圣堂》 最新章節: 第990章威武(06-23)      第991章月末(06-23)      第992章情投意合(06-23)     

圣堂131 力爭


  一百二十八不做丹修天理不容(三更完畢)
  (三連更求月票^,白天還有加更!!!)
  雷霆還真耐著性子指點了幾個人,但沒多久雷霆就快被氣炸了,他教訓起人來可是相當恐怖,你不懂還不行,還必須懂,這才是雷祖師的脾氣,很快就真沒人敢問了。(《沸騰文學網》網7*
  也難怪雷光堂沒落,這脾氣,誰也扛不住啊。
  轉了一圈,雷霆就回去了,他也氣,眼不見為凈,正好看看王猛在做什么。
  此時王猛正專注于嘗試,一塊凡鐵隨著他的敲打不停變換形狀,卻在有形之時又化為無形。
  雷霆就坐在一旁,不聞不問。
  外面的弟子們太佩服了,他們算是明白了,雷祖師真是個炸雷,和他相處,是瞬息如年,而王猛竟然頂得住,一天就這么過去了。
  王猛緩緩放下錘子,從自己的摸索之中醒了過來,間隙中問了幾個問題,得到的回答確實一針見血,瞬間暢通。
  雷霆不是不愿意教人,而是受不了笨,像這樣一點就通,還能提出一些非常有深度問題的弟子,哪個師傅不喜歡。
  雷霆走了,還是那么大大咧咧,他最煩的是啰嗦,不單王猛,其他弟子也是一樣。
  王猛則是晃晃悠悠地回去了,邊晃悠邊琢磨,他是想用五行之火的體悟方式去體悟五行之金,現在看似乎有點不同。
  回去的時候,周楓已經在等他了,一見王猛立刻跳了起來,“你小子怎么才回來,我等了你半天,快,看看我搞得對不對!”
  丹爐擺好,丹火飛出,顯然是材料都準備好,不得不說周楓對于丹火的操縱確實堪稱化境,兩人都不說話,顯然周楓覺得是找到了破解之法。
  砰……
  煉到一半,就聽丹爐里面像是放了個悶屁,這倒不是炸爐,而是失敗了。《沸騰文學網》網
  周長老是有點不修邊幅,向來這幾天很投入。
  “嘶,還是不對!”周楓有點頹然,他已經嘗試了很多方法,最后分析出這個方法,可最后還是失敗了。
  敲門聲,楊穎走了進來,“周長老,王猛,吃點水果吧。”
  王猛毫不客氣地大嚼起來,有了外人,周長老才從思考中醒來,換個人周長老也是要有脾氣的,可是看到楊穎,周長老也沒話說。
  “……怎么這么臭。”
  “老周,這是男人味好不好。”王猛這才記起自己鍛造了一天,一身臭汗。
  “你小子我還沒問你,你跑哪兒去了,我讓小笨去找你也叫不回來。”
  小笨當然是去了,但王猛正在和雷霆談鍛造之術,誰敢打擾?
  “哈哈,是我的錯,我等了你一上午以為你不來了,就去鍛造閣了,肯定是雷祖師來了,小笨進不來。”
  登時周楓一緊張,靠,千怕萬怕,最擔心的事兒還是發生了,雷祖師也太不厚道了,說好了不能親自收徒,竟然敢做這事兒,不能忍啊。
  “你看你這是干什么,好好的丹不練,鍛造又臟又累,你讓人家楊穎怎么辦,要多為別人考慮考慮,臭死了!”
  楊穎錯愕,她就算只剩下一半智商也聽得出,周楓這是在跟雷祖師作對啊,傳言是真的?
  “好,好,我去洗澡,快把你的屁丹收拾了。”
  王猛笑道,聞了聞,味道是有點大,再看看潔白如玉的楊穎,是有點不太禮貌。
  周楓老臉一紅,***,混了這么多年,自從遇到了這小子,能丟的臉都丟了。
  “咳咳,別聽這小子瞎說,偶爾失手,偶爾失手。(《沸騰文學網》網7*”
  楊穎露出笑容,“長老真的很袒護他,他真的這么適合丹修嗎?”
  楊穎很好奇,坦白說,她還是認為王猛更適合做劍修,也許王猛的元力還不足,也無法學到什么高深的劍法,可是以他的天賦,總有一天可以真正的出人頭地。
  楊穎這一問可是打開了周楓的話匣子,“你這話可問到點子上了,你知道這小子做了什么嗎?”
  “我只知道他經常炸爐?”
  “何止炸爐,炸了我五個極品爐,有一個還是我借的。不過別說炸了五個,就算炸了五十個都值了,這小子不做丹修天理不容!”
  周楓雖然很激動,但楊穎畢竟是個弟子,還不是丹修,也不愿意多說。
  說了幾句周楓也不理會楊穎,又開始琢磨他剛才失敗的原因了,他感覺離真相就差一步了,自從認識了王猛這臭小子,自己的耐心也變差了。
  沒多久王猛回來了,楊穎主動告辭,看得出周楓之所以對她這么客套完全是看在王猛的面子上。
  飛鳳堂大師姐,在圣堂也是一呼百應的人物,自從來了這里,怎么感覺越來越像丫鬟呢?
