圣堂》 最新章節: 第990章威武(06-23)      第991章月末(06-23)      第992章情投意合(06-23)     

圣堂163 雷光堂不是垃圾


  一百六十雷光堂,不是垃圾!(求月票)
  周謙使勁撐著身體爬了起來,只是在爬起來的時候往自己的口里塞了什么。
  臉色從蒼白又變得紅潤,“殺雞不需要用牛刀,對付你我就夠了。”
  安玉書一愣,禁不住聳聳肩,“就你這水平,吃什么都沒用,殺!”
  周謙擦了擦嘴上的血,雙手一翻,爆裂火符出現在手中,同時扔了出去。
  轟……轟……
  兩劍擋開爆裂火符,只是安玉書的攻擊勢頭也被壓了下來。
  嗖……嗖嗖……
  周謙張開雙臂,一個又一個的爆裂火符飛出,環繞著周謙,有了上次和申屠交手的經歷,周謙很清楚他的爆裂符箓陣雖然厲害,但是對付強防御的體修還是無法形成一擊致命。
  而且一旦對手有了防備,不讓他打中,那就更苦了。
  看到前面的戰斗,周謙就已經知道,不需要抱任何僥幸,實力就是有差距。
  幸好他有所準備。
  望著一張張的爆裂符箓,安玉書也有點暈,這是想干什么,不管怎么樣,他可沒興趣等對方準備好。
  “殺~~~”
  周謙嘴角一咧,“殺你個鳥!”
  爆裂火符一道道的轟向安玉書,純爆裂符箓的百符蝴蝶流!
  一道接一道的爆裂符箓轟向安玉書,安玉書強橫的對攻了三道,緊跟著就扛不住了,以攻對攻沒這么個對法的。
  可是對方不對勁啊,怎么可能爆裂火符的頻率這么高,而且他娘的還威力十足,并不是弄虛作假。
  這絕對不是一個二十層以下的弟子能做到的。
  胡靜忽然想到了什么臉色大變了,“不好!”
  “怎么了。”馬甜兒被嚇了一跳。
  “我有一次看到周師兄手里有一瓶增元疏脈丹……”
  增元疏脈丹,名字很好聽,確實能增元疏脈,但問題是,這是在戰斗中臨時使用的,使用復雜的法術,會讓命痕混亂糾纏,降低法術的釋放頻率,但增元疏脈丹敲好能補充不足的元氣,同時還能疏導命痕,讓法術組合變得順暢,維持強橫的威力。
  但這種東西只是偶爾在關鍵時刻使用,絕對不能多吃,……
  戰斗中的,周謙一邊釋放爆裂火符,不時的一顆接一顆的吃著。
  “周師兄,不要再吃了!”
  胡靜忍不住喊道。
  戰斗中的周謙微微一笑,并沒有停止,有必要嗎?沒必要嗎?
  周謙真不知道,***,他自己都不知道自己干什么,為什么要這么玩命啊,但是他不想輸,就是不想輸。
  安玉書也意識到對方在吃什么,這是在跟自己的玩命啊。
  安玉書反而興奮了,“有點意思啊,原來雷光堂還有男人啊!”
  安玉書把大劍一扔,一聲爆吼,渾身金光一閃。
  防御體修全力防御時候產生的效果——金甲!
  體修沒用命痕組合,他們都是元力最本質的體現,但由于不斷的做同一屬性的修行,或者攻擊或者防御,會形成特別的單一屬性的能力。
  安玉書雙拳護住身體,頂著周謙的爆裂火符往前沖,不閃不避。
  他要用男人的方式決戰!
  周謙的爆裂火符根本不能有稍微的停歇,這是最后的機會,再要被安玉書沖到跟前,雷光堂就真的完了。
  又是一顆增元疏脈丹塞進口中,他慫過很多次,逃避過很多次,但自從橫山堂一戰,以前的周謙就已經死了,在跟血魂堂戰斗的時候是這樣,現在也是這樣,他已經沒什么好怕的。
  曾經,他的兄弟需要他,他逃避了。
  現在,只要還有人需要他周謙,他們還愿意教他一句師兄,他這個做師兄的就要有師兄的樣。
  去***天地不仁以萬物為芻狗,我們有兄弟!
  爆裂火符一刻也不停,雙方都殺紅眼了。
  “這周謙是在玩命啊,在這么耗下去,他就廢了。”
  姚遠呆呆的說道,這是玩命啊,值得嗎?
  就算贏了這一場又如何,又改變不了命運,再說就算這樣也不見得能贏。
  御獸堂的弟子們也在竊竊私語,還從沒見過這么玩命的,至于嗎?
  而雷光堂的弟子們緊緊的握著拳頭,哪怕在后悔,為剛才哪怕是一點點的退縮,一點點的怯懦,他們雷光堂不應該是這樣的。
  如果一遇到強敵就退縮,一遇到真正的挑戰就逃避,他們就像別人說的那樣就是垃圾,永遠都是垃圾。
  可是他們不是!
  周謙在告訴他們,可以死,但不要再做廢物,不要做垃圾。
  “雷光堂必勝!”
  不知道誰喊了一句,僅剩的數十名雷光堂弟子吼了起來。
  雖然人數上站絕對的劣勢,可是他們真的被周謙點燃了,可能,比他們強的人很多,但是他們別想挫敗雷光堂的意志。
  雷光堂必勝的聲音陡然之間變大了,聲音從遠處傳來,那些離開的弟子又回來,他們走在半路上,不知誰說了一句,“就這樣回去的我們,是不是太不要臉了。”
  所有人都啞然了,難道所謂的覺悟只是虛榮嗎?
