圣堂》 最新章節: 第990章威武(06-19)      第991章月末(06-19)      第992章情投意合(06-19)     

圣堂182 一場因為謹慎而引發的

一百七十七踏平(第一更)
  朱長老出手了。
  冰火熔融破在胡靜釋放出去之后就失控了,胡靜無法讓它像冰火組合符箓一樣爆裂,可是在宋鐘強力防御陣的抵抗之下,產生了同樣的效果。
  朱俊再不出手,這里就要被夷平了。
  一個巨型的法輪帶著不知名的防御陣法擋住了冰火熔融破那兇猛的一爆,但近在咫尺的朱長老也是灰頭土臉,自己心愛的法器竟然出現了裂紋。
  而宋鐘已經被正面的氣浪直接打飛出去,他離攻擊位置太近了,毫無反抗地昏死過去。
  胡靜自己都被這一幕驚呆住了,她……真的沒想到,一點都沒想到會是這樣,完全是憑本能去做的。
  火云廣場的巨型比武臺……消失了。
  若不是朱長老及時出手,宋鐘肯定灰飛煙滅,周圍也少不得死傷一片。
  一股股炎火如同龍卷一樣直沖云霄,力量總要有個宣泄口。
  良久這股力量龍卷才消失,朱長老擦了擦額頭的汗。
  胡靜也被氣浪掀了出去,但被王猛接住,一股元力緩緩地輸入胡靜的身體,她也被這氣浪震了一下,受了輕傷。
  “沒事了。”
  王猛的聲音在胡靜耳邊響起,忽然之間,胡靜覺得身上的痛一下子消失了。
  這怎么算?
  震驚于威力,可是戰斗雙方,宋鐘昏死,胡靜雖然還醒著,但也飛了出去,明顯沒了戰斗力。
  所有人望向火云堂的首席長老,朱俊能看到火云堂弟子眼神中的渴望,只要這一場是平局,火云堂就是勝利。
  但這里是圣堂,千百年圣堂的榮耀不容動搖。
  “雷光堂胡靜勝!”
  火云堂中清澈地響起朱長老的聲音,如果他不出手,宋鐘難逃一死,但已經完全失去防御力的胡靜也肯定是一樣的結果,只不過是先后罷了,但先后也是勝負。
  更何況,他出手干涉了,當長老出手干涉戰斗的時候,必然要遵循嚴格的原則,他不能為了一場勝利就不要了火云堂的尊嚴。
  戰斗結果宣布了,可是所有人的思考都停止了一樣,直到有人哭了起來。
  火云堂的一些女弟子實在難以接受這個結果,火云堂臥薪嘗膽,創造了改變術修的符陣弓,大師兄宋鐘更是率先進入二十層,這一切將是個神話,將是奇跡,這將是火云堂的驕傲。
  但這一切就這樣將一個更大的奇跡扼殺了。
  吃了急救丹被救醒的宋鐘也知道了結果,聽著身邊弟子的哭泣聲,尤其是姚遠已經泣不成聲,他最清楚大師兄為這一切所付出的努力。
  都是為了這一次大比。
  但是他們輸了,一場慘敗。
  身為長老,朱俊不知道該拿什么語言來安慰他們,每一戰都差那么一點點,如果姚遠再成熟一點,如果宋鐘不要這么謹慎,也許一切都不會不同。
  斗智斗勇,雷光堂贏了。
  這一次雷光堂弟子雖然有無窮的喜悅和瘋狂,但那種不顧一切的慶祝卻無法釋放了。
  火云堂真的很強,真的很棒,三比零并不能代表過程的艱難。
  哪怕有一絲差錯,輸的就是雷光堂了。
  王猛走到朱俊面前,“長老的公正嚴明,雷光堂上上下下佩服,此次贏得僥幸,無損火云堂的強大,符陣弓必將名垂青史!”
  朱俊微微一笑,“王長老客氣,贏了就是贏了,我們火云堂不會一場失利就妄自菲薄。”
  王猛一拱手,朱俊回禮,不管怎么說王猛都是同輩的長老了。
  王猛來到無數已經激動得說不出話的雷光堂弟子的面前,微微一頓,仰天大吼:“下一站,是哪里?”
  橫山堂~~~~~~~~~~
  聲音傳出了火云堂,傳出了火云峰,傳遍了圣堂。
  劍指橫山,英雄誰屬!
  消息很快傳遍整個圣堂,準確地說,當雷光堂走到這一步,已經讓所有人都關注了,小到一般的雜物弟子,甚至一些凡人,上到祖師,其實都在等結果。
  只是雷光堂三比零橫掃火云堂的消息傳出,所有人第一個反應都是說反了,應該是火云堂三比零橫掃雷光吧,缺兵少將的雷光堂拿命贏啊。
  但事實就是這樣,雷光創造了屬于雷光堂的奇跡,一場雷光風暴。
  三連勝,平了圣堂的歷史,在圣堂的大比制度確立以來,最強的連勝也就是三連勝,但也都是中上游分堂創造的。
  一個叫做王猛的人,一個命痕二層差點被淘汰的弟子,帶領著眼看就要被取消的雷光堂浴火重生!
