圣堂》 最新章節: 第990章威武(06-23)      第991章月末(06-23)      第992章情投意合(06-23)     

圣堂142 魔修巢穴

一百三十九魔修巢穴
  同時并不局限,劍修、符修、體修都有,這一代自然是無法無天的吳法天,吳法天也算是個另類,由于年輕時候也是有名的囂張,一般這種個性都誕生在體修身上,或者劍修也說得過去,偏偏他一個符修總喜歡沖鋒陷陣,可謂是典型的叛逆,鬧得兇的時候差點就轉堂,但最后不知發生了什么事兒,吳法天雖然性格依然沒變,但卻能理解靈隱堂的傳統,最終成就了一番功業,成為六大祖師之一。圣堂.
  對于歷史光輝的靈隱堂來說,吳法天確實是最特別的一個祖師。
  王猛等人受邀到來,也都是第一次到達靈隱峰,雖然圣堂鼓勵分堂之間的交流,但實際上如果沒有特殊的節日和事情,各分堂之間還是涇渭分明,尤其是像靈隱堂,并不像百草堂御獸堂這樣的有特殊的作用,道光堂是瞻仰的對象,進不了道光堂,去參觀一下也是有的。
  但靈隱堂就是另類,都知道靈隱堂的強大,卻很少有人會想去靈隱堂看看,他們給人的感覺就是超然世外。
  胡靜等人都是第一次到靈隱峰,確實跟其他分堂的熱鬧不同,這里的氣氛要溫和得多,弟子們的笑容也很多,大家都在忙自己的事情,井井有序。
  稍微參觀了一下靈隱堂,眾人都直接進入正題,傳送陣設在靈隱閣之內,傳送符箓已經打開,眾人站在陣法之中,靈石放在陣法的中央,傳送陣啟動之后會把靈石的元力吸收并把陣法之內的人傳送進去。
  明人站在陣法的中央,他是陣法的主導。
  “諸位,請牢記規則,一旦有意外,立刻使用逃生符箓,切勿遺失。”
  明人笑道,基本上是沒什么問題,但為了以防萬一,該交代的還是要交代清楚。
  這個傳送陣法的上限也就是二十人,除了王猛等人,其他的都是靈隱堂的人。
  靈石堆在陣法的激發下光芒大作,元力瞬間充滿了傳送陣,傳送陣中一片白光充滿了屋子。(《7*
  瞬間,所有人消失,地上只留下一個散發著淡淡光芒的陣法。
  光芒一閃,王猛平穩地落地,既有點新奇,又有點重溫的感覺。
  王猛打量著周圍,周圍是高聳灌木,看不到外面的狀況,但元氣確實要比外面充沛得多,感覺渾身充滿了力氣。
  看來這個符箓還真不錯,但還有點意外,身邊一個人都沒有。
  看來全分散了,這個傳送陣只能把人傳送進來,卻并不能聚集,……創造者恐怕要么是一個人,要么就是水平太差。
  根據符箓的標記,這是一個限定元力三十層以下的秘境,對長老級用處不大,但對弟子們算是至寶了,當明人把秘境情況介紹了一下的時候,王猛就知道人家不是真的缺靈石,只是還他人情。
  ……不得不說,無論前世今生,他都討厭密林,討厭迷路!
  王猛御劍來到空中,四下打量,入目之中,是一眼望不到頭的密林,整個秘境的光芒也很暗。
  不管怎么說,這么充沛的生命力至少說明秘境還是相當的穩定,非常適合修行。
  雖然沒預料到會分散,但這種情況下,肯定是在遺跡聚集,既然有人來過,還建立了陣法,就肯定有修行的府邸。
  王猛也不去琢磨了,反正以他對方向的判斷力,最好直接選相反的方向。
  在密林的深處,幽暗之中有一片規模不小的府邸,但氣氛顯得格外詭異壓抑。
  按理說像這種秘境的遺跡應該空蕩蕩的,可實際上以遺跡為中心,不少黑衣人正在修行。
  “師傅,剛才陣法有波動,似乎有人通過傳送陣闖入。《.”
  幾個黑衣弟子來到大殿之中,一個中年人緩緩睜開眼睛,紅色的瞳孔之中露出一絲陰狠,“又有送上門來的,能活捉的活捉,活捉不了的抽干精血和元力,為我的血魂大法添枝加葉。”
  說完之后又閉上了眼睛,大殿之中是一個血紅色的大鼎,通過半透明的鼎鏡可以看到里面煉……竟然是人骨,整個陣法之中都充滿了虐氣。
  為首的一個黑衣弟子走到大殿之外,“把所有人都抓來,一個都不能漏,師傅的血魂大法正缺活物!”
  一群黑衣弟子紛紛站了起來,面目猙獰,“是,大師兄!”
