圣堂》 最新章節: 第990章威武(06-24)      第991章月末(06-24)      第992章情投意合(06-24)     

圣堂162 一大笑話

她的冷靜和果斷真的比男人還強百倍。
  而在這一刻徐嵩卻露出燦爛的笑容,雙手如同幻影一樣多了一把小巧的弓,跟張小胖的金絲鐵線弓比起來更像是玩具,可是威力一點都不玩具。
  噌……
  穿心箭。
  甚至不是爆裂型的,這一箭不是攻擊胡靜,而是胡靜手中的火符。
  轟……
  冰火符箓眼看就要形成,卻被這一箭打破了平衡。
  胡靜身形被轟了出去,身形剛一落地,蹭蹭蹭呢.
  徐嵩手中小弓光芒四射,三支的弓箭成品字型把胡靜的頭頸固定在中央。
  “弓不一定就是大的好。”
  徐嵩微微一笑,立刻引起御獸堂的一群女弟子癲狂的叫,不得不說,從形象上,賈似道拍馬也沒法跟徐嵩相比,這小子在御獸堂的人氣相當高。
  這場戰斗贏得既瀟灑又漂亮。
  胡靜撫緩站了起來,無話可說,這是一場完敗。
  第二場又是御獸堂的完勝。
  奇跡的雷光堂被打回原形了,連胡靜都這樣慘敗,雷光堂的弟子們面對御獸堂弟子的狂吼實在是發不出反抗的聲音了。
  胡靜在他們心目中可是天才高手,雷光堂的希望,趙雅也不止一次說道胡靜可以成為頂級高手一列,加上獨一無二的冰火符箓,確實風頭一時無二。
  可……失敗怎么就能來的這么快,這么徹底?
  胡靜臉色有點蒼白,但要比張小江更平靜,這是一場實力上的差距,雖然失敗的滋味很難受,但胡靜知道,她需要的是時間,她一定會變得更強。
  徐嵩雖然是新弟子,但入堂也有五年了,只不過其他分堂想要進入大比名單很難很難徐晃天賦很好,也是第一次有這樣的機會,也算新人。
  其他堂新人的意思和雷光堂不同,雷光堂確實是新人在挑大梁,像胡靜張小江等人法術都沒學全。
  只可惜,這就是修行者的規則,對手是不會給你找理由的,也不會因為你法術不全就不用針對性的攻擊相反,你的弱點一旦暴露,就會遭遇針對的,狂風暴雨一樣的攻擊。
  徐嵩在看了胡靜的戰斗之后已經完全判斷出來了,這一場比賽看似贏得輕松,其實全在徐嵩的布局之中。
  他的第一場堂戰要完勝,要完美!
  舉起手的徐嵩,受到了御獸堂弟子們瘋狂的歡呼他威功了。
  現在御獸堂二比蛋領先了,橫掃雷光堂只是時間問題了。
  雷光堂的弟子們確實被打的沒腴氣,看似御獸堂只比百草堂高了一個級別,但每一個級別都是不可逾越的差距,尤其是,其他堂之間還有個前后的波動比如御獸堂、火云堂、橫山堂之間,其實是波動的排位,但無論是誰都能穩壓百草堂,骨子里,百草堂和雷光堂是一個級別,就看誰比誰更爛罷了。
  “方師兄,我們還看下去嗎,真沒意思,一群菜鳥欺負更菜的。”
  姚遠對這種程度實在沒興趣說起來他對雷光堂還有所期待,傳說中跟他一樣擁有天賦的人,原知……竟是這樣,看來見面不如聞名啊。
  “師弟,別急啊,來都來了,看看吧再說我們的王長老還沒上啊。”
  “就算上了也沒用,敗局已定,我覺得賈似道根本不會上。”
  姚遠無奈的聳聳肩,若是為了偵查敵情肯定就是賈似道了,但目前局勢賈似道只有傻了才會暴露自己的實力。
  何況這根本就不是賈似道的風格。
  這點姚遠猜的非常爭取,雷光堂那邊下一個必然是王猛了,否則一旦輸了,就直接可以滾蛋了。
  “玉,上去陪他們玩玩吧。”
  “是,大師兄。”安玉微微一笑。
  安玉,體修,準確的說是一個長相儒雅的體修,跟一般體修是不太一樣,也沒有一般體修的彪悍之氣,武器是一把大劍,看起來更像是劍修。
  “那位雷光堂的高手賜教?”
  安玉問道,目光鎖定王猛,雷光堂已經到了生死關頭了,讓他試試王猛的成色吧,倒要看看他憑什么當長老!
  王猛知道這個時候再不出戰就真的沒機會了。
  忽然之間周謙走了出來,“這場交給我吧。”
  胡靜等人望著周謙,沒想到周謙會主動請戰,王猛笑了笑,“那就交給你了。”
  見周謙出場,不但安玉失望,御獸堂的弟子們更是噓聲四起,全部都是針對王猛的。
  這也太慫了,看到自己分堂勝利無望,竟然就退縮了,太他娘的不給力了。
  姚遠和方路飛也是面面相覷,這都行?