  周楓并沒有在鍛造的事兒上糾纏,這事兒是他的事兒,準確的說是祖師之間的事兒,雷祖師破壞規矩,一定要跟祖師說。
  “小子,你這丹肯定不是加了火屬性的料,也不是以丹火之力催發,還有什么!”
  周楓終于忍不住了,這兩天真是快把他憋死了,對于一個丹癡突然發現了推翻法則一樣的事兒,卻怎么都找不到答案,丹的級別不高,可是卻超出了常規,最關鍵是,這款丹的作用,加入五行主火的人用了這款急救丹,將最大程度的降低副作用。
  使用急救丹最怕的是什么?
  就怕用了之后,命保住了,結果被透支副作用弄殘廢了。
  這,將是丹修世界的一次巨大的革新!
  面對焦急的周楓,王猛倒不著急,“老周,虛火上升對身體不好,你先讓我喝口水。”
  “快說,這丹藥是怎么弄出來的!”
  王猛笑了笑,“救命丹的原理就是激發潛力,再深一點就是催發命力,而其中,本體的五行屬性將被催化得最深,比如火屬性,那就會造成五行缺火,而導致功敗垂成最大的問題,有時還不是透支,而是五行失衡,一旦失衡,就算有九條命也不夠啊,所以我就在想,缺什么補什么吧。”
  “廢話,我還不知道這個,我是說怎么補的,一品丹練不出來的,而且最關鍵的是我開始以為這是火靈丹的原理,但根本就不是,我們丹藥里的火之力只能用來練功,無法補五行之缺。”
  “沒錯啊,我并沒有用火性的藥材,也沒有注入丹火,任何強行注入的,都是外火,是無法跟本體融合的,我這叫五行之缺。”
  王猛說道,擦了擦頭上水。
  而這一句五行之缺,如同雷擊一樣,直把周楓震得天旋地轉。
  他研究丹藥數十年,感覺都白活了。
  五行之缺,五行之缺!
  任何丹修在發現一個缺了什么的時候,第一個想法就是額外的補進去,但實際上,這種方法只能是外傷,而涉及到靈魂中的五行,則完全無用。
  而王猛的方法就是,在煉丹中,營造出天然的五行缺失,金、木、水、火、土,在一個完整的物體中是必然存在的,如果形成某一種缺失,法則之力就會自然而然生成,而生成的這種火,就是可以補入靈魂的真正的五行之火,而不是一般靈藥的虛火。
  也難怪周楓會如此激動,因為他煉了這么多年的丹,就沒這么想過,而這小子不但想了,還做到了!
  “小子,別說你炸了五個爐子,你就是把圣堂鼓了,也沒人敢說半個字!”
  說完周楓頭也不回的就沖了出去,王猛的手才伸出一般,人就不見了。
  王猛那個郁悶啊,“酒沒了,回去一趟竟然也不帶點回來。”
  鍛造和煉丹不同,一個要動,不停的動,一個要靜,心神如一,喝喝酒,放松一下,是一種享受。
  不管怎么樣,先記賬吧。
  王猛現在腦子里想的更多的是如何去把握五行之金。鍛造是外物,如果穿透鍛造的本質,找到對金的體悟呢?
  圣堂通天大殿。
  六大祖師齊集,除此之外,還多了一個人,頗有點道骨仙風的味道。
  “枯禪師弟,多年不見,看來這次的歷練,收獲豐厚啊。”
  “哪里,我見雷師兄神光飽滿,不亞于我多年的歷練。”
  雷霆放聲大笑,氣得一旁的吳法天直翻白眼,這老頭笑就笑吧,干嘛老沖著他笑。
  “枯禪師兄,大元界那邊的情況怎么樣?”周珞丹還是比較關心這個。
  說到這事兒,大家的表情都變得嚴肅起來。
  “魔修現在確實猖狂,他們的功法確實也容易速成,而且沒有任何約束,各派弟子們過去,魔修是最快適應的,不過,霸天堂那邊暗中平衡,局面還算穩定,只是我們要防患于未然,這次回來也是讓你們預先做個準備,具體的還要等宗主指示。”
  圣堂六大祖師是震堂祖師,還有一些祖師和長老則在大元界,那里是小千世界爭奪的關鍵,怎么說吧,留守圣堂,決戰大元界各有利弊,都有自己的選擇,各司其職,雷霆等人也不能過多干涉。
  這時一個弟子進來,恭敬地行禮,枯禪立刻隨之而去。
  “我看枯禪師兄雖然說得輕松,但情況不太樂觀,要靠邪修平衡,豈不是我們要看邪修的臉色辦事。”馬禾子說道。
  “我這么覺得,魔修弟子適應得最快,我們豈不就是最慢的那個。”趙天龍也有點不滿意。
  “各司其責,周師妹對這次大比的安排,我覺得很好。”很少露面的李修文說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