圣堂》 最新章節: 第990章威武(06-25)      第991章月末(06-25)      第992章情投意合(06-25)     

圣堂123 斷天涯

王猛抹了抹嘴,“這里的伙食不錯,莫山啊,一個古怪的老頭,以前非要收我做徒弟,但我的理想是成為一名圣修就拒絕了,然后他就消失了。”
  鄢雨月沒想到對方回答的這么痛快,“就這樣?”
  王猛好奇的望著鄢雨月,“你覺得還能怎么樣。”
  鄢雨月笑了,“你覺得我信嗎?”
  王猛無奈的擺擺手,“你不信我也沒辦法,要么就用什么迷魂大法或者搜魂大法來試試,總得來說那老頭對我還算不錯,你們若有什么過節,如果不是太嚴重的,我可以擔當一下,如果很嚴重,你還是找他吧。”
  鄢雨月哭笑不得,那莫山無論多么負心,但終究是個頂天立地的強者,而這王猛可絲毫沒有邪修的霸氣。
  “這幾天你就老老實實的留在這里,等我確定了一些事兒自然會放了你。”
  “鄢師姐,我大小也是圣堂的一個人物,你可不能殺人滅口拋尸荒野啊。”
  王猛說道。
  鄢雨月冷哼一聲,“你放心,我對你的命不感興趣。”
  心中本就有成見,見王猛一點英雄氣概都沒有就更厭惡,那莫山竟然看中這樣的王猛,恐怕自身也不是什么好東西,他肯定是用什么花言巧語欺騙了始祖。
  鄢雨月吩咐弟子看住王猛,就急急忙忙的出去,似乎有什么急事。
  王猛張了張嘴,望著門口虎視眈眈的霸天堂弟子也只能留下。
  反正也沒事兒做,修煉一下木春訣。金闕訣、水瀾功、火焰訣王猛是有底子的,幾乎不費吹灰之力。木春訣和土坤功還是要花些心思,畢竟以前的五行中并沒有這兩項。
  王猛悠哉悠哉的練功,倒把外面監視的人看得一愣一愣。
  “小子膽子還真大啊。”
  “算了,沒功夫管他,你盯著,我去看看大師姐有什么吩咐。”
  “行,交給我吧。”
  通明閣之上,鄢雨月面色凝重的召集眾弟子。
  “龍二,你跟大家說一下情況。”
  “是。大師姐,狂劍派樸霸的師傅魔劍皇甫奇認為是我們屠掉了狂劍派。讓我們三天之內給個交代,否則就要血債血償。”
  龍二沉聲說道,“狂劍派被血洗的事兒,我們也查了,可是什么也沒差到,可以確定的是,并不是群體戰斗,很可能是極少的高手。甚至是一個人解決了狂劍派。可怕的是,狂劍派竟然無一活口,對方的實力難以置信的強。”
  “皇甫奇現在是萬魔教的客座祖師。恐怕這背后也是萬魔教在試探我們的底線。”
  “大師姐,萬魔教算什么東西,他要戰,便跟他戰!”
  “就是,我們霸天堂豈能怕了萬魔教!”
  鄢雨月專門走了一趟狂劍派,“屠殺狂劍派的是一個人,此人的實力恐怕高到了某種境界,皇甫奇不會看不出來,他不過借題發揮,但邪主力主小千世界的平衡,不能由我們開這個先例,讓弟子們收斂,皇甫奇來了,自有我對付。”
  “大師姐,是否讓總堂派一位祖師來,這個……”
  “龍二,你傻了,有大師姐在,區區一個皇甫奇算什么。”
  龍彪說道。
  “我們既然也曝光了,該接手就接手,皇甫奇的事兒我自會處理,還有王猛在這里的消息一定要封鎖,不得外漏。”
  眾人應諾,鄢雨月似乎想起了什么,起身去找王猛。
  當她看到王猛竟然在“敵人”的地盤上放心大膽的修煉時,也頗為無語。
  “他一直這樣?”
  “是的,大師姐,這人膽子真大,也不怕走火入魔。”
  鄢雨月看了看王猛,“他運功完畢,通知我。”
  鄢雨月根本不信王猛所說的,解決了皇甫奇的事兒,自會跟他慢慢計較。
  夜深,整個通明拍賣閣的三層都空了出來,只留下鄢雨月和王猛,鄢雨月靜靜的懸浮空中,忽然睜開了如星辰般的眸子,房間里突然多了一個中年人。
  “皇甫前輩突然來訪,有失遠迎,恕罪恕罪。”
  鄢雨月緩緩落地,沉聲說道。
  皇甫奇微微一笑,“小丫頭,心思蠻多的,沒用的,我已經布下了結界,他們是聽不到的。”
  鄢雨月面不改色,“前輩可是為狂劍派的事兒而來,此時跟我們霸天堂沒有關系。”
  皇甫奇打量著鄢雨月,“萬魔教和你們霸天堂的事兒關我屁事兒,樸霸那小子自己無能被人割了腦袋也是活該,不過老夫畢竟拿了萬魔教的好處,總要意思意思,沒想到遇上你。”
  鄢雨月變得謹慎起來,皇甫奇的目光卻越來越肆無忌憚,“久聞鄢云乃當年天下第一美女,而邪主首徒又跟當年的鄢云有八分神似,沒想到老夫竟然有如此福分,何不露出真面目讓老夫欣賞欣賞。”
  “皇甫奇,你膽子不小!”
