圣堂》 最新章節: 第990章威武(06-19)      第991章月末(06-19)      第992章情投意合(06-19)     

圣堂133 長大了才能做

小凌萱最近很努力,讓九天火鸞都頗為驚訝,從沒見過主人這么認真過--其他書友正在看:。品書網www.booksrc.net
  不過很快九天火鸞就知道真相,很簡單,只有完成了修行目標才能出去玩。
  玩,無疑是趙凌萱生活中的第一目標。
  只不過趙天龍召見趙廣的時候,小凌萱是不會錯過這個好機會的,但那句“他和楊穎在一起”可把趙凌萱嚇了一跳。
  回到房間里的趙凌萱來來回回的走,晃得九天火鸞滿眼全是圈圈,迫不得已只能阻止了主人。
  “不行,這樣不行,他要等我長大才能找伴侶的!”
  趙凌萱非常果斷地說道,一旁的九天火鸞無辜地梳理著羽máo,它已經習慣了主人的這種狀態。
  “小靈,我們去搞破壞好不好?”趙凌萱忽然想起了一招。
  九天火鸞完全當沒聽到,反正每次跟主人出去鬧事的時候都沒什么好果子吃--其他書友正在看:。
  “小靈,你要是不聽話我就要拔你的máo了,你想變成禿子嗎!”
  某女使出了殺手锏,登時九天火鸞渾身一顫立刻點頭。
  “這才乖嘛!”輕輕地梳理著九天火鸞的羽máo,腦袋里就開始盤算著怎么拆散兩人。
  任何一個丹法出來,要變成丹方,需要一些細節上的調教,而這方面周楓可是行家,王猛的煉法重在開創性,一些細節的處理還不到位,方法也適合他,一般人就算知道了也煉不了,不過他算是創造了“五行之缺”的煉法,周楓已經提請周珞丹祖師確證,一旦確認下來。王猛將是第一個以弟子身份創造煉法的人,也將載入圣堂的史冊之中,周楓之所以牛,也是因為他在成為長老的這些年中創造出三種可以載入丹修歷史的煉法,不然祖師們怎么會任由他大呼小叫。
  修行,依然是以實力說話。
  看得出周楓是多希望王猛當丹修。但王猛知道自己的事兒,幸好周楓要完成丹方,要牽扯很多精力,王猛創造出五行之缺的煉法,可以確定的是大方向上肯定沒問題,但一個丹方的確認,尤其是這種將來會有很多人使用的丹方,需要精確煉法,并找到最適合傳授的,同時還要檢驗丹要的效果。別吃了有副作用,或者其他意想不到的事兒,而這些事兒都是周楓一手cào辦。
  王猛……打鐵去了。首發
  但凡是圣堂有點名氣的弟子,幾乎都有一種高傲,很難接近,就算接近也是跟自己一個級別的,但是王猛不同,很自然和大家相處。裝模作樣還是真的,大家都不是傻子。
  有時候大家也忍不住八卦一下,王猛都一笑了之,不解釋但也不多說,專注于鍛造。
  很多事兒他知道原理--好看的小說:。知道大概,卻不知道細節,而現在要做的就是細節,通過細節找到自己需要的蛻變。
  王猛是從基礎開始,不得不說,現在回想起來,他前面鍛造的那把劍從技術上說,是菜得沒話說。不過那個時候的意境確實夠好,完全是本能的體現。
  要體悟,不是為體悟而體悟,首先要做的就是放下,在鍛造的時候王猛就要把自己想象成體修,他要比一般的體修累,體修在鍛造的時候只需要使出自身的力量即可。但身為劍修,他需要不斷的催動元力,這對元力的控制就提高了要求,可是王猛卻禁不住樂了。
  有的時候生活就是這樣,他忽然發現。運用元力鍛造其實是鍛煉元力控制精度的最佳方式。
  一般體修一錘下去,就是一錘。對于力量的控制要容易的多,這也是體修的特點,節奏夠快夠猛,就是因為少了一個元力組合輸出的過程。
  可是劍修就是另外一回事了,要命痕組合出元力,同時還要控制方向節奏,輸出越高,難度就越大。
  所以王猛的破壞率跟別人的成功率一樣高。
  鍛造這玩意的要求要比煉丹低得多,好武器能用,不好的武器湊合湊合也能用,但王猛卻經常煉廢,好在某人現在也是有點身家的,這也消耗得起。
  不過他還是發現了一些問題,那就是礦有問題,其他分堂的礦都是來自于火云堂的火云dòng,其他堂什么樣不知道,但雷光堂分得的礦質量真一般。
  王猛在nòng了幾天之后發現了,他的失敗率這么高,就是礦質差,還沒等他深入發揮一下,就報廢了,這跟煉丹不同了,還是要感謝周楓,周楓給他準備的材料和丹爐可都是同級別最好的,能過周楓的眼關可不容易,直接給王猛省略了一個過程。
  砰……
