圣堂》 最新章節: 第990章威武(06-20)      第991章月末(06-20)      第992章情投意合(06-20)     

圣堂160 胖菜鳥

“這位是玉靈子長老,我們今次的堂戰由他主持。”
  賈似道恭敬的介紹道。
  玉靈子微微一笑,還別說賈似道笑起來還真點他的神韻。
  玉靈子望著王猛,“這位應該就是新晉級的王猛王長老吧。”
  王猛笑了笑,“在下正是王猛,大比期間,長老把我弟子看就行了。”
  玉靈子點點頭,“那就開始吧。”
  眾人來到廣場,廣場空出來的一塊地方就是給雷光堂弟子準備的,看來賈似道預料到雷光堂會來不少人。
  來觀戰的其他分堂的只有火云堂,而火云堂也只有姚遠和方路飛,大師兄宋鐘并沒有到。
  宋鐘對于御獸堂實在太了解了,御獸堂有沒有膽子挑戰他們都是個問題,而實際上,一個半殘的雷光堂也無法讓御獸堂盡全力,宋鐘不到場,其實就已經在給御獸堂施展壓力了,這就是自信。
  雷光堂:王猛、胡靜、張小江、周謙、馬甜兒。
  御獸堂:賈似道、徐嵩、任東柳、盧妙音、安玉書。
  堂戰和個人戰的規矩還不同,個人戰是什么都可以用,無論你有什么法器、靈獸,外物的力量也是力量,但在堂戰中是有限定的,靈獸不可以直接參戰,可以通過法術借用靈獸的力量。
  畢竟御獸堂在靈獸方面具備的先天優勢太巨大,而且在二十層以下的弟子,靈獸的作用也會被凸顯。
  這也是御獸堂始終難以更進一步的原因,但御獸堂自有從靈獸上借用力量的方法,只是難度很高罷了。
  “妙音,去領教一下雷光堂的高招。”賈似道笑瞇瞇的說道。
  “是,師兄。”
  人如其名,盧妙音的聲音確實清脆動聽,簡單幾個字就有沁人心脾的感覺。
  胡靜是做過功課的,這盧妙音是御獸堂有名的大師姐,入門已經五年多了,掌握多種丹修技法。
  “張小江!”胡靜望向躍躍欲試的小胖子,他已經迫不及待的準備露一手了。
  弓修對丹修還是有一定壓制作用的。
  “要小心。”
  “放心吧,別的不行,對付美女我是行家。”
  張小江墊著屁股上去了,盧妙音望著張小江微微一笑,“張師弟很特別啊。”
  張小江咧開嘴,“獨特才有味道,千篇一律有什么意思,師姐可一定要手下留情啊。”
  “師弟,肯定是天賦異稟,才要給師姐留點面子才是。”
  張小江露出招牌式無害的笑容,甚至有點色瞇瞇的,看樣子是沉醉于盧妙音那動聽的聲音。
  而盧妙音也是非常的優雅,此時玉靈子長老不溫不火的宣布了比賽開始。
  只是當話音剛落的一瞬間,張小胖立刻翻臉,胖子的金絲鐵線弓在手,元力爆開,御獸堂這邊大罵卑鄙的時間都沒有,胖子是什么人,他可是混過的,街頭打架要的就是笑里藏刀,攻其不備。
  但是盧巧音卻絲毫的驚訝都沒有,比張小胖更快,手指一彈,一道符箓炸開罩向張小江。
  絕脈術……張小胖當然識得,顧不得攻擊,連忙后退想要脫離絕脈術的范圍,這玩意倒沒什么殺傷力,但一旦被掃中,命痕控制就會錯亂無法順利施展,哪怕是一剎那也是很危險的,沒想到盧妙音也不是善茬啊。
  賈似道的笑容中透著一種嘲諷,這小胖子真是很傻很天真,或者雷光堂的孩子們都太天真了,靠著幾個剛入門沒多久的新弟子竟然想挑戰他們,真是可笑,盧妙音的實力已經可以下山了,是他把盧妙音留下,在為御獸堂做一次貢獻。
  就算命痕層次差不多,這對法術的運用上可是有天壤之別。
  張小胖剛退了幾步,就發現周圍一片紅霧呈蓮花狀炸開,不知什么時候盧妙音已經逼近。
  毒蓮咒。
  張小江暗罵,這娘們長的這么文雅,下手真黑啊,連忙把準備好的解毒丹往嘴里塞,只見一道道火符朝著他的頭部轟了過來,這要把解毒丹吃下去恐怕會連這些火符一起加餐了。
  張小江只能頂著毒蓮咒帶來的渾身刺痛閃避,而這一時間差,盧妙音的爆裂火符已經轟到。
  這次張小江躲不過去了,直接被轟翻了出去,一頭拱在地上。
  御獸堂弟子爆笑,這就是雷光堂的真面目。
  張小江雖然狼狽,身后火辣辣的,卻也借機把解毒丹服下,早知道應該上來就準備好,不過是丹三分毒,張小胖還是很愛惜身體的。
  張小胖可不管什么形象不形象,貼著地面一下子竄了出去,后面又是兩擊爆裂火符。
