圣堂》 最新章節: 第990章威武(06-23)      第991章月末(06-23)      第992章情投意合(06-23)     

圣堂140 剛猛的老周

馬萬良的花言巧語是經過千錘百煉的,一套接一套的轟向趙雅,趙家的子弟都有個本事,那就是太極用的好,進退有度,相當的會吊胃口,弄得馬萬良心癢癢可又不敢輕舉妄動。
  而從中趙雅自然能知道一些想知道的,看來馬祖師是想挖角,只不過這馬萬良似乎沒弄清楚狀況,以為王猛就是招之則來,揮之則去的小腳色。
  馬萬良等了一會兒,送信的弟子回來了,身后卻沒人。
  “王猛呢?”
  “啟稟趙老,王師弟在閉關……”
  砰……
  馬萬良狠狠地捶向桌子,“閉關,閉個鬼的關,馬上讓他滾過來!”
  馬萬良跟趙雅搞來搞去,弄得渾身冒火,本就不是很舒暢,結果這王猛竟然還擺架子,一個入門不到三年的弟子竟然也妄言什么閉關。
  下面的弟子呆呆地望著趙雅,“去吧,把馬長老的話帶到。”
  趙雅淡淡地說道,她這話可是相當的有學問,是馬長老的意思。
  “師姐,不是我說你,你也太仁慈了,要是我掌管雷光堂,這等不懂尊卑的弟子先鞭一百再說!”
  馬萬良傲然說道。
  趙雅微微一嘆,“雷光堂到目前這個樣子我也難辭其咎啊。”
  “呵呵,師姐我不是說你,徐晃這家伙一走了之,把爛攤子留給師姐,管師姐何事,換成是我干脆放棄了算了。”
  馬萬良不屑地說道,這雷光堂屁用沒有,每年還占據著那么多修行資源。這些資源與其給這些廢物還不如給馬家的御獸堂。
  趙雅則是笑而不語,馬萬良還是太狂了,總有一天要撞上鐵板的。
  又過了一會兒,在馬萬良爆發之前,送信的弟子趕回來了,還是一個人。
  “王猛呢?”
  “啟稟馬長老,王師弟在閉關,如果沒有急事。他出關再來,如果有急事,馬長老可以去找他。”
  登時馬萬良的眼睛都冒火了,反了反了,竟然有人敢跟他叫板!
  “看樣子我不教訓教訓這小兔崽子。他是不知道圣堂的規矩!”馬萬良沉聲道,“他在哪兒!”
  送信的弟子惶恐地看了一眼趙雅,趙雅微微點點頭,“王師弟山下的靈田附近,有個茅屋……”
  話音未落,馬萬良已經呼嘯而去,匍匐在地大氣都不敢喘的弟子忽然恢復正常。
  趙雅望著馬萬良的聲音淡淡一笑。
  “做的不錯,去通知王薄當長老和萬靖長老。”
  “是。”
  傳信弟子的聲音變得平穩而恭敬。跟剛才完全是兩個人。
  馬萬良真的要氣炸了,自從他成為長老以來,誰不給他三分面子,這還是第一次被一個弟子怠慢,翻天了!
  對于這些自以為有點天賦就忘乎所以的弟子,馬萬良向來是用殘酷的現實讓他們明白自己的價值和處境。
  不過馬萬良還是費了一點力氣才找到王猛所在的茅屋。
  “叫王猛的小混蛋,給本長老滾出來!”
  馬萬良的聲音響徹震天,馬萬良根本沒打算廢話。只要見到王猛先打個半死再說,讓明白做弟子的本分。
  茅屋吱嘎一聲開了,探出一個腦袋,“哪個有媽生沒爹教的在這里亂吠。”
  周楓走了出來,祖師答應了他才敢回來,不過王猛在閉關,周楓也不打擾。他對王猛的愛護是發自內心的,不是為了周家,是為了圣堂,甚至是作為一個丹修的夢想。
  馬萬良真是要氣炸了,但一看來人也是一愣。竟然是周楓。
  不得不說馬萬良也是相當了得,受了這種氣,這個時候竟然能擠出一絲笑容,“我當是誰,原來是周師兄,我是來找一個叫王猛的小混蛋,無疑打擾師兄清修。”
  換成一般的長老,馬萬良照樣踩,可是周楓不同,這小子是周祖師的第一繼承人,丹修人緣廣,誰都知道周楓不參與斗爭,就知道煉丹,所以無論是出于什么目的都會保護他。
  “那你找我就對了,有什么事兒跟我說就行了。”周楓可絲毫不給馬萬良面子,什么馬家驢家的。
  馬萬良這次真要被噎死了,他的忍耐是相當有限度的,“周楓,別給你臉不要臉,我找王猛,沒你的事兒,一邊去!”
  “早這樣不就好了,裝什么裝,王猛的事兒就是我的事兒,怎么,你不爽嗎,劃下道來,老子接著!”
