圣堂》 最新章節: 第990章威武(06-23)      第991章月末(06-23)      第992章情投意合(06-23)     

圣堂170 決戰之心

一百六十七緊張(第一更)
  如果說以前對王猛是一種復雜的感覺,有些羨慕,也有點崇拜,時不時的想象自己也能有王猛的運氣,但這兩戰,王猛贏得是雷光堂弟子的心。品書網
  真爺們!
  有他在,就有主心骨在!
  現在的雷光堂跟以往不同的是,他們拋卻了卑怯的勝負心,為挑戰自己的極限而戰。
  無論是參戰的,還是觀戰的弟子,每個人都將經歷意志的考驗。
  王猛做這一切都是本能,繼承神格讓他經歷了一段迷茫期,現在他正在逐漸找到自己的路。
  至于喬遷和賈似道為什么來,并不重要,他的目光只會向前看。
  人群一陣騷動,香風襲來,似乎連陽光都格外明媚了幾分。
  一眾飛鳳堂的弟子抵達了,為首的正是楊穎,登時人群熱鬧起來,這可是八卦主角大比中第一次亮相。
  楊穎并沒有到雷光堂這邊,但兩人的目光還是碰了一下,彼此一個微笑。
  王猛禮貌的一笑,回過頭,等待著對手。
  飛鳳堂的美女們吸引了大批的目光,議論聲也更勝,更多的是討論王猛和楊穎的關系。
  其實這段時間關于兩人也有八卦傳出,似乎兩人并沒有真正在一起,種種跡象表明是另有內情,怎么看都不像是真正的雙修情侶,連稍微親密一點的動作都沒有。
  也有一種說法,是兩人都發現不合適其實已經暗中分手。
  “這些八婆,胡說什么!”柳眉怒道,這不是戰前干擾嘛。
  只是看了一眼,卻發現王猛毫不在意,心情平靜的很,一旁的馬甜兒卻有點擔心,感情的傷害是很大的。
  看到馬甜兒焦急的樣子,柳眉禁不住踩了她一腳,這丫頭,哪兒有擔心情敵的。
  “明人,是明人啊!”
  “不是吧,靈隱堂的人來干什么!”
  “真的唉,是明人,還有靈隱四虎!”
  “靠,這是傾巢出動啊,這么大陣仗。”
  稍微資深一點弟子其實都知道,明人為人確實和善,而且也最好說話,但骨子里明人也自己內斂的驕傲,他認為的對手一直只有道光堂,一直都是寧志遠,這還是他第一次關注其他人。
  是誰,宋鐘?還是?
  明人一道,自然有人給他們讓出位置,明人倒是絲毫不避諱的來到飛鳳堂這邊。
  “明人師兄也到了。”
  “呵呵,不到不行啊,天一這小子太倔,我總要提前準備準備。”
  明人說道。
  “哦,師兄這么看好雷光堂?”楊穎鳳目流轉著晶瑩的光芒,有點吃驚。
  “你覺得呢?雷光堂有幾分勝算?”
  楊穎搖搖頭,她很清楚雷光堂走到這一步已經是奇跡了,可是差距是擺在那里的,“一分也沒有,我來這里是看王猛和宋鐘一戰,向來明人師兄也是為個人戰準備的吧。”
  明人搖搖頭,“不是,怎么說呢,我心中有幾分渴望,希望看到奇跡。”
  “呵呵,明人師兄一向冷靜理智,也會有這樣的時候。”
  “師妹,你不覺得他們身上有我們缺乏的東西嗎?”
  明人微微一笑。
  他的笑容永遠是那么坦誠,跟賈似道那種假笑有天壤之別。
  楊穎綻放出如沐春風的笑容,卻并不言語,兩人的目光都望向戰場,而周邊的弟子可是因為楊穎的笑容失魂落魄。
  張良的目光掃過每一個角落,……最該來的橫山堂沒來。
  唐威還真是藐視火云堂和雷光堂啊,不過這倒是橫山堂一貫的作風。
  不過張良認為這是唐威故意的,因為他很清楚,雖然橫山堂沒重要人物來,但戰前的情報搜集中,橫山堂卻是最“兇”的一個,他在用這種方法制造煙幕。
  粗中有細,九分堂的老大里面,唐威絕對算一號人物,單論心智,在張良心中可排前三。
  終于時間快到的時候,宋鐘才帶著火云堂的正選弟子出來,頓時引起火云堂的一片歡呼,當然雷光堂弟子是毫不客氣的送上一頓叫罵。
  丫的,二貨,擺什么譜兒。
  但很快火云堂的首席長老朱俊到了,人如其名,這火云堂的首席長老長的確實俊朗也非常有氣質,跟趙天龍風格有點像,他也是趙家的一份子。
  而趙天龍喜歡辦事嚴謹注重禮節形象的人。
  朱俊是卡著時間到的,淡淡的看了一眼數倍于預計的人群,卻也沒有任何表示。
  “雷光堂與火云堂的大比開始。”
  聲音嚴肅俊朗。
  雷光堂:王猛、胡靜、張小江、柳眉、馬甜兒。
  火云堂:宋鐘、姚遠、方云飛、上官吳越、顧成琳。
  雷光堂這邊,周謙和索明依然只能虛弱的坐著,索明是硬傷,到沒有大礙,只要時間就能恢復,周謙是內傷,需要的是調養,肯定不適合玩命了。
  而陣容中,除了王猛,有一戰之力的只有胡靜,但胡靜上一場已經被盧妙音打回原形,技法不全是難以彌補的軟肋,……張小江……直接忽略吧,柳眉,只能算是個中規中矩的弟子,在雷光堂算不錯,但在其他堂根本排不上號,馬甜兒倒是一個戰力,但不能使用靈融**的馬甜兒還剩多少戰力呢?
