圣堂》 最新章節: 第990章威武(06-24)      第991章月末(06-24)      第992章情投意合(06-24)     

圣堂14 融合神格票

王猛用了吃奶的勁兒,雜草就像是跟地面融為一體一樣,紋絲不動,王猛一咬牙催動命痕,用上了自己的原力,這才讓雜草一點一點地離開地面,那依依不舍的樣子像是兩個熱戀中的情人。
  在王猛憋死之前,終于成功地拔下了第一根草。
  風吹過,遍地的雜草隨風飄動,發出唰唰的聲音,像是在嘲笑某人的自不量力。
  王猛如同石化了一樣,這地,這草,一個月?
  要命啊!
  修行,就像胡靜猜中了的,雖然不知道虎鷹是什么玩意,說不定他要讓張小胖幫忙了,這可太丟人了,使勁地抓著頭發,好像他的頭發是這些雜草一樣。
  在不遠處,趙凌萱笑得人仰馬翻,隱身符加萬籟俱寂符,就是站在王猛面前,這菜鳥也發現不了。
  趙凌萱笑得快斷氣了,還真有這樣的好玩的笨蛋,那鏡子,一想到趙凌萱就有種窒息的笑意。
  一旁的九天火鸞都看不下去了,自己怎么會被這樣的蠢貨看中呢,他那雙眼睛發現了自己的與眾不同?!
  九天火鸞頗為無奈地嘆了口氣,提醒一下主人晨修快要開始了。
  “小靈,真棒,你發現了個寶貝,對了,你覺得他能堅持多久,我猜一天!”趙凌萱笑道,因為明天王猛就有更大的“驚喜”。
  九天火鸞搖搖頭,趙凌萱舔了舔粉紅的嘴唇,“兩天,為什么?”
  “笨唄。”九天火鸞歪著頭傳達道。
  趙凌萱一愣,緊跟著又是一陣歡笑,這一會兒比她一年笑得都多,興奮地扔出一把短劍,和火鸞一起如同臨波仙子一樣騰空而去。
  此時,王農夫隨便吃了點干糧,補充了點體力,擁有命痕,吃喝方面的需求不會像普通人那么旺盛。
  繼續努力,耗了一上午,累得氣喘吁吁,當真是一點沒偷懶,王猛成功地拔掉了十二根草,同時元力消耗得一干二凈。
  不過王猛的斗志不但沒有消退反而更加的旺盛,心中無比的感激,平時想把元力消耗掉很難,可是跟這些汲取了充沛元氣的雜草對抗的過程,消耗迅速,簡直是修行培元功的絕佳方法。
  不得不贊一聲,圣堂的長老們真是英明!
  王猛就在地邊盤膝一坐,開始修煉,元力一恢復就興高采烈地繼續農夫生涯。
  拔草不是重點,借此修行才是真正要領悟的,長老們寓意深邃。
  還別說一天下來,王猛成功地干掉了五十三根雜草,一天就這么過去了。
  王猛睡得很香,夢中的他一劍蕩平了所有的雜草,笑傲圣堂。
  而此時的靈田,王猛費力清除的一塊地,又開始長草,飛快地長……
  此時雷光堂中,四位長老則在聊著這批新弟子,他們會從中選擇比較優秀的重點培養。
  “這一批里面也就胡靜的資質還不錯。”趙雅說道。
  “是啊,不然何必弄那么多人,碰碰運氣吧。”徐晃嘆了口氣,真是一茬不如一茬。
  “老徐,那你也不用把命痕二層的垃圾都弄進來吧,我們雷光堂還沒墮落到這個地步。”王薄當的聲音響起。
  徐晃的胡子抖了抖,“這小子有股勁兒,我聽了喜歡,給他機會,對了,趙雅,你給他的任務是什么?”
  “開墾靈田一畝。”趙雅微微一笑,其他人也是會心一笑。
  徐晃一愣,“那怎么可能命痕五層的也沒戲啊。”
  “老徐,算了,趙師妹也是為你好,最低三層,你弄這么個二層的進來,如果讓他蒙混過關,豈不是讓別人笑話我們雷光堂無人,既然他資質不夠,那就看看他有沒有修行的運道了。”
  萬靖勸道,他和徐晃的關系非常好。
  修行什么最重要?
  天賦?錯!
  是命!
  此時“領會”了長老意圖的某人在夢中繼續努力地拔草……
  張小胖正在到處打聽虎鷹這東東的消息,那些三代弟子對于這個很懂事的胖子還是很照顧的,張小胖的老子就指望這家伙光宗耀祖,而經商出身的他當然懂得怎么做人,修行者也是凡人,也有七情六欲,只是比普通人高些,而張小胖深以為然。
  他也在挑燈夜戰,虎鷹并不是妖獸,是小千世界的一種野獸,顯然不是修行者的對手,但此物跟他的名字恰恰相反,個頭極小,飛行速度如鷹隼,就算見到了也難射中。
  張小胖喜憂參半,喜的是這家伙沒什么殺傷力,小命可保,憂的是,雷光堂附近根本就沒這東東,要抓就要到外面去。
  何為外面?小千世界廣袤無垠,除了修行宗派聚居的地方,都是各級別妖獸靈獸的地盤,對于修行菜鳥們,絕對是危險的。
  張小胖立刻想到的就是王猛,他一個人根本不敢亂跑,況且猛哥抓鳥特有一手,但看了看外面的天色,只能倒頭睡覺。
  張小胖住的是甲字房,雖然跟奢華不沾邊,倒也干凈利索,日常用品一應俱全,這是拿兩瓶好酒換的。
  雖然環境很破爛,天為被,地為床,但是王猛睡的還是很香,累啊,夢到自己正在拔草,拔著拔著忽然地面裂開一個縫,整個人就掉了進去,身下如同萬丈深淵,這時一片紅彤彤的光拖住了他。
  而此時耳邊傳來了,張小胖那獨一無二的**聲。
  “猛哥,猛哥,你在哪兒……”
  張小胖那個傷心啊,他難得起個大早找過來,卻怎么都沒想到王猛住的地方竟然這么偏僻,唯一的茅屋也塌了,該不會是被妖獸叼走了吧?
  越想張小胖的呼喚就越急切。
  王猛終于忍不住了,直接從茅草垛里跳了起來,“張小胖大清早的叫鬼啊!”
  張小江見到王猛安然無恙胖臉笑得跟花一樣,“猛哥,不早了,你這是練什么功啊!”
  張小江指了指頭頂的太陽,張小胖的“早起”顯然是有折扣的,這一路找過來早就日上三竿了。
  王猛掃掉身上的茅草,也是一愣,這都什么時候了,以往他早就醒了。
  “你小子不去獵捕你的虎鷹到我這里干嘛?”
  王猛從草堆里竄了出來,張小胖忍不住啰嗦道,“這哪兒是人住的地方,而且你這里已經是雷火堂的邊緣了,危險啊,要不我找人給你換個地方吧。”
  (凌晨有爆發,預約明天的推薦票,今天的漏網之票就留在堂里吧^_^)