  王猛雖然沒出去,在屋子里也是哭笑不得,其實長老召見的時候,他是要去的,但周楓不讓,說這馬萬良不是個東西,黃鼠狼拜年沒安好心,而王猛由于剛到圣堂的時候對馬萬良拿著雞毛當令箭也沒什么好感也懶得搭理。
  不過這么一鬧,竟然見識了周楓如此剛的一面,倒是很意外。
  “周楓,別人怕你,我可不怕你,你最好讓開,否則別怪我不給周祖師情面。”
  馬萬良陰沉沉地說道。
  “你是什么東西,夠資格給祖師情面,最好有多遠滾多遠,永遠不要靠近王猛!”
  周楓可以任由王猛選擇,但馬家絕對不行,那就是個鬼地方,除了馬甜兒,馬家就沒什么值得交的人了。
  “周楓,我是奉了我家祖師的旨意,你是想違背祖師嗎!”
  “少扣大帽子,就算是馬祖師來了,我也是一樣。”
  “找死!”
  馬萬良就等周楓這句話,手中多了一個八卦盤,頓時風云突變。
  周楓雖然癡,但不傻,他只是懶得得過且過,要么是朋友,要么就是對手。
  一道火符轟出,迎風長成十多丈,欲要遮天蔽日一般,而此時八卦盤周圍元力四射,空中電閃雷鳴。
  兩人上來就是準備火拼了,馬萬良本就是個小肚雞腸的類型,而周楓則是不計后果,要么不做,做了就什么都不在乎。
  這時一道金色光芒劃破天空,同時一聲爆吼,地面巨震,硬生生的隔開了兩人。
  趙雅王薄當萬靖三人到了。
  “周長老,馬長老,請住手,這里是雷光堂,你們有什么個人恩怨請到堂外解決。”
  趙雅冷冷地說道。
  “馬萬良,這里不是馬家,也不是御獸堂,你要撒野最好看看地方。”
  王薄當說道,毫不留情面,他和萬靖都聽說了,徐晃之所以被弄走,里面有馬家的利益在里面。
  “好,好,你們是合著伙欺負馬家人,都給我記住了!”
  馬萬良駕著紅色法輪疾馳而去,看這架勢就是要告狀的。
  王猛苦笑著從茅屋走了出來,“老周,何必呢。”
  周楓面色依然凝重,“換任何人我都不會祖師,但這馬萬良就是個心胸狹窄的小人!”
  “哈哈,周師兄,痛快,你把我想說的都說了。”王薄當大笑。
  趙雅微微一笑,“王猛,周長老是真的幫你,否則你很難過這一關。”
  “王猛,放心吧,圣堂又不是馬家的,還輪不到他撒野。”王薄當信心十足,他很清楚王猛在雷祖師心中的位置,而且老早就看馬萬良不順眼了,不借這機會發作太浪費了。
  “趙長老,王猛這邊你多照顧一點,我要回一躺總堂,這小人肯定要搬弄是非。”
  “請便,如果有需要我們的地方盡管開口。”趙雅說道。
  王猛心中也不由一嘆,圣修一樣充滿了斗爭,或者說,有人的地方就有斗爭。
  不過王猛并不在意,兵來將擋水來土掩。
  “三位長老,如果沒什么事兒,我就繼續閉關了。”
  趙雅三人也是面面相覷,這孩子是神經大條呢,還是真的意志堅定?
  得罪了長老,尤其是馬家的人,竟然還這么淡定,他該不會認為到了關鍵時候祖師們會維護他吧?
  趙雅看不透,判斷不出,如果王猛認為在利益攸關的時候,祖師們會為了一個弟子和馬家翻臉,那就大錯特錯了。
  王猛關上了門,繼續鞏固自己對五行之金的體悟,大多數的攻擊都不外乎火、金兩種屬性,而王猛要做的是融合。
  王薄當哈哈大笑,“以這小子的膽量,真應該當力修。”
  萬靖淡淡看了一眼趙雅,輕輕一嘆,……王猛太鋒芒畢露了。
  王猛對長老什么的根本不在意,沒有任何價值,可是他越是這樣,周楓就越要爭,憑什么讓自己的朋友受委屈,天下沒這個道理。
  周楓一去就是三天,這事兒像是偃旗息鼓了一樣,那馬什么的長老也沒有再出現。
  最先回來的是楊穎,看來飛鳳堂大師姐的心情不錯,笑容滿面。
  “看來飛鳳堂的情況不錯,師姐是準備在這次大比中獨占鰲頭了。”
  王猛樂呵呵地說道,他這幾天的體悟也不錯。
  “獨占鰲頭談不上,總算是有進步,你最近也應該收收心了,命痕十五層雖然便于技巧的體悟,但戰斗還是要元力來決勝負。”
  楊穎忍不住提醒道,王猛的實力竟然毫無進展,這樣下去,到了大比恐怕沒有好果子吃。
  “哈哈,謝謝師姐提醒,不過你這好像是在提醒對手啊。”
  楊穎微微一笑,“對手不是敵人,何況如果沒有強大的對手,人生豈不是太寂寞。”
  王猛心中一笑,這楊穎還真是巾幗不讓須眉,英姿颯爽。
  “那后面你怎么打算?”
  “這次來是和你正式告別的,后面我要和飛鳳堂的師妹們做最后的沖刺,當然掩護傘還是按照我們原來的約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