圣堂》 最新章節: 第990章威武(06-24)      第991章月末(06-24)      第992章情投意合(06-24)     

圣堂176 真正的天才

一百七十二意外人選(第三更)
  望著氣勢如虹的雷光堂,其他眾堂的弟子面面相覷,這也太離譜了吧,這胖子簡直就像是換了一個人一樣。(《》7*
  百草堂和御獸堂弟子則是深有體會,其實一開始他們也是這么蔑視雷光堂的,然后雷光堂都是這么忽忽悠悠的就贏了。
  火云堂要小心了。
  但實際上,這只是第一場,宋鐘的心情當然不會太好,他確實很重視這一場,可是輸了就是輸了,竟然連五行法術都碰上了,想不認栽都不行。
  現在所有人都看著宋鐘,看他如何安排,在這種情況下,楊穎和明人自然站到一邊,坦白說,兩人是要看王猛的意思,但主要也是觀察一下火云堂,每一次堂戰火云堂都會推出一些非常實用的法器,而這次大戰前火云堂神神秘秘地準備著什么,看來就是這符陣弓了。
  確實驚到了,但不得不說雷光堂帶來的驚喜更大。
  喬遷和賈似道則有一種說不出來的爽,***,憑什么就老子這么倒霉,讓宋鐘得意,現在他也知道這滋味了吧。
  你不是要三比蛋嗎?
  小心啊!
  宋鐘自然感受到各式各樣的目光,尤其是來自競爭對手的,這是一種壓力。(《》7*
  “大師兄,下一場交給我吧,我就不信還有人會土遁術!”方路飛說道。
  今天將是符陣弓名震圣堂的一天,不能被一個小胖子毀了,他要一戰!
  宋鐘點點頭,上官吳越和顧成琳都不是術修,他們是用來對付橫山堂的,在今天這個場合,如果符陣弓沒有殺出來,就無法達到最佳效果,祖師們的感覺就不會太好。
  再好的功夫,贏不了戰斗都是白搭。
  “去吧!”
  “是!”
  方路飛跳了出來,“弟子方路飛,雷光堂的哪位師兄師姐愿意賜教!”
  方路飛也是看過上一場的戰斗,很清楚雷光堂目前的情況,只要王猛不上,其他人都不是他的對手,就算王猛上了,也不一定是他的對手,戰斗要看綜合實力,符陣弓配合掛符羅盤是無敵的組合。
  周謙、索明是肯定上不了的,馬甜兒和柳眉……以目前的狀況上去肯定輸。
  王猛卻沒有糾結什么,“小靜,你有什么領悟嗎?”
  胡靜咬了咬嘴唇,“有那么一點點,可是還是不太明確。”
  “好,那這一局我來,你看清楚了,下一場就交給你了。(《》.)”
  王猛笑道。
  “這……能行嗎?”胡靜有點擔心,她去拼一下方路飛,說不定還有那么一點勝算,可是要面對宋鐘……
  輕輕拍了拍胡靜的肩膀,“那胖子都行,有什么不行的。”
  “猛哥,我抗議,你這叫歧視,當然啦,跟靜靜比起來,我是差那么一點點啦。”
  雖然和柳眉好了,但是張小江對胡靜的稱呼還是沒什么變化,從人間來到小千世界的朋友,也不需要改變了。
  胡靜雖然是女孩子,但殺伐果斷,當真就是點點頭。
  王猛站了起來,走到場中,頓時火云堂安靜下來,尤其是對于見識過王猛霸氣和威力的,更是有種窒息的感覺。
  方路飛明顯窒了窒,……怎么會……
  下面一陣竊竊私語,毫無疑問,王猛是雷光堂中實力最強的,他竟然出戰方路飛,但宋鐘怎么辦?
  真不知道他怎么想的啊。
  “靠,老子怎么沒這運氣!”賈似道和喬遷禁不住暗罵一聲,真便宜了宋鐘這家伙。
  明人和楊穎也對視一眼,看不出王猛到底想干什么。
  忽然之間,以陳海廣何子淵為首的一群雷光堂弟子仰天大吼:
  王猛——威武~~~~~
  聲震長空,這是一種底氣的噴發,只要王猛站在那里,就沒什么不可能的。
  雷光堂弟子現在都已經有點盲目了,王猛這個時候上,肯定是有他的神機妙算。
  “方兄,請。”王猛說道。
  方路飛愣了愣,這才醒悟過來,他現在正在大比之中,怎么能愣神。
  就算是王猛又如何,陣法是靠身法閃不過去的,何況他有符陣弓!
  元力澎湃而出,面對王猛,尤其是親眼見識過王猛的神奇力量,方路飛可絲毫不敢大意,十九層的元力沉穩厚實,防御符陣立刻打出。
  同時左手符陣弓,右手掛符羅盤,見王猛沒有反應,立刻釋放一個混元符陣。
  混元符陣是很高級的符陣了,可抵御各種負面控制,混合防御陣,是二十層左右術修的最佳防御了,但從術修造詣上,方路飛要在姚遠之上。
  只是……對手都沒動,有必要這樣如臨大敵嗎?
  方路飛的緊張連火云堂弟子都看出來了,這王猛有那么可怕嗎?
  混元符陣配合防御符陣,方路飛心稍稍安定,不能給王猛發揮的機會,王猛善于對付劍修,因為他自己就是劍修,不代表面對術修也是這樣。
  各種修行者中,術修看似是攻擊力最弱的,但實際上卻也是最堅挺的,也許劍修最風光,但風光的不一定持久。
  方路飛不斷地給自己鼓勁,沒什么可怕的。
  掛符羅盤出現在手中,元力釋放,雖然級別上差不多,但方路飛的元力波動很渾厚,這是后勁很足的預兆。
  但凡夠資格參加大比的弟子,元力都在十八九層附近,但進入這個級別的時間決定了元力的持久度和穩定性,除非闖過二十層,否則一兩層的元力級別差異用處不大,重要的是對法術的理解和持久度。
  姚遠是新晉的天才,他的特點在于創造,尤其是法器的研究,但并不能算是完全的實戰派,但是他的創造會給其他人帶來巨大的力量增幅,這也是宋鐘信心滿滿的原因。
  再過幾年,他也要沖級長老的職務了,而且當了長老,權限也有很大的差別,虛名的長老,像王猛那樣,他可不需要,他要實實在在的長老,有實權的那種,而這一切都是要趙天龍給他,趙祖師欣賞有能力的弟子,能力在那兒展現,就是要出成績,否則嘴上說得再好聽也沒用。
  火云堂有資深限制,說起來也算是提供資源和研究為主的分堂,但如果能前進一步到兩步,那絕對能對他的未來產生極大的影響。
  姚遠的出現為他實現這一切提供了可能,已經包扎好的姚遠一臉的愧疚,顯然他沒想到會演變成這樣。
  宋鐘拍了拍姚遠的肩膀,“這對你來說也是一次寶貴的經驗,你的那一份,我們會討回來!”
  姚遠心中感激,心中稍定,望著戰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