圣堂》 最新章節: 第990章威武(06-19)      第991章月末(06-19)      第992章情投意合(06-19)     

圣堂150 出關

遠處,劍與沖天,李天一瞬時收劍,泣段時間在秘境的修煉讓他有了更深的體悟,通過壓低元力,他已經能深刻體會到元力匱乏時劍法的種種問題,讓對九天離火劍有更明確的,他不僅僅是會劍法,更明白這劍法的真意。(《7*
  很顯然,他圖的絕對不僅僅是劍法的技巧和力量,而是更高的……
  咦
  火焰引起了李天一的注意,身形一晃,駕馭著離火劍飛了過去。
  感受強烈的火焰之力,胡靜也從修行之中醒過來,在她周圍環繞著一圈火符,有冰魄符,有爆裂火符,而且這些符箓都處于半激發狀態,可是卻奇跡般的沒有沖究
  胡靜緩緩站了起來,感受著那沖天的火焰,這是王猛的信號嗎。
  趙小江那邊的訓練方式有點特別,竟然對著索明狂射,兩人一個只練攻擊,一個只練防御,倒是可以配合訓練。
  “猛哥又在搞什么,這么大了還玩火。”
  “江哥,去看看吧,老大可別出什么事兒。”
  “出毛的事兒,這火焰明顯是有人控制的。”索明雖然修的要高,瞧這造型多像一朵大菊花啊。
  火焰沖天,而確實有點像一朵威開的火花,只不過不是菊花,而是蓮花。
  明人和靈隱四虎已經到了,這段時間,他們都有了長足進步,尤其是明人,雙目不經意之間都能露出精光,顯然這個地方對于靈隱堂的大師兄簡直是天賜之地,幫助明人在最后關頭沖破瓶頸。
  “大師兄,王猛又在搞什么,自焚嗎?”安道目瞪口呆地問道,他始終對王猛充滿了好奇心,這人竟然一個人在鬼氣森森的遺跡中一呆就是三個月,不吃不喝,簡直是神了,……或者鬼了。
  “他不會是在修煉什么魔修法術吧?”
  明人搖搖頭,“此火大氣自然,充滿了凈化之意,雖無圣修的仁慈之意,卻遵循天道,看來王猛是激發了某種陣法。《.”
  “他怎么還不出來,別把自己燒死了。”
  靈隱四虎也是議論紛紛,這火勢兇猛,而且似乎以遺跡為中心,并不擴散,火勢兇猛。
  一個身影閃過,周謙到了,周謙也是氣色圓潤,雖然體堊內毒素未解,但不得不說那什么狗屁的煉魂丹真的很安分,這秘境修行的三個月簡直頂外面的一年,一些無法使用的符箓法術,在這里都能用得出來,只要用出來一次,哪怕到了外面受到阻礙,也至少明白是怎么回事,必然會找到解決辦法,這就如同瓶頸,一旦被突破,無論是何種條件下突破的,同樣的瓶頸就不會再回來。
  這也是秘境的寶貴之處。
  李天一到了,靜靜地看著這沖天的火焰。
  雖然大家都在秘境中修行,但平時都互不干擾,本來還打算切磋一下,但真正靜心修行才發現這里的寶貴之處,哪兒還有時間去切磋。
  胡靜悄無聲息地出現,看得出大家都有很大的收獲。
  直到張小江和索明這對活寶出現,沉默才被打破。
  “好大的篝火啊,這是要燒烤嗎?”張小胖說道,“猛哥呢,猛哥,出來吧。”
  “如果我沒猜錯的話,王猛應該還在里面。”明人無奈地說道。
  這火勢越來越旺,越來越兇猛,說給說,明人以為就算王猛在里面,肯定也另有出路,要么就已經出來了,火勢一起他們就到了,并沒有發現有人出來。
  “什么!”
  張小胖一聽就急了,幽默個屁啊,“救火啊,還愣什么!”
  “張師弟,這是天火,而且這火勢根本滅不了,我覺槍……”。
  明人話還沒說完,張小江就跳了,“你覺個毛啊,我草,猛哥,我來救你了!”
  張小胖不管三七二十一就往里外,索明也跟著想進去,兩人還沒靠近,就被火浪給打了出來。(《7*
  “怎么了,你們兩個想殉情啊。”
  王猛笑呵呵的聲音的從火焰中響起,當王猛踏出的一瞬間,火焰一下子膨脹到極點,如同一朵綻放的紅蓮,同時砰的一聲化成無數的火光,整個遺跡都點亮了,原來籠罩在遺跡周圍的死期和灰暗一掃而空,取而代之的是無比的清凈。
  “猛哥!”
  張小胖立刻彈了起來,直接撲了過去,掛在了王猛身上。
  王猛一愣,“靠,你怎么在這兒也能胖啊!”
  張小胖如同觸電一樣跳了下來,“沒,怎么可能,我覺得我瘦了!”
