圣堂》 最新章節: 第990章威武(06-20)      第991章月末(06-20)      第992章情投意合(06-20)     

圣堂169 向前進向前進

一百六十六決戰之心(第三更)
  “雷師兄若是非要如此,我倒是可以奉陪,不過就我們兩個人也太沒意思了,要玩大家一起。”
  趙天龍立刻把其他人也拉上,坐山觀虎斗,這種好事兒可沒有。
  “有點意思,好久沒這么熱鬧了,我也算一個。”苦禪說道,“我這里就為勝利者準備一份小禮物。”
  “既然這樣都湊湊熱鬧吧,我壓火云堂勝。”馬禾子笑道。
  “火云堂。”李修文淡淡的說道。
  “火云堂啦,雷老頭,你也太自不量力了,半殘的雷光堂那命跟火云堂拼啊,你也太小看宋鐘他們了。”
  吳法天毫不客氣的支持火云堂,他是支持王猛,但只是針對個人,對雷光堂可沒絲毫想法。
  “哼,你們最好都支持火云堂,老子一次賺個夠本!”
  雷霆嘴上說的虎虎生風,但底氣卻不怎么足啊,說出去的話潑出去的水。
  他剛才只是一時興起,沒想到真要搞了。
  “我就壓雷光堂吧。”周珞丹笑道。
  “周師妹何必管雷老頭,讓他一個輸的褲子都沒了就長記性了。”
  吳法天說道。
  周珞丹微微一笑,“只是個小游戲,其實還是看弟子們,無論成敗,雷光堂展現出來的氣勢非常好,這些年來,大家都太保守了,有一點風險就要衡量這個衡量那個,修行有的時候確實需要一股猛勁兒。”
  “周師妹這話說的非常好,在大元界,這方面也很明顯,最近過去的長老水平倒不比別人差,只是勇猛方面確實不足啊,狹路相逢勇者勝,我們的弟子考慮的太多,哦,有個叫做徐晃的倒是不錯,我記得是雷光堂出來的吧。”
  “哈哈,老苦,算你有眼光,徐晃這小子是我欽點的雷光堂首席長老,雖然長老當的不怎么樣,但這小子的個性我知道,真正的敢拼敢打,是猛將!”
  雷霆又樂呵了。
  其實雷霆還是很受一些長老愛戴的,像徐晃這樣的長老大有人在,不愿意進入四大家族那種地方,可是沒有依靠的情況下,修行狀況又不理想,他們不是不想靠近雷霆,是雷霆對這種事兒不感興趣,他覺得修行就是個人的事兒,什么家族之類的,沒意思,在圣堂,只要為圣堂而戰就夠了。
  但雷霆確實會推薦一些長老,看似徐晃是被扁,但去了大元界,何嘗不是一種解脫,有了一個可以讓他施展能力的地方。
  其他人則是笑而不語,這個問題太大太廣泛,每個人都有自己的看法,顧慮過多?
  顧慮少點,還不早就死翹翹了。
  大元界那邊有大元界的考慮,圣堂這邊有這邊的考慮,這里面是有個平衡的。
  張小江把自己關在屋子里,他一直在想,自己是不是真的不適合做修行者。
  越想越覺得丟人,其實想想,自從進了小千世界,他就一直在輸,什么時候贏過?
  他有什么天賦?
  胖也算天賦嗎?
  張小江揪著自己的臉,怎么這么多肉,他第一次有點痛恨自己的身材,他多想像徐嵩一樣輕盈,多想為雷光堂做一份貢獻,多想和大家一起并肩作戰。
  結果上去卻是搞笑。
  這到底是怎么了!
  張小江狠狠的逆著自己的肉,他想讓自己不去想,可是只要一停下來,蠻腦子都是那些聲音……蠢貨……廢物……
  怎么辦,怎么辦?
  張小江找不到辦法,修行萬箭必殺流的時候,他確實沒有偷懶,表面上嘻嘻哈哈,但是他其實很較真,可這還不夠嗎?
  張小江忽然覺得自己應該更努力一些,也許那樣就不會拖大家后腿了。
  土坤功,因為是王猛說的,張小江一直勤練不輟,很耐心的修行,可這東西實在沒感覺有什么作用,元力也沒有增加。
  天賦不夠?
  努力不夠?
  張小江很糾結,敲門聲響了,很快門自己開了,能開門的肯定是柳眉了。
  柳眉什么都沒說,只是把張小江抱在懷里,她本來醞釀了一堆說辭,但這一刻什么都不用說了。
  房間恢復了黑暗……
  三天很快就過去了,雷光堂挑戰火云堂的日子來了,太陽剛剛升起,火云堂的弟子打開山門,還有點睡眼惺忪的火云堂弟子被眼前的人群嚇了一跳。
  ……這些人是干嘛的,難道要攻打火云堂嗎。
  “靠,太陽都曬屁股了,才起來!”
  “是啊,害我們在外面等了這么長時間。”
  火云堂弟子揉揉眼睛,……靠,雷光堂這就殺上門來了?
  不是啊,這是百草堂的……還有御獸堂的,啊,靈隱堂的也好,美女啊,飛鳳堂的美女……
  該不會都是來觀戰的吧?
