圣堂》 最新章節: 第990章威武(06-25)      第991章月末(06-25)      第992章情投意合(06-25)     

圣堂174 這是什么

一百七十真正的天才(第一更)
  萬箭穿心流是一種攻擊流派,張小江用的箭法很普通,最強的也就是爆裂穿心箭,但他掌握了全局,掌控了節奏。(《》.)
  跟弓修對攻擊?
  射爆你的鳥啊!
  爆裂穿心箭!
  攻擊已經完全被壓制,符箓掛滿,可是卻根本來不及打出去。
  轟……
  最近一個符箓在防御陣跟前爆炸,姚遠暗道一聲不妙,立刻閃避。
  果然緊跟著的一箭射爆防御陣,洞穿姚遠所在的地方。
  張小江也是憋著一口元氣,一頓狂攻之后也是累得氣喘吁吁,他太興奮了。
  興奮就容易疲憊,戰斗的畢竟還是張小江,強度取決于個人實力。
  雷光堂弟子一陣扼腕嘆息,就差這么一點點。
  姚遠從地上爬了起來,有點小狼狽,但神情似乎更高興,好像被打的不是他一樣。
  “好箭法!”
  說話的同時立刻做了一個防御陣,姚遠望著張小江,同樣一輪煎熬,但是用了掛符羅盤的他,元力消耗遠比張小江小,張小江雖然展露了一手相當精湛的截殺箭,卻也無法挽回敗局。
  從雙方的表情和元力的波動上,大家都看得明白,張小江剛才已經在氣勢上壓倒了對手,可惜,就差一點,未盡全功,讓姚遠調整了過來,恐怕就難了。
  而就在這時,張小江驀然一箭射出,一道光芒直逼姚遠,姚遠心中確實不著急,對方的元力水平擺在那里,又經過了剛才的消耗,還能站著已經算難能可貴了,還做什么攻擊。
  不得不說姚遠是個話癆,他喜歡表達清楚,可沒想到張小江忽然這么一箭。
  但是忽的一想,這一箭根本破不了自己的防御啊,強弩之末是不能穿魯縞滴。圣堂最新章節.
  可是箭風一進,姚遠就感覺到一絲不妙,立刻閃避,防御陣竟然……沒起到作用,像一層紙一樣被撕開了。
  張小胖裂開嘴嘿嘿一笑,他是有點累,但卻沒有別人想的那么累,他也不知道為什么,也是憋得太久了,他需要一場爽快的發泄!
  幾次面對防御符陣,張小江在攻擊中已經找到了點感覺,似乎是可以破解的!
  閃避之后,姚遠的防御符陣立刻發出,術修可沒體修的防御,也沒有弓修劍修的閃避法術,他們就是要靠防御符陣。
  但是張小江又是一箭射了出來,只是普通的穿心箭。
  可是穿心箭在碰觸防御符陣的瞬間,符陣又像紙片一樣被撕開了。
  穿心箭擦著姚遠的脖子過去,濺出一道血痕。
  張小胖樂了,靠,原來如此,他的感覺是對的,每當他全神貫注的時候就能感覺到防御陣似乎有縫隙,他也不確定這是不是錯覺,可是一試之下竟然是真的。
  連續的破解可把其他人驚呆了,這是真正的破解!
  任何陣法,尤其是低級陣法,都是有破綻的,只不過這個破綻由于陣法的運動并不固定,在戰斗中,很難被發現,而……
  臨場抓破綻,并能攻擊,這樣的弓修……聞所未聞啊。
  連續兩次,姚遠就知道事情不妙了,現在想不用殺手锏都不成了,防御陣是術修賴以生存的盔甲,如果這最牢固的鎧甲沒了作用,那就危險了。
  光芒閃過,姚遠的手中多了一把造型非常奇特的弩弓。
  頓時全場又是一陣竊竊私語,術修拿弓做什么?
  張小江也沉浸在發揮出的興奮中,換成經驗老道的,根本不管對手有什么噱頭,先干掉對方再說。
  雷光堂這邊陳海廣他們很著急,恨不得張小江立刻把對手射個對穿。《》.
  王猛倒顯得無所謂,成敗在其次,關鍵是張小胖要找到自己的方式。
  噌……
  一道光芒射出,還真是弓箭!
  但看那光芒,似乎有玄虛啊。
  波……
  光芒如同一道網一樣炸開,神啊???
  陣法!
  困龍符陣!
  張小江一咬牙立刻全力閃避,但依然被困龍符陣掃中,這他娘的太快了,如果是空手扔出的困龍符陣可沒這速度,這等于減少了閃避時間。
  張小江的直線移動是一絕,但依然被困龍符陣掃中一點點,姚遠倒沒有立刻攻擊,利用爭取的時間,掛符羅盤又懸浮起來,一道道符箓飛出去。
  而張小江剛要接觸束縛的時候,又是一道困龍符陣在身旁炸開,又被困住了。
  而姚遠的掛符已經快完成了,姚遠的臉上露出燦爛的笑容,“張小江師弟,你應該感到榮幸,你是第一個體驗最新型弓符陣的人!”
