圣堂》 最新章節: 第990章威武(06-25)      第991章月末(06-25)      第992章情投意合(06-25)     

圣堂161 這就是胡靜

一百五十八這就是胡靜
  見胡靜上來,徐嵩臉上帶了點興趣,這胡靜還是有點本事的。(《》7*
  總的來說他對雷光堂弟子的評價是天賦可以,基礎不夠扎實,對職業法術的了解很爛,似乎雷光堂認為一招鮮可以吃遍天。
  “三天前見識過胡師姐的組合符箓正想試試。”徐嵩相當的高調,這話從別人口中說出來也還湊合,畢竟大比本就重氣勢,但配合徐嵩的表情,怎么看怎么有股子讓人非常不爽的輕視。
  “請!”胡靜則懶得和他廢話,直接見真章。
  “請!”
  賈似道依然是笑瞇瞇的,真不知道該說什么,雷光堂這幫人實在太欠缺經驗了。
  一個半吊子符修挑戰一個真正的精銳弓修,真是有趣。
  胡靜屬于泛泛的符修,并不是單一的術修或者丹修,像毒蓮咒這樣的法術胡靜并沒有修行,她的時間都用在了修行命痕和基礎功法的扎實上,胡靜很清楚貪多不爛,有差距是明顯的,這誰也沒辦法,過幾天,她的對手可能也會面臨跟現在的她一樣的問題,但胡靜覺得這是寶貴的經驗。
  戰斗開始了。
  身為弓修,徐嵩卻不像張小江那樣急著出手,反而笑瞇瞇的等待胡靜的攻擊,而戰斗一開始,胡靜的火符就殺出了,對于像盧妙音一樣的控制,是符修的特點,這種戰斗中符修必須控局,然后才能把組合符箓的殺傷力發揮出來,這次跟以往不同,和百草堂一戰對手都知道了胡靜掌握著這種高威力的符箓。
  但在修行者的世界,任何招式都只是招式,威力在大也要能打的中才行。
  徐嵩是標準的弓箭手,俊朗苗頭,一看就是非常的靈活。《》.
  火符飄飛,徐嵩背著雙手,他的對手可是雷光堂的大師兄,可是徐嵩就敢這么囂張。
  胡靜在火符上可是下了很功夫,這是符修最基本的招式,可是在很多時候都能起到至關重要的作用,無論何種法術攻擊都要以火符為銜接,這種壓制才能得到最終施展殺手锏的寶貴時間。
  在壓制,控制,尤其是預判上,胡靜在特修中都下了苦功,這點在和百草堂的戰斗中也充分體現出來,可是她的火符卻連續落空。
  徐嵩還是顯得那么輕松,邊閃避邊笑,“胡師姐似乎弄錯了一件事兒,并不是所有人都像百草堂那幫廢物那么菜的,基礎并不是只有你們才重視,天賦上,更不是只有你們才好。”
  徐嵩的步伐相當輕盈,閃避中不帶一絲煙火,甚至不肯浪費太多的動作。
  這就是差距,當初趙雅準備淘汰張小江也是有理由的,弓修的身體不像體修那么強橫,攻擊上也無法做到像劍修一樣以攻代受,更不能像術修和丹修一樣擁有各種防御法術,所以弓修必須敏捷,修煉出應對其他各種職業法術攻擊的靈敏,然后才能找到機會反擊。
  偷襲和輔助,只是對弓修的基本要求。
  而顯然對于一個胖子來說,靈敏是完全無關的,如果當初張小江被淘汰,也許就不用受今天的侮辱,而一時的心軟,可能會讓這種恥辱繼續下去。
  臺下的張小胖面色更蒼白了,盧妙音控制的非常好,贏了比賽卻又很有分寸,但真正挫傷張小胖的卻是徐嵩,這才是弓修。
  可是為什么,師傅從來不跟他提閃避,萬箭必殺流,……那也得有機會釋放啊,像他這樣,誰會給他機會?
  忽然之間,張小江明白了,他……真的不適合當弓修,不能當弓修的他,也就不能作為一個修行者,他除了在弓箭上這點天賦,就真的什么都沒了。《》.
  師傅只是可憐他嗎?
  猛哥呢,為什么常說他必成大器,就他這樣怎么能成大器?
  張小胖雖然嘴里常掛著什么轟轟烈烈稱霸圣堂的話,其實他是最沒底氣的,只是想跟著大家一起熱鬧,一起闖蕩,這是他活著的樂趣。
  原來,他只是累贅,王猛和胡靜都一直在照顧他……
  他要回去找師傅,問問師傅,為什么,為什么要騙他!