  “嘖嘖,小丫頭,少拿晉天南嚇唬人,他遠在天邊,能耐我合,再說,誰會知道呢。”
  皇甫奇的膽子漸漸大了起來,元力展開,用氣勢逼住鄢雨月,不給對方求救的機會,這事兒要是傳出去他必死無疑,只有一不做二不休。
  可是面對已經突破小圓滿境的皇甫奇,鄢雨月卻絲毫沒有恐懼,穩穩的拔出自己的劍。
  “殺!”
  忽然之間萬道劍光澎湃而出,皇甫奇下意識的一停頓,只聽砰的一聲,鄢雨月已經不見了。
  “想跑,沒那么容易!”皇甫奇氣急敗壞的追了出去。
  王猛才叫一個郁悶,“鄢師姐,你要跑就跑吧。何必帶上我,這不是累贅嘛。”
  鄢雨月御劍急速飛行。“不想死就閉嘴!”
  她要是不帶著王猛,皇甫奇必然殺人滅口,這種事兒只要傳出去,無論真假,晉天南豈能饒了他,而鄢雨月還要從他口中追問莫山的下落。
  皇甫奇在后面猛追,他也是一時鬼迷心竅,想一嘗霸天堂圣女的味道,最關鍵是傳說這鄢雨月長的跟鄢云很像。誰不想試試天下第一美人的滋味。
  后面的皇甫奇已經御劍追來,而且越追越近。
  “別掙扎了。你們跑不了的!”
  后面皇甫奇的聲音傳來。
  王猛嘆了口氣,想起了李天一的那句話,何苦來哉。
  清了清嗓子,“皇甫奇耍流氓了,非禮鄢雨月啦!”
  王猛的嗓門不小,又是運足了力氣,這一嗓子吼出去,后面猛追的皇甫奇果然一個趔趄。距離又被拉開了點。
  “小子閉嘴!”遠處傳來皇甫奇的怒吼。
  “你閉嘴!”鄢雨月又羞又怒。
  “鄢師姐。你們什么時候這么有共同語言了!”
  王猛無奈的說道,緊跟著又一嗓子吼了出去,這是解決問題最簡單直接的方法。
  皇甫奇一著急。憋紅臉,飛劍劍光四射,運足的了元力,雙方的距離越來越近,可就在這時一道劍光騰空攔住了眾人。
  凌渡山被趕了出來一直在這里尋找莫山的蹤跡,他沒有別的線索只能守株待兔,結果前輩沒找到,卻沒遇到這事兒。
  怎么說都是邪修一脈,只是飛到了跟前才發現是皇甫奇,這老小子的實力在他之上。
  只不過對于邪修生死是小,面子是大,何況對面的女子還是邪主的弟子,這皇甫奇是吃了熊心豹子膽啊。
  “皇甫奇,你這么以大欺小,好像不太好吧。”凌渡山說道。
  皇甫奇看了一眼凌渡山,“這是萬魔教和霸天堂的過節,不管你們邪靈堂的事兒,凌渡山你修為不易,最好少管閑事!”
  皇甫奇是絕不可能放鄢雨月活著回去的,不然萬魔教也保不住他。
  凌渡山猶豫了,他剛才一沖動就上來了,回想起剛才那句話,似乎皇甫奇是要殺人滅口的,現在是他有必要把自己搭進去。
  猶豫之際忽然耳邊響起一句話,“此子跟我有點淵源,攔住他。”
  一聽這聲音,凌渡山像是打了雞血一樣,“皇甫奇,這事兒凌渡山還就管了,我全力一搏,放走他們兩個還是綽綽有余!”
  皇甫奇也在掂量,心中殺機起起伏伏,如果這凌渡山跟他死纏爛打,還真抓不住這鄢雨月。
  顯然已經錯過了最佳時機,皇甫奇也是夾縫中求生存的散修,什么場面沒經歷過,忽然哈哈大笑:“呵呵,賢侄女,老夫剛才只是開個玩笑,其實就是想知道狂劍派的事兒是否和霸天堂有關,現在我確定和你們霸天堂沒有關系!”
  凌渡山也微微一笑,“就是嘛,鄢小姐,既然誤會解除了,我做個和事老,這事兒就這么算了吧。”
  鄢雨月知道形勢比人強,平復了一下心情,“今天什么都沒發生。”
  “哈哈,好,英雄出身少年!”
  皇甫奇打了個哈哈,連忙御劍離開,王猛能感覺到鄢雨月有出手的沖動,大概是礙于他在這里,加上凌渡山這么個變數,最后一刻才忍了下來,想來她身上帶著什么厲害的法器。
  皇甫奇也是沒辦法,以凌渡山的實力攔住他是足夠的,與其魚死網破,不然就此罷手,畢竟對方也沒吃什么虧,不過他還是有多遠要跑多遠,這事兒早算晚算都要算的。
  三人降落,鄢雨月收起飛劍,“多謝凌前輩出手相助。”
  其實霸天堂和邪靈堂沒什么交情,只不過同屬邪修,凌渡山突然這么幫忙著實讓鄢雨月有點意外。
  凌渡山擺擺手指了指王猛,“不用謝我,我是賣他面子,小兄弟怎么稱呼?”
  王猛笑了笑,“王猛,兇猛的猛。”(未完待續。如果您喜歡這部作品,歡迎您來起點()投推薦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動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