圣堂》 最新章節: 第990章威武(06-19)      第991章月末(06-19)      第992章情投意合(06-19)     

圣堂110 春天到了

(即將上架了,生的還熟的都不知道,忐忑啊,求推薦票支持,怎么都要烤熟了,求全熟!!!)
  這個時候陳海廣跑了過來,“王師弟,聽說霸天堂的客人要來我們雷光堂,說是要見李天一。”
  李天一擺擺手,“沒興趣,讓她愛哪兒玩哪兒玩去。”
  陳海廣看著王猛,王猛笑了笑,“隨便,來就來了,都是同輩。”
  陳海廣心中佩服,“沒錯!”
  胡靜不在,他是想問一下是否要一起出迎,但很顯然王猛的意思就是當成一般客人就好了,沒必要大張旗鼓。
  雷光堂要有雷光堂的尊嚴,要有范兒,沒有自降身份的!
  胡靜和明人陪同著鄢雨月三人來到了雷光堂,入眼的就是一堆裝備,蘇武和沈雪差點笑了出來,不過兩人強忍著笑意,畢竟不太好失禮。
  胡靜和明人卻看到了,自己人看了,怎么都能過去,但外來者,尤其還是霸天堂的佼佼者,看到這種水準的兵器,真的,沒笑出聲算是很給面子了。
  索明當場就想把王猛的劍拿出來,可惜那些東西都送到了雷光閣準備進行拍賣。
  一路上,蘇武和沈雪當真是看得哭笑不得,這跟道光堂的水準差別也太大了吧,這里簡直就不入流啊。
  鄢雨月等人倒是沒有給什么評價,顯然雷光堂已經不值得評價了。
  “陳師兄,這三位就是霸天堂的客人,這位是邪主首徒鄢雨月師姐。”胡靜問道。
  陳海廣看了一眼三個邪修客人,禁不住愣了愣,他一直把后面那個美麗的弓修當成了鄢雨月,沒想到眼前這個貌不驚人的才是鄢雨月。
  “李師弟和王師弟在后面下棋,兩人現在正在興頭上……”
  陳海廣當然不能把李天一的態度直接轉述,那還不炸鍋了。
  “天一師弟就是這么個性子,我們直接找他就好。”明人說道。
  鄢雨月點點頭,很多弟子都在指指點點,雖然人氣減弱,但雷光堂的人還是不少,對于鄢雨月的奇特身份更是充滿了好奇,不過更多的是失望,禁不住指指點點,怎么邪主首徒長成這樣。
  聲音雖不大,但多多少少還是能傳到三人耳朵里,沈雪和蘇武顯然都有點怒氣,不過看鄢雨月沒有絲毫表示也只能忍了,來之前,他們可是被叮囑過的,不準鬧事。
  來到后面,此時李天一相當的歡快,因為馬甜兒竟然跟王猛殺了一個難分難解,馬甜兒的棋藝真不太好評價,她很難贏別人,可是遇到善攻的強者,卻能發揮出超強的戰斗力,似乎遇強越強,遇弱則弱,相當怪異。
  王猛也來了興趣,修行和棋藝跟時間有相當的關系,但有的時候天賦這東西還不是時間能看清楚的,眼前的馬甜兒就是如此,棋藝比修行更重悟性。
  馬甜兒確實還有很多不足,但她這種靈性確實少見,不攻,還真有點不攻的意思。
  邪之攻,圣之守!
  驀然王猛似乎有點體悟,雖然不算是大徹大悟,但從馬甜兒這邊確實又感覺到了一些圣修的本質。
  而就在這個時候,鄢雨月一行人到了。
  一起甜甜蜜蜜的張小江和柳眉第一個反應過來,張小江同學的眼睛絕對比虎鷹王還好用,直接略過鄢雨月盯住了后面的沈雪,美,又一個美的冒泡!
  沈雪和胡靜是一個級別,但顯然沈雪氣質要更強一些,胡靜畢竟擔當大任的時間尚短。
  王猛和李天一等人也站了起來,王猛還沉浸在對圣修意境的一點體悟,忽然回頭,整個人都愣住了。
  目不轉睛地盯著鄢雨月,似乎是要把對方看穿一樣。
  自從鄢雨月來圣堂就每一個人這樣看著她,氣氛有點古怪。
  “這就是我們靈隱堂的李天一。”明人說道,“天一,這位是鄢雨月,霸天堂的客人。”
  場面上李天一還是很給面子的,“鄢師姐,歡迎歡迎。”
  就在這一瞬間,蘇武的一張泯塵火符轟了出去,李天一瀟灑的一劍斬出,泯塵火符瞬間化成烏有。
  因為蘇武的出手,氣氛一下子變得緊張起來。
  “蘇武,這是什么意思!”
  面對雷光堂的劍拔弩張,蘇武倒很淡然,“久聞李天一乃圣堂百年一出的劍修天才,我們這次來的目的很簡單,就是想看看李天一是否名副其實。”
  李天一慢悠悠地把劍插了回去,“我就這么個樣兒,看也看了,沒事該干嘛干嘛去吧。”
  “看來傳言有夸大的嫌疑,李師弟恐怕也就十五層頂多十六層,看來與傳言不符啊。”
  沈雪說道。
  李天一無奈地聳聳肩,“誰說我是天才,你們找誰去,反正我可從來沒說過,你們要認識天才啊,這容易,這就有一個。”
  李天一指指王猛,而此時王猛依然呆呆地望著鄢雨月,鄢雨月其實知道,只是沒有發作,這人怎么一點禮貌都沒有,一直盯著她。
  張小江也發現了異樣,猛哥向來對女人不太感興趣,今兒這是怎么了,只是這鄢雨月長得也太安全了點,猛哥難道好這一口???
  鄢雨月倒不好直接點出,但一旁的蘇武就看不過去了。
  “喂,還沒看夠啊,再看把你眼珠子挖出來!”蘇武說道。
  王猛倒是沒有理會,他已經陷入了一種復雜的說不出的感覺,在前世老莫的近乎夸張華麗的歷程中,他也有過虧欠,腦海中有一個女子的影像,一出現,竟然就產生了一種心酸感,為了天道,這大概是當初不得不舍棄的,當然跟眼前的鄢雨月沒什么關系,只是一種近乎相同的氣質,這血脈傳承是不會錯的。
  甚至連被封印的神格都產生了一點觸動,記憶很模糊,可是感覺很清晰,留戀、不舍……
  以老莫的性格,竟然也有這樣的情感。
  “靠,看怎么了,出來混不就是給人看的,看算是給你們面子了!”
  張小江立刻跳了出來,他可不慫,一旁的索明已經掄出了錘子,要打架誰怕誰。
  明人苦笑,雷光堂還真是一群愣頭青啊。
  鄢雨月擺擺手,“蘇武,不得放肆!”
  蘇武憤憤不平地盯著王猛,這臭小子看什么看。
  鄢雨月不覺得自己有什么好看的,這人的眼光很奇怪,不是輕視諷刺,也不是色迷迷的那種,似乎認識自己一樣,可是她很確定,她從沒見過這人。
  (感謝王景略兄弟的十萬賞^_^