圣堂》 最新章節: 第990章威武(06-19)      第991章月末(06-19)      第992章情投意合(06-19)     

圣堂154 大殺器

趙雅看了—眼胡靜,胡靜上前父,第一場我來!”
  趙雅走到了場中,登時雙方的弟子爆出驚天動地的吼聲。
  喬遷嘴角泛起一絲冷笑,雷光堂還是太nèn了,第一場哪兒有最強的出場,開門紅雖然重要,但勝利才是最重要的,蔚蘿是他們的二號高手,胡靜也不一定能贏。
  雙方都是術修,而且都是女術修,顯得格外冷靜,但是一聲令下,蒔蘿立刻冷峻的攻擊,一道道火符飄向胡靜。
  胡靜沒有閃避,火符同時轟出,針鋒相對,拼的是火符的威力和頻率,術修對術修,沒什么花哨可言,拼的是基本功,強就是強。
  綺蘿入堂的時間顯然要長不少,但天賦和苦練上,胡靜卻不輸于任何人,兩人一上來就拼了個旗鼓相當。
  胡靜修的是百符蝴蝶流,最終的就是相斥戰,步伐,元力消耗的控制要妙道巔峰,相斥中,胡靜開始使用百符蝴蝶流,符箓強勢壓制,配合著步伐,每一符的攻擊位置直接決定了起到的效果,由于對手也不弱,這種優勢不能一下子確立,而是要一點點建立,但對著對抗,蔚蘿明顯有點捉襟見肘了。
  趙雅微笑點了點頭,胡靜不是她見過的天賦最好的,但絕對是最善于學習和體會的,天賦好的不一定能最終成為強者,但善于學習的一定不會差。
  一旦確立壓制,胡靜的爆裂火符立刻轟出,登時蔚蘿的防御就變得艱難的多。
  雷光堂這邊氣勢如虹,陳海廣他們更是恨不得胡靜一個爆裂火符轟殺對方。
  賈似道喬遷等人就顯得格外平靜,只有這些沒見過世面的雷光堂弟子才會這么二,蒔蘿身為百草堂的二號人物豈會這么好對付,這是多么明顯的陷阱啊。
  蔚蘿也是邊打邊退,當局者mí旁觀者清,這個時候應該發現,不知不覺之中,蒔蘿已經繞著胡靜走了一個大圈。
  爆裂火符轟來,蔚蘿嘴角泛起一絲勝利的笑容,這位雷光堂的大師姐還算可以了,以三年的入門時間修煉到這個地步,確實很強,可惜,人生在世,有的時候還是要靠一些運氣的。
  遇到她,胡靜的運氣真是太差了,她的能力就是專克各路符修!
  噌噌……
  同時發出的兩道爆裂火符一下子逆轉了胡靜所謂的優勢,迫得胡靜連連后退,連續釋放了多道防御符才剎住對方的攻擊。
  蔚蘿微微一笑,、‘胡師妹’作為對雷光堂大師姐的尊敬,讓你見識一下我的力量。”
  喬遷嘴角露出笑意,女孩子的心思,何必這么麻煩,不過給雷光堂一個下馬威也好。
  胡靜依然平靜,“拭目以待。”
  蔚蘿雙手一翻兩道元力充沛的符箓出現,過……不是攻擊的火符……
  “破——靈光纏繞陣!”
  兩道符箓轟出,還沒碰到胡靜就炸開,元力散開,看起來完全沒有攻擊力,可是地面卻劇烈顫動起來。
  轟……
  無數道粗如手臂的藤蔓破土而出,如同無數的毒蛇一樣繞向胡靜,胡靜立刻打出一道道的防御符,腳下也出現乾坤防御陣,抵御著藤蔓的攻擊。
  蒔蘿微微一笑,悠然自得的抽出火符,“胡師妹還是放棄吧。”
  過……晨……
  爆裂火符一道道的殺向胡靜,只要防御陣一破,等待胡靜的就是死亡。
  蔚蘿的火符越來越迅猛,很快胡靜的防御陣就變得搖搖欲墜,認輸的機會已經給了,那蔚蘿就沒必要客氣了。
  噌……兩道爆裂火符殺向胡靜,防御陣必然告破。
  這時胡靜忽然放棄防御騰空而起,蒔蘿嘴角泛起一絲冷笑,手一揮,所有的藤蔓暴漲追殺空中的白靜。
  想跑哪兒那么容易。
  如果說操控靈獸是御獸堂的能力,那控制小千世界的植物就是百草堂的能力,雖然說具備攻擊性的靈草比較少,但卻不是沒有。
  半空中,胡靜身體旋轉,雙手展開,一左一右,一道火符,一道冰魄符。
  “殺!”
  兩道截然相反屬性的符箓轟了出去……
  蒔蘿無語,這種釋放有什么意義嗎?
  這些藤蔓本身具有很強的抗元力攻擊,這種最低級的符箓只能傷點皮毛。
  半空中的胡靜,雙手猛然一合,“冰火殛爆!”