  這時所有人都投給他一個否定的目光。
  “老大!”索明只蹦出這么兩個字,他和張小胖不同,胖子無比的外向,他就是極端的內斂,否則兩人也不會這么搭調。
  “王猛,你每次非要搞這么大動靜嗎!”胡靜又嗔又喜地說道。
  “哈哈,小靜,才幾天不見你怎么又漂亮,不得了了!”
  “什么幾天不見,已經三個月過去了!”
  “三個月?”王猛一愣,他感覺就是一會兒啊,怎么會……
  “王師弟,確實快三個月了,你再不出來,我們也要叫你了,靈石的力量快用完了,我們是時候離開了。”
  李天一盯著王猛,“看來你又有所領悟啊。”
  “彼此彼此。”
  “很好,那就大比見了,這次,我一定會擊敗你。”
  “是嗎,我怎么沒覺得。”
  眾人站在了傳送陣上,跟來的時候的危險不同,離開的他們收獲了力量和信心。
  光芒閃過,身影消失,秘境又恢復了平靜,只留下一個完全變樣的遺跡。
  不知過了多久,平靜土地下忽然動了一下,又一會兒,砰的一聲,地面裂開一個洞,一只慘白的手伸了出來。
  秘境中傳來一聲凄厲的叫聲……
  王猛等人已經回到了雷光堂,明顯的感覺到大比在即的氛圍,一些外出修行的圣堂弟子也紛紛回來,包括雷光堂的一些師兄師姐,每次大比都是圣堂弟子們的節日,共同享受圣堂的榮耀。
  直白點說,無論你混的好不好,無論你牛不牛,都是圣堂弟子!
  胡靜作為大師姐光修行是不行的,一些事情也都等著她安排,而王猛則悠哉悠哉的回到自己的小屋。
  秘境的體悟對他來說也是個震撼,他能覺得時間肯定過去了不少,但怎么都沒想到是快三個月了。
  但是收獲也是驚人的,體堊內澎湃的元力源源不斷地流轉著,小乘五行訣第一層紅蓮火他終于領悟了,命痕也直接拓展到二十層。
  這才是五行功法的可怕之處。
  如果完全修成小五行訣,就算達不到小圓滿,恐怕也差不多了。
  那魔修留下的陣法,是個類似聚元陣效果的陣法,只是他用來積聚魔氣放擴散實在是大材小用了,到了王猛手中這陣法才發揮出真正的效果,也讓已經領悟了五行之火的王猛完成了最關鍵的一關。
  如果不是這陣法的作用,王猛自己都不知道原來五行大法是這樣的。
  爆引訣終于完成了它的歷史使命,不過培元功還是可以繼續堅持的,這圣修最低級的功法,卻深受王猛的喜歡,其實級別越高,培元功的作用就越微乎其微,但王猛是一種習慣,說固執也好,偏執也好,無所謂,王猛就是喜歡!
  茅屋有灰塵,周楓那邊也是,看來王猛不在,老周一個人呆著也沒什么意思了。
  躺在床上,忽然發現已經不是自己原來的光板床了,這是墊子應該是楊穎留下的,還殘留了一點點清香,其實有個女人照顧也挺好的。
  不過哪個女人跟著自己才是倒霉,王猛決定還是不要誤人誤己的好。
  話說魔神教的水平是不是太差了點,到現在還沒動靜,就算找不到自己,難道就真的不作為了?
  當初擁有神格的時候,王猛覺得魔神教是在宣戰,但神格本封印,以一個普通修行者的心態去考慮,魔神教絕對不會吃飽了撐的做這種無聊的事兒,他們肯定是在找自己,只是想找自己太難了,神格繼承是誰都無法確定的事兒,如果說有線索,那恐怕就只有圣修了。
  他們總不能把所有圣修都殺光嗎?
  此時雷光堂,胡靜等人都被這個消息驚呆了。
  “這是真的???”張小胖樂大發了,牛,這不是一般的牛啊!
  “這種事兒還能開玩笑嗎,這不光是王猛的榮耀,也是我們雷光堂的榮耀,啊,啊,錯了,是王長堊老!!!”
  陳海廣笑得跟花一樣。
  “這消息是哪兒傳來的?”胡靜還是比較冷靜的,畢竟沒有正式通知。
  “是從張良那里傳出來的,這小子現在也是圣堂一號人物,不會自己打自己嘴巴,只待王師兄修行回來就會公布,應該就在這兩天了。”
  “小靜,我就說嘛,猛哥就是真人不露相,牛逼的一塌糊涂,以后看誰敢跟咱們過不去!”
  張小胖那是一個得瑟,王猛的強就是他的強。
  “上一次我們在百寶堂會上出了一把風頭,有很多人都不服,私下里還不知道怎么說我們,這次看他們怎么說,這可是祖師認可的!”
  “這種事兒還能開玩笑嗎,這不光是王猛的榮耀,也是我們雷光堂的榮耀!”
  何子淵也握著拳頭,“我在雷光堂也見過不少人了,也許有比王師弟更強的,但沒一個像王師弟這么夠意思的,別人當長堊老,老子可能還要嫉妒一下,但是王猛,咱體修的爺們們都要豎一個大拇指,要鼓掌!”(未完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