圣堂》 最新章節: 第990章威武(06-23)      第991章月末(06-23)      第992章情投意合(06-23)     

圣堂149 五行之火

“王猛,接下來你們有什么打算?”明人問道,開啟一次秘境不容易,如果不抓緊時間修煉實在是巨大的浪費,而且大比在即,他們要是不加把勁就真的只有被宰的份兒了。
  “傳送陣的能量怎么都能支撐幾個月,先各自修行,如果你們有興趣,也可以切磋一下。”
  “哈哈,這樣正好!”
  找到解藥,周謙也放下心來,雖然前面說得信心滿滿,但實際上忐忑得很,只是就這么回去,他也不甘心,這樣的機會對他來說能遇上一次已經是老天爺開眼了。
  以前渾渾噩噩慣了,自從認識了王猛他們,周謙覺得自己才算真正活出個人樣了,他也想轟轟烈烈一下,而這次大比,他也有他的心愿。
  秘境也就方圓一百里的樣子,大家都去尋找自己喜歡的地方了,這個遺跡雖然不錯,可是陰沉沉的,虐氣太重,對于圣修來說并不是很適合。
  很快人就走光了,王猛一個人呆呆地望著邪修的地方,這種程度的邪氣不算什么,但以小千世界的情況確實也夠虐了。
  血hún堂弟子的尸體也都給埋了,不管前世如何,死了也就一切歸于塵土,空留一座陰沉沉的大殿。
  對于魔修的功法,王猛不是很感興趣,以他記憶中的眼界,這些小東西根本不需要,但由于對五行大法的領悟之后,王猛忽然對魔修的功法也產生了一點興趣,畢竟妄天修的就是魔,知己知彼方能百戰不殆。
  血hún大法被稱為禁忌之法,不光是因為練功方法,也是因為這種功法功效夠好,比爆引訣還厲害。
  爆引訣如此記憶猶新,足以說明它的功效,但爆引訣依然是需要刻苦堅持的修煉,它是發掘修煉者自身的力量。
  血hún大法配合血hún丹要更快,而且還不用那么辛苦,這也是使得那些人無法自拔的原因,只是這樣單純的追求元力,而忽視了基礎,著實有點可笑。
  功法里面還有一些像幽冥鬼爪之類的法術,這些都是以元力為基礎的法術,命痕組合不是復雜,威力也很強,需要的就是強橫的元力。
  王猛看完一個扔一個不得不說明人等人確實是最正統的圣堂弟子,對這些魔修的功法個個都不屑一顧,別說好奇心了,似乎拿著都覺得臟,這要是換成兩百年前,無論是什么功法,都會引起瘋搶,不管有沒有用,都是可以借鑒的。
  現在這個時代不一樣了,門派都有系統的功法,給弟子們鋪好了路,只需要努力去練。水平高的,還會有師傅們親自傳授高深的法術,這在以前完全就跟做夢一樣。
  大殿之中的虐氣和死氣略微少了一點,丹鼎之中的爐火已經熄滅,只是眾人都覺得太惡心,準備離開的時候再把這里摧毀。
  王猛走了一路,拋棄虐氣不說,整個遺跡都處于一種非常奇妙的格局之中,創造這個遺跡的人水平不一般。
  這絕不是劉曉這種貨色能創造出來的,不過他倒也有點眼力,利用這陣法來凝聚虐氣煉制丹藥。
  無論圣魔邪,說白了功法都是用來殺人的,只不過方法不同,原則不同,剝離陣法的用途不同罷了,它的境界非常有意思。
  前世的修行中只有劍,偶爾會關注一些東西,但也都是為了劍服務,追求那最強的力量,忽略了很多東西。
  王猛骨子里是固執有主見的人,最關鍵的是他喜歡挑找。
  繞著整個陣法走了一遍之后,王猛本以為明白了這個陣法,卻忽然發現自己又míhuò了,過……陣辦……
  王猛禁不住又轉了一圈,這個時候的王猛似乎表情輕松一點,若有所思地點點頭。
  如果不是神格被封,王猛可能永遠無法意識到欠缺的五行之法,但五行體和五行大法是三界中最難解決的問題,出生在大千世界是一種幸運,如果萬一出生在小千世界,五行體恐怕都會天折。
  即便是現在的王猛擁有這么有優勢的經驗,可謂真真正正是站在巨人的肩膀上,卻也依然困難重重,正如他的五行體,在某種程度上讓天地鎖靈陣達到了一種最佳的平衡,如果他不能在飛升之前徹底領悟五行大法,那等待他的只有灰飛煙滅。
  小乘五行訣只是開始,不是終點,何況他現在連五行之力才只掌握了一種。
  王猛優勢的地方在于他的心態,不是單純的為了獲得力量,而是為了挑戰,他崇拜的是那種敢向天宣戰的霸氣,真正的轟轟烈烈。
