圣堂》 最新章節: 第990章威武(06-24)      第991章月末(06-24)      第992章情投意合(06-24)     

圣堂121 師姐載我一程啊

金闕訣、水瀾功、火焰訣、木春訣、土坤功都是基礎五行訣,甚至不帶攻擊性,主要挖掘五行之力的基礎功法,看似容易,只有找到自己五行相符的就可以修行,但五行體就完全是另外一回事,單純的練沒有任何價值,必須能達到功法平衡,這是對于現在的王猛也很難。
  只要攻克這一關,就有了對付五行體的方法。
  正在王猛孜孜不倦的嘗試時,胡靜等人也嘗到了什么叫做修行地獄。
  當然他們也知道了真正的戰斗力。
  無論體修、弓修、劍修,符修,都有自己的攻擊套路,平時所學的功法和法術,都是基礎,不斷組合形成戰斗風格。
  而胡靜他們現在要學的正式流派,圣修有圣修的戰斗方法,邪修有邪修的路數,魔修有魔修的手段。
  圣修之中,以圣堂的風格最為廣泛,有個說法,天下流派出圣堂,很多圣堂弟子離開圣堂之后自創門派,改進功法,但根源都是源自圣堂。
  此時的張小胖正站在懸崖邊上,渾身肌肉僵硬,彎弓搭箭,萬靖就站在一旁,面色冷酷。
  “師傅,我已經站了一天了,骨頭都抽抽了,能不能休息一下。”
  張小胖有點扛不住啊。
  萬靖面無表情,“現在只是剛開始,你的身材不適合閃避,所以務求攻擊上一擊必中,這次要傳授給你的就是萬箭必殺流,要么敵人死,要么你死。”
  “師傅。我是個靈活的胖子。”
  張小胖苦笑,原來這特別修行并不是度假。
  萬靖還是默默的盯著他。以往張小胖說笑話的時候,萬靖都會回應,不回應說明是動真格的了。
  可是萬箭必殺流,有必要一個姿勢站這么久嗎?
  萬靖一直在盯著,不讓張小江有任何偷懶的機會,元力必須全部凝聚,但凡有所懈怠就要增加一個時辰。
  站也是會站死人的。
  體修那邊,王薄當正在操練索明,“一般來說。體修并不分攻防,但你要成為高手。就必須選擇一樣,例如我們的雷祖師,他選擇的就是攻擊,也就是力修,現在你也到了選擇的時候,你選防御還是攻擊?”
  索明扛著一塊巨石,而王薄當正坐在巨石之上。
  “防御!”索明毫不猶豫,雖然年輕。但是他的遭遇恐怕是很多弟子都沒有的。從小被人遺棄,到被林鷹收養,進入橫山堂。被拋棄,進入雷光堂,林家慘案,到王猛的復仇,這一切一切都讓索明比同齡人成熟的多。
  他知道自己的攻擊天賦很一般,但防御上,他覺得能成。
  王薄當嘴角露出殘酷的笑容,“小子,你選了一條好路,一旦確定,就無法更改,而作為防御型體修,人生就只有一個字——忍,你可做好準備了?”
  出入圣堂的體修,不分攻防,其實很多后來也不分攻防,但事實證明,長遠打算,體修必須把一中能力發揮到極致,選防御的并不多,因為防御意味著痛苦。
  “師傅,我決定了。”索明背負的東西很多,他不怕任何痛苦。
  轟……
  王薄當一用力,索明的腳就陷入了地面,“你要選擇體修,第一步,就是要把痛苦當成享受,你要明白,你是防御是為誰樹立的,只有那個目標值的,你才能豎起銅墻鐵壁。”
  索明咬著牙,他愿意成為那個人的盾,永遠也不會停歇。
  王薄當能感受到索明體內迸發出來的能量,更能感受到寧死也不會后退的意志。
  修行者中,劍修、符修等對天賦的要求很高,但體修相比天賦,更要求毅力,尤其是體修,誰都喜歡攻擊,沒人愿意當肉盾。
  可是王薄當卻能感受到索明是心甘情愿,而且他享受這種感覺。
  力量在一點點增加,索明咬著牙,愣是一點聲音都不發出,他已經沒有可以在失去的,他無所畏懼!
  王薄當的力量已經加了不少了,對于索明現在的級別都已經過了,這完全超出了索明的承受范圍,這家伙完全憑一口元力硬頂,關鍵是,不是那種爆發性的,而是相當內斂的。
  喜歡爆發的最好做力修,只有這種內忍韌性十足的才能當真正的體修,王薄當這么多年見過兩個人才,一個是力修人才馮進,可惜……第二個就是索明,這種苦忍之資質,罕見,不過還要看看他是否是三分鐘熱潮,有的是時間。
  一旦發現好苗子,長老們的培養興致也是極高的,這是可以繼承衣缽的。
  索明所要修行的流派是圣光負荊流,背負著圣修的榮耀,以身敬天。
  相比索明,張小江算是相當舒服了。
  符修那邊的情況要好不少,人也多,胡靜、馬甜兒、周謙、柳眉。
  “你們的基礎其實并不差,元力二十層以下,符修的主要攻擊方式火符和爆裂火符,但如何取得勝利?”