  連面對的勇氣都沒嗎?
  他們不是懦夫,他們要一起面對。
  看到回來的人,這一刻,不需要太多的語言,大家只有一個目的,一起站著生,一起站著死!
  周謙也看到了,他不知道別人怎么看,但對他來說,值了!
  “雷光堂必勝!”
  這是周謙吼的,緊跟著爆裂火符一道道轟了過去,頻率更快了,血從周謙的嘴角不斷的流出,但這不算什么。
  安玉書也是瘋狂的頂,但是這是意志,比意志,他不夠,因為他不夠狠,他不是真正的敢拼。
  他沒有置之死地而后生!
  轟……
  終于一道爆裂火符敲開了安玉書的防御,金芒暗淡下去,一連三道爆裂火符轟在了安玉書身上。
  轟隆隆隆……
  安玉書的身體被炸飛,在防御告破的情況下再承受這種攻擊,即便是體修也扛不住,半空中頭一歪就已經失去了意識。
  周謙并沒有繼續攻擊,他很清楚這爆裂火符的威力,他不是要殺人。
  也不需要用殺了對手才能證明自己。
  周謙站著,也許臉上還是那謙卑的苦笑,可是這里,每一個人都仰視他。
  “第三場,雷光堂周謙勝。”
  玉靈子的聲音響起,同時飄到了場中央,一顆丹藥迅速喂到了周謙的口中。
  “小子,好久沒見到這么有骨氣的人了。”
  作為對手分堂的長老,竟然主動幫忙,周謙也算是圣堂第一人。
  雷光堂弟子熱淚盈眶,媽的,這一戰是周師兄拿命拼出來的。
  周謙是被抬下去的,和索明在一起。
  “輕點,輕點,師兄,我們馬上送你回去。”
  周謙擺擺手,“沒事,還死不了,我要看完,不然死都不安心。”
  胡靜幫周謙把了把脈,也不知道玉靈子喂的是什么丹藥,至少周謙并沒有紊亂,但是命痕空蕩蕩的,這是使用增元疏脈丹過度的典型癥狀,沒得治,能緩過來是運氣,緩不過來……
  胡靜的神色黯然,周謙倒是微微一笑,“我福大命大,實在不行我就在雷光閣當個管事,大家別嫌棄我就行。”
  “草,師兄,你說的什么話,誰要敢瞧不起你,兄弟們就跟他拼命!”
  “你這烏鴉嘴,師兄一定是要成為圣堂一流高手的!”
  “呸呸呸,我這臭嘴,那是肯定的,頂級高手!”
  大家紛紛圍了上來。
  “老周,你也夠狠啊。”索明說道,聲音雖然平靜,但是那種兄弟之情卻蘊藏在里面。
  “還不是你帶的壞頭,媽了個巴子的,一定要干翻御獸堂啊。”周謙苦笑道。
  不得不說周謙玩命一戰可能帶不來勝利,但至少帶來了尊敬,御獸堂的弟子怎么都不能再罵雷光堂是垃圾了。
  只是,他們依然是菜鳥,無法阻擋御獸堂的勝利,有本事你們每個人都玩命。
  其實安玉書也是個蠢貨,明知道對方在玩命,完全可以先避其鋒芒,耗都耗死他,身為防御型體修,最不怕的就是對手玩命啊。
  結果呢……
  算了,就當是給對方的一點小獎勵吧。
  賈似道看了一眼任東柳,任東柳準備站出來,賈似道微微搖搖頭。
  其實對于任東柳,御獸堂的弟子也不是很了解,只知道這家伙是在馭靈谷喂養靈獸的一個弟子,也不知道怎么混到了大比之中。
  原來他是在候補中,也不知怎么今兒竟然被提到了正選。
  賈似道出來了。
  “咦,怎么是他。”方路飛微微一愣。
  其實最保險的是,賈似道壓軸。
  賈似道一出來,御獸堂弟子爆出狂吼,而雷光堂這邊,王猛也走了上來。
  這是早就注定的一戰,該來的還是要來。
  王猛的嘴角帶著一絲邪笑,如果張小江在這里,肯定會告訴所有人,猛哥生氣了,后果很嚴重!
  “王長老,多多指教啊。”賈似道笑瞇瞇的說道,他是一貫的笑里藏刀,態度上無可挑剔。
  “什么長老,大師兄把他打回原形!”
  “就是,這種水平能當長老,我們全都是長老了!”
  “讓長老大人嘗嘗我們御獸堂的厲害!”
  登時叫罵聲一片。
  王猛成為長老是奇跡,但根本不能服眾。
  任何一位長老,在圣堂的年歲要夠,實力要夠,貢獻要夠,地位要夠。
  而這王猛,不管他是用什么方法,做了什么貢獻,但是普通弟子不知道,就不服氣!
  王猛淡淡一笑,伸出手,指了指賈似道,又指了指一圈御獸堂叫的最兇的地方,伸出尾指擺了擺,然后大拇指指向自己。
  “你們通通都是菜!”
  (月中了,現在不是當初隨便打打就能一兩萬字的狀態了,寫久了,靠的是毅力和堅持,每天堅持兩更,偶爾爆發一下,是骷髏目前保證身體健康下的狀態,持之以恒,一起走過每一天,我想大家也不想一下子把我榨干了,不開單章了,但是還是要喊一聲,求月票頂頂,大家的支持讓我一天一天的拼下去,戰斗到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