圣堂》 最新章節: 第990章威武(06-23)      第991章月末(06-23)      第992章情投意合(06-23)     

圣堂16 沒本事的裝逼是傻逼

不知道是不是錯覺,王猛感覺命草似乎在求饒,“算了,這家伙也是個草頭王,說不定什么時候能派上用處。”
  王猛隨手放進了乾坤袋中。
  趙凌萱的果仁掉到了地上,……這也行?
  揉了揉眼睛,“小靈,這是真的嗎?”
  九天火鸞也瞪大了眼睛,這跟雀妖忽然變成了火鸞一樣的震撼。
  ……運氣……
  “這運氣也太逆天了吧?”趙凌萱喃喃道,就算是也沒可能這么快。
  “哇塞,猛哥,地也變軟了,我看我們十天就能搞定!”張小胖甩了一鋤頭,直接插入地下。
  “什么十天,三天內搞定,然后就去做你的任務。”
  “猛哥萬歲,我就知道,跟著你混肯定沒錯!”
  張小胖的馬屁術橫飛。
  兩人說干就干,一個拔草,一個松土,熱火朝天地跟靈田戰斗了起來。
  熱鬧沒了,趙凌萱跺了跺腳,小嘴撅了起來,“不好玩,小靈,回家了!”
  火鸞跟在主人的身后,身為靈獸的她也弄不明白,難道此人有什么隱藏的天賦?
  當初他是怎么從那么多雀妖中選中了自己呢?
  三天,王猛說到做到,張小胖負責拔草,王猛負責松土,失去了命草,雜草是有點反抗,但已經微乎其微了,畢竟張小胖可是命痕四層,發起飆來也很猛,沒了雜草的掣肘,靈土也就沒那么頑固了。(114中文網而球球則在負責運輸,還能幫著平整土地,相當給力,這讓王猛想起了不負責任的八折,不過王猛有種直覺,早晚還會和八折碰面的。
  第四天一大早,張小胖早就準備好了,雙手使勁地從乾坤袋里掏出一把大劍,“猛哥,這劍不錯,給你的。”
  王猛接過大劍,但也沒說什么,想來是跟那些三代弟子換的,就算不值也沒辦法,畢竟情況不由人。
  要到外面去,武器也是必須的,在圣堂范圍內,一般不會有什么危險,無論妖、獸,還是魔修都輕易不會招惹圣堂,但是你離開圣堂的地盤,就不好說了。
  王猛揮舞了一下大劍,“還行,就是有點輕。”
  頓時張小胖張大了嘴,“真的假的,這劍好重的。”
  “有嗎,沒覺得啊,大概是這兩天干農活力氣變大了吧。”王猛握了握拳頭,他真沒什么感覺。(114中文網“猛哥,我買了兩張保命符,引路符,哦,神行符,還有勾引虎鷹的誘餌,我們的食物,兩顆續命丹,我老子給我的家當這一票全砸進去了,破釜沉舟,不成功便成仁。”
  張小胖可憐兮兮地說道,他的要求很低,只要能通過測驗就行。
  “瞧你這點出息,我們一定能行,胡靜那邊怎么樣,你遇到她了嗎?”
  “沒有,胡大美人所在的地方是長老和高級弟子呆的,我們屬于閑雜人等,進不去啊。”
  胖子有點羨慕,胡靜的天賦和家世,決定了命運跟他們有本質的差別,從一開始就是這樣,只是胡靜的性格和友情竟然會讓他們忘了這一點。
  “出發吧!”
  王猛看了一眼自己的靈田,還別說真有點了感情,胖子打出引路符,引路符化成一團火光飄在兩人的前方。
  二人一人一張神行符,神行符也都是低級符,專門為他們這樣的修行菜鳥準備的,但是確實很實用。
  兩人立刻體會一把急速狂奔的感覺,胖子剛想開口說話,就被嗆了一嘴的風,嚇得他連忙閉嘴。
  從雷光峰到雷鳴峰有數百里,對于長老這個級別的修行者根本不算什么,但對于菜鳥們雖有神行符的幫忙也要花上幾天的時間。
  小千世界的景色對兩個年輕人充滿了吸引力,很快危險就被拋諸腦后。
  “張小胖,我們的路對不對啊,我腿都快斷了,這雷鳴峰在哪兒啊,好歹都是雷字輩兒的,我們都跑了三天了。”
  張小江擦了擦額頭上的汗,這種長途跋涉太不適合他了,“路引是這么指示的啊,沒錯啊。”
  “會不會是那個師兄弄錯了路引?”
  王猛看著四周濃郁的密林,真是郁悶,為了節省時間,他們是日趕夜趕,按理說現在也應該到了。
  “不會啊,他說,這個任務是弓修常見的,可……”張小胖也望著周圍,怎么都有種陰森森的感覺。
  “你覺得我們這里像是雷鳴峰嗎,這路引還在指引我們向前,不對勁啊,停下來吧!”
  現在就算不到雷鳴峰,也至少能看到了,可是感覺他們卻進入了不知名的密林之中,這詭異的氣氛讓他有點不安。
  也許是響應兩人的猜測,密林深處傳出奔雷一樣的低吼,地面隨之震動。
  兩人面面相覷,此時天色也漸漸暗了下來,前面好歹還有個路,現在連路都沒了,跟著這路引繼續下去鬼知道去哪里?
  “張小胖,你這些東西是怎么換的?”
  王猛問道,這時胖子也感覺到不對勁了,“就是我老子給的錢和一些好東西,不過他們說不夠,非要我的靈石……”
  “你給他們了?”
  “沒啊,我哪兒會那么笨,賣我東西的叫周謙,是三代弟子里面專門倒賣小道具的,可是這些東西我又確實需要,所以就找趙廣大師兄做個見證,如果我們完成任務就把靈石給他,如果完不成就作罷。”
  “靈石呢?”
  “……在趙廣那里啊,我叉,該不會他們合伙陰我們吧,日啊,好歹也是同門,不用這么狠吧???”
  胖子哭喪著臉,淚汪汪地看著王猛。
  “不是陰我們,是陰你,也好,也好,這一課上得好!”
  “猛哥,看這樣子,他們是想讓我們有去無回,哪里好啊。”
  張小胖望著陰森森的四周,感覺更冷了。
  王猛舔了舔嘴唇,“胖子記住了,這就是修行世界的規則,比外面還不要臉,吃一塹長一智,何況,我們還沒完!”
  修行本就是奪天力添壽增力,資源有限,爭奪肯定激烈,圣修雖然不像魔修那么狠,但也不是過家家。
  上當受騙,只能說明自己笨,新人總是要付出代價的。
  只是對于二人來說,這個代價確實有點沉重了。
  “猛哥,怎么辦,現在回頭嗎?”張小胖總覺得有什么盯著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