  而王猛恐怕要面對的是宋鐘,宋鐘的實力顯然要比賈似道和喬遷更強,否則,他這大師兄的位子早被趙天龍拿下了,誰不知道趙祖師的挑剔。
  “姚遠,這第一場就交給你了!”宋鐘拍了拍姚遠的肩膀,“可以用全力!”
  姚遠一愣,露出了笑容,第一場為先鋒戰,肯定是強力人物出場,更關鍵的是,宋鐘是把那秘法第一次的使用權交給了他,這是一種尊重。
  姚遠很感激,雖然是他創造出來的,但是他從沒想會由自己施展出來。
  姚遠一上場,火云堂一片歡呼,姚遠是這些年火云堂重點培養的新銳,深得大師兄宋鐘的看重,在煉器上相當有天賦,實力也非同小可。
  “宋鐘膽子很大,第一場就上一個新弟子。”
  “以宋鐘的嚴謹性格,這姚遠肯定有什么不凡之處。”
  “夠王猛頭痛的,巧婦難為無米之炊,他總不能第一戰就上吧。”
  靈隱四虎和雷光堂的交情不錯,還是有點擔心雷光堂,其實內心真的為王猛可惜,如果王猛也在靈隱堂,那干掉道光堂只是分分秒秒的事兒。
  楊穎來的目的只有一個,她要知道王猛有沒有荒廢修行,喬遷和賈似道都不算什么,從宋鐘這里才算是真正的高手。
  喬遷和賈似道都有一個共同的問題,太依賴外物。
  不是說靠外物不好,而是修行的方向不應該在這方面,至少在二十級這個打基礎最重要的階段。
  王猛的目光從眾人身上掃過,到了這一刻,胡靜已經不說什么了,她能感覺到巨大的壓力,而這種壓力是目前的她所承受不了的,可是王猛卻不同,即便是到了這里,也無法從他身上看到哪怕一絲的壓力,他的目光永遠是那么堅定,永遠充滿了信心。
  王猛的目光定在張小江身上,“張小胖,上吧,先鋒戰交給你了!”
  王猛重重拍了拍張小江的肩膀。
  “我?不是吧?”
  張小江自己也愣了,雖然柳眉的開導讓他暫時拋棄胡思亂想,但怎么都沒想到這么重要的先鋒戰會讓他來。
  “就像我們以前打架一樣,你只管沖,后面有我在!”
  張小江一咬牙一跺腳,“不管了,你說行就行,輸了可別怪我!”
  王猛笑了笑,“你小子什么時候也這么矜持了,我們被人揍也不是一次兩次了,大**一拎,天下太平!”
  張小江一愣,哈哈大笑,他們兩人以前是什么葷話都侃的,但因為多了胡靜這個朋友,收斂多了,這個時候聽到當年在街頭混的口頭禪,心情放開不少。
  “看老子射爆他的鳥!”
  張小江沖了上去。
  眾人看到是那個胖子上來的時候,一片嘩然。
  “卑鄙啊,這種廢物上來干嘛!”
  “胖子,滾回家抱孩子吧!”
  ……
  雷光堂弟子哪兒肯示弱,立刻對罵起來,他們現在流氓起來絕對不遜橫山堂。
  朱俊皺了皺眉頭,但也沒說什么,畢竟大比是弟子的事兒,長老們只是個旁觀者。
  姚遠很失望,他并不會小看任何人,但他希望有一個強大的對手,因為這樣才配的上他的絕技。
  可能是叫罵聲太兇,張小江不想聽,可是那些話還是像釘子一樣鉆了進去,腳步一個踉蹌差點摔倒,這下火云堂的弟子笑的更兇了,就差沒來個人仰馬翻了。
  張小江臉一紅,這次的人更多,氣勢更兇,似乎所有人都在看他,不知怎么,腳似乎變重了,呼吸也變得沉重。
  張小江咬著牙,他要讓自己鎮定下來。
  相比之下,姚遠雖然是第一次參加大比,可是卻顯得沉穩的多,也更輕松。
  “張師弟,請。”姚遠一抱拳。
  張小江也一抱拳,“那個……請。”
  因為太緊張了,一下子忘了姚遠的名字,張小胖的腦海一片空白,怎么都無法驅散這種緊張。
  完了,完了,這下完了。
  可惜時間不會等他,朱俊已經一聲令下,戰斗開始了。
  !@#
  看首發無廣告請到品書網
  請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