圣堂》 最新章節: 第990章威武(06-25)      第991章月末(06-25)      第992章情投意合(06-25)     

圣堂152 大戰開始

在圣堂存在兩個階層,精英階層,普誦弟子階層,普通弟子占了八成,他們雖然也是圣堂弟子,但在外面的時候,很多人都不承認他們這種圣堂弟子,如果這都算的話,豈不是天下都是圣堂弟子了。
  可是每個進入圣堂的修行者都有自己的夢想,都以作為圣堂弟子為榮,他們也渴望成功,但現實往往是殘酷的,修行中的難關一個接一個這些都會消磨夢想。
  然而王猛的成功告訴他們,沒有背景也可以創造奇跡!
  雷光堂上下一片歡騰,尤其是丹修們,王猛已經成了新偶像,尤其是丹修的女弟子們,整天纏著胡靜打聽王猛的消息,恨不得連王猛的內褲顏色都了解的一清二楚。
  胡靜面對這種完全無法預杵的熱情實在有點措手不及,其實圣堂長堊老有很多,對于精英弟子來說成為長堊老只是早晚的,當然王猛這個確實很難得,可也不用這樣吧。
  胡靜為王猛高興,但也有些擔心,因為以雷光堂的情況,和王猛現在的情況并不是什么好事兒啊,槍打出頭鳥,王猛太鋒芒畢露了,各堂的頭面人物怎么能忍得住啊。
  胡靜作為大師姐,接觸這些人多了,越來越清楚圣堂的情況,論資排輩非常嚴重,一切都要按照規矩來,王猛怎么就能打破這個規矩呢?
  最奇怪的是,祖師們怎么就能通過呢?
  “太傷人心了,祖師們怎么能讓這樣破壞規矩的事兒出現!”
  賈似道說道。
  出了胡靜未到,其仙人堂的大師兄大師姐已經到齊,包括楊穎,看來寧志遠似乎并沒有楊穎和王猛的傳聞就排斥她。
  “王猛入門才三年,只是因為在煉丹上的一點貢獻如果就能榮升長堊老,那我們在座的豈不是都成長堊老了。”
  喬遷也嘆息道,這對他們這些各堂的領堊袖人物實在有點傷。
  “難不成以后我們見了他還要行禮叫長堊老嗎?”
  宋鐘哭笑不得。
  楊穎和明人則是平靜的聽著眾人的抱怨,楊穎和明人倒不至于嫉妒什么,只是就事兒論事兒也確實有點不太平衡,身為分堂弟子之首,無論能力還是貢獻都綽綽有余了,可是也得按部就班的晉級長堊老,王猛的存在確實讓他們有點尷尬。
  意外的是以往這個時候肯定是第一個跳出來的唐威倒顯得很平靜,悠閑地喝著茶,仿佛事不關己一樣。
  “周祖師相當看中他的煉丹天賦。”
  良元說道,不知道是想支持王猛呢又或只是告訴其他人原因,只是“煉丹”兩個字咬的很重。
  所有人都看向寧志遠,大師兄把他們著急來,絕不是來聽他們抱怨的,寧志遠統治分堂多年,聲威日隆大家其實都沒把他當平輩看。
  寧志遠微微一笑,“首先我們要恭喜王猛榮升長堊老,這證明圣堂不拘一格降人才。”
  眾人都是淺笑鬼才信啊,如果這樣的話,干嘛不把胡靜和王猛叫來。
  “祖師們的想法是好的,樹立一個榜樣,激發所有弟子面對困難的勇氣,王猛雖然成為長堊老但畢競才入堂三年,至少滿五年期才會實際執行長堊老的權力,所以平時大家禮節不可廢,但還是應該把他當弟子看,戒驕戒躁方成大器。”
  “師兄說的有理,我們自當執行!”賈似道笑瞇瞇立刻出言支持。
  “這樣才對,年輕人很容易膨脹,祖師們管的是大局,細節上還是要我們充分的理解執行。”
  喬遷緊跟著說道丫的,雷光堂要是上位了,他們百草堂豈不是要墊底了,有毛不是禿子,真要墊底了,這日子龍么過。
  唐威宋鐘自是贊同,楊穎明人良元則是靜默王猛升為長堊老是周祖師一力支持,良元就算在怎么不爽也不可能蠢到跟自家祖師作對,任何人都可以,就他不行。
  寧志遠點點頭這個局面也就差不多了,“這次大比中我們都要展現出自己的最強實力,為弟子們樹立榜樣,無論是誰,什么身份,什么背景,一視同仁,如有人懈怠,我第一個就放不過他!”
  寧志遠這話一說就再明顯不過了,這是告訴所有人玩命的干雷光堂啊。
  你不是長堊老嗎?
