圣堂》 最新章節: 第990章威武(06-24)      第991章月末(06-24)      第992章情投意合(06-24)     

圣堂130 不做丹修天理不容完畢


  “你小子!”周楓只能搖頭,其實他聽到這個消息的第一反應也是有點奇怪,感覺上王猛專于修行,對感情并不是很在意。
  “老周,我看了幾天的符箓了,爐子沒了,你那兒還有嗎?”
  王猛揉了揉鼻子說道。
  “沒了?我不是給你留了五個嗎,你該不會……”
  王猛無奈地聳聳肩,“都爆了。”
  周楓氣得兩眼翻白,“你……還真是……我……”
  那些雖然是低級丹爐,可是都是相當優質的,他知道王猛這小子喜歡亂來嘗試,可這才多久就炸了五個,他可不是賣丹爐的啊,又怕打擊王猛的積極性,著實把周長老自己噎了個半半昏。
  “老周,別生氣,別生氣,我還是有點收獲的。”王猛也知道自己有點過火,他這不是冒進,而是通過煉丹來更深一層的體會五行之火。
  修行之中的五行功法只能算是力量,而有些本質的東西,則要通過煉丹,鍛造等方式來體會,比如煉丹,是對五行之火的最好了解,而鍛造,則能最直接地接觸五行之金。
  所以王猛不光是在煉丹,還是要體悟火的存在,一不小心過了點頭,爐子就爆了。
  “說,我倒要看看你有什么體悟,別告訴我怎么在幾天之內炸掉好丹爐。”
  王猛一樂,“哪兒能啊,你看這是什么。”
  王猛扔出一個丹瓶,周楓接了過來,打開丹瓶。立刻就愣住了,嗅了嗅。“這……”
  疑惑了一會兒,站了起來,在房間里走來走去,時不時的拿起來再聞聞。然后忍不住又走上一陣子,身為丹修長老的一號人物,周楓當然要自己找尋答案,而這也是身為丹癡的他最愛做的事兒,以往周珞丹就喜歡這樣考他,只是還從沒遇到眼前這么奇怪的事兒。
  “……這是火靈丹……不是,這只不過是個一品丹。”
  周楓越說越激動,“不對,這只不過是最常見的救命丹!”
  救命丹,又稱急救丸。各門各派有很多種叫法,但實際上是修行必備,也是修行量最大的常規丹藥,主要作用就是刺激命痕,強行產生元力,此類型的丹藥很多,也很常見,是破釜沉舟或者保命的丹藥一系。但這種丹藥都有一定程度的副作用,簡單說就是透支,一品的透支效果最差,但也最常用,畢竟透支得越狠,對自身的損傷越大。有的甚至恢復不過來,一般魔修喜歡用一些比較狠的,但圣修都不會這么玩命,所以救命丹也成了最常規的丹藥。
  讓周楓疑惑的是,一品丹怎么會帶五行屬性。這就跟野雞身上有九天火鸞的氣勢一樣。
  王猛剛想開口,周楓就伸出手制止了,“不要告訴我,這個你拿去,給一天……不,三天時間!”
  周楓從乾坤袋中拿出自己的丹爐,捧著丹藥,搖頭晃腦,眼睛已經沒王猛這個人的存在了。
  說完就朝外面走去,“開……”
  “別說,什么都別說。”
  砰……
  王猛無奈地聳聳肩,“我只是想告訴你,先開門。”
  周楓撞了門才知道打開,然后捧著丹藥繼續走,完全沒反應過來,“一品丹怎么承受得住,為什么會這樣,這太違背常理了,要駕馭五行之力,至少要四品,不合理,太不合理了!”
  周楓扔出自己的靈獸符箓,是一頭金鎖撞峰青牛,騎著青牛,周楓還在喃喃自語。
  王猛還真有點擔心,老周比他癡迷多了,一旦遇上這種違背常理的事兒,恐怕夠他折騰一會兒的。
  “周長老這是怎么了?”楊穎并不是個不能控制好奇心的人,可是王猛身邊確實有些事兒讓人無法不好奇,他說了什么,怎么能讓丹修長老第一人如此失態。
  王猛笑了笑,“老周這人就喜歡神神叨叨的,別理他,你的劍法感覺怎么樣了?”