  現在玩修行的娘們一個比一個狠,越漂亮越狠。
  從地上滾起來的時候,張小江的金絲鐵線弓元力已經注滿,立刻一擊臥射殺了出去。
  盧妙音身形非常瀟灑的一晃躲了過去,弓修的攻擊也是出名的犀利,盧妙音可沒打算嘗試防御,不過區區起初穿云箭就想對付她,這跟做夢沒什么兩樣。
  其實這種比試對弓修很不利,弓修主要是輔助和偷襲,明著打還是很不利的,除非是天賦異稟的弓修,眼前這胖子怎么都不能算吧。
  張小江還沒發第二箭,盧妙音的火符點射就來了,大招雖然好,但釋放速度慢,命痕組合是需要時間的,再純熟這個時間是不能忽略的,但通過簡單的攻擊連銜接就能爭取到這個時間,而這點恰恰是弓修沒有的。
  連續火符的壓制,絕脈術配合毒蓮咒,搞的張小江空有一身本事愣是沒機會用,這叫一個憋氣,胖子的身形確實不太適合閃避,范圍太大,敏捷的胖子依然是胖子,張小江又被毒蓮咒掃中,盧妙音打了一個提前量,胖子幾乎是自己撞進去的,等待的胖子是一連串爆裂火符的攻擊,這個時候想跑都跑不了。
  不斷的爆裂攻擊中,張小江完全喪失了攻擊力,盧妙音對于法術的理解遠在張小江之上,不是說掌握了強大的攻擊法術就是強大,真正的戰斗中,遇到高手你甚至連施展的機會都沒有。
  張小江的金絲鐵線弓被轟飛,全中兩擊爆裂火符,弓修的防御力本就是最差的,瞬間被瓦解的一干二凈。
  張小江完敗。
  玉靈子淡淡的宣布了結果,若不是盧妙音手下留情,張小江不死也得脫層皮。
  盧妙音看了一眼王猛,兩人目光接觸的時候,盧妙音微微一笑,笑道王猛莫名其妙。
  胖子還是自己走下來的,雖然一瘸一拐,面對周圍的嘲笑聲,胖子倒顯得比較平靜。
  打架輸又不是第一次了,只不過是從雷光城到了圣堂罷了。
  “這胖子怎么混進來的啊,混進來也就罷了,竟然還能上大比,這大概是這些年來圣堂最奇葩的事兒了。”
  “是啊,太搞笑了,上來就放了一箭就被干翻了,這水平都能上,我的水平在雷光堂也能當長老了。”
  “哈哈,這大概是歷屆大比中最菜的一場了。”
  “盧師姐明顯手下留情了,若是讓那爆裂火符擊中要害這胖子就不需要減肥了。”
  各種嘲笑聲,如同雨點一樣密密麻麻的降落,張小江臉上還帶著點笑意,只是很僵硬了。
  看到等待他的其他人,張了張嘴,那醞釀好的話始終沒有說出口,也許他真的是太菜了,只適合搞笑。
  “對……不起。”
  “張小江,你什么時候這么慫了,不就一場比賽嗎,天又沒塌下來,把你的無賴勁兒拿出來!”胡靜瞪了張小江一眼。
  “換我上去,肯定不如你。”柳眉連忙安慰張小江,她最清楚張小江準備了很久,看似吊郎當的,其實他真想做點什么,他不想只當看客,他做夢都想和王猛胡靜并肩作戰,但現實有時總是殘酷的。
  張小江苦笑,胡靜有的時候就是這么果斷霸氣,難怪自己老是被她壓著。
  “勝敗乃兵家常事,下面看我們的!”王猛的聲音很平靜,但一般這時候就是王猛要發飆的時候。
  雷光堂的弟子興致勃勃,怎么也沒想到差距會這么大,但是在這個時候還是爆發出掌聲,并不是誰都有這個勇氣站在場上戰斗的。
  雷光堂現在沒有別的,就是團結和信任!
  望著大家的鼓勵,張小江的臉色稍微好一些。
  姚遠和方路飛也禁不住笑了,雷光堂也真有意思,這種水平竟然也讓上,據說這小胖子跟王猛和胡靜的關系非常好,該不會是走關系來的吧,大比中也敢開這種玩笑,雷光堂還真有意思,難怪大師兄不來,確實沒什么看頭,盧妙音沒怎么費勁就贏了。
  “第二戰,徐嵩你上。”
  那帥氣的有點妖媚的徐嵩嘴角泛起高傲的冷笑,“大師兄,交給我吧。”
  徐嵩來到場中央,“我是御獸堂的徐嵩,哪位來戰,像剛才那種菜鳥就算了,一點意思都沒!”
  徐嵩的話立刻引起御獸堂弟子的一片狂笑,甚至一些圍觀的其他堂的弟子也禁不住笑出來。
  本來是想看看雷光堂能不能創造個奇跡的,但現在看純粹是搞笑。
  “這一陣我上!”胡靜說道,王猛是壓軸的,第一場輸了,第二場就至關重要了,她必須拿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