圣堂》 最新章節: 第990章威武(06-25)      第991章月末(06-25)      第992章情投意合(06-25)     

圣堂12 所謂高人

飛行了大約十多分鐘,一座宏偉的仙山陡然出現在眾人的眼前,云霧朦朧間,一幢幢泛著白光的殿堂,這里有整個小千世界最優秀的修行方法,最強的功法。
  年輕人們的血液開始沸騰了,這里就是圣堂,這就是修行界圣修第一大宗圣堂!
  當然,這也是他們的家,并且要為之戰斗。
  飛行舟高速飛行,在靠近圣堂的時候慢了下來,大胡子徐晃的手中多了一把暗金色的長劍,劍身畫著龍紋,長劍扔出。
  ——御劍飛行!
  雖然徐晃跟王猛心目中的劍仙形象有點差距,不過御劍飛行的徐晃還是充滿了劍修獨特的瀟灑。
  劍修號稱第一大修,并不是吹出來的。
  而此時半空中也驀然閃現出一個年輕人,腳下是一個懸浮的紅色法輪,表情倨傲,見了徐晃并不行禮,他的身上也是四個金劍的標志。
  “徐晃,前面就是護山大陣了,到這里也就行了。”英俊得有點妖異的符修并沒打算給徐晃面子。
  徐晃眉頭微皺,“馬萬良,新弟子觀山,這是必修之路,你擋在這里是什么意思。”
  “徐晃,你們轉悠了一圈,該看的也都看了,這些菜鳥,還沒資格進山,今天是我守山,你若不服可以去跟我師傅說,別在這兒啰嗦。”
  馬萬良負手而立,目光掃過飛行舟,看到趙雅的時候,目光中藏著一絲**,掃過趙雅身后的胡靜,更是露出一絲驚訝,沒想到這一批人里面竟然還有這樣驚艷的貨色。
  “馬師弟,這些新弟子都是第一次瞻仰圣堂,行個方便,只需打開迷霧,讓他們一觀即可。”
  趙雅微微一笑說道。
  馬萬良對趙雅的態度就完全不同了,“趙師姐開口,自當遵從。”
  說著雙手一展,亮出一張靈符,籠罩圣山的迷霧漸漸散去,然后雄威壯觀,堪稱神跡的圣堂就出現了。
  圣堂所處的圣山,是小千世界有數的名山,元氣豐厚,對修行者也是大有裨益,當然如果不是圣堂的實力,一般勢力還真無法擁有,雖然經歷過很多次戰斗,但圣堂的根基從未動搖,千年來,歷代圣堂弟子不斷的努力建成了現在威嚴不可侵犯的圣堂。
  這是小千世界的奇跡。
  王猛死死地盯著高高在上的圣堂,只是看看,心中就能勇氣一股子沖動,總有一天他會在讓那里的所有人都知道他!
  馬萬良的大方相當有限,很快圣堂再度被迷霧籠罩,“趙師姐,回圣堂的時候,記得通知我,我得到了一株百年回春草,有些煉丹方面的問題想請教師姐。”
  聞言趙雅也禁不住一動點點頭,馬萬良笑著消失在迷霧之中。
  修行者雖然可延年益壽,但歲月是把殺豬刀,還是會帶走容顏,對于女性修行者,會想盡辦法保持美麗,回春草就是其中的一種仙草,煉制回春丹的重要材料。
  飛行舟掉轉頭離開了圣山,朝下面飛去,飛行舟上的眾人這才明白,他們還沒資格進入圣堂啊。
  “趙師妹,這家伙可不是什么好東西,你還是小心點好。”徐晃御劍歸位,提醒道,什么回春草,顯然是醉翁之意不在酒。
  “他是馬師叔的寶貝侄子,慣壞了,大家何必跟他一般見識。”
  趙雅倒是很淡然,“好了,所有弟子向中間集中,我要加速了,我們的目的地是圣堂雷光分堂,也是你們日后修行的地方。”
  回到飛行舟的徐晃看了一眼直勾勾盯著圣山的王猛,“小子,往里面一點,一會兒飛行舟加速,甩出去你就真的要魂歸圣堂了。”
  王猛握著拳頭一步一步往里挪,徐晃皺了皺眉頭,忽然瞥見王猛額頭的大汗,愣了愣,禁不住搖頭。
  這種情況他自然見過,恐高,極少數修行者會出現這種狀況,但對于一個劍修,這無疑是致命的,說不定自己一時興起還真可能犯了錯誤。
  飛行舟嗚的一聲泛起白光,朝著圣山的北方俯沖下去,四位長老站在舟頭,迎風傲然,而后面的菜鳥們則是人仰馬翻,驚呼連連。
  王猛咬著牙調整著重心,這種加速對他來說就是魂飛魄散一樣的沖擊。
  等眾人反應過來的時候,飛行舟已經落在圣山不遠處的一座小山上,崖壁上刻著雷光分堂四個散發著金光的大字。
  門口的廣場上已經站著數十名弟子齊聲高喊,“恭迎長老歸來!”
