圣堂》 最新章節: 第990章威武(06-19)      第991章月末(06-19)      第992章情投意合(06-19)     

圣堂151 奇跡長老

胡靜等人都露出笑容,這就是王猛,總是那么討人喜歡,看到大家這么支持王猛,胡靜心中充滿了喜悅,忽然時光流轉,好像回到了他們剛剛見面的時候,那個時候的王猛和張小胖剛被人打了一頓,灰頭土臉狼狽不堪,可是就算那種時候王猛依然能露出燦爛的笑容,可以讓人忽略其他的。(《7*
  “王猛這個人吧,雖然有點二,但總的來說還是不錯的。”
  柳眉禁不住做了個總結,眾人哈哈大笑,笑得一貫大大咧咧的柳眉都有點不好意思,莫名其妙的不知發生了什么事兒。
  馬甜兒笑得很陽光很燦爛,似乎已經完全走出了失戀的陰影,完全的替王猛開心,畢竟是修行者,秘境那點經歷已經成為修行的寶貴經驗。
  想要平凡就不要來小千世界,來了小千世界,就注定不會平凡。
  “各位,各位,天啊,驚天的大消息,總堂的長堊老來送信,王猛要當長堊老了!”
  一個體修弟子跌跌撞撞地沖了進來,臉紅得像煮熟的螃蟹,這簡直是史無前例的勁爆消息。
  一個入門三年的弟子,要當長堊老了,你敢信嗎?
  對于雷光堂的弟子來說,王猛畢竟還是身邊的人,也是雷光堂崛起的希望人物之一,震驚之余還是有鼓舞之意,王猛在百寶堂會上展現過一次實力,大多數弟子是看不出水平的,但既然得到贊賞就必有過人之處,對于“自己人”總是支持的。
  可是當這個消息傳到其他八堂,那就真的炸鍋了。
  謠言終歸是謠言,可做茶余飯后的八卦閑聊,可是一個最差分堂的新弟子,《》才十五層的家伙,要當長堊老了,你敢信嗎?
  無論你信不信,你服氣嗎?
  你受得了嗎?
  圣堂弟子的精英階層對此表示了強烈的質疑就算當長堊老也是寧志遠大師兄,他的實力和地位擺在那里,大家無話可說,王猛算什么東西。《.
  趙廣正在修煉,他也在為大比做最后的沖刺,想要在道光堂站穩腳跟,出成績才是硬道理,而且寧志遠總有一天是要走的誰繼承這個大師兄的位置就顯得格外重要了,樹挪死人挪活,很多人不看好他到道光堂,現在呢,機會就在眼前。
  趙廣喝了點水擦了擦汗,神清氣爽,祖師對他的態度確實有很大改觀以往哪兒會這么支持他,這也讓趙廣充滿了信心。
  看著張良的虎鷹傳信,這小子真會來事兒,難怪會混得如魚得水。
  噗……
  趙廣定定地站著,半響看了一眼外面的太陽,蹦出一年字干!
  楊穎也看到了她是最沒有意外的,王猛在煉丹上做出了讓周楓都要為之震驚的貢獻,獎勵一個長堊老是在情理之中,只不過楊穎還是認為難度很大,她是了解圣堂內部的勢力斗爭的,有的時候不是能力問題,而是平衡問題。
  沒想到王猛真的做到了。
  “大師姐的眼光太棒了!”
  “是啊,圣堂歷史上最年輕的長堊老啊!”
  “關鍵是人家是靠自己的本事,沒有家族后臺。”
  “這樣的男人才有魅力好帥啊!”
  本來隨著楊穎的回歸,王猛的外出修行,兩人的事兒也漸漸淡了下來,現在大有熊熊燃燒之勢。
  但楊穎的心情波動也只是一轉眼,因為她的專注全在即將到來的大比,她有她的歲想。
  那個……是不是應該提醒一下王猛呢?
  忽然之間楊穎又想起了這個人,兩人的約定其實已經結束……
  祖師的決定當然容不得下面質疑周楓帶著兩名總堂長堊老來到王猛的茅屋完成長堊老就任儀式,其實很簡單,畢竟不是祖師,之所以特別也是因為王猛的實力太弱也太年輕,連跟隨而來的兩位長堊老也很吃驚雖然聽說這人很年輕,沒想到年輕成這樣。(《7*
  完成了就任儀式送走了兩位總堂長堊老,王猛頓時就輕松下來,跟周楓就沒必要裝模作樣了。
  “王猛,你現在也是長堊老了,以后就不用擔心馬萬良這種家伙以大欺小,只不過還是要小心他們使詐,馬家最難搞。”
  周楓說道,他是親眼見證了這次的祖師之間的較量,深知如果不是雷霆的關鍵時候給力,很可能功虧一簣,而周祖師的影響力肯定會受到不小的影響。
  “放心吧,我想馬長堊老沒事兒也不會閑著找事兒的。”
  “呵呵,那倒是,這次栽了一個大跟頭有他煩惱一陣子的,馬甜兒實在是個另類,似乎是集堊合了馬家所有的優點。”
  “我這長堊老具體做什么,買東西有折扣嗎?”王猛笑道。
  周楓苦笑搖搖頭,“你小子真抓不住重點,成為長堊老是巨大的榮譽啊,不過目前你還沒什么任務,以往的哪怕優秀的弟子也是在分堂呆滿五年出道,歷練五年之后,實力出眾的會成為長堊老,然后分配相應的職位,你這情況太特殊了,祖師們認為雖然已經是長堊老的,但還是要完成五年的弟子修行。”
  “挺好啊。”
  “哈哈,你想的開就行,我也覺得與其浪費時間管這管那兒,還不如積累一下,無論是丹修還是其他的什么的,元力層次都是最關鍵的,這點你一定要記住!”
