圣堂》 最新章節: 第990章威武(06-19)      第991章月末(06-19)      第992章情投意合(06-19)     

圣堂172 緊張


  一百六十九這是什么!
  迅捷的移動速度,張小江唯一要克服的就是心理關!
  姚遠也是個有趣的人,他發現了張小江的速度越來越快,反而來了興趣,攻擊逐漸轉化為各類的試探,試探對方的移動底線,這一戰,他需要一個強大的對手,而不是一個笑話,所以可以給對方這樣一個展現的機會。
  嗖……
  砰……
  一道符箓出現,化成方圓兩丈的火海。
  蒼火符陣。
  火符演化出來的初級殺傷陣法,攻擊范圍一下子加大,閃避起來就變得困難得多了。
  符陣的使用明顯要比火符難得多,中間的間歇也會增大的,但似乎姚遠并不受這方面的影響,要么只能說,他的符陣已經練得爐火純青了。
  火符搭配蒼火符陣的效果一下子就更不一樣了,這個不是體修,一味防守就是找死。
  但是張小江還在利用身法閃避,范圍加大,他的閃避范圍就會增大,跟徐嵩那精妙的飛影不同,胖子完全是超快的彈速,速度就是夠快,難就難在他連續閃避的控制竟然是那么的平穩。
  “這算是星步嗎?”
  在場的弓修目瞪口呆,星步是弓修做全力瞬間閃避用的,短距離直線閃避,相比飛影這種飄忽的步伐來說,屬于簡單直接的,很容易被判斷出來,但張小江卻愣是把星步用到了極致,就算能判斷出方向,攻擊速度卻跟不上。
  已經超出了術修的攻擊頻率。
  而連續的閃避中,張小江始終保持著攻擊態勢,機會終于來了。
  張小江的眼睛中爆射出璀璨的光芒,噌……
  弓弦巨震,元力四射——爆裂穿心箭!
  姚遠的符箓往地上一砸,防御陣立刻啟動,波……
  爆裂穿心箭跟防御陣功歸于盡,姚遠也被轟得后退五六步。
  張小江舒展著自己的胳膊,他要再放開一點,他不在乎輸,他本就不是那種人,也不在乎被別人嘲笑,他在乎的是,他不能丟了兄弟的臉,不能對不起王猛的信任。
  這就是張小江最在意的,誰也不能動!
  張小江的元氣形成一個氣旋爆裂出來,而對面的姚遠也來了興趣,這種氣勢非常有趣啊。
  手中多了一個羅盤,光芒撒過,地上多了一個陣法,一道道的火符、蒼火符陣、爆裂火符飄飛出來,一道接一道,已經有三十多道了,竟然還沒停止。
  火云堂聞名天下的是什么?
  煉器啊!
  宋鐘能說什么?只能說姚遠的玩兒心太重,這家伙是罕見的煉器天才,那天馬行空的創造力又能跟最嚴謹的煉器結合起來。
  其實對付眼前這個胖子沒必要這么費勁,可是……年輕人嘛,喜歡表現也是正常的。
  在場的術修們交頭接耳,從沒見過這種羅盤,顯然這羅盤是個陣法,這些符箓都是掛在這個陣法上的。
  周謙嚇了一大跳,他自己最拿手的就是爆裂符箓陣,專業的術語叫做“掛符”,符只要掛上去了,就減少了一半的攻擊事件,甚至可以使用群爆,但掛符是要量力而行的,超出元力和精神力的承受范圍,那可是要把自己累死的。
  而且掛符都是單一種類,種類一旦混了,控制起來難度就大大加強。
  那是什么羅盤啊!
  姚遠實在期待,空有一身本事,卻得不到施展的機會,對于第一次參加的大比的他來說,實在不是一件開心的事兒。
  七七四十九道符箓,這就是他自創的掛符羅盤。
  而另外一邊張小江的元力組合也已經是蓄勢待發。
  姚遠微微一笑,羅盤轉動,“殺!”
  一道道火符如同一條長龍一樣轟向張小江,一旦使用了掛符,還想要閃避就完全是做夢了。
  這符箓里面,有火符,又有爆裂火符,更討厭的還有蒼火符陣,就算有腦子做判斷,也沒腦子做反應啊。
  張小江沒有閃避,金絲鐵線弓開張了!
  噌……
  噌……
  一箭就射爆了迎面而來的火符,又是一箭射爆爆裂火符。
  擁有掛符羅盤,姚遠的腳下就是防御陣,以陣法所展現的元力的情況,恐怕可以接張小江兩箭,張小江必須先破解對方的攻擊,否則頂多換個兩敗俱傷。
  火符飄飛……雷光堂弟子緊張地看著,第一道命中,第二道命中,第三道也攔下來了!
  好精準啊!
  在場的弓修都有點哭笑不得,你當弓修是什么,瞄到死啊,對方使出這種神奇的法器,唯一的方法就是找機會拼個兩敗俱傷,說不定憑借肉多點的優勢,還能有獲勝的機會。
  想要破掉對方的攻擊,真夠天真的。
  第四道……命中,第五道命中……第六道……
  張小江越來越沉穩,每一箭都是后發先至,攔下每一道符箓。
  此時他的眼睛就跟虎鷹的雙目一樣,晶瑩透亮,瞳孔收縮,在他眼中,火符并不快。
  完全的鎖定,一箭接一箭。
  火云堂已經安靜下來,目瞪口呆,就算不是弓修也很清楚,要鎖定飄飛火符有多困難,尤其是對方還用了掛符。
  姚遠也興奮了,還真有這樣的瘋子,看著掛符陣周圍的符箓一個個減少,一張張火符從乾坤袋中飛了出去,補充到陣法之中。
  雷光堂弟子不干了,靠死啊,太不要臉的,用法器已經夠不要臉的了,竟然還能補充!
  不管雷光堂怎么叫,身為術修可就很清楚這其中難度了,尤其是像胡靜周謙這類高手,周謙自己一次掛陣完畢根本無力補充,這種攻擊方式極其消耗元力和精神力,根本控制不過來,可是姚遠的臉色,似乎還很輕松。
  火云堂什么時候研究出了這么神奇的法器。
  弓修鎖定攻擊,消耗是非常大的,這種精準度已經堪稱神奇了,可是你能堅持多久?
  問題是胖子的箭不但沒慢,反而越來越快,攔截的地點不斷的開始向姚遠推進,這是強行的壓制。
  眾人終于明白胖子的打算了,他就是要把對方完全壓死。
  萬箭穿心流的真髓,以攻代守,最終還是要憑借強力的攻擊壓倒對方。
  弓修有什么?
  只有攻擊!
  殺殺殺……
  當初還嘲笑胖子的人,這個時候全啞了,這種攻擊頻率,這種攻擊精確度,簡直就像是在開玩笑一樣。
  姚遠也意識到了這一點,他的掛符羅盤是很牛逼,但也有弱點,一旦掛符就不能移動了,必須憑借混合符箓的強力攻擊壓制對手,要是這樣還被對手壓制,那可就……
  張小江一箭比一箭兇猛,他的心中有一團火在燃燒,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