  有種你別參加大比,若是參加了,那就要憑本事說話。
  楊穎心中微微一嘆,飛的越高跌的越重,關鍵是有心算無心,王猛天賦確實非凡,但他分心太嚴重了,雷光堂又是排名墊底,這次大比……
  看著其他人雙目中的精光,都明白了其中的關鍵,什么是大比,這才是真正的考驗。
  就像寧志遠說的,無論你什么身份,什么所景,無論是寧致遠自己,又或李天一,還是她楊穎都是一樣,地位、背景、美麗,到了這時都只是負擔,因為誰贏了你,就能拿走你的一切。
  修行者的世界,強者生存!
  王猛你意識到了嗎?
  雷光堂的人流量直線上升,在九大分堂中,道光堂和飛鳳堂的拜訪率向來最高,這也為他們提供了大量的資源。
  到飛鳳堂的是把妹子,到道光堂的是向強者學習,其次才是百草堂,但因為王猛成為煉丹成為長堊老,一下子雷光堂,尤其是丹鼎閣簡直成了圣地一樣。
  陳海廣樂呵的嘴都何不攏了,——來訪者介紹哪個丹房是王長堊老用過的,一人得道雞犬升天,陳師兄是有了深刻的體會,這輩子就么這么有面子過,里面甚至有道光堂的弟子。
  這就是人生,以前做夢都不敢想啊。
  因為這樣,其他堂的弟子也開始重視雷光堂弟子了,比如有一些跨堂的合作性任務,也開始愿意找雷光堂弟子合作了,這是最直接的改變,雷光堂弟子出門不要跟隨從小廝一樣了,他們也是修行者,也是圣堂的一份子。
  趙雅給周謙解了毒,只不過可憐的周師兄死罪是沒了,活罪沒少,這煉魂丹確實很折騰,手法是差不多的,只是魔修門派都有點自己的道道,幸好是找到了丹方,周謙上吐下瀉十天,還把自己用鍋煮了一個周才算完事,但撿回一條命的周謙依然是樂呵呵的。
  胡靜等人也很佩服周楓,似乎無論發生什么事兒他都能笑瞇瞇的面對。
  堂內的一些俗物都是陳海廣何子淵等人復雜起來,胡靜他們則是專心的修煉,趙雅等人也不在教什么了,師父領進門修行在個人,最后還是要靠自己的體悟和苦練。
  王猛……
  著實讓雷霆有撞墻的沖動,這小子也太容易見異思遷了,才練了多久的鍛造,又沒興趣了,不光是對鍛造,對煉丹也是一樣,現在更大的興趣是釀酒。
  靠啊,釀酒只是一些無能修行者混日子的方法罷了……
  可是祖師之間有約定,誰也不能干擾王猛的嘗試,對他來說多嘗試是好事兒,花個幾年選擇出正確的路子也省得將來定型之后再改起來麻煩。
  當然這也是因為祖師之間達不成共識造成的無奈的之選,最終王猛還是要在正軌的修行之中選擇一樣。
  就算他不選,生活也會逼他選。
  祖師是什么?他們都是經歷了所有的磨難才有今天,可以小覷任何人,都不能小覷一個完成小圓滿成為圣堂祖師的修行者。
  他們不說,不問,是因為看太多了,有的時候現實是最好的師傅。
  王猛現在太隨意了,大比會讓他盡快的做出選擇,盡快的成熟起來,這比說一萬句都有用。
  雷霆雖然暴躁,這么簡單的道理自然明白,所以也不過問,反正大比也沒多久了,至于雷光堂是否丟臉,雷霆根本不在意,這些年來臉皮早就磨厚了,只要王猛覺悟,雷光堂崛起只是時間問題。
  圣堂最熱鬧的大比終于要開始了,距離上次大比也有四年了,而且這次也將是這一代最激烈的一次,因為不少分堂的大師兄大師姐也都進入自己的巔峰時期,而對于大師兄寧志遠來說,這也將是他最后一次能隼加的大比了。
  獎勵上也與以往不同,周絡丹祖師專門為弟子煉制的小還丹,祖師多少年沒親自出手了,這可一般吃過了就拉的丹藥不同,是真正的寶物,絕對的沖關至寶,聽說這次還是加了千年血參,這么珍貴的寶物即便是祖師們都很少用的到。
  大比分為兩部分,首先是堂戰,其次是個人排名戰。
  兩個都是重頭戲,堂戰將決定各分堂的排名,也關系未來數年之內的資源分配,這是實質的,榮耀方面則是關系整個分堂的弟子是抬著頭做人,還是低著頭做人。
  堂戰也是最難的,采用倒敘挑戰模式。
  雷光堂只能挑戰百草堂,而不能越級挑戰其他堂,如果雷光堂戰勝百草堂,才有資格挑戰御獸堂,依此類推。
  如果雷光堂戰敗或者棄權,百草堂才可以選擇是否挑戰御獸堂。
  目前來說,最大的奇跡還是當年寧志遠創造的,當時的道光堂排名第四,由于寧志遠神一般的崛起,道光堂連敗最強的前三名分堂,并最終擊敗當時無敵的靈隱堂,帶領道光堂站在了圣堂九峰的巔峰,一直到今天,那個奇跡也讓寧志遠擁有了超絕的支持。(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