  宋鐘已經起來了,他對今天的戰斗還是很重視的,哪怕雷光堂已經半殘,他也不能掉以輕心,尤其是不能犯喬遷和賈似道的錯誤。
  竟然被王猛連菜,真不是知道這兩個家伙葫蘆里賣的是什么藥,討好王猛?
  沒必要啊,要么就是太大意了。
  但是到了火云堂,管他三頭六臂,還是扮豬吃老虎,都要現出原形,因為趙天龍祖師最厭惡的就是輕敵。
  “大師兄,大師兄……”
  “什么事兒這么慌張。”宋鐘冷冷的瞪了看門弟子一眼。
  “外面來了好多其他堂的弟子……”
  宋鐘微微一愣,點點頭,“照禮數來,別丟了我們火云堂的臉。”
  “是,大師兄。”
  宋鐘起身,看來雷光堂連贏兩場引起了不少人的好奇心,但是這些人也太天真了,難不成他們還認為雷光堂能贏?
  此時雷光堂弟子也是浩浩蕩蕩的前往火云堂,人數更多了,有不少都是陌生面孔,年紀看起來也不小了,很多是從外面趕回來的。
  雷光堂兩連勝,敢信嗎?
  陳海廣和何子淵等人昂首挺胸,是他們把消息放出去的,這是雷光堂弟子的榮耀,準確的說是,大家的戰斗,每個人都要盡一份力量,哪怕不能上場,也要告訴戰斗的師兄弟們,大家都在!
  火云堂這幾年還是第一次這么熱鬧,一般的大比,頂多五分之一的人,而這次的旁觀者真不少。
  “靠,這么多看眼的啊!”方路飛聳聳肩。
  “看熱鬧的越多對我們越有利,正好讓他們見識見識我們的威力!”
  余嘉握了握拳頭,顯得很激動,場面越大,肯定越刺激了。
  姚遠略顯擔憂,“要小心王猛,此人深不可測。”
  宋鐘笑了笑,“他再強也不過就是一個人,何況所謂強也不過是相對的。”
  宋鐘臉上帶著是足夠的自信,圣堂年輕一代的頂級高手,出了寧志遠是公認的最強,其他人誰會服誰?
  何況是一個入門沒幾年的王猛。
  越是這么說,宋鐘還越存了和對方一戰的心意。
  最年輕的長老,又受祖師們的關注,據說在丹修方面還很有天賦,只是這一切,對王猛并不是什么好事兒,只會激起像宋鐘這樣高手們的斗志。
  傳言不可信,只有親眼見到的才是真。
  雖然大比還沒開始,但火云堂廣場已經敬畏分明。
  雷光堂弟子和火云堂弟子遙相對峙,這里是火云堂的主場,來這里的人都能感受到一點淡淡的特別,說不出是什么滋味,不是熱,卻有一點悶。
  這就火云峰的特點造成了,地火旺盛,所以適合煉器,尤其火屬性的法器。
  在人群中,賈似道也出現了,照例說,御獸堂的這位大師兄這個時候應該躲在某個別人找不到的地方舔傷口,可是竟然還能笑瞇瞇的出來。
  這是很罕見的,一般除了靈隱堂和道光堂的大戰,在就是有飛鳳堂的戰斗,基本上其他堂就只有一些好事的小貓三兩只。
  但是這次明顯不同,賈似道竟然出現了,又或是他們想在這里親眼看著火云堂替他們出氣?
  似乎有點……
  宋鐘他們還沒有出去,時間不到,沒有必要。
  “大師兄,喬遷也到了。”
  沒多久就有弟子稟告。
  “哈哈,看來喬遷和賈似道都是想讓大師兄您為他們出氣了。”
  “喬遷和賈似道怎么能跟大師兄相提并論,差太遠了。”
  “老冤家”的喬遷和賈似道砰了頭卻只是會心一笑,并不言語,更沒什么怨氣在里面。
  喬遷想明白這個道理用了一個周,賈似道只用了一天。
  所以今天他們一定要來。
  不是為了別人,就是為了王猛!
  也許火云堂能阻止雷光堂,卻無法阻止王猛,只是有些可惜,如果雷光堂稍微強一點,在王猛的帶領下絕對可以走的更遠。
  王猛等人已經到了,也不著急,時間確實有點早,火云堂和雷光堂的距離有點早,他們也是提前出發,只是大家伙太興奮,走的就快了點。
  雷光堂弟子也是議論紛紛,“長老,賈似道和喬遷也來了,他們來干嘛?”
  “陳師兄,你還是叫我師弟好了,要么叫王猛也行,這長老太別扭了。”
  陳海廣擺擺手,“禮節不可廢,而且我絲毫沒有拍馬屁的意思,就算要拍,也是真心的!”
  何子淵一旁笑道,“賈似道和喬遷恐怕是想看我們出丑的,哼,我們雷光堂是抱著決戰之心,無論成敗都不會怯懦!
  “這倒是大實話。”
  宋鐘微微一笑,對于喬遷的到來頗為滿意,喬遷不到御獸堂是很正常的,賈似道輸了,他心情反而好,丟人也能拉一個作伴,總不至于太難看。
  *J