圣堂》 最新章節: 第990章威武(06-24)      第991章月末(06-24)      第992章情投意合(06-24)     

圣堂13 菜鳥的懲罰票

“這搞什么啊,猛哥,你里面有什么,我這里有個小乘弓引訣,任務是射殺一只虎鷹,那是什么玩意啊,我看這幫三代弟子的樣子也不像是會幫我們,我老子可是在我身上花了血本,要是被淘汰了,他非扒了我的皮。”
  張小江有點跳腳了。
  胡靜沒有理小胖子,“王猛,你里面有什么?”
  “只有培元功,任務是開墾靈田一畝。”
  “不是吧,當農民也算任務?”張小胖一臉的疑惑。
  胡靜也禁不住一愣,“怎么會,劍修的基礎是小乘劍訣……啊。”
  “怎么了,胡大美人,別說話說一半啊,這幫家伙怎么能厚此薄彼,我去找他們!”
  胖子一聽就急了。
  王猛倒明白了,聳聳肩,“我是命痕二層,給我小乘劍訣也修習不了,沒事,我只是開墾靈田,不是射殺虎鷹。”
  “王猛,來之前我打聽過,這入門任務并不簡單!”胡靜說道。
  “難道我們真的要自己搞,能不能找那些二代師兄請教一下?”
  張小胖的眼睛一轉,計上心來。
  胡靜瞥了小胖子一眼,“就算你不找他們,他們也會找你的,只要能給好處,他們肯定會指點你,但修行肯定還是要靠自己,你自己衡量,別被他們騙了就行。”
  胡靜知道張小江有靈石,這東西對三代弟子同樣是寶貝,不過這并不代表就能通過考驗。
  “了解,了解,我家可是做生意的,什么騙子能瞞過我的法眼!”
  張小胖挺了挺肚子。
  這點王猛倒是放心,別看小胖子平時嘻嘻哈哈,但真想騙他卻沒那么容易。
  “我這里面是小乘煉元歸心訣,任務是護理趙雅長老的煉丹爐。”
  “我暈,這是什么世道,你們一個鋤地,一個擦擦丹爐,咋我就這么悲催,虎鷹是什么玩意啊,聽這名字很霸氣啊!”
  張小胖痛不欲生地說道。
  “張小胖,我倆的考驗不一定比你簡單,恐怕另有內容。”
  胡靜說道。
  王猛同樣慎重地點點頭,“天下絕對沒有便宜事兒,修行更是如此,張小胖,別偷懶,管他虎鷹還是龍鷹,你都要弄死。”
  張小胖圓嘟嘟的臉頓時揪在了一起,伸出了肥肥的手,“好,我有點燃燒了,一起拼吧,一個月后,我們一定要成為正式弟子!”
  胡靜的手搭了上去,“一定會!”
  王猛把手放在上面,“那是必然的,我們三人可是百年難遇的天才!”
  同行的一些人已經開始去找三代弟子套近乎了,王猛三人則各自按照符箓的指示前往自己的住處。
  ……
  本以為住處在雷光堂里面會很近,結果越走越荒,半響看到山腳下的一個小破屋,上面掛著一個隨風擺動的牌子丙字房五十八號。
  王猛也愣了一會兒,這也能算是房子嗎?
  雖不能說風吹即倒,但真的夠破爛的,打開草屋,里面空蕩蕩的,只有一個光板床,靠在旁邊的是一把生銹的鋤頭,就是他的前任留給他的唯一財產。
  王猛摸了摸,確定這不是一把神器,舒展了一下身體,禁不住打了個哈氣,飛行舟的緊張加上走了這么遠的山路這一放松下來渾身疲憊。
  不管怎么樣,總算抵達“仙境”了,一個飛躍撲向了光板床。
  轟隆……
  光板床應聲倒塌,摔得王猛滿眼小星星,茅屋頂的茅草嘩啦壓了下來,王猛掙扎著探出腦袋,望著滿天繁星……無語。
  這就是未來的超級大仙王猛的修行第一天。
  此時在圣堂的劍宗一處房間,一個可愛得像小仙女一樣的女孩子正趴在床上,晃動著白皙的小腿,不停地發出鈴聲般清脆的笑聲。
  她的對面是拋棄王猛的八折,只是此時的八折要大得多,身上洋溢著淡淡的火光,無比的優雅。
  “笑死我了,笑死我了,還有這么笨的人啊,小紅、八折,這么低俗的名字真虧他們想得出,小靈你是不是氣壞了!”