  這一刻所有術修的心都砰砰砰的狂跳起來,姚遠的掛符羅盤已經算是很實用的法器了,但跟這個弓符陣相比,完全無法相提并論,這將是改變術修的巨大革新。
  一旦弓箭可以負載符陣,……這怎么可能,怎么辦到的?
  楊穎微微一笑,“這應該就是宋師弟的秘密武器吧,果然非同凡響。”
  楊穎也確實吃驚,姚遠的弓明顯是法器,跟弓修的弓不同,小巧迅捷,若以這種方式發射出陣法,這速度快了不少,閃避起來的難度可是大大增加啊。
  宋鐘微微一笑,“這是姚師弟對術修的巨大貢獻,我覺得這將是改變術修的偉大貢獻,現在還只是冰山一角,我想以后會發揚光大。”
  楊穎點點頭,戰場的局面已經立刻被改變,任憑張小江的移動有多快,也無法躲過困龍符陣,而掛符已經快要掛滿了,而這次姚遠是打算一次性解決戰斗了。
  困龍的干擾,等一旦掛符羅盤上的符箓發動全面攻擊,……根本沒法擋啊!
  對于楊穎的贊同,宋鐘也是禁不住驕傲,“圣堂天才無數,有些人做了點小事兒就開始請功,這種長老我們可不承認,如果煉了點丹藥都能當長老,這改變術修的大革新,豈不是要弄個祖師當當了,明人師兄說是不是呢?”
  明人淡淡一笑,“此次創新絕對驚人,若進一步發展,或將成為載入圣堂史冊的革新,不過王長老的事兒,宋師弟不了解詳情,還是不要妄下論斷。”
  靈隱堂的符劍雙修當年也是轟動一時,但事后證明不具備推廣性,貪多不爛,最后反而都沒練好,只適合一些比較杰出的弟子使用,但也有認為短時間內效果很好,長遠看來還是不利于修行。
  但從現在看,這種弓符陣確實收到了奇效,但任何一種革新都要經歷檢驗才成,現在只能算出其不意。
  宋鐘冷傲一笑,也知道靈隱堂也不知那根筋不對,竟然和雷光堂交好。
  “真金不怕火煉,等著瞧吧。”
  宋鐘可是雄心勃勃,弓符陣配合火云堂獨有的法器優勢,這是絕配啊。
  姚遠的掛符羅盤已經滿了,同時也完成了對張小江的完全壓制,不得不說,任憑張小江使出吃奶的勁兒都逃不出對方的困龍符陣。
  弓箭鎖定符箓還成,可后發先至,但對方的符陣弓射速奇快,而且又不像弓修那樣復雜需要鎖定。
  被困龍符陣鎖住的張小江只能眼睜睜的看著一道道火符、爆裂火符、蒼火符陣殺了過來。
  雷光堂弟子扼腕嘆息,其實在那么一瞬間是有機會的,只可惜沒抓住啊。
  而火云堂弟子已經開始慶祝勝利了,有驚無險,誰能想到這小胖子竟然還真有兩下子,若是讓他贏了,這人可丟大發了。
  張小江急啊,困龍符陣讓他無法閃避,要是被這火符組合轟中,幾條命都沒了。
  認輸?
  沒門啊!
  覺醒的張真人……更怕死了,怎么辦?
  直到最后張小江也沒有人數,火符已經轟在了他身上,后續的符箓跟進,此時困龍陣法就算已經失去效果被擊中的張小江也只有認命的份兒。
  這就是姚遠的天賦——法器!
  姚遠對于法術的研究不在于法術本身,而是如何把法術與法器結合起來,這也是火云堂的傳統,到了姚遠這里,他創造了奇跡。
  宋鐘很驕傲,但是他容得下姚遠,這是火云堂的驕傲,這一屆大比,屬于火云堂!
  屬于每一個火云堂弟子!
  轟隆隆……
  火符一股腦的轟入,柳眉嚇呆了地緊緊地抓著馬甜兒的手,“這個笨蛋,怎么不認輸,怎么不認輸啊!”
  相對于火云堂震天動地的歡呼,雷光堂一片黯然,其實火云堂的歡呼都不在于戰勝張小江,雖然張小江展現出了天賦,只可惜,在姚遠的光芒之下,確實不值一提了。
  這是為姚遠歡呼,為他的創造而歡呼,他將開創新的術修時代。
  無論是否是在他的手中發揚光大,姚遠這個名字必將被日后的術修所牢記。
  姚遠仰著頭,呼吸著這與眾不同的喜悅,他等待的就是這認同的歡呼。
  在術法方面,他不算很突出,可是出身于一個木匠家庭的他,從小就喜歡打造各種好玩的東西,直到誕生了命痕,他擺脫了繼承木匠的身份,踏上了圣堂的修行之路,可是相比修行法術,他更喜歡鼓搗一些法器,但他的奇思妙想經常被嘲笑,越是在煉器著稱的火云堂,這種創新就會被認為是嘩眾取寵,木匠之子?法器?
  這不是個笑話嗎?
  但是這就不是個笑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