圣堂》 最新章節: 第990章威武(06-25)      第991章月末(06-25)      第992章情投意合(06-25)     

圣堂186 放長線釣大魚

一百八十眾志成城(第一更)
  雷光堂弟子的修行要比以往努力勤奮得多,最大的變化就是氛圍,修行者敝帚自珍是再正常不過的事兒了。(《》.)
  分享?靠,教會徒弟餓死師傅,并不夸張,互相都是競爭對手,誰不想變得更強。
  但在雷光堂卻有一種非常好的氛圍,這倒不是說人人都是活雷鋒,可是確實大氣了多,更團結,當每個人都愿意做這樣的事兒,整體氛圍就會改變。
  熱情、努力、團結,這就是現在的雷光堂。
  每一個來到這里的其他分堂的弟子都能感受到這種異樣的如同家一樣的氛圍。
  在弱肉強食的小千世界,這簡直就是一件不可思議的事兒。
  “陳師兄,我有一株珍藏的月光紅花,有五十年的年份了,據說對硬傷很管用,你看王長老胡師姐他們能不能用上?”
  “師兄,我也沒什么東西,存了十幾塊靈石,能不能派上用場。”
  “師兄,我們雖然沒太大本事,但有力氣,有時間,有什么小事兒,吩咐給我們做吧!”
  陳海廣拱手,“諸位師兄師弟,有需要大家的地方,我不會客氣的,目前一切尚好,我們需要做的就是團結一致,決不能讓橫山堂那些流氓小看了我們雷光堂!”
  每個弟子都揮舞著自己的拳頭,只有最底層的人才明白尊嚴的可貴,來之不易!
  王猛等人在閉關,堂內的事務都是陳海廣和何子淵分擔,每天想要做點事兒的弟子絡繹不絕,能力可能有大有小,但真的是連自己壓箱底的家當都肯拿出來。
  作為雷光堂的一員,陳海廣無比的榮耀。
  他也知道,橫山堂有多可怕,上次堂戰,對方恐怕連一半的力量都沒拿出來。
  但是無論對手有多強,他們都會走下去,只要王猛他們不停步,他們就會一直跟下去,可以賭上一切。(《》7*
  橫山堂橫山尚武閣,橫山堂的精英弟子到齊了,包括像郭榮金這樣在外的高手,顯然唐威并沒有因為對手是雷光堂就掉以輕心,這幾乎是調集了對付飛鳳堂的全華班。
  “張良那邊怎么說。”唐威說道。
  申屠站了起來,“自從周楓為他們贏得了十多天的休息時間,這些人都躲在雷光峰頂修行,以周楓在丹藥上的造詣,恐怕這些人至少能恢復到九成。”
  “大師兄,是不是有點小題大做,我以為是要進行上三堂的挑戰才回來的,原來只是為了對付雷光堂!”
  一個九尺多的壯漢說道,聲音渾厚如雷,赤裸著上身,顏色如同赤銅,疤痕交錯,甚是嚇人。
  “鋼煉,雷光堂雖然以新弟子為主,但連續戰勝百草、……”申屠說道。
  “申屠,老子沒興趣聽這些,垃圾就是垃圾,大師兄,我給你面子,來了也懶得再跑了,把最強的留給我!”
  鋼煉沉聲說道,說完站了起來,“老子去活動活動筋骨,誰跟老子玩兩手。”
  眾人都沒動靜,鋼煉哈哈一笑,“真沒意思。”
  說著自顧自地走了。
  申屠臉色難看,卻悶不吭聲,一個力修看不過去禁不住說,“大師兄,鋼煉太囂張了,這是堂會,他竟然……”
  唐威目光冷峻地掃過,“你有這個實力也可以,橫山堂只要實力,申屠繼續!”
  “是,大師兄,你們手上的符箓,有這幾個人詳細的能力介紹,以及弱點。”
  “記住,我們是橫山堂,我們的目標是上三堂,我要三比蛋踏平雷光堂,誰要丟了橫山堂的臉就別怪我不顧師兄弟的情義!”
  唐威擲地有聲。
  橫山堂每個弟子都知道,這已經不是輸贏這么簡單的事兒了,如果橫山堂輸了,那就會被徹底地釘在圣堂歷史的恥辱柱上,成為雷光堂永遠的注腳。(《》7*
  那一年,那一天,雷光堂擊敗橫山堂,創造了圣堂大比的新歷史。
  作為橫山堂的大師兄,一想到這個唐威就忍不住發毛,所以他才把橫山堂真正的高手都招了回來。
  哪怕拼著暴露,也絕對不能讓雷光堂在他身上占到半點便宜。
  李修文的爐劍峰。
  “弟子拜見祖師。”一名劍修長老單膝跪地。
  李修文點點頭,“道明,辛苦你了,有沒有結果。”
  “祖師,您的擔心是對的,最近弟子的失蹤和歷練的失敗并不是偶然,而是有人故意為之!”
