圣堂》 最新章節: 第990章威武(06-24)      第991章月末(06-24)      第992章情投意合(06-24)     

圣堂109 暗流涌動凌晨票

(求推薦票,求收藏,評價,打賞,各路給力^_^)
  “寧師兄的養氣功夫名不虛傳,蘇武。”鄢雨月說道。
  蘇武立刻走到寧志遠跟前,微微鞠躬,“寧師兄請見諒,剛才純粹是胡言亂語,看得出來道光堂并沒有特別準備,一個分堂就有這樣的水準,圣堂的強大名不虛傳。”
  寧志遠微微一笑,“蘇師弟不必客氣,霸天堂的逆月一線天才是精英集中地,有機會,一定要見識見識。”
  明人良元等人面面相覷,什么月牙一線天,他們聽都沒聽說過,這就是他們和寧志遠的差別,不是一點半點。
  蘇武微微一愣,沒想到對方連這個都知道。
  “寧師兄,有興趣,隨時可以來,諸位有興趣的也可以一同,雨月自當盛情款待。”
  鄢雨月說道,“小雪,這事兒你可要記住了。”
  “是,師姐。”
  沈雪恭敬地說道。
  眾人被這三個邪修搞得一愣一愣的,怎么這么多彎彎繞。
  “寧師兄,其他分堂據說也是各有特色,但我覺得沒必要這么勞師動眾,剩下幾天我們想自己看看,不知方便可否?”
  鄢雨月說道。
  寧志遠沒有猶豫,“當然可以,圣堂閣沒有禁地,可以隨意觀看。”
  寧志遠猜到會如此,在圣堂,只有總堂是不能隨意出入的,鄢雨月等人想進去也沒那么容易。
  這時明人微微一笑,接過一只虎鷹的傳信。
  “天一師弟此時正在雷光堂。”
  明人剛說完,其他人有點責怪地盯著明人,這家伙是怎么了,哪壺不開提哪壺,雷光堂關起門來熱鬧熱鬧也就算了,怎么當著外人的面丟臉呢。
  “呵呵,雷光堂的劍冢省十年,雨月久聞大名。”
  “鄢師姐恐怕要失望了,劍冢已經被雷師祖收了。”胡靜還是稍微改動了一下。
  “那就麻煩明師弟引薦一下了。”
  雖然李天一沒來,但這小子走哪兒都是焦點,其他人心中雖然不是很服氣,可是也沒辦法,總不能當著外人的面搞內訌。
  “明師弟,胡師妹,貴客就交給你們了。”寧志遠并沒有挽留,也沒有跟隨的意思。
  禮節到了,也就足夠了,圣堂沒必要過于客套。
  其他人略微有點失望,聽說這鄢雨月要來,大家還是做了一番準備,等鄢雨月來的時候好好露露臉,尤其橫山堂的弟子,此時正擺好了陣型,準備展露鋼鐵般堅實的肌肉,“晃死”邪修妖女。
  而李天一正和王猛在雷光展堂后面殺得天昏地暗。
  不是拼劍,而是下棋。
  多數劍修都有這個喜好,弈棋之道和劍道確實有異曲同工之妙,李修文祖師也是此中高手,作為李家傳人,李天一自然也是個中翹楚。
  兩人殺得天昏地暗,不得不說,李天一比周楓這二把刀強太多了。
  棋道如劍道,李天一就是一模一樣的犀利,而且充滿了靈性。
  在遇到王猛之前,李天一比劍從未遇到過對手,下棋就更沒了,但是遇到王猛之后,他深切的體會到了該死的人外有人。
  剛開始王猛還不是太熟悉李天一的風格,還能廝殺一番,但兩盤之后,李天一就要點扛不住了,本以為王猛是內斂的性子,可是通過這棋戰,李天一清楚的知道,這王猛表面上笑瞇瞇溫和好說話,但骨子里充滿了可怕的攻擊欲望,之所以沒展現,恐怕是沒遇到合適的對手。
  張小江和柳眉看得快睡著了,……問題是你們倆能不能別睡在一起,好歹當著外人的面矜持一點。
  自從和柳眉好上了,張小江的生活就是修行和柳眉兩點一線了。
  李天一握著一顆子,已經思量了好久,始終不能落下。
  馬甜兒在一旁有點著急,觀棋不語真君子,可是她是女孩子。
  “這里,這里!”
  “小甜,你是哪邊的啊。”王猛笑道。
  馬甜兒這才反應過來,“啊,錯了。”吐了吐小舌頭有點不好意思。
  “馬師姐天生同情弱者,奶奶的,先暫停,我要好好想想,完全被控局了。”
  百寶堂會李天一當然覺得無聊,得知王猛也會下棋,就來找他試試底兒,同時也是想通過棋道找尋一下對手的弱點,結果弱點沒找到,倒是把自己噎了個夠嗆。
  這水平,似乎并不比老頭子差啊。
  “王大哥,我們來下一盤,好不好?”馬甜兒說道。
  李天一苦笑站了起來,“馬師姐,你就別找虐了,王猛這小子典型的不會憐香惜玉的主兒。”
  “你小子又不是美女,我憑什么憐香惜玉,見一次殺一次!”
  王猛說道。
  李天一無奈地聳聳肩,馬甜兒坐到了王猛對面,把棋盤清理好。
  “我先來吧。”馬甜兒很興奮,直接落了一顆子。
  天元開局!
  李天一忍不住要叫了,“馬師姐,這招雖然裝逼,但不實用啊,王猛這小子別看表面上溫和,下手狠得要命。”
  馬甜兒甜甜地笑了笑,望著王猛,她很喜歡這種感覺,完全當李天一不存在了。
  李天一很頭痛,雷光堂的人怎么都會這招——旁若無人。
  “不能這么下,這邊,這邊,……唉,何苦來哉!”
  李天一一看馬甜兒這棋下得就經不住跳腳了,這不是送嗎?
  王猛瞪了一眼李天一,“觀棋不語真君子,你又不是美女,沒特權!”
  李天一悶了一下,算你狠。
  馬甜兒下得好輕松,好自在,下完之后就盯著王猛看。
  可是下了一會兒之后,王猛就感覺不對勁了,這路子怎么這么克他???
  李天一也看出門道了,那叫一個樂啊,真的有意思,王猛的棋風相當厲害,綿里藏針,反擊的時候又如同大江如海,滾滾不息,根本抵擋不了,可是馬甜兒這棋下得更有趣,從沒講過這么“溫和”的棋。
  “你這是什么風格?”憋了半響王猛忽然問道。
  馬甜兒微微一笑,“我也不太清楚,以前家里人也喜歡和我下,后來他們就都不愿意跟我玩了,我自己起了個名字叫做不攻。”
  李天一猛的一拍手,“好一個不攻,他強任他強明月照大江,馬師姐,真看不出啊!”
  李天一是堅定的站在王猛的反對派上,總有個什么地方能打擊他一下,只要露出一絲破綻,他就能抓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