  四位長老望著一群頭昏眼花的新弟子,大多數都被剛才的極速飛行弄得想吐,少數能站著的,也是臉色蒼白。
  王薄當掃過眾人,雷鳴般的聲音響起,“從今天開始你們就要開始雷光堂的修行,但是只有通過入門考驗的人才有資格成為圣堂弟子。”
  這無疑讓一眾新弟子心中一驚,本以為可以順利地開展修行之路,沒想到還有考驗。
  萬靖冷冷地掃過眾人,“去年招收五十人,只有二十人留下,前年招收六十人,只有十八人留下,今年人數雖多,能有多少人留下呢?”
  頓時眾人嘔吐之心都被嚇沒了,這要是被淘汰了豈不是丟死人了,什么夢想和希望都戛然而止。
  “趙廣,你們的大師兄,遇到問題你們可以請教他或者其他師兄,現在分發符箓,你們的住處任務都在里面了。”
  說話間,趙雅的左手多了一疊符箓,右手打開蘭花印,符箓浮光掠影般一道道飛了出去。
  王猛一入手,就有一串信息涌入腦海。
  王猛丙字舍——五十六,劍修,雷光堂準三代弟子。
  緊跟著是圣堂的規則,但凡圣堂弟子都要遵循,尊師重道,作為圣修,可切磋,但不得傷同門性命,等等。
  入門任務:開墾靈田一畝。
  后面都是如何開墾靈田的要求,圣堂不用學費,但是師傅傳授技能,作為弟子的肯定是要盡力服務,以他們的能力也只能干這類雜事,只是沒想到連成為雜工也要考驗。
  而修行方面,他的符箓里面只有培元功和一個夜間行走的照明術,也就是說剩下一個月的時間,他還是修行培元功。
  眾人表情各異,顯然符箓都不盡相同,任務也不一樣。
  話音一落,四位長老就消失了,其他弟子也都輕松下來,各自散開。
  趙廣走到眾人前面,“我是雷光三代弟子趙廣,也是通過考驗者未來的大師兄,這一個月你們就按照符箓的內容行動,嚴格遵守雷光堂的法規,誰要是違背,嚴懲不貸。”
  “趙師兄,我有個問題,難道這個月我們都自己修行嗎?”
  “是啊,我這上面只有培元功,這有什么用啊?”
  “大師兄,哪兒是亂龍山啊,我的任務怎么……”
  趙廣身后一些未散去的三代弟子禁不住大笑,趙廣則是微微一笑,“難不成你們讓我替你們完成任務嗎,散去吧。”
  說完也不理會眾人,在一群三代弟子的擁簇下離開了。
  “一群不開眼的笨蛋。”有三代弟子笑道,看眾人的樣子就跟看動物一樣。
  一群修行菜鳥完全傻眼了,這跟他們想的完全不同,熟悉的人都湊到了一起。
  (額滴票票啊^_^)