  李道明沉聲說道,最近幾年,圣堂弟子在外歷練的傷亡率高了三成,開始只是覺得偶然,畢竟外出歷練遭遇危險也很正常,三成不算是一個特別大的數量,可是連續幾年都這么穩定,而且奇怪的是,死的弟子既不是特別優秀,但也不是差的,相反都是中堅力量。
  而實際上這些年并沒有特別的變動。
  深入調查發現,是一些任務被人知道了設伏,弟子們可能完成了任務,但又被某個勢力的人半路截擊都沒回得來。
  魔修和圣修有紛爭也是正常的,可是目前的情況,很顯然是有某個勢力在針對圣堂。
  “知道是誰嗎?”
  “現在看,最大的可能是萬魔教!”李道明說道,“可惜沒有證據,無論那個人是誰,能隱藏在圣堂這么久都非同小可。”
  “此內奸很可能是一名弟子,長老不可能過多插手各分堂弟子的事兒,太顯眼了。”
  “如果是弟子的話,范圍也太廣了。”
  “能掌握如此的信息,此人在弟子中的地位也不會低了。”
  李修文和李道明顯然都意識到問題的嚴重性,敵人這招可是夠狠的,釜底抽薪。
  “你怎么看?”
  “各分堂的大弟子包括能夠參加大比的都有嫌疑,而且此人肯定關系廣泛,獲取情報很容易,具備這幾個條件,范圍就小多了。”
  李道明說道,九大分堂雖然不禁止串門,但實際上除了一些特殊的日子,都是各自做各自的事兒。
  誰會這么關心別人的事兒呢?
  半個月的時間,對于修行者來說,說長不長,但說短也真不短,用好的話,更是事半功倍。
  如果只是在雷光堂,哪怕是頂峰的靈氣,也沒那么快,但在周楓申請下來半個月的休整期之后,明人就讓人把傳送符箓送了過來。
  其實在時間一定下來之時,眾人就想到了那里,只不過人家邀請是一回事,可你主動要又是另一回事了,誰想到明人竟然這么給面子,讓眾人都有點受寵若驚,送傳送符箓的是靈隱四虎里的安道,彼此也滿熟悉的了。
  充沛的自然元氣對修養是最好的,再配合上周楓的丹術,絕對能在對陣橫山堂的時候恢復到巔峰狀態。
  但問題是……萬事俱備只欠東風!
  沒米了……
  這段時間他們的修行,加上治療消耗得很大,而雷光堂的底蘊又不夠,周楓已經是免費勞工了,但總不能讓人家連材料什么的都出吧。
  靈隱堂友情借用傳送符箓已經是仁至義盡,總不能讓人家順捎把啟動靈石也出了,就算王猛和張小胖的臉皮也開不了口。
  何況借用陣法也是有行規的,要給借用費的,雖然靈隱堂不要,但雷光堂卻不能不懂規矩。
  結果一眾人就盯著符箓發呆半天,沒也就罷了,人家眼巴巴地送來了,結果卻用不起,確實有點傷不起啊。
  “不能再這樣繼續下去了,既然用不了就算了,這樣猶豫不定,我們才是浪費時間!”
  胡靜說道,趙雅讓他們使用雷光峰的頂峰已經很好了。
  “胡靜說得有道理,當斷不斷反受其亂,我們有這掙扎的時間還不如抓緊時間體會一下這段時間的收獲!”
  周謙也表示贊同。
  三次堂戰,對周楓等人都有著翻天覆地的改變,無論是實力還是信心上,他們急需一些時間來消化一下,但前提是必須要平心靜氣,而這傳送符箓確實讓他們心動了。
  得到的,得不到的,都無法像這種近在咫尺卻無法得到更干擾心態。
  “陳師兄他們去想辦法了,要不要再等等?”柳眉說道。
  周謙苦笑搖搖頭,“雷光堂的弟子別人不知道,我們還不知道嗎,大家已經夠幫忙了,這一大筆靈石不是靠湊就行的,其他人也要修行啊。”
  周謙是處在底層的,當年也是靠著販賣符箓賺點外快,日子過得也很慘,很清楚雷光堂的情況,大家都是一塊靈石掰成兩半用。
  王猛對此也是無法,就算現在去弄也來不及了。
  這時陳海廣和何子淵回來了。
  “師兄,有沒有辦法?”張小江問道。
  陳海廣和何子淵無奈地對視一眼,咬了咬牙,“我們太沒用了,和大家東拼西湊,也就換得二十塊中品靈石……連零頭都不夠……”
  陳海廣和何子淵一臉的愧疚,作為師兄,在這種關鍵時候一點忙都幫不上,他們真覺得自己很沒用,如果以前那些年月勤