  火符和冰魄符猛的撞在一起,強烈的光芒爆開,地面猛烈的顫動,煙塵漫天,煙幕之中,只聽一聲jiāo喳,雙方一陣符箓對攻,火花爆裂。
  直到恢復平靜。
  所有人的心都提到了嗓子眼,尤其是喬遷,對于雷光堂他根本就沒在意,搜集情報也主要是跟御獸堂相關,哪兒想到這個胡靜竟然這么厲害。
  火符和冰魄符制造出來的爆炸,真不知道她怎么做到的。
  煙幕散盡,胡靜站在原地,表情還是那么平靜,并沒有因為使用冰火符箓而力竭,而蔚蘿已經倒地,顯然是被胡靜的符箓命中。
  季飛憋著一口氣,還是等了一會兒,希望蔚蘿能站起來,這第一戰就輸也太不吉利了,這火符和冰魄符的混合使用竟然能產生這種效果實在是出乎意料,最關鍵的是,不知道她怎么弄的。
  “第一戰,雷光堂胡靜勝。”
  登時雷光堂弟子都蹦跶起來,揮舞著拳頭跟對面的百草堂弟子示威。
  胡靜走了下來,、‘幸不辱命。”
  “小靜,看來你是理解水火之意了,連兼容符箓都不需要了。”王猛笑道。
  “哈哈,這可是靜靜的大殺器,當然要勤加苦練了。
  “恭喜大師姐。”
  胡靜也是很開心,但天然的沉穩,讓她并不會過度高興,因為戰斗才開始,而實際上她已經把最拿手的冰火符箓展現出來,她其實沒打算直接這樣使用,而是依然準備用符箓陣,可是時間來不及了,剛才如果不直接釋放,肯定會對方的藤蔓纏住,那就連用的機會都沒了。
  只能說差之毫厘謬以千里,這一戰她是勝了,但真實情況遠沒看起來那么輕松。
  在煙幕對戰中,能取勝也是源自于對方先被冰火殛爆震了一下,手忙腳亂之下才被她得手。
  蔚蘿被百草堂的弟子抬了下去,急救丹灌入,很快就醒轉,只是被火符轟得閉過氣,睜開眼的蔚蘿也很不甘心,她只是沒想到對方竟然能用出非常規的符箓。
  喬遷的表情就沒那么輕松了,他甚至不用看都知道賈似道這個笑面虎的鬼樣,大概肚子都笑翻了。
  “金~志~剛!”喬遷大聲的吼道。
  金志剛,原來是道光堂的弟子,后來轉堂來到百草堂,不是所有人都從低名次的堂往高名次的轉,有的時候往下轉轉說不定更有利,金志剛在道光堂過的不是很爽,只要名字跟大師兄寧志遠有點類同,很別扭,在加上百草堂給他開出的待遇要好太多了,金志剛在道光堂的體修中也是前三的實力,卻也很難有出場的機會,可是他要肯到百草堂,立刻地位大不相同,不但可以出場,還能得到百草堂的全力支持。
  在百草堂的四年里,他得到的是比道光堂三倍以上的資源支持,寧為雞首不為鳳尾。
  晨……
  地面微晃動,金志剛從人群中一步步走了出來,提醒并不是特別大,但是……、……肩膀上、……
  “哇靠,這大概有幾百開吧?”
  “三百八十二個這是我們雷光堂體修中最重的武器!”
  “暈啊,這要挨上一下,還不死翹翹了。”
  “他也能拿的動啊。”
  “武器可不是越重就越好,別把自己累死了。”
  金志剛冷冷的掃過雷光堂這邊,肩膀上的戰斧輕輕往地上一方,砰的一聲,地面似乎都跳了跳。
  “誰敢來戰!”
  雷光堂這邊做主的并不是胡靜,而是都看向王猛。
  “索明,你上。”
  索明點點頭,拎著雙捶上去了,其實他的錘子已經很大了,他在完全轉型做防御型體修之前也是以兇猛的攻擊著稱,這錘子也夠大夠兇猛,可是就怕貨比貨,跟金志剛一比,兩把大鐵錘真像是小棒槌。
  第一場的是失敗已經點燃了百草堂的傲氣,“金剛,干掉他,不要給他任何機會!”
  “殺,殺,殺,砸扁這小蟲子!”
  賈似道笑瞇瞇的盯著金志剛,這就是百草堂的殺手锏了,喬遷這個不要臉的到處挖墻角,百草堂最有錢這個誰都知道,但這種方式也太卑鄙了,這金志剛在道光堂也是一線的水平,加上百草堂這些年的全力支持,恐怕水平在道光堂也可以進入正選了。
  “索明,殺他娘的,這家伙的斧頭重,移動肯定慢,先攻!”
  張小胖在下面吼道,雷光堂弟子也紛紛叫喊,拿這么個大家伙行動肯定不便。
  索明望著對手,作為體修,直接對比的就是壓迫力,對方的氣勢相當強威。
  戰斗一開始,索明果然強攻,利用自己的靈活性,打對方一個措手不及。
  雖然轉為防御,可不是說就不會攻擊了,雙錘在索明的手中舞的虎虎生風,朝著對方的面門就罩了過去。
  對手像是沒預料到索明的速度一樣,竟然不管錘子,開始后退,索明哪兒肯放過這樣的機會,一錘接一錘的搗了過去。
  (求月票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