  一個追求大場面大世界的人,才能沉浸于普通的生活中。
  比如,如果讓趙廣又或馬萬良這種人獲得了神格,他們恐怕想的只有稱霸本堂,也只有這種格局。
  而這也是莫山決不允許的。
  王猛已經繞著陣法轉了五圈了,時而明白,時而糊涂,對于陣法的東西,他也看過一些基礎,前世的經歷上也體會過一些驚天地泣鬼神的大陣,但那只是知其然而不知其所以然,王猛現在要弄懂的不但是陣法的原理,更要清楚,是出于什么樣的靈感迸發才會創造。
  那個過程才是最寶貴最美妙的。
  遺跡外面,張小江和索明正在燒烤。
  “你真吃得下?”索明表示不能理解,他有點想吐。
  “這有什么吃不下的,五分熟就可以了,這么美味的兔肉,就要帶點血才有感覺。”
  索明的臉色有點蒼白,這胖子在某方面確實超乎常人,任誰看了血hún大殿里的東西恐怕幾個月都難見肉,張小江卻能吃得津津有味。
  “江哥,你覺得老大在做什么,他已經轉了好多圈了,魔修的東西有什么好研究的。”
  索明很擔心,生怕王猛誤入歧途,魔修的東西能速成,但會讓人走回入魔啊。
  “安啦,安啦,不用擔心,這世界上沒什么他擺不平的事兒,我看他肯定是在領悟新東西。”
  張小江吃了一塊肉,香得不得了,那口水流的。
  索明點點頭。
  “還有啊,猛哥是人中之龍,早晚有一天要飛黃騰達的,但無論走哪兒他都會帶著我的,所以你只要跟著我就沒錯了,好好努力。”
  “是,江哥,我努力修行,保護江哥安全!”
  “這就對了,再烤一只吧。
  出門安全第一,有索明這耐擊打的體修保護,配合他的無敵箭法,走哪兒都安全啊。
  胡靜已經開始修行自己的功法,這里的元氣確實充沛,這種充盈的感覺真好,王猛他們的實力確實有點刺激胡靜的自尊心,她在努力追趕。兩人一起進入圣堂的,怎么會差距這么大的呢?
  靈隱堂那邊則是完全按照套路,李天一不知道跑哪里去了,明人等人則是一起修行。
  王猛轉了幾圈之后,坐回大殿,大殿之內陰森森的,空氣流動時不時的還會傳呼嗚嗚的聲音,著實嚇人,膽子大的也會覺得難受,但王猛卻一點感覺都沒有。
  這大殿就在陣法的核心,這陣法相當有意思,似乎跟整個秘境都連在了一起。
  能跟秘境聯系起來的陣法相當的高明,這說明創造陣法的人必然是高明之人,能讀懂這秘境的法則之力,才可以創造出來。
  修行世界臥虎藏龍,什么樣的高手都有,王猛這次也是開眼界了。
  這個陣法跟大地融為一體,可是王猛是能看到結果,卻看不出其中的奧義。
  夜深了,王猛照舊修行自己的小乘五行訣,金木水火土五行之力順著命痕流動著,在別人眼中單純唯一的元力,在王猛的冥思之中確實以五種相生相克的力量流轉著,不斷的訴說著天地之間的力量奧義。
  不過很明顯的一點,五行之火,對王猛有著別樣的親切,王猛是初步領悟了五行之火的真意,其次就是五行之金,也愿意接近王猛,而其他土、木、水,依然按部就班地運轉著,王猛能感覺到,卻無法使用。
  漸漸的王猛似乎安靜下來,元力緩緩地深入地面彎彎曲曲的痕跡之中,痕跡發出méngméng的光芒,陣法被觸發了。
  但遺跡之外卻依然靜悄悄的,像是什么都沒發生,天空依然昏昏的。
  王猛的感覺在被放大,他感覺體內的五行正在被放大,像是活了一樣,漸漸的,他感覺到了外面更強大的力量,這股力量,火則焚天滅地,金則剛硬無比,不可碰觸,土則渾厚無邊,水有包容之心,木則充滿了濃濃的生機。
  這是天地五行。
  陡然之間,那可以燒毀一切的火籠罩了王猛,王猛本能的想要抵擋,自身的元力瞬間調動起來,想要迎擊,可是瞬間就被淹沒,沒有神格,他自身這點力量想要迎擊自然之力完全就是螳臂當車。
  但那可以焚燒一切的火焰融到了他的身上卻只有溫暖,像是在洗滌王猛的身體,燒掉塵世間的雜質。
  火從王猛的身體中向外擴散,任何東西,只要沾染到這紅色的火焰,立刻燃燒,首當其沖的就是大鼎瞬間化成了灰燼,似乎越是邪惡污穢的東西火焰焚燒的就越厲害,沒多久整個大殿都燃燒了起來,火焰沖天起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