圣堂》 最新章節: 第990章威武(06-25)      第991章月末(06-25)      第992章情投意合(06-25)     

圣堂120 救命啊耍流氓啦

“接下來的一年,我們將傳授你們,符修、體修、弓修的流派戰斗真髓。”
  “長老,王猛怎么辦?總堂能不能派位劍修長老下來指點指點呢,不然也太不公平了。”
  張小江忍不住說道。
  三位長老也是苦笑,“你們不要要求太多了,只要你們在這次大比中有足夠好的表現,會有的。”
  胡靜、張小江、周謙、柳眉、馬甜兒、索明就是這次苦修的全部人選。
  趙雅三人不求勝利,只是挑選出有潛力的,通過這種形式打下一個堅實的基礎。
  大家分頭收拾,這次特別修行要去雷光堂的頂峰,周謙等人是又激動又緊張,激動的是,周謙修行了這么多年,終于等到了這一天,緊張的是,據說這種修行都特別艱難,能撐的過去嗎?
  像張小江等人則是無知者無懼,張小江則在拼命的準備吃的,做什么也不能餓了肚子。
  胡靜很簡單,幾件干凈的衣服就行,清靜無為就是她的性格,只是這種性子對于女孩子來說確實冷了點。
  雷光堂在忙碌的準備著,其他分堂更沒閑著,火云堂和御獸堂都是野心勃勃,橫山堂則要更進一步,靈隱堂多了李天一,實力大增,仙源堂可不敢信做陪襯,借著丹藥的優勢,紛紛閉關,楊穎也希望飛鳳堂能更進一步,而她的鳳舞九天碧落黃泉劍法也將大成,這將進入一個完全不同的境界。
  大多數人都在做最后的沖刺,當然也有例外的,李天一似乎對提高命痕層次很不感冒,剛出道時天才的提升速度,現在已經“泯然眾人”。
  他現在最大的興趣就是接各種各樣的危險任務,錘煉劍法,雖說他的九天離火劍已經完成,但他的目標可僅僅是這樣,而是要更強,通過不斷的戰斗讓九天離火劍的運用變得完美。
  練和用其實是兩個階段。
  九天離火劍是死的,人是活的,死的九天離火劍只是可怕,活的九天離火劍才是無敵的。
  回到霸天堂的鄢雨月正呆呆的望著面前的那幅畫。
  畫上是一個風華絕代的女子,霸天堂的第一任宗主,也是她一手把邪修帶到了巔峰,鄢云這個名字是邪修的傳說。
  兩百多年前,鄢云橫空出世,無人知道她從哪里學得邪修至高功法,橫掃朱雀大陸,當時圣堂之主都敗于她的劍下,一戰威震天下之后,建立霸天堂,那時散落大陸各處的邪修找到了安身之所。
  但是鄢云在位五十多年,確立了霸天堂三大宗地位之后,就把宗主之位傳給了他的弟子晉天南,杳無蹤跡。
  鄢云對于每一個邪修是夢,她的傳說源自于她的強大,她的美,以及她的孤獨。
  當年鄢云的追求者無數,其中包括了當時圣堂宗主,但這位邪修宗師卻宛然拒絕,有人說是圣邪不兩立,也有人說鄢云追求的無上大道,無心留戀小千世界的世俗之情。
  只有鄢家的人才知道,始祖終其一生都在等一個人,畫中的這個人,他的名字,叫做莫山!
  鄢雨月是鄢家一脈弟子中最適合修行的,鄢云活著的最后幾年是她在一起的,那個時候鄢云誰都不見,包括她的弟子晉天南,別看邪主威風八面,見了鄢云跟小孩子一樣,名義上晉天南是鄢雨月的師傅,其實平時待她如師妹一樣。
  在那段時光里,鄢雨月學了很多很多,甚至繼承了鄢云部分力量,鄢云跟她講了很多故事,那個人的故事,直到最后一刻,始祖還是惦記著那個人。
  鄢雨月很憤怒,如果她見到這個人,一定要殺了他為始祖報仇,那人是這個世界上最無情最惡毒的男人!
  像始祖這樣美麗深情的女人,這世界上竟然有人狠心拋棄她。
  可是鄢云像是知道她的想法一樣,并沒有告訴更多那個人的信心,晉天南也許知道,可是邪主從來都是閉口不言,提到那個人就連不可一世的邪主也只能嘆氣。
  而現在鄢雨月竟然找到了線索,絕對沒錯,她手中這把劍,跟畫中的劍很像,不是外形,而是劍意!
  這里呆著一種逆的味道,這本就不該出現在一個圣修弟子身上,很可能這個叫做王猛的跟莫山有什么聯系。
  能找到莫山最好,找不到,父債子還,師債徒還!
  鄢雨月永遠無法忘記,天下第一的始祖,臨終前唯一的要求就是再見那個人一眼。
  “始祖,您放心,這個公道我一定會幫您討回來!”
