圣堂》 最新章節: 第990章威武(06-25)      第991章月末(06-25)      第992章情投意合(06-25)     

圣堂15 路遇單挑票

“你的膽子什么時候能大一點,這里離靈田近,說吧,什么事兒。”
  王猛問道,這胖子絕對是無事不登三寶殿。
  張小江連忙把自己的計劃說了出來,他先幫王猛把靈田搞定,然后王猛再和他一起去獵捕虎鷹,一舉兩得,一箭雙雕,天才的決定。
  王猛也沒回答,直接帶著胖子去靈田,當胖子吃奶的勁兒都使了出來才拔掉一根草的時候,胖子頓悟了。
  “靠啊,猛哥,這不是忽悠我們嗎,你這地猴年馬月才能開好啊,我那虎鷹雷火堂根本沒有,要去雷鳴峰那邊,這一路上,萬一碰上個魔修,妖獸什么的,還不把我收了……猛哥……猛哥……你怎么了。”
  王猛目瞪口呆地望著昨天耗費了一天才清理出的一塊地,此時已經雜草重生,“這里,我昨天已經清理好了,一晚上又長出來了!”
  胖子無語了,“這圣堂也太欺負人了,要不,我們不干了,回去算了。”
  砰……
  胖子的頭上挨了一個爆栗,王猛蹲在地上,盯著眼前的雜草,“可能是我的方法錯了,要不放火燒!”
  “好主意!”
  兩人拿出火石,開始放火了……
  不遠處,趙凌萱樂開了花,師傅正好有事外出,那五轉金犀吸引了不少修行者,此獸的角可辟邪,而且既然到了六轉必然會內丹了,必然會被修行者覬覦。
  “笨死了,放火燒,真虧他們想得出來。”
  趙凌萱一邊吃著零食,一邊看戲,“小靈啊,那胖墩也挺好玩的,這么點膽子竟然也敢修行。”
  九天火鸞則是百無聊賴,她可不覺得兩個土包子值得浪費這么多時間,倒是那頭金犀讓她惦記。
  王猛和張小胖的火燒靈田計劃自然以失敗而告終,這種凡火又怎么能燒掉吸收了靈氣成長的雜草。
  火沒放成,兩人卻搞得灰頭土臉,望著似乎在嘲笑他們的雜草,王猛和趙小胖都有點暈了。
  “這里面肯定是有蹊蹺,只是還沒發現!”王猛很堅定地說道,他相信徐長老,如果要淘汰,當初就直接淘汰了,何必這么麻煩。
  “猛哥,動腦的事兒,別找我了,我先休息一下。”
  就在王猛苦思冥想辦法的時候,一個聲音在兩人耳邊響起。
  “雜草群中有命草,乃至整個靈田雜草的本體,要除此雜草群,要先找到命草。”
  冥冥的聲音驚醒了王猛,也讓胖子狐疑地私下張望。
  王猛站了起來,四下張望,卻什么人也看不到,只能憑空作揖,“多謝前輩指教,請問這命草如何尋找?”
  “感覺!”
  感覺?
  王猛和張小江都是丈二和尚摸不著頭腦。
  趙凌萱則笑翻了,在九天火鸞面前擺了個摸胡子的姿勢,“有這么可愛漂亮的前輩嗎?”
  火鸞搖搖頭,“就算告訴他們也沒用,修行者要辨別,怎么都要命痕十層以上,還要配合相應的方式,用感覺的至少要命痕二十層。”
  九天火鸞還是不太理解主人的惡趣味。
  “我當然知道,不給他們點希望不就絕望了,那多沒意思。”
  趙凌萱向小口中扔了一個果仁,紅唇砸吧了幾下,說有多可愛就有可愛。
  張小胖望著滿目的雜草,立刻有沮喪了,“這前輩真不給力啊,說話說一半,感覺是女人才有的玩意。”
  王猛的眼睛死死地盯著靈田,命草,命草……集中精神,感覺?
  沒錯!
  用自己的元力去感知,那命草肯定是與眾不同,再怎么隱藏也無法改變這一點,要用心,要用感覺!
  王猛盡可能的放松自己,讓身體舒展開來。
  這種感知,是強力修行者憑借強大元力才能做到的。
  趙凌萱也沒想到王猛竟然真的擺出高手姿態去感知,還別說這造型還真像。
  一旁的火鸞也無語了,其實修行者對付靈田雜草最簡單的方式就是放火,只不過是火法術罷了
  王猛想放松,但實際上,他的感覺根本放不出去,元力太微弱了,可是就在遇到屏障的那一刻,似乎有什么東西一下子擴張了,瞬間擴張了出去,王猛有一種非常清晰透徹的感覺,整個靈田都在他的洞察之下。
  另外一邊,張小胖真在跟一顆他覺得是命草的雜草奮戰,因為他覺得這根草比較胖,營養這么好,說明地位很高。
  王猛隱約要抓住點什么,猛然想起“前輩”所說的關鍵——感覺!
  不能被外物所迷惑!
  王猛果斷地閉上了眼睛一步一步朝著靈田內走去,視覺消失。
  風聲停了……聽覺消失。
  漸漸草拂動身體也感覺不到了……觸覺消失。
  趙凌萱笑不出來了,一旁的九天火鸞也瞪大了眼睛,……這……怎么可能???
  王猛的嘴角泛起一絲自信的笑容,一根比較矮的雜草,外表上比一般的雜草還不起眼,很容易被忽略,但在王猛的感覺里卻顯得那么突兀,它主宰著靈田里的一切雜草。
  王猛一把抓住,猛地睜開眼睛,“嘿嘿,捉迷藏游戲結束,出來吧!”
  催動元力,一聲爆喝,命草直接被王猛拖了出來,瞬間,整個靈田的雜草像是被抽干了水分一樣,一下子蔫了下來,王猛跺了跺地面,發現靈田的地都軟了。
  這時張小胖也拽著他的那根雜草摔了一個跟頭,隨手還帶起一大把。
  “張小胖,我找到了,哈哈,多謝前輩指點,王猛感激不盡!”
  雖然不知道那位高人還在不在,但是王猛還是要道謝的。
  “靠,這家伙就是命草啊,瘦不拉幾的,沒什么特點嘛,我還以為它會長得像人參呢。”
  胖子翻來覆去地打量著,卻也沒看出個所以然,“猛哥,你怎么知道是他,太神了,難道你真的學會了女人的第六感?”
  “滾你的,其實很簡單,你啊,只要靜下心用感覺去找就好了,我說嘛,長老們分配的任務都是有道理的,修行要堅持,同時也要動腦!”
  張小胖狠狠地拽了一下命草,“這家伙跟我們制造了這么多麻煩,把它大卸八塊如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