圣堂》 最新章節: 第990章威武(06-25)      第991章月末(06-25)      第992章情投意合(06-25)     

圣堂118 臥薪嘗膽

李長富也傻眼了,不過身為長老他還是很快的調整了心態,“王猛,你介紹一下這把劍的作用吧。”
  王猛沒有理會眾人異樣的目光和嘲諷,把劍從包裹中打開,拿了出來,微微一笑,“這把劍沒什么名字,作用嘛,就是擺著看。”
  臺下一片死寂,而王猛亮出劍的一瞬間,鄢雨月失神了。
  這劍……怎么可能,怎么……會這么像???
  而且這劍上所蘊含的劍意竟然是如此的……
  正當以為沒人應拍的時候,李天一苦笑著站了起來,“何苦來哉,便宜點會死啊!”
  王猛搖搖頭,“你覺得值不?”
  李天一無奈的聳聳肩,“我接了。”
  寧志遠的目光自始至終沒有離開過那把劍,道光堂的大師兄,圣堂九分堂第一人第一次站了起來,“我出三百中品加兩塊上品!”
  李長富都傻眼了,他主持拍賣也很多年了,見過比這更大的場面,但絕對沒見過比這更震驚的場面。
  “寧師兄,何必呢?”李天一撇撇嘴。
  “天一師弟,看來你是早就知道了,這可有點不厚道啊。”寧志遠微微一笑。
  寧志遠開價,李天一有點躊躇。
  不過沒等兩人再次較真,鄢雨月站了起來,“這把劍我要了,價格你隨便開!”
  給力,還有比這個更給力的嗎?
  你隨便開!
  鄢雨月可是代表邪主,你要多少就給多少!
  王猛一看鄢雨月,有點頭痛,而鄢雨月看他的眼神也一下子發生了變化。
  看這眼神,難道她知道點什么?
  王猛心中也有點打鼓,“這劍只能賣給圣修。”
  頓時下面又是一陣議論紛紛,今兒發生的怪事比以往幾年都多,本以為這么嚇人的價兒沒人會用,結果有人搶著要,搶著要就罷了,這邊還不賣。
  活見鬼了。
  鄢雨月盡量平復心情,若有所思的看了一眼王猛,“寧師兄,你剛才說的話可作數?”
  寧志遠雖然有各種奇怪,但身為大師兄,說出去的話潑出去的水,豈有收回之理。
  “王猛,這把劍既然拿出來拍賣,價格者就可得之,你不能破壞拍賣的規矩,對吧,李長老?”
  寧志遠不得不說話。
  李長富點點頭,“王猛,你不能限定誰來買,但凡有資格進入這里,就有資格購買。”
  王猛是擔心這把劍被相關的人看到,他不知道鄢雨月怎么認出來的,他鍛造這把劍的事兒是想起了不語劍,這劍所蘊含的劍意是會把自己暴露的……望著下面目光堅定的鄢雨月,王猛忽然笑了,自己這是怎么了,完全可以把這事兒往“神秘老頭”身上推嘛。
  “既然寧師兄開口,那就五塊上品靈石吧。”
  隨著王猛的開口,下面已經沒動靜了,連李天一也無奈的坐下,這哥們真狠啊。
  張良腦子一嗡,發達了,發達了!
  上品靈石,長老們都很難弄到,祖師們都可以使用的寶貝,一開口就是五塊。
  鄢雨月卻絲毫沒有猶豫,走了上去,交付了靈石,拿起了劍,鄢雨月目不轉睛的看了好一會兒,王猛趁對方看的時候就準備閃人,不過鄢雨月卻忽然問道,“你叫王猛?”
  王猛無奈的停下腳步,“有何見教?”
  “我會在來找你的!”
  鄢雨月淡淡的說道,卻有種不容置疑的堅定。
  這里面有故事啊,有八卦啊!
  王猛無語,他也沒辦法,希望自己的那招有用。
  拍賣會結束,但會后的交易已經不是重點了,所有人都在談論這王猛,究竟是什么來頭,說實話他們怎么都不信這會是一個命痕二層的小子。
  周謙等人更是心潮澎湃,他們是親眼看到了王猛的表現,王猛就是他們身邊的人,說實話也沒覺得王猛有多牛,可是面對鄢雨月,王猛卻能那么平靜的對待,換成是他們,說不定嘴都抖了。
  而這次拍賣會再次成就了雷光堂,同時也讓王猛變得撲朔迷離起來。
  但只有張小江知道,王猛可是地地道道的雷光人,雖不說祖宗八代都清楚,但王猛家幾代是什么人到很清楚。
  這一次雷光堂又大賺了一筆,同時還成就了一個人,那就是張良。
  張良作為始作俑者,張良這次算是壓對了,百分之十也絕對是個大數目,最關鍵的是,張良確立了自己在情報領域的地位,這眼力這魄力,有幾人能及?
  這種事兒,李長富當然要跟寧志遠說一聲,畢竟寧志遠將來可是要成大器的,他知道寧志遠很注意提拔人才,這張良也算是一個怪才。
  拍賣會結束,寧志遠倒是把張良叫了過去,他對張良的欣賞不是因為對方敢拼敢打,而是眼光,這么多人都看走眼了,他卻能選中,無論是推算還是真的看得出來,都是個本事。
  “見過寧師兄。”張良還有點沒從喜悅中平靜下來,臉紅紅的。
  “無情,我記得我們道光堂和張師弟也有往來吧?”
  寧志遠問道。
  公孫無情點點頭,“是的,張師弟經常為我們送上及時的情報。”
  公孫無情雖然不覺得張良這種貨色是回事,但寧志遠的意圖他還是把握的很清楚。
  “張師弟是人才,以后要多給予方便,張良,以后遇上什么困難,可以找我。”
  寧志遠說道。
  張良那是一個激動,“多謝,大師兄,以后用得著我的地方,盡管吩咐!”
  寧志遠滿意的點點頭,和公孫無情離開,對于張良這種小人物,做到這個程度已經夠了。
  望著寧志遠和公孫無情離開的背影,張良的笑容漸漸化為平靜。
  這些人還是把他當成揮之則來的嘍啰,張良知道自己是什么料,但就算要賣,也要賣個好主人!
  “張良啊,寧師兄找你有什么事兒嗎?”喬遷說道。
  像百草堂,實力倒數第二,又掌握著龐大的財富,喬遷相當注意跟寧志遠的關系。
  “大師兄,寧師兄讓我繼續努力,發揮出自己的特點為圣堂服務。”
  張良恭敬的說道。
  “哈哈,好,寧師兄這么看得起你,你可別讓他失望,不過你是我們百草堂的弟子,可不能只顧外面。”
  “請大師兄放心,張良不是吃里扒外的人,剛好有個買賣送上門來想請示大師兄。”
  張良說道。
  (晚上吃完飯開始碼字,寫了半天東搞一下西折騰一下,快九點才寫了幾百字,本想回家,又想怎么都要把咖啡錢賺回來,結果最后一會兒寫了五千多,生活總是這么富有喜劇性,hoh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