  你敢信嗎?
  這就是發生在身邊的奇跡!
  大比的影響力遠比百寶堂會強得多,祖師的看重只能是噱頭,實力才是硬道理。
  無論僥幸也罷,運氣也罷,誰都知道三連勝絕不是靠運氣能完成的,而三比零橫掃火云堂更是不可能靠僥幸,橫山堂不僅有勇氣,還有智慧!
  符陣弓、命痕二十層,加上宋鐘的冷靜謹慎,卻硬生生被雷光堂踏平,這是什么?
  實力!
  胡靜等人,沒有一刻的松懈,天賦只是一部分,他們的投入更大,可以說除了修煉身無旁騖,更是拼上了性命。
  無絲毫的僥幸,到了這一步,還有人認為這是運氣的話,就太愚蠢了!
  當宣布勝利的那一刻,趙廣差點氣死,三比零啊,如果他還在雷光堂,這一切的榮耀都應該屬于他,他甚至能因此直接成為趙家的繼承人,這巨大的人氣和認可,是多么的重要,結果竟然被一個凡人,還是農民出身的王猛得到了。
  趙廣氣得咬牙切齒,卻無人理會。
  火云堂雖然敗了,可是不知道怎么的,火云堂的弟子卻生不起任何怨恨之心,王猛的霸氣,雷光堂的拼搏,不能說完全征服了他們,卻讓他們想知道,后面會怎么樣。
  臨走時,宋鐘望著王猛等人只說了一句話——戰勝橫山堂。
  里面也許有著太多的酸楚和不甘,可是也有一份惺惺相惜。
  三連勝了,顯然橫山堂絕不會嚇到雷光堂,挑戰已經發出,橫山堂早就嚴陣以待,只是沒想到對手是雷光堂罷了。
  不光飛鳳、仙源、靈隱,道光堂也終于坐不住了,若說雷光堂會殺到道光堂這兒,依然是天大的笑話,整個圣堂也沒人信,但雷光堂所創造的奇跡已經足以媲美當年的道光奇跡,不由寧志遠不重視。
  即便是寧志遠也有失算的時候,他萬萬想不到,一幫新弟子竟然這么玩命,能爆發出這么大的能量。
  雷光堂的強弱不會影響到道光堂,但王猛的存在卻會影響寧志遠的地位。
  在王猛未出現之前,他是獨一無二的大師兄,圣堂九分堂上上下下都以他為尊,多年一直如此,他是圣堂最具影響力的弟子。
  長老?祖師?這些都不是他的目標,他的目標只有圣堂之主!
  可是這突然竄出來的王猛卻分散了這種人氣和力量,靠著周祖師的欣賞成為長老并不能影響到寧志遠的地位,這根深蒂固的威懾力遠不是一個虛名所能影響到的,可是王猛正在重復他當年創造的奇跡,這就不由寧志遠不重視了,何況后面還有個人排位賽。
  “大師兄,趙廣去看了王猛和火云堂的一戰,是不是找他來問問?”
  公孫無情太了解寧志遠了,寧志遠的一個表情,他就知道想的是什么了。
  “看來他還是挺關心的。”寧志遠微微一笑。
  “呵呵,不由他不關心,他一走,雷光堂就平步青云,雷光堂越榮光,就越證明他的愚蠢,不過平心而論,這事兒還真不關他什么事兒,王猛這人值得注意了。”
  公孫無情說道。
  寧志遠點點頭,“如果他能戰勝橫山堂,你就去看看吧,目前還沒必要。”
  “大師兄還真是抬舉他,唐威在年輕一代算是一個人物,愣是把橫山堂打造成目前的狀況,我想他是最不允許有人踩著他上去的。”
  “所以我才說,要過了橫山堂這一關。”寧志遠嘴角帶著一絲笑意,“各分堂的情況你要多關注一些。”
  說完寧志遠站了起來朝著自己的劍閣走去。
  “恭送大師兄!”公孫無情恭敬地說道。
  這完全是執弟子之禮,等寧志遠走后,公孫無情才抬起頭來,露出一絲會心的笑容。
  他是最了解大師兄的想法的,身為一名劍修,他一直在等待一個對手,至少在他作為弟子的最后一界,能碰上一個對手。
  李天一算是一個,但李天一還是稚嫩了一些,這王猛算是一號怪人,但他配嗎?
  公孫無情不知道,但是很想知道。
  七位祖師又聚集了,似乎這段時間聚的次數比以往幾年都多,吳法天氣的臉都綠了,而雷霆則是得瑟得無法無天。
  “收銀子收銀子了,欠債還錢,別客氣,看在咱們多年的情分上,零頭和利息就不要了。”
  收靈石根本不算什么,關鍵是爽,看著吳法天憋氣的樣子,雷霆快要樂開花了。
  周珞丹無奈地搖頭,老比小,一點辦法都沒有,但是消息傳來,還真是把各位祖師都嚇了一跳,連續兩場的鏖戰,已經快要見底了,可是雷光堂竟然三比零踏平了火云堂。
  趙天龍面無表情,但誰都知道一向嚴謹的趙祖師心中肯定極為不爽。
  J