  小女孩笑得在床上翻滾,一旁的小靈顯得很無奈。
  堂堂靈獸九天火鸞,被當成雀妖,也確實夠委屈的。
  “話說,小靈啊,這里竟然有能傷到你的妖獸,要不是功課還未完成,真想立刻帶你去揍它一頓。”
  趙靈萱那星眸一樣的大眼睛眨啊眨,充滿了興趣。
  九天火鸞抖動了一下羽毛,抬起頭叫了幾聲,趙凌萱摸了摸它的頭,“了解,了解,知道你自己也行,五轉金犀在這里很罕見了,不過還是你遇到的那兩個家伙好玩,命痕兩層的天才,豈不是滿地都是天才。”
  九天火鸞頗以為然地點點頭,要不是看在對方幫了她一下,還少不得要給這個對她不敬的笨蛋一點教訓。
  靈獸雖然不能言語,但是跟主人之間可以進行靈魂溝通。
  “對了,他不是劍宗的新弟子嗎,雷光分堂是吧,嘿嘿,我們去找他玩!”
  趙凌萱猛然一拍手,像是發現了新大陸,一旁的九天火鸞搖頭搖得跟撥浪鼓一樣,她再也不想見到那個粗俗的土鱉。
  “小靈,我們是一伙的,別怕,我們偷偷地去,悄悄地回,師傅不會發現的!”
  趙凌萱的眼睛放著不可阻擋的光芒,整天修煉修煉,成不成仙不知道,快成神經病了。
  九天火鸞無奈地聳聳肩,這樣的土包子有什么好看的?
  想起這家伙對自己又揉又親的,九天火鸞就一肚子氣。
  天剛蒙蒙亮,王猛忽然覺得鼻子有點癢,一個噴嚏就把自己噴醒了,還別說,元氣充沛的地方就是不一樣,昨天還累得跟頭老牛一樣,今天就神清氣爽,彈了彈身上的灰塵和茅草,把鋤頭一扛,興高采烈地開始了修行第一天。
  所謂的靈田就是茅屋門口的黑土地,不得不說,這泛著蒙蒙光芒的黑土地確實元氣很旺盛,他要在這一個月的時間內,把這塊地去除雜草,然后把地翻好。
  王猛估算了一下,最多半個月搞定,然后去幫張小胖抓什么虎鷹。
  王猛拿出他的法器——護心鏡,“鏡子鏡子,誰是這個世界上最有天賦的修行者?”
  鏡子泛起一層耗光,某人聽了幾百遍的聲音響起,“王猛,毫無疑問是王猛!”
  王猛揮舞了一下拳頭,鼓勁完畢,開搞!
  朝著手呸了幾聲,高高地舉起鋤頭,嗨的一聲鋤了下去,還別說莊稼把式十足,他可是跟父親做個農活的。
  這是邁向成功的第一鋤,當然要全力施為!
  砰……
  像是鋤到了鐵板一樣,巨大的反震力,讓鋤頭直接砸在了王猛的頭上,頓時一個包就飄了起來,人也被打了個趔趄。
  “干,怎么這么硬。”王猛捂著腦袋,蹲下來研究地面,丫的跟石頭一樣硬。
  望著到處的雜草,王猛有點不太妙的預感,用力一拽,……紋絲不動……。
  (年會歸來,發現世界已經越來越沒有底限,情操更是變幻莫測,當然基情四溢是少不了的,傳說已經有人到了采陽補陽的境界。
  新書期,推薦票啊,打賞啊、評論啊,多多益善嘿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