圣堂》 最新章節: 第990章威武(06-23)      第991章月末(06-23)      第992章情投意合(06-23)     

圣堂138 無中生有

一百三十五無中生有
  而另外一邊,宋鐘等人總算送走了趙大小姐,今兒發生的事兒對他們也是不小的沖擊。按Ctrl+D快速收藏"請看小說網"
  “大師兄,這事兒不尋常啊,是不是跟祖師稟報一下?”方路飛有些擔心地問道。
  除了姚遠,其他人顯然都意識到問題所在極其嚴重性。
  宋鐘沉默了一會兒搖搖頭,“今天的事兒你們都當做沒看見,趙祖師的性格你們是知道的。”
  眾人面面相覷,默默的點頭。
  看見也是罪,所以最好的辦法就當不知道,順其自然。
  自從王猛和楊穎的戀情公開之后,馬甜兒確實沒有再找王猛,而且也漸漸從難過走了出來,漸漸的變回那個熱情的馬甜兒。
  張小江他們的特別修行一點都不輕松,這里面屬胡靜最認真,什么八卦之類的都無法影響到她的堅定,她和周謙走的都是圣堂的百符蝴蝶流,但體現卻有點不同,像胡靜是柔中帶剛,而周謙則是剛中有柔,兩人是一起對轟。
  馬甜兒雖然參與了修行,但她的進度卻沒二人這么快,而趙雅倒覺得很正常,對于馬家子弟,趙雅并不會過分干涉,這也是家族之間的潛規則。
  身份和地位要給到,修行上只要負責引導就可以,至于進度和具體的方向,自有人家家族的長輩操心。
  一陣對轟之后,周謙又被砸得灰頭土臉,“大師姐,練習,練習而已,別這么認真啊,留點力氣,一會兒還要打的啊。”
  胡靜微微一笑,“留力氣怎么能起到修行的效果,不要客氣,下次一定要用全力。”
  周謙心中那個無奈啊,他有爆裂組合,但胡靜有可怕的水火組合,搞不定啊。
  不過最讓周謙佩服的是胡靜的專注,可謂是心無旁騖。
  另外一組,馬甜兒和柳眉打得就比較溫和了,那才是切磋啊。
  為了對付張小江,萬長老也不得不使用一點卑鄙的方法,并得到了柳眉的配合,比如說在規定時間內完不成修行任務,就要和柳眉隔離十天,這對戀奸情熱的張小胖來說無疑是要了他的命。
  眾人之中最自由的就是索明,王薄當完全不用操心索明的努力,反而是索明要求加練,王薄當考慮的是別把索明練廢了,圣光負荊流簡直就是為他量身打造,也許他的天賦并不是最好的,可是圣光負荊流和他融合就能成為最好的。
  什么是最好的?適合才是最好的!
  所以王薄當還時不時的讓索明去練習一下鍛造,一方面學習一下,另一方面還能靜心,休息一下。
  王薄當也憋著一口氣,橫山堂的體修越強,雷光堂就越沒面子,好在橫山堂有眼不識金鑲玉,這次大比一定讓給他們個“驚喜”!
  楊穎并沒有一直呆在雷光堂,王猛回去之后,楊穎略微一收拾就回飛鳳堂了,大比的一些事宜,她肯定要主導。
  而王猛則像個沒事的人,練習自己的鍛造,不得不說高品質的礦用起來的效果果然不同凡響,可以任由他施展一些手法,王猛的生活也變得簡單起來,鍛造閣和自己的茅屋兩點一線。
  周楓最近也沒功夫搭理他,五行急救丹的確認也到了忙碌的階段,少一個環節都不成,從理論到實踐到推廣每一個環節都不能出錯,而周楓又是一個嚴謹的人,他要確保這丹藥沒有任何副作用的。
  當然王猛直接撂挑子,這可不關他的事兒,他的目的是從中體悟到五行之火,至于其他的都是副產品。
  延續在火云洞的體悟,在鍛造的時候,不能把手中的鐵塊當成死物,而是有生命的五行之金。
  作為鍛造者,需要的是塑造。
  鍛造技法上王猛都看過了,也都能使用,但他不是真的要當鍛造師,技法會去嘗試一下,但也只是嘗試。
  這一點雷霆也看得清清楚楚,他在不遠處靜靜地看著,并沒有進去打斷王猛,王猛也很專注,根本沒有在意四周。
  真正想要對鍛造感興趣,不應該是這個樣子,基礎,哪怕是最細微的都要扎扎實實的練習,不然天賦再好也沒用,但是很顯然王猛不是,他不斷的嘗試各種方法,不停的敲打,但嘗試體會的意圖太明顯了。
  這讓雷霆心中還是有點傷感,他是真有心想把自己的鍛造技術傳授給王猛,當然前提是王猛有興趣,想當年,只要那位前輩一句話,他可以放棄圣修,從頭來過,但是那位前輩卻說了一句,適合的才是最好的。
  雷霆現在依然記著這句話,他希望王猛找到他想要的,但心中不免有點惋惜,王猛在鍛造上確實有天賦。
  話說起來,他在鍛造上停滯了很長時間了,大元界的戰斗很殘酷很激烈,這次苦禪所帶來的并不算是太好的消息,丹藥的需求量要加大,法器,兵器上也是一樣,這種長期殘酷的戰斗,光靠修為是不夠的,對外物的依賴也更強。
  其實他更想上戰場,但圣堂在鍛造上確實沒有能比他更好的祖師了,又能怎么辦呢?