  整個府邸之中都透著血光,很顯然這些魔修修的不是一般的法術。
  魔修雖然肆無忌憚,唯修行論,但有些法術也是禁忌,修煉之人不但不容于圣修、邪修,就算魔修見了也不會放過,血魂大法就是其中一種,以活人或者新鮮的精血和元力為藥引配合特殊的煉制方式,煉制丹藥,這種丹藥如果是修行血魂大法的人修行者吃了,可直接提升修為,一般人命痕提升一層要付出幾個月甚至更長的時間,但是血魂大法配合血魂丹,可以一級一級的升,相當逆天。
  當然這種人最好藏在一個隱秘的地方,否則死也是轉瞬間的事兒,修煉血魂大法,在到達小圓滿之前都要東躲西藏,毫無疑問,秘境是最好的地方。
  張小江一落地就傻眼了,立刻放出虎鷹去找王猛,奶奶個熊,張真人行走小千世界可謂是天不怕地不怕,他的第一準則就是一定要在王猛身邊。
  安全第一啊。
  張小江打量了一下四周,他對去找別人沒任何興趣,不知怎么他有一種不太妙的感覺,張真人是相信男人直覺的人,放出虎鷹之后就先把自己藏起來了,反正猛哥他們是不會把他丟下的。
  球球立刻給張小江打了個隱蔽的洞,胖子鉆進去,只留下一雙眼睛,把元力壓到最低,像是憑空消失了一樣。
  特別修行還是很有成果的,對于一名弓修,如果整天想著跟人正面單挑就是腦抽了,隱匿突襲才是弓修的特點。
  而且這都不是張小胖最喜歡的,胖子的耐心已經被萬靖硬生生的磨出來了。
  張小胖藏起來沒多久,不遠處就多了一些黑衣人,手中拿著一個羅盤一樣的法器。
  “奇怪,明明感覺這里有元力反應,怎么就不見了。”
  “會不會發現我們躲起來了?”
  “有可能,找,搜遍每一寸,也不能放走一個,否則我們的下場就是藥引!”
  眾弟子打了個寒顫,但雙目中更顯瘋狂。
  胡靜一落地就感覺到不對勁,沒想到這個傳送陣是隨機傳送,雖然傳送符箓沒說明,但一般不說明的情況下就是默認固定傳送。
  胡靜沒敢到處亂走,派出自己的小靈狐,沒多久小靈狐就回來了,傳來的消息讓胡靜的心情陡然一沉。
  已經有人先到了,還是魔修,這事兒恐怕不能善了了,如果是圣修,頂多打個招呼,商量一下處理方法,或者共同使用或者通過決斗來決定,邪修的話,可能直接分個高下就行,但是魔修……
  最不利的是,所有人都散了,局面完全不明朗,胡靜讓靈狐去尋找其他人,通知到一個算一個。
  胡靜自己倒沒有亂跑,在沒有確認敵人身份和實力的時候,輕舉妄動可就是送死。
  柳眉和周謙運氣不錯,兩人相隔不遠,很快就通過信使找到了對方,但是他們的運氣很快就用光了,被一群魔修找上,一場惡戰。
  魔修的元力層次不齊,但最少也有十五層的元力,高的也到二十多層了,只不過技法上很粗糙,靠著元力和人數優勢猛攻。
  “是圣修,活捉他們,師尊肯定會大大的獎賞我們的!”
  一群魔修興奮了,血魂丹不是誰都有資格享用的,如果能活捉圣修弟子給師尊,少不得能得到一枚血魂丹。
  火符猛轟,周謙禁不住苦笑,這他娘的是什么狗屎運,還以為最近人品爆發,逆天改命了,結果第一次出門就遭遇了魔修,看這些人瘋狂的樣子,恐怕還是修行禁忌法術的,干啊。
  “柳師姐,你先走,我斷后!”
  “要走一起走!”
  柳眉瞬間砸出四張火符,一個鎖妖困魔陣,術修的攻擊力雖然欠缺,但防御手段卻最多,這些魔修基本上就是簡單的法術猛砸,基礎很差,一時之間倒也無法立刻拿下兩人。
  周謙看得很清楚,這樣下去肯定一起完蛋,“柳師姐,我們必須分開,堅持不住的話就用逃生符箓,我是男人,你這樣的美女落在這些人手中,你知道下場的!”
  柳眉打了一個寒顫,差點被劍氣掃中,“我們分頭突圍!”
  周謙猛然一聲爆喝,身邊立刻飄出一拍的爆裂火符,只不過魔修們可沒給他充分施展的機會,劍氣火符直接砸了過來,打得周謙連滾帶爬,三道爆裂火符轟在地上,炸得塵土飛揚,低喝一聲:“跑!”
  “追,追,一個都不能放過,尤其是那個女的!”
  這樣的圣修美人抓住了獻給師尊,絕對是大功一件!
  一群魔修像是打了雞血一樣紛紛扔出法器飛劍追了出去。
  周謙生怕這幫家伙都去追柳眉,還故意頓了一下,又咋出一張爆裂火符才跑。
  心中叫苦不迭,這他娘的是什么鬼地方,靈隱堂自己背也就罷了,怎么把他們也拉上。
  (昨天打了一場籃球,發現只能蠕動了,傷不起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