  鄢雨月緊緊的握著手中的劍。
  “雨月,你知道嗎,你和我年輕時一模一樣,你太美了,帶上這個,當你發現值得你付出一生的人再給他看。”
  “始祖,我不會愛上任何人的,雨月要努力修煉,成為霸天堂的第三代宗主!”
  “傻丫頭,到了那個時候就由不得你了。”
  “不會的,始祖,你放心,我一定會讓你以我為榮!”
  望著信誓旦旦的鄢雨月,鄢云的臉上只有淡淡的笑容,那是經歷過輝煌恢復平靜之后的笑容,無法用言語形容的安詳。
  她要做的只是等。
  “大師姐,有點不太正常啊,蘇武,是不是在圣堂受了欺負?““奶奶的,圣堂敢對大師姐無力,我就鏟平圣堂!”
  “龍彪,嗓門小點,耳朵都快被你震聾了,有我和沈雪在怎么會讓大師姐受欺負,在說了,你覺得圣堂那些貨色能欺負大師姐?”
  別人不知道,他們這些逆月一線天的弟子可是知道,對外鄢雨月是邪主的弟子,其實她是始祖的弟子,只不過始祖沒有公開承認罷了。
  鄢雨月在霸天堂的地位僅次于宗主,也是大家公認的未來的繼承人。
  而鄢雨月的實力更是只能用深不可測來形容,因為晉天南曾經公開說,她會的已經不用教了,她不會的,也不需要教了。
  “蘇武,圣堂有像樣的貨色嗎,這些整天躲在家里閉門造車的娃娃還有戰斗力嗎?”
  龍彪哈哈的說道,巨大的身材,渾身泛著淡淡的金光,他是逆月一線天逆七星之一。
  “龍彪,他們最強的力修是橫山堂的大師兄,叫做唐威,有機會你可以找他切磋切磋。”
  沈雪說道。
  “橫山堂?我記得以前不是雷光堂嗎,管他什么堂的,一棒子碾平!”
  “大師姐說,那李天一非同小可,還有寧志遠,這兩個人必成氣候,也是我們將來需要重點關注的。”
  蘇武的話一出,大家都變得慎重起來,鄢雨月的話就不是兒戲了。
  “我總覺得大師姐有心事,你們倆不要藏著掖著。”
  蘇武和沈雪面面相覷,大師姐的時常顯然跟那個叫做王猛的和他的那把劍有關,可是沒大師姐的允許,兩人也不敢亂說。
  “你們兩個,氣死我了,有話就說,有屁就放,不就是圣堂嗎,碾平就算了。”
  龍彪怒道,這表情顯然就是有事兒了。
  腳步聲響起,眾人立刻安靜下來,一身紫衣的鄢雨月出來了。
  “有任務給你們去做。”鄢雨月淡淡的說道。
  逆七星立刻都來了精神,顯然都是唯恐天下不亂的主兒。
  “這事兒不能讓宗主知道,我要你們去幫我掠一個人,記住,只可活捉,不能傷了他。”
  “我當什么事兒,區區一個人而已,刀山火海也擋不住我們逆七星啊。”
  說話的是一個英俊的有點妖異的……女子,穿著一身帥氣的男裝,雙目之中卻不斷泛出漣漪,這是修煉**大法有一定功底的情況。
  “目標叫做王猛,圣堂雷光堂弟子,抓住他,在通明城匯合。”
  “大師姐交給我,我一棒子打暈他直接扛了去。”龍彪拍拍胸脯。
  “龍彪你算了吧,你一棒子下去只能帶回一堆碎肉,這事兒交給我好了,畢竟是圣堂地盤,不適合大功干戈。”
  妖魅女子說道。
  鄢雨月點點頭,“這事兒交給夭兒去辦,其他人和我去通明城,萬魔教破壞規矩,我們要給他們點教訓!”
  逆七星都是唯恐天下不亂的主兒,別看他們年輕,個個都是逆月一線天的佼佼者,身經百戰,邪修可沒什么溫室說法,他們必須通過重重考驗才能脫穎而出。
  鄢雨月命令一下,逆七星立刻出動,對于邪修來說,還有什么比出任務更爽的事兒呢。
  王猛正在和金闕訣、水瀾功、火焰訣、木春訣、土坤功兇猛的斗爭中。
  妄天擁有五行體已經先天優勢,他更大的優勢在于,魔神教有這樣的功法準備,每個階段都給他匹配好最合適的功法,讓他的修行暢通無阻。
  王猛擁有前世的經驗,但要調整這五行功法卻也需要耐心,不過這種折騰對王猛來說卻是一種幸福。
  平衡功法,這是絕大多數修行者都沒有過的經驗,而王猛在這個過程中,對功法的理解逐漸進入一個全新的境界,若是以邪修功法修五行,王猛的把握性就大得多了,但那將最終變成另外一個失敗的莫山,頂多更強一點,毫無意義。
  王猛的特點就在于堅持,越是難,越是較真,他就越來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