圣堂》 最新章節: 第990章威武(06-19)      第991章月末(06-19)      第992章情投意合(06-19)     

圣堂122 完畢新書上架求第一張


  所有弟子都被掀飛了出去,唐威橫刀立馬,“記住,我們橫山堂只有站著死,沒有跪著生,神擋殺神,魔擋殺魔!”
  渾身的刀痕,唐威顯得更加霸道,橫山堂之所以能有今天,跟唐威的存在有很大關系,他就是那只帶領群羊的獅子,硬生生的讓羊沾染了獅子的霸氣。
  橫山堂和雷光堂差不多,可是橫山堂現在卻是排名第五的分堂,靠的就是比任何人都狠。
  流氓算什么?
  申屠等人雖然整天被虐,但是他們服氣,因為唐威的存在,橫山堂的弟子才能過的像個人樣,才不會被人瞧不起,甚至連靈隱仙源這樣的大堂都不愿意招惹他們。
  唐威給橫山堂帶來殘酷的同時,也帶來了尊嚴。
  唐威很憋氣,雷光堂的強勢崛起給他帶來了很大的壓力,因為兩個堂的類型很想近,最容易正面碰撞。
  唐威招了招手,申屠連忙過來,“你是說索明那小子成了雷光的主力?”
  “是的,索明這狗崽子竟然反骨,千萬別讓我碰上,不然一定要他好看!”
  申屠兇狠的說道。
  唐威冷哼一聲,“你最好再努力一點,萬一被索明干了,死了都沒這么難看。”
  申屠打了個激靈,“老大,這小子不是我的對手。”
  “士別三日當刮目相待,你以為索明永遠是以前的索明嗎,我不知道他遭遇了什么,但上次拍賣會上。這小子的氣質發生了很大的轉變,別說我沒提醒你!”
  唐威轉身離去。留下申屠發愣,申屠知道大師兄表面粗獷其實心細如發,連角落里的索明都沒落下,看來他還真不能松懈啊,輸給誰都行,如果輸給棄徒,那真是沒臉見人了。
  在靈隱堂,明人可是更直接,可以說靈隱堂的精英都在陪李天一練。無論是戰斗,還是選擇危險的任務。靈隱堂是毫無怨言的支持,顯然目標只有一個,那就是道光堂的首席位置!
  多了李天一這把超級大殺器,沒什么是不可以想的。
  在火云堂,火云堂大師兄宋鐘帶領著火云堂的精英則消失了,就算是火云堂的弟子都不知道他們去哪兒了,知情人少之又少,顯然火云堂創造了新的戰法是真的了。為了出奇制勝。他們的保密工作做的相當到位。
  至少張良花了不少心思,依然只能得到了點皮毛,似乎是用法器鏈接了弓修和術修。
  但其他堂模仿不來。因為只有火云堂有雄厚的鍛造功底,說不定背后又有趙家的影子。
  御獸堂賈似道則在秘密訓練他們的靈獸,御獸堂弟子的個人戰斗力一般,但是配合靈獸就完全是另外一回事。
  至于仙源堂,無疑是發狠了,仙源堂最大的優勢就是丹藥,而這一次良元就是要以丹藥給所有人一個教訓。
  王猛專注于五行功法的平衡之中,倒也兩耳不聞窗外事,卻不知麻煩已經臨頭。
  夭兒已經潛入雷光堂,觀察了幾天,這人簡直就是自己找死,如果他住在雷光閣之內,還有點麻煩,但只在這種地方,擄走他易如反掌,根據情報,對面茅屋有一個丹修長老是個麻煩,也不知道天助她,那丹修長老也不在,王猛正專心致志的修行五行功法,完全沒有抵抗的被帶走了。
  過程簡單的讓夭兒都覺得沒有挑戰,最關鍵的是,這家伙真是雷光堂的重要人物嗎?
  根本就像個孤家寡人啊。
  王猛身上被下了縛元咒然后塞進了麻袋,離開了雷光堂,對此王猛表示非常的無語。
  走了一天的路,王猛雖然不算大漢,但扛著一路還是很累的。
  夭兒把王猛放了出來,王猛看清了綁他的人,哭笑不得,“美女,我似乎不認識你啊,你是劫財還是劫色,好歹讓我有個心理準備啊。”
  夭兒笑瞇瞇的拍了拍王猛的臉,“老實點,到了地頭你就知道了。”
  王猛也是郁悶,真是陰溝里翻船,他忘了神格被封印,失去了預知能力,但就算沒有神格,也不至于被人無聲無息的靠近,一方面是沉浸在五行大法的平衡當中,另一方面眼前這個女扮男裝的家伙實力不一般。
  夭兒不是女扮男裝,準確的說,她就是喜歡穿男裝。
  “你是邪修吧,前幾天霸天堂的鄢雨月還到訪圣堂,我們關系不錯啊,有話好好說,何不動刀動槍呢?”