  王猛望著手中的碎渣只能苦笑,最后一塊又爆了,最關鍵的是,他知道這樣下去事倍功半,很耽誤時間,看樣子還真的想辦法nòng些好礦--好看的小說:。
  這事兒恐怕還要找一些張良,這小子mén路多,有辦法。
  “王猛,又完了,不要緊,我再去拿些。”鍛造閣的何子淵問道。
  他是鍛造閣的師兄,以前的鍛造閣都快奄奄一息了,也是最近才恢復了活力,對于王猛他們,何子淵也很感激,畢竟鍛造曾是雷光堂的驕傲,榮耀這東西沒落在手中心情都不好。
  “何師兄,不用了,我們的礦質量是不是有問題?”王猛問道。
  何子淵苦笑,“問題倒沒有,這里也沒什么秘密,火云堂的礦出來,他們自己肯定把最好的留下,其他都是按照名次給的。”
  雷光堂多年墊底,到后面還不是什么都往這里扔。
  “我看橫山堂的武器不錯啊。”
  “規矩是規矩,但實際上,像道光堂,他們的鍛造水平也不差,但是他們的體修根本不屑于鍛造,將來他們也不需要靠鍛造生存,跟我們不同,所以反而是橫山堂需求量最大。”何子淵說道,“飛升,輝煌,對我們其實只是個夢罷了。”
  道光堂的弟子,是圣堂中的“貴族”,他們會學技術,但卻不會真的去用,這跟底層弟子還是有本質差別的。
  圣堂不是療養院,不會收留那么多弟子,到一定時間都要下山,而在外面歷練,實力不足的情況下,又沒點本事,修行者也是會餓死的。
  將來雷光堂的不少弟子可能都是這樣,并不是誰都有那么遠大的理想,輝煌什么的,只是年少無知。
  王猛微微一笑,“何師兄比我年長,我這人很簡單,想做什么就做什么,就算將來達不到那個地步又如何,至少活得很爽,活的是自己。”
  何子淵在雷光堂多年,銳氣被磨得也差不多了,但實際上他還年輕,不到三十的年紀,未來還很長。
  何子淵禁不住搖頭,“真不知道怎么了,跟你在一起,總覺得人生充滿了希望,有道理,不試試誰知道的,也許我再堅持一下也可以,對了,聽說你是命痕二層進來的,真的假的?”
  “如假包換,而且第一輪直接被掃了,幸好徐長老給了一個機會,我當時也沒抱多大希望,復試不行,頂多再拼三年,又如何。”
  王猛說得很坦然,他當時就是這么想的,只是生活的精彩之處就在于,你永遠也不知道下一步會發生什么。
  “好一句,又如何!”何子淵也禁不住振臂一揮。
  “這么說想要好礦還是要跟火云堂談了?”
  “沒錯,只是很難,以我們雷光堂目前的地位,宋鐘不會給我們面子。”
  何子淵以前跟火云堂打過jiāo道,一句話,人家根本沒把你當回事。
  “呵呵,行,這事兒我知道了,jiāo給我吧,這礦的質量不好,對大家的提高可沒什么幫助。”
  “唉,沒有好礦,一些高難度的鍛造法都沒法練習,誰不是熟能生巧。”
  何子淵說道,正準備大倒苦水,卻發現外面一陣喧鬧。
  出mén一看,一群體修弟子一個個都像是中了定身術。
  何子淵很快也定住了,這不是……楊師姐嗎???
  楊師姐竟然會來這種地方???
  “我過來看看,沒打擾到你們吧--好看的小說:。”楊穎微微一笑,絲毫沒有飛鳳堂大師姐的架子。
  “沒,沒有,怎怎么可能。”何子淵的嘴都不利索了,跟其他人一樣,這時智商頂多剩下五分之一。
  王猛笑了笑,“進來吧,出什么事兒了嗎?”
  “沒事,給大家帶了點水果,想來鍛造是很辛苦的。”楊穎說道,飛鳳堂沒有鍛造,體修也完全是擺設,沒有女孩子愿意把自己煉成爺們。
  其實大家sī下笑過,王猛是不是回去就屬于那種楊穎說什么就是什么的,不過就算是這樣也都是羨慕的份兒,換成是誰也愿意做牛做馬。
  “呵呵,好啊,分給大家吧。”王猛很隨意地說道。
  這話著實把何子淵給鎮住了,……換成是他,恐怕赴湯蹈火肝腦涂地的心都有了,哪兒還舍得勞動楊穎大駕。
  王猛,真爺們,猛啊!
  何子淵心中狠狠地贊了一句,但是他可不敢勞動楊穎大駕。
  “楊師姐給我吧,我去分給他們,我們這里比較臟luàn。”
  顯然王猛的爺們氣也傳給了何子淵一點,說話都利索了。
  “多謝,何師兄。”
  何子淵年紀大點,但楊穎叫他師弟都算給他面子了,這句師兄顯然是看在王猛的面子上,何子淵覺得人生真***就這么一回事。
  看首發無廣告請到品書網
  請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