  “正在調整中,放心,我不會讓你放輕松的。”楊穎說道。
  “哈哈,歡迎試劍,如果我不在,就讓小笨去鍛造閣找我。”
  王猛說道。
  楊穎點點頭,并不多問,王猛則把東西收拾一下,他要走一趟鍛造閣。
  圣修大道,五行之術,講究的是個平衡,這段時間在丹藥上的領悟打開了五行之術的門徑,相生相克才是五行,由簡到繁,除了五行之火,其次就是五行之金。
  望著王猛離去的背影,楊穎微微搖搖頭,這人什么都好,就是太隨意了,修行之道,要專注方成大器。
  但交情無法言深。
  王猛像個沒事的人一樣來到了鍛造閣,登時一群光著膀子的壯男都盯著他,頓時一陣議論紛紛,直到索明走了出來。
  索明現在在體修之中越來越有聲威,冷漠,努力,強大,加上王薄當的推崇,很快就豎立了地位。
  “老大。”索明也很好奇王猛怎么會有時間來這里。
  “幫我找一些鍛造類的符箓,無所謂級別高低,都弄一些。”
  “是。”
  說完索明就走了,這也是讓王猛最舒服的地方,索明從來不問為什么。
  看到地上的錘子,王猛撿了起來,隨意的捶打著眼前的一個鐵板,腦子里想的卻是別的事兒,制作其實能反映出一個人的心境,那把因為不語而鍛造的劍其實就是一種體現,只不過那是很隨意的心境。
  從鍛造之術之中體會五行之金的存在,王猛就這么敲打著,什么也不做。
  外面一群人也不鍛造了,一個個探頭豎腦的。
  “王猛在做什么啊?”
  “不知道,說不定是要打造什么定情信物。”
  “真羨慕啊!”
  “是啊,你不知道,我剛去了一趟火云堂,一個些很有身份的師兄都在跟我打聽消息。”
  “自從胡師姐他們來了之后,我們雷光堂真不一樣了。”
  “王猛真牛逼,我雖然跟他不熟,但索師兄這么服他,我相信他一定有本事!”
  “小子,你一個新來的知道啥,這里面門道多了。”
  沒多久索明就回來了,還帶了一堆與鍛造相關的法術竹簡,王猛一個個的掃著,時不時的問索明一些問題。
  鍛造和煉丹又是完全不同的兩種力量體現,同樣是創造,卻又那么的不同,煉丹在于蛻變,鍛造更像化形。
  王猛邊看邊問,天色很快就黑了,王猛伸了個懶腰,“最近特訓如何?”
  “老樣子,比以前更習慣了。”
  “張小胖有沒有偷懶啊。”
  “張師弟瘦了。”索明難得幽默一下。
  王猛一愣,哈哈大笑,“好,非常好。”
  “馬師妹不太好。”索明說道。
  王猛站了起來,拍了拍索明的肩膀,沒有說話。
  他相信,時間會讓馬甜兒很快走出來,而且到了大比的時候,圣堂的年輕俊杰都會出現,她會找到屬于她的緣分。
  連續三天王猛都泡在鍛造閣,邊看邊聊,時不時的還要動動手,起初索明還跟得上,畢竟底子很厚實,可沒多久他就被王猛問的一些奇怪的問題弄得天旋地轉,不過幸好很多時候王猛并不需要答案,他只是問出來,自己再琢磨嘗試一番。
  這種探討果然慢,煉丹方面之所以進展順利,真的是因為有周楓在。
  楊穎專注于自己的修行,正常情況下連交流也沒有,其實本就是這種狀況,互不干擾,等了一個上午,周楓都沒來,下午王猛又去了鍛造閣,王猛這人隨和又沒架子,基本上每次來,都會有一群人打招呼,但今兒奇怪了,每個人都在“專注”地做自己的事情,可是怎么看都是心不在焉。
  王猛走了進去,索明恭敬地站在一邊。
  “拜見祖師。”
  雷霆臉上露出一個燦爛的笑容,“好啦,我煩這些客套了,小明子,這里沒你什么事兒了。”
  “是,祖師。”
  “我聽說你對鍛造有興趣?”雷霆老臉笑得跟個盛開的菊花一樣。
  當初跟其他祖師約定的時候,雷霆只確信一件事兒,王猛出現在雷光堂,而不是其他堂就是緣分,說明前輩信任他,這小子終于上路了,看他鍛造的那把劍,就知道他在鍛造上的悟性,煉丹那種娘娘腔的活兒,怎么可能適合他。
  “是的,祖師,最近想學習一下。”
  “很好嘛,年輕人就應該多嘗試,選擇最適合自己的路,你做你自己的事兒,我今兒就是在這里隨便看看,有什么問題就問。”
  “多謝,祖師。”
  “哈哈,我可不是為你,所有弟子都一樣,我到了誰那兒,誰有什么修行上的問題都可以問。”
  外面的弟子一聽,瞬間就被喜悅充滿了,先不說修行上的疑惑,萬一展現出點天賦被祖師看中了,那才叫一飛沖天啊。
  所有人都卯足了勁兒,拿出看家本事,王猛還是繼續昨天未完的事兒,倒沒有很在意。
  走出去雷霆嘴角露出笑容,可不是只有周珞丹才會放長線釣大魚,他也會,只不過他并不在意王猛修什么,其實做劍修,他也最屬意,只不過他總要為王猛做點什么,不然心中不好過啊,前輩信任他,把王猛放在他這里,前輩可以不說,但他深受大恩,卻不能不做,不然他雷霆還算人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