圣堂》 最新章節: 第990章威武(06-23)      第991章月末(06-23)      第992章情投意合(06-23)     

圣堂147 打狗

一百四十四打狗求月票
  眾人把秘境重新掃蕩了一遍,找到了索明,他真的把圍攻的魔修一個個耗到死,自己也累得精疲力盡昏死過去。百度搜進入索請看小說網快速進入本站
  再確認沒有漏網之魚,把戰死的兩個弟子火化,兩個女弟子哭得稀里嘩啦,顯然這樣的經歷對于她們來說打擊過大。
  李天一一個人坐在樹上,靜靜地望著一切,無喜無憂。
  “生亦何哀死亦何苦。”
  王猛遞過一瓶酒,李天一擺擺手,“我不喝酒。”
  對于生死,王猛向來看得開,所以說,有的人適合修行,有的人不適合。
  這是一條不歸路。
  “李家的劍法果然是殺人劍。”
  “你要小心了,開了殺戒,我才體會到劍法的精髓。”李天一淡淡地說道。
  “哈哈,我很期待。”
  兩人靜靜地望著下面的篝火,或許骨子里他們是一類人,凡人的七情六欲無法困住他們。
  靈隱的兩個女弟子被送了回去,她們已經不適合留在這里,雷光這邊,馬甜兒也陪著柳眉回去了,甜兒雖然想留下來,但她知道柳師姐更需要安慰。
  見過了煉活人的情況,柳眉只要一想到就渾身發寒,這里是一刻也不想呆。
  剩下的都是意志堅定之輩,離開圣堂,這種事兒可能就是家常便飯了。
  周珞丹的丹靈閣中,李修文和吳法天都到了,吳法天的到來是在意料之中,李修文能這么快出現確實給了周珞丹一個驚喜,這么積極至少說明一些問題,在圣堂勢力中,李家是最大的,李修文的實力也隱隱是眾人中最強的,如果得到他的支持,事情就成功了一大半。
  “師妹,你的意思我們都很清楚了,不到二十歲的長老,呵呵,就算是不拘一格降人才的圣堂恐怕也是史無前例的第一次,不過我支持你,這次他的貢獻確實很大,我覺得這樣也能刺激弟子們的修行積極性,而不是想著混日子。”
  吳法天笑道,眉毛都彎了,一想到雷霆暴跳如雷的樣子他就樂,最終這小子還是選擇了丹修,但無所謂,反正不能讓雷老頭開心。
  “李師兄,你的意思呢?”
  李修文表情平靜,聞言微微一笑,“此子要轉為丹修?”
  李修文直接問到了關鍵,周珞丹搖搖頭,“這倒不是,是不是丹修不重要,關鍵是他為圣堂做出了巨大的貢獻。”
  李修文點點頭,不再言語。
  “你這人就是不爽快,同意還是不同意給個話撒!”
  吳法天比周珞丹還著急,骨子里和他雷霆是一樣的急脾氣。
  李修文微微一笑,“師兄,稍安勿躁,就算我們全同意,過不了雷師兄那一關也是無用。”
  誠然,可以強行通過,但因為這樣惹惱了雷霆,這就是沒事找事兒了,其實關鍵不在他們這里,還是雷霆的態度。
  “所以才找你商量啊。”吳法天說道,“一會兒趙天龍和馬禾子就到了,只要說服他們,我們一起跟雷老鬼商量,他也是會講道理的。”
  見李修文點頭,周珞丹微微放下心來,看來王猛給李修文的印象不錯。
  吳法天已經迫不及待了,不光是為了讓雷老頭難堪,也是為了報答那位前輩的恩情,前輩肯定是不需要他們這些小輩做什么了,可是為前輩選中的人做點什么也能讓吳法天稍微好過一點。
  李修文看了一眼吳法天,心中也有些奇怪。
  三人也難得這么悠閑地聚在一起,周珞丹親自泡茶,這味道肯定不同了。
  也就小半天的功夫,趙天龍和馬禾子也到了,趙天龍表情平靜,而馬禾子的臉上似乎帶著一點陰郁的笑意,而且身后是馬萬良。
  見到馬萬良,周珞丹就知道這事兒可能要出問題了。
  “萬良,還不見過各位長輩。”馬禾子陰陽怪氣地說道。
  馬萬良在外面飛揚跋扈,這時可是無比的恭敬,立刻行大禮。
  李修文點點頭,“坐吧,趙師弟,馬師弟,你們來的正好,有個事兒要和你們商量一下。”
  馬禾子坐下,馬萬良恭敬地站在身后,聞言,馬萬良直接揮揮手,“李師兄,我一向尊敬你,但如果是王猛的事兒,我反對,這小子太不知天高地厚了,竟然敢挑唆長老的關系,讓他當了長老,豈不是要挑撥我們。”
  “哦?”李修文微微一愣,沒想到馬禾子表現這么激烈。
  這似乎并不是什么大事兒。
  “呵呵,馬師弟,什么事兒這么大火氣,區區一個弟子值得你生這么大氣嗎。”
  趙天龍忽然一笑道。
  周珞丹忽然發現,這次聚會一下子變得復雜了,趙天龍似乎也有所打算。
  “趙師兄,以小見大,這王猛也許有點天賦,但他不懂得尊敬長輩,這可是我們圣堂大忌。”馬禾子說道。
  “馬禾子,你說這話我就不愛聽了,這孩子怎么就不尊敬長輩了,別整天信口開河!”吳法天不爽地說道。
  馬禾子笑瞇瞇地看了一眼吳法天,“吳師兄為人豪爽不拘小節,這我是知道的,我也不是計較的人,萬良,你把經歷的事兒說說。”
  “是,事情是這樣的,得知王猛是個人才,祖師也讓我關照一下,我特地去了一趟雷光堂,想問一下王猛有什么需要的,別的不敢說,靈獸方面總能給他一點幫助,但這王猛架子大得很,我在雷光閣等了半天,竟然讓我去見他,我當時想,身為長老關心弟子也是應該的,跑一趟就跑一趟吧,可是我去了他的住處,他竟然還不見我,最關鍵的是,他還不知道說了什么挑撥的話,害我和周長老差點大打出手,我覺得身為一個弟子,哪怕天賦再好,做出這種事兒也是不對的。”
  馬萬良恭敬地說道,就差沒聲淚俱下了,他這長老做的可是好委屈。
  李修文淡淡地看了一眼馬萬良,“萬良,這只是你一面之詞,你可有證據。”
  “我和周長老差點大打出手,趙雅長老等人都見到了,試想我和周長老無冤無仇,怎么會起糾紛?”
