道。
  “不敢有瞞師兄,正是。”鄢雨月倒沒有避諱,在場的其他人都有點不自在,這李天一也太搶風頭了。
  明人倒不是沒有感覺,“天一師弟正好也在這里,一會兒我可以介紹你們認識。”
  “多謝。”
  明人也覺得有點可惜,這鄢雨月長的確實有點平庸,不能說難看,只是每個人對她期望都很高,邪主的首徒應該是集天下靈秀于一身才對,這樣的反差也難怪眾男修的失望會大。
  可能是初次見面,加上又是邪修,除了寧志遠,其他人還是相對矜持一些。
  寧志遠倒是談笑風生,在一眾師弟師妹的陪同下,陪三人先看了道光堂,作為圣堂的最高水準,寧志遠也沒有特別準備,雖然上面說了一些要求,但寧志遠并不覺得對方的造訪有多大作用,正常應對就好。
  對于寧志遠的坦然,鄢雨月沒什么表示,不過隨她而來的兩人倒有點想要指點江山的沖動,不過看鄢雨月的態度,只能憋著。
  寧志遠似乎發現了這一點,“兩位可有什么建議?”
  在看了道光堂的符箓區后,寧志遠笑著問道。
  符修男子似乎早就忍不住了,“道光堂也不過如此嘛,見面不如聞名,看來我期待的驚喜是沒戲了。”
  “蘇師兄,我覺得這里的水平還可以啊。”女弓修微微一笑,逆天法術所帶來的不同氣質,對圣修和魔修都會構成一種別樣的吸引。
  “沈師妹,我是有什么說什么,師傅讓我們來這里,是要學習一下圣堂優秀的地方,但現在看我們什么也學不到啊。”
  蘇武說道,嘴角泛起一絲相當邪氣的魅力,目光不時的從楊穎和胡靜身上掃過,絲毫不掩飾對圣修女子的興趣。
  沈雪笑了笑,“師兄,這就是你外行了,圣修不像我們邪修,人家喜歡謙虛,奉行中庸之道。”
  蘇武泛起一聲冷笑,“什么中庸之道,占山為王才是硬道理,圣堂也是如此。”
  其他人已經憋了火氣了,哪兒竄出來的一個家伙就敢指指點點。
  鄢雨月像是沒聽到一樣,只顧自己欣賞著堂會的物品。
  寧志遠笑著擺擺手,讓眾人不要搭理對方,這種關于道的爭辯沒有價值,永遠也辯論不出個結果。
  修行者的世界就只有強弱之分。
  蘇武有點得意,顯然認為自己占了上風,幾乎沒看到一件地方,他都要指點江山一番,就差沒把眾人氣昏,要不是寧志遠攔著,他們立刻把這欠揍的小子扁一頓,這哪兒是來學習的,就是來找揍的!
  道光堂一圈下來,三人也沒什么表示。
  “鄢師妹,還想看一下哪個分堂?”寧志遠問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