  趙雅問道,相比那兩個可憐的孩子,這邊要幸福的多。
  “火符威力?”馬甜兒說道。
  趙雅搖搖頭,“在你們這個級別,火符的威力差不多,頂多持久性和連貫性,想要去的勝利,不外乎兩點,要么掌握更強力的殺傷性符箓,要么就是掌握好戰斗的節奏。”
  對于一般的符修,第一個想的肯定就是增強威力。
  “師傅,像胡靜的水火組合符箓和周謙的爆裂火符組都很厲害,我無法使用這樣的組合,怎么辦?”
  柳眉資歷很夠,在胡靜沒來和周謙未爆發之前,她還是最強的一個,但現在就相形見絀了。
  趙雅點點頭,“胡靜,周謙你們二人也聽仔細了,符箓組合雖然厲害,可是一旦失去了出其不意的效果,人家不一定會給機會讓你命中,再強的攻擊符箓打不中對手都是白搭,相反哪怕是較弱的攻擊,如果能每擊必中同樣可以收到很好的效果,這就是攻擊節奏,柳眉,你來攻擊我,給你們演示一下。”
  “是,師傅!”
  柳眉雖然不像胡靜他們擁有特殊的符箓組合,對于基礎的火符和爆裂火符運用還是非常純熟的,對著趙雅一張接一張的轟了過去。
  趙雅把元力控制在十五層,比柳眉還低一些,不停的閃避,時不時的做出攻擊的動作,每一次虛晃都會讓柳眉感覺自己要被擊中,明明是柳眉在攻擊,可是趙雅卻能不斷的壓迫,到了最后,一張符都已經到了柳眉的跟前,而實際上趙雅一張符都沒有發出。
  著實把三人看的目瞪口呆。
  “這就是你們這次特別修煉的重點,節奏,也可以說是步伐,我們符修攻擊沒有劍修凌冽,防御無法和體修比,距離沒有弓修遠,但我們有我們的特點,那就是符箓的多變性和陣法的多樣,但所有的前提都是,你們能有機會釋放出來,并命中目標。”
  趙雅說道,她今天所講的才是戰斗的精髓,平時修行的那些技能只是散招,沒有神。
  “簡單的招式,經過精密的布局,就會形成強有力的殺傷,我要交給你們的就是圣堂的百符蝴蝶流符修戰法,看到我地上留的腳印了嗎,接下來的幾天里,我要你們徹底融會貫通,無論在什么樣的攻擊下都要保持步伐的連貫性和穩定,只要堅持下來,就必然得到一次釋放必殺組合的良機!”
  胡靜閉目凝神,趙雅剛在的攻擊步伐在她的腦海中一遍遍的出現。
  周謙、馬甜兒和柳眉則是盯著地面的腳印,邊看邊回憶。
  這就是天賦了,天賦好的,直接會在腦海中呈現影像,這樣體悟起來也要精髓的多。
  趙雅微微一笑,并不打擾他們,先節奏,后陣法,不過在大比之中,陣法能施展出來的機會不大。
  趙天龍那邊重新啟動了雷光堂計劃,不過趙雅是真心想幫一下這幾個弟子,其實無論如何,趙家也是圣堂的一部分,而趙雅身為雷光堂的長老,她也有自己的打算,作為女修,雖然沒有那么多的雄圖霸業,卻也希望能教出幾個好弟子。
  可惜徐晃不在,不然真可以調教一下王猛,到了現在趙雅也不得不佩服徐晃的眼光,雖然徐晃已經到了遙遠的秘境去開拓,可是王猛這孩子一定能給他爭口氣。
  趙雅能看得出弟子們都很認真,這段時間的一番折騰,給了他們希望,可是趙雅很清楚其他分堂的實力,她現在能做的就是盡可能的幫他們提高。
  橫山堂,唐威站在中間,一瞬間,周圍的十多個弟子手持各種武器輪番剁了過來,狠狠的砸在唐威的身上。
  要對敵人狠,就要先對自己狠!
  “申屠,用全力!”唐威吼道。
  “是,老大!”
  申屠的戰斧狠狠的斬了下去,唐威雙手交疊,完全是硬抗申屠的攻擊,遭受了申屠重擊的同時,其他人的武器也砸到了唐威的身上。
  場外的橫山堂弟子看的鴉雀無聲,體修是擅長防御,但遭受重擊的時候,身邊的其他地方就會脆弱,而唐威在接了申屠的攻擊,又遭受了這樣的攻擊,看得一眾體修也是渾身發毛。
  喝~~~~
  一聲暴喝,唐威的身體猛然發力,所有武器全部被彈開,同時雙拳猛然往地面一砸,幾乎所有人的重心都被晃開,而唐威的手中多了一把巨型斬馬刀。
  “殺!”
  咚咚咚……(未完待續。如果您喜歡這部作品,歡迎您來起點()投推薦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動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