  周楓也算是用心良苦了,他感覺王猛在元力修行上不是很盡心,無論是那種修行方式,最終都是要體現在元力上,王猛天賦異稟,可不能因為天賦而有惰性。
  別看周楓是個丹癡,但他的命痕層次可是四十多層了,絲毫不打折扣。
  王猛拍了拍周楓的肩膀,他跟斬世最不同的地方就是,他有朋友,在這個殘酷的修行世界,他依然有朋友。
  “老周我明白你的意思,放心吧,我就是我,王猛。”
  “我才不擔心你這個了,你以為你成為長堊老光是好事兒,告訴你吧,你現在已經被圣堂所有的精英頂上了,沒聽說嗎,木秀于林風必摧之,你現在可是爬到了寧志遠的頭上,這次大比你要么不參加,要是參加了,就小心了。”
  周楓壞笑道。
  王猛倒沒想到這一茬,“老周,你太不堊厚道了,這么陰的招兒就能想出來。”
  “小子,我堂堂丹修第一人,被你弄的跟個菜鳥一樣,老子也不爽,你不出糗我怎么能爽呢!”
  “要么這樣吧,我們先斗斗酒,給你個找回場子的機會如何?”
  “小子,你以為我怕你,戰便戰,我周楓什么時候慫過!”
  周楓大笑應戰,周楓是什么人就算當著所有祖師他照樣無所謂畏懼。
  兩人毫無形象的勾肩搭背的慶祝去了,不得不說,周楓是有膽量,但沒酒量,很快就被王猛灌翻了,當然王猛自己也喝的天旋地轉,可是他真的很放松,這樣的圣堂跟他心目中的圣堂差不多。
  大比嗎?
  大概有很多人等著他吧,以往在街頭混的時候,哪怕是一點利益也會引起爭斗,在修行者的世界,在圣堂,名利的爭斗恐怕已經到了一個極致。
  想想雷光堂出了點小風頭就引起那么大的風波,他現在直接升為長堊老,還是那種不走尋常路的長堊老,不引起顯然大波才有鬼呢。
  當王猛還真不在乎,只是覺得很熱鬧,也許這對雷光堂也是年機會。
  “靠,小笨,那是我的酒,我堊日啊!”
  他和周楓喝的迷迷糊糊,完全把一旁的金犀給忽略了,靈獸每次都看兩人喝的那么香,早就動了心,今日一嘗果然是美味,大舌頭一卷一吸,一壇子見底。
  王猛搶救已經來不及了,望著一雙無辜的大眼睛,欲哭無淚,“你這個敗家子!”
  金犀噌了蹭王猛,可憐兮兮的舔了舔嘴唇,咩了一聲,顯然還沒夠啊。
  王猛無語問蒼天,怎么又養了一個酒鬼,周楓已經被他煉的可是敢拼敢打了,這又弄出來一個酒缸,難不成自己要去學釀酒嗎?
  釀酒???
  靠啊,老子這是個天才,求人不如求己!
  最先得到的消息的都是各分堂的精英弟子,很快消息擴散開來,王猛成為圣堂史上最年輕的長堊老,而且入門才不到三年。
  以命痕二層艱難的通過復試才得以入門,而且還是在最菜的雷光堂,身為劍修又遭遇了劍修長堊老徐晃的外派,可想而知情況是多么的艱難,但就這樣的人,卻來了一個華麗的轉身,成了長堊老。
  這是什么?
  簡直就是奇跡啊!
  不得不說,張良起了相當關鍵的作用,他的情報系統開始瘋狂的販賣信息符箓,關于王猛的介紹,其實跟上次的差不多,只是增添了一些新的理由,王猛為什么能破格成為長堊老。
  命痕二層怎么了?命痕二層不能決定命運!
  符箓上,王猛臥薪嘗膽,并沒有住在舒適的雷光堂,而是一個人在外開墾靈田茅屋修行,得到了周楓長堊老的賞識,開發出新的丹方,而且是意義非凡的丹方,為圣堂做出巨大貢獻才得以獲得這巨大的榮耀。
  由于百寶堂會已經有所鋪墊,對于王猛在煉丹方面的天賦也沒有太突兀。
  只要你努力了,就會有機會,如果你不努力,機會不會自己找上門來。
  其實每個人都有機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