  不至于吧,就這么放年了。
  雷光堂的弟子有一些悄悄的走了,他們實在不忍心看下去了,如果說張小江的失敗還能忍的話,胡靜的完敗已經擊潰了部分人,畢竟剛從絕望中出來,失敗倒是不怕,但是他們無法承受這種被人打回“垃圾原型”的情況。
  不看,心中還保留著一份希望,麻醉也好,自欺欺人也好,人只有這樣才能活下去。
  剩下來的一部分,只是還堅守著那最后的可能,畢竟還有一場,還沒輸,哪怕輸了,要是能打出氣勢也值了。
  安玉確定王猛沒有上來的意思,望著對面一臉慫氣的周謙,實在打不起興致來,大比并不是單純為了資源,這里面也有榮耀和對力量的展現。
  出場就是為了和高手作戰,和這種菜鳥純粹是浪費時間。
  “請吧。”安玉大劍拖地,隨意的說道。
  周謙還是老樣子,謙和的說道,“安師兄請。“
  玉、靈子長老的臉上卻沒有任何表情,“第三場,開始!”
  安玉身體微微傾瀉著,吊所當的,但是在開始聲音一落,平地一個炸雷。
  整個人如同流星一樣沖了出去,大劍在地上拖出一連串的火星,瞬間來到周謙的面前,散發著火光的大劍當頭砍下!
  —殺!!!!!
  術修挑戰體修,真想的出來,也不知道對方是腦子那根線出錯了。
  轟……
  周謙幾乎是連滾帶爬的飛了出去,堪堪多過一劍,地面爆裂。
  同時火符轟出,希望阻隔一下安玉,但安玉可是偏防御的體修,根本不在乎這種低等的火符,迎著火符就沖了過去。
  殺~~~
  周謙連忙打出困龍符陣,試圖困住安玉恐怖的爆發性攻擊,要是讓體修完全追住了術修,那就真的是有死無生了。
  一旦戰斗,安玉完全像換了一個人,一劍剁在困龍符陣上,轟然展開,身體幾乎傾斜著掃向周謙,而術修的移動能力跟體修差太多了。
  妾……
  一腳踢中周謙的腹部,直接把周謙提出七八丈,周謙甚至連防御符箓都沒來得及打出來。
  一個術修在沒有防御陣的情況下硬接體修一腳,真是要了年條命。
  但是周謙卻很快的爬了起來,咬著牙,趁著對方的停頓,爆裂火符立刻轟出。
  在所有的法術中,爆裂火符是周謙用的最好的,大多數修行者,都會掌握一兩種拿手的法術,像盧妙音所展現的圓潤貫通的技法是需要相當的時間。
  看似簡單贏了張小江,其實倒不完全是張小江弱,是盧妙音太強了,一旦你有弱點暴露出來,哪怕有更強的法術都沒機會施展。
  面對爆裂火符的攻擊,安玉竟然不閃避,掄起大劍一個半旋轉,轟然剁向爆裂火符。
  轟……
  碰撞出爆響,安玉殺了出去,急速沖向周謙,周謙的火符連貫飛出,他修行的也是百符蝴蝶流,掌握度并不比胡靜差,面對如此兇猛的體修,再不玩命,就真的沒機會了。
  一道道的火符轟起來就算再強的體修也被壓制了,安玉閃避的并不多,多數火符都直接命中,但體修的強橫之處就是防御,大劍不斷的抵擋著火符,同時步步逼近周謙,全力施展火符的周謙移動也要慢的多。
  怎么都沒想到安玉這么彪悍。
  御獸堂歡呼如潮,真他娘的爽啊,完全一個虐菜,這就是強大的御獸堂,這還沒用上靈獸就大獲全勝了,咸魚就是咸魚,翻身了還是咸魚!
  殺~~殺!殺!殺!
  安玉以攻對攻,用強沖技猛攻,盡管會增加受攻擊面,但連續四次暴突,又來到了周謙的面前。
  周謙的火符已經轟了出來,安玉大劍一封,又是一腳踢向周謙的胸口。
  轟……
  周謙再次飛了出去,這次胸腔的血再也壓不住噴了出來。
  安玉大劍扛在肩上,嘴角泛起一絲冷笑,“雷光堂都是這種貨色嗎,認輸吧,你不是我的對手,有些人太膽小,這種時候了還做縮頭烏龜,真沒勁。”
  這個時候又有一些雷光堂的弟子悄悄退下了,實在不忍心再看下去了,周謙每一次努力被摧毀,都像是打在他們身上一樣。
  御獸堂則恰恰相反,氣勢如虹,真爽,給雷光堂一個三比蛋,讓這些不知天高地厚的小子明白,狗屁的奇跡,實力才是硬道理!
  竟然敢挑戰他們,難不成還想贏他們嗎?
  圣堂第一大笑話!
  張良就在人群中,靜靜的觀察著周圍的一切,作為一個情報人員,冷靜,不能代入感情,這是張良給自己定的規矩。(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