  所有人的注意力都在戰斗中,張小江緩緩的退出人群。
  胡靜的火符基本無法命中,她不是沒做預判,不是沒打提前量,可是徐嵩也有預判,而且他的靈活確實到了鬼魅的地步。
  “大師兄,徐師弟真是厲害,這才幾年,他的步伐已經深得飛影的真髓,真是飛行的影子,只能看,不能琢磨。”安玉書笑道。
  “這小子才是真正的天才那一列,除了有點傲氣,還真沒什么別的毛病。”
  賈似道笑的很開心,有天賦又肯努力,傲氣一點雖然是小毛病,但也正常,作為大師兄這點容人之量還是有的。
  胡靜顯然也發現了這一點,一般弓修根本不可能做到這一步,對方倒現在都沒攻擊給了她很大的壓力,可是這就是氣勢對比,她這個時候必須攻擊下去,如果一泄氣信心就完全喪失了。
  迫不得已只能強行使用百符蝴蝶流,用澎湃的火符陣硬生生的砸出優勢。
  兩人的元力也差不多,并沒有很明顯的優勢,其實這是個高手都明白的道理,當命痕沖到一定層次,很長一個階段重要的就是對法術的領悟和使用,只有傻子才一個勁兒的沖命痕層次。
  百符蝴蝶流胡靜是下了苦功的,一組十多道符箓看似雜亂,其實都是封鎖了徐嵩的各種閃避路徑,這種一口氣爆元力的方法不能持久,必須拿下優勢,施展殺手锏,否則功虧一簣。
  漫天飄飛的符箓,無論是什么樣的高手這個時候都應該還擊了,但是徐嵩還是老樣子,正面挑戰符箓陣,身體展現了神奇的柔韌性,符箓有的時候竟然擦著身體過去的,只要差一點立刻就能觸發,可是就差這么一點就是無法觸發。
  無比的難度,但對徐嵩卻無比的從容,甚至帶著一絲絲的興奮。
  胡靜表面上是很冷靜,但百符蝴蝶流的消耗非常大,而她又碰上克星了,對方可以做到完全的閃避,就根本不給她施展的冰火符箓的機會。
  火符之中的爆裂火符開始出現,但爆裂火符一出,節奏立刻就頓了一下,這其實已經是徐嵩可以反擊的機會了,但徐嵩相當的配合,似乎想體驗到底。
  爆裂火符在徐嵩身邊炸開,形成范圍殺傷,徐嵩的閃避動作變大,而且在爆炸的一瞬間,身體像是蛇一樣的晃動,爆裂火符爆炸的元力似乎都被劃開。
  姚遠和方路飛也有點吃驚了,他們知道御獸堂出了個天才,但沒想到竟然可以把飛影領悟到這個層次,不但是移動閃避,身體自身已經可以運用元力對這種爆裂攻擊進行閃避。
  只能說,這是真正的弓修天才,跟剛才那個胖子……當真是天壤之別,丫的,不怕不識貨就怕貨比貨。
  可憐的雷光堂,在和百草堂的一戰運氣全用光了,他們上次完克百草堂,這次又被御獸堂完克。
  碰上徐嵩真的只能說胡靜運氣不好了。
  當徐嵩完全閃過了胡靜的爆裂火符時,御獸堂全場爆出歡呼聲,這招飛影用的當真是爐火純青了,胡靜的百符蝴蝶流不差,也沒有什么差池,火候掌握的也不錯。
  但這就是修行者的世界,對手就是比她強,不需要任何理由!
  胡靜也意識到了這一點,沒辦法了,元力消耗的太大,這一戰讓她一直到法術不足的嚴重后果。
  現在唯一能做的就是強行使用冰火符箓,看看能不能憑借冰火符箓的威力扭轉戰局。
  在這種時候,都以為胡靜要收力的時候,胡靜發起了更兇猛的攻擊,很顯然這是破釜沉舟的最后攻擊了,只要這一波擋住胡靜可以直接認輸了,省得受辱。
  百符蝴蝶流很生猛,而徐嵩更瀟灑,這人太聰明了,他剛開始是雙臂緊貼身體本來只是為讓自己的閃避更極端更完美,不產生任何影響,這跟背負雙手效果一樣,但背負雙手有另外一個效果,那就是刺激對手,讓對手心態失衡。
  這一招叫做攻心!
  什么叫天才?這才叫,而不是那些也不知道怎么混上來的笨蛋。
  “好天真,難道以為靠近點就能擊中了嗎,真不知道飛影的厲害。”
  “這也是黔驢技窮了。”
  胡靜和徐嵩的距離越來越近,這個距離已經不是符修和弓修戰斗的合理距離了,而效果并不好,徐嵩的閃避依然精髓,而明顯胡靜已經是強弩之末是不能穿魯縞。
  而這時胡靜的攻擊戛然而止,左手火符,右手冰魄符,同時出現,元力也出現兩種波動,雙手直挺挺的拍向眼前不到一丈的位置。
  登時所有人大吃一驚,同時也明白了胡靜的目的,她拼命壓迫根本不是為了攻擊對手,而是為了……兩敗俱傷!
  胡靜的美目閃爍著冷然的果斷,冰火符箓絕對是飛影無法閃避的,但問題是,對手一直還沒攻擊,如果在這個時候攻擊,那她一點機會都沒,只有拉近距離,根本不給對手這個機會,但拉近距離的結果就是施術者也要承受攻擊。
  置之死地而后生,這就是胡靜。
  (月中了,求幾張月票,兄弟姐妹們支持一下^_^)