  身上這縛元咒相當不錯,眼前這女人怕是修行迷魂法術類的,有神格完全不在乎,現在可就有點頭痛了。
  夭兒泛起一絲冷笑,自顧吃自己的,也懶得搭理王猛。
  王猛還真遇上了克星,對方似乎對什么都不好奇,上路的時候更爽快,直接把他打暈,讓王猛想趁機接觸縛元咒都沒機會。
  就這么迷迷糊糊的過了幾天,再次醒來的時候眼前就多了很多人,他像是動物一樣被人上下打量著。
  “夭兒,這家伙就是那個王猛?”
  “很一般嘛,大師姐抓他干嗎,做肥料嗎?”
  王猛苦笑,邪修還是一如既往的肆無忌憚,不過看著這些人竟然有一種親切感。
  “諸位,我要大解!”王猛不得不破壞一下他們的良好氣氛。
  “憋著!”蘇武說道。
  “我是怕萬一憋不住,影響到幾位美女啊。”王猛無奈的說道,“再說了,霸天堂的精英都在這里,還怕我跑了不成?”
  夭兒皺了皺眉頭,“我在他身上下了縛元咒,沒事,大師姐一會兒就到了,這家伙廢話很多,別讓他折騰。”
  “我帶他去。”龍彪一把就王猛提了起來,“小子,別耍花樣,否則你就得重新投胎了。”
  王猛笑了笑,“放心,我還沒活夠,再說了,我和你們大師姐是朋友,她是不是讓你們請我來,還不許傷了我?”
  王猛試探道,龍彪愣了愣,這話倒是真的,“你怎么知道。”
  “唉,我都說和你大師姐是朋友了,她買了我的劍,可能有些不明白的地方,你們霸天堂就這樣的待客之道嗎?”
  王猛嘆了口氣,看蘇武和沈雪就什么都明白了,看來他還是低估了鄢雨月的簡單直接。
  過去的就過去了,王猛是想,將來有機會能還人情就還個人情,沒想到人家自己找上門了。
  雖然內心會有一陣陣的悸動,但他不是莫山,是王猛。
  龍彪想了想,似乎是這么回事,就把王猛放了下來,“你只要不跑,我不會把你怎么樣,但是你要動歪腦筋,可就怪我不客氣。”
  王猛笑了笑,“哪兒能啊,你看我這身板,連你一拳都擋不住。”
  到了茅房,王猛舒展了一下身體,邪修的功法要困住他簡直就是做夢,也就是遇上了夭兒這種不講情理的,剛剛運功運了一半就被打暈,搞的王猛也擔心走火入魔不敢輕舉妄動,向來她在怎么彪悍也不至于闖進來。
  解開了縛元咒,王猛沒打算就這么離開,跟鄢雨月總要有個了結,否則對方沒完沒了的,他也沒好日子過。
  見王猛乖乖的出來,龍彪臉上也露出一絲笑容,“都說圣修老實,你還真老實。”
  原來龍彪一直在戒備,只要王猛有任何移動,立刻就砸平。
  王猛被很多人跨過,但被夸老實還真是第一次。
  “圣修、邪修乃至魔修都一樣,老實跟走哪條路沒太大關系。”
  “這話中聽!”龍彪覺得王猛還是滿不錯的,“跟你說,大師姐一會兒問什么,你就老老實實答什么,不要存在任何僥幸,就是一百個你也別想從大師姐手中逃脫。”
  “呵呵,我干嘛要逃啊,我不是說了嘛,你們大師姐只是有點疑問,前兩天你們大師姐還受到了我們的熱情招待,絕無半句虛言。”
  龍彪想了想也確實是,邪主目前的大局策略還是要維持穩定,這樣對霸天堂最有利。
  望著龍彪和王猛并肩回來,其他人的臉色可有點慎重。
  “龍彪,你怎么把這小子放了。”蘇武說道。
  “我說蘇武,你來圣堂的時候,我們沒虧待你吧,做人沒這么做的,再說我不是在這兒嗎?”
  王猛笑瞇瞇的說道,這小子吃的哪門子醋嘛。
  蘇武也噎了一下,他們去圣堂,確實是好吃好喝好招待,結果回頭就去圣堂綁人,是有點說不過去。
  “哼,你最好老實點,別耍花樣。”
  “放心,我不耍花樣,這個,我肚子餓了,弄點吃的吧,不然一會兒鄢雨月來了,我沒力氣回答或者餓的頭暈眼花記性不好,可就不妙了。”
  逆七星面面相覷,沈雪笑了笑,“給他那點吃的。”
  自有霸天堂的弟子伺候著,王猛觀察了周圍的情況,伸出某個樓閣之中,很寬敞,外面似乎還有雜亂的吵鬧聲,恐怕不是在霸天堂,而且時間上也沒那么快。
  王猛吃的正開心,鄢雨月到了,看了一眼正在大吃特吃的王猛,“你們先下去吧。”
  “是,大師姐。”
  眾人看了一眼王猛才離開,王猛還是自顧自的猛吃。
  鄢雨月靜靜的坐在一邊,看著王猛吃完。
  “你和莫山什么關系?”鄢雨月靜靜的問道,眼睛盯著王猛。(未完待續。如果您喜歡這部作品,歡迎您來起點()投推薦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動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