  馬萬良一臉的無辜,這事兒窩了一肚子火,回去就找馬禾子哭訴,馬家都是占便宜不吃虧的主兒,這事兒豈會善罷甘休,但是牽扯比較廣,所以忍了下來等待機會。
  “讓周楓過來。”周珞丹沉聲道。
  沒一會兒周楓就來了,周珞丹看了一眼周楓,“為什么和萬良起沖突,你不知道規矩嗎。”
  周楓本來心情還是平靜的,加上周珞丹叮囑過,可是一看到馬萬良一臉的小人相,氣就不打一處來。
  “諸位祖師,這事兒和王猛無關,是我不讓他去的,有人吃飽撐的沒事兒干到處顯擺自己的長老身份,我就是看不過眼,好好的一個人才可不能被某些人折騰廢了!”
  周楓說道。
  砰……
  馬禾子猛的一拍桌子,“周楓,你好大的膽子,是誰就是誰,不要遮遮掩掩的,問心無愧還藏什么!”
  周楓立刻挺直了腰桿,“我就是說馬萬良!”
  “萬良是我叫他去的,怎么王猛是你們圈養的,別人關心一下都不行啊,周師姐,圣堂什么時候是你們周家的了,其他人關心一下都不行了,我記得王猛是雷光堂弟子,不是周家人吧!”
  馬禾子說道,這一招可是波及甚廣。
  周楓登時語塞,這方面他比馬家人差太遠了,馬萬良心中樂開了花。
  “周師姐,這就是你的不地道了,我們不是說好了嗎,任由王猛選擇,我們不插手,周楓愛才心切可以理解,但他的做法可就值得商榷了。”
  趙天龍淡淡地說道,很顯然這次的目的不是王猛,只不過以王猛為引子攻擊周楓罷了,周楓剛剛立下大功,肯定又要獎賞,必然要壯大周家,這顯然是趙家和馬家不愿意看到的。
  這事兒李修文和吳法天都無法開口幫忙,牽扯太廣,而且周楓做事確實欠考慮,無論你是出于什么目的,馬萬良畢竟是長老,而且還是得了馬禾子的命令,他無權阻止。
  “諸位祖師,弟子可能有過激的舉動,但問心無愧,都是為了圣堂,如果有什么不當之處,我甘愿受罰,但是馬萬良這種人不能打擾王猛!”
  周楓說道,他根本不在意什么利益,反正不能讓馬萬良得逞。
  馬禾子那個氣啊,“你們聽聽,你們聽聽,這算什么!”
  “師祖,都是弟子不對,弟子真沒有想過誘導王猛,只是想關心一下他,畢竟他是祖師們重視的人才,以后弟子……”
  馬萬良眼圈都紅了,就差沒擠幾滴眼淚了。
  “吵吵啊,屁大點的事兒能翻天嗎!”
  大老遠就聽到了雷霆的吼聲,都很熟悉雷霆的性格,聽得出來他很急。
  雷霆進來的時候臉確實有點紅。
  “師祖,不是的,事情是……”馬萬良連忙解釋。
  雷霆卻沒這個耐心,大手一揮,“馬萬良,你那點料我一清二楚,看在馬禾子的面子上懶得和你計較,少在這兒唧唧歪歪,一邊呆著去!”
  雷霆上來就是一通連珠炮,轟的馬萬良面紅耳赤,嗯嗯呀呀,說也不是,不說也不是。
  打狗也要看主人,馬禾子的臉色也不好看,但沒辦法,六祖師里面,只有雷霆敢這么做。
  無欲則剛。
  雷霆孤家寡人一個,他在乎什么,勢力最弱,可是誰都要給他幾分面子。
  感謝...流星...、笨蛋小西瓜、王景略同學的十萬賞,成就盟主千秋大業,生日快到了,感謝大家的祝福,而且有群朋自遠方來不亦樂乎_
  J