  就像周師妹所說,不管怎么樣,王猛現在煉丹上已經起到了大作用,應該讓他繼續走下去,一切為了圣堂。
  一個在里面敲打,一個在外面靜靜地看著,何子淵大氣都不敢喘,這股寧靜讓他快要窒息了,可是一句話都說不出。
  他能看出,祖師很失望,他也很急,真希望王猛認真點,鍛造就要認真,他怎么隨意地敲來打去,而且不停地換手法,連他都能看出不認真,就別說祖師了。
  什么最重要?
  態度!
  雷霆的臉色越來越暗淡,何子淵的心就越來越沉,王猛從沒把他們當外人,鍛造閣的兄弟們都知道,沒錯,他們天賦或者實力是不行,但是他們也是講義氣的,如果今天讓雷祖師轉身離去,王猛肯定就完了。
  就在這時雷霆轉過身,嘆了口氣,搖搖頭,敗了也就敗了,就這樣吧。
  正要走,何子淵咬著牙攔住了雷霆的去路。
  “祖師,請再給王師弟一個機會,我想他只是不清楚學習鍛造的方法,他是個認真的人,我,我可以保證!”
  何子淵在王薄當面前都不敢大聲說話,當著圣堂最爆脾氣的祖師面兒,當說完的時候,他整個人都涼透了,大腦一片空白,自己說了什么都不知道了。
  雷霆哭笑不得,望著面色蒼白的何子淵,何子淵已經噗通一聲跪倒在地。
  微微嘆了口氣,這小子還挺得人心的,可惜啊。
  就在這時,王猛在房間中敲打的速度越來越快,密如雨點般的敲擊,渾身散發著淡淡的白光,光芒之中泛著一點點的金色。
  雷霆定住了,眼睛漸漸睜大。
  此時的王猛已經進入了無我無他的狀態,小乘五行訣在體內流轉,但五行輪轉之中,卻以金為主。
  那塊七品的鐵礦在他手中變換著形狀,……但圓不溜丟的,怎么看都不像是武器。
  何子淵見久久沒動靜抬起頭一看,更是嚇壞了,王猛……瘋了,拿七品精礦打了……這形狀……怎么看都像是盆子啊!
  神啊,完了,徹底完了。
  背對著他的祖師緊握雙手,竟然有一絲顫抖,把雷祖師氣成這樣,沒希望了……
  而王猛完全不在意,整個人都和手中的鍛造錘融為一體,最關鍵的是,手中的精鐵像是有生命一樣跟他聯系在一起,這一刻,他是在創造生命。
  漸漸的王猛閉上了眼睛,因為這一刻已經不需要視覺的幫忙,新生命正在他手中一點點誕生。
  這大概就是鍛造的真意了,人器一體,你這一刻想要什么,最完整的體現。
  而王猛對五行之金的領悟也完全體現在手中之物——一個盆子。
  坦白說,一個略顯難看的盆子。
  但是這個盆子卻訴說了鍛造的一個新境界。
  當盆子最終完成的時候,王猛手中的錘子終于停了下來,卻沒有睜開眼睛,因為創造出什么對他來說不重要,重要的是過程,這里面所蘊含的奧義。
  雷霆顫抖著拿起了這個盆子,何子淵也跟在身后,不是他膽子有多大,而是現在他的行動已經不經過腦子了。
  “怎么可能,怎么可能……這是法器嗎?”何子淵喃喃道。
  任何武器鍛造好了都只是武器,給體修使用的就要夠堅硬,夠順手,劍修的要稍微復雜一些,要使用元力的輸出,有的甚至帶了陣法,其實就相當于法器。
  可是體修和力修使用的武器,所有都是一樣的,關鍵是夠重夠兇。
  可是這個盆子肯定是沒有任何法陣的,何子淵一直看到結束,但偏偏這個盆子卻有濃重的攻擊性,卻不需要靈石的支撐或者本體的元力。
  “王猛,這叫什么?”
  王猛睜開眼睛,看了看盆子,“無中生有。”
  “無中生有……好一個無中生有,哈哈哈~~”
  整個鍛造閣都響徹著雷霆的狂笑聲,原來這才是法則的真髓。
  王猛回味的卻是五行之力的玄妙,他現在體會的不過是冰山一角的玄妙,就已經受用匪淺了。
  何子淵摸著盆子,體會著里面的力量,對于一個體修他很清楚這意味著什么……強大的攻擊!
  一個不需要元力支撐的五行之金。
  所謂無中生有,其實并不是真正的無,精礦被鍛造成武器之后只是普通的武器,它本質所蘊含的五行中金屬的強橫摧毀力根本沒發揮出來,而王猛的無中生有,就是在武器完成時,讓這種存在在法則之中的金屬性永久的固定在武器上。
  直白點說,使用這種武器的體修可提高一成甚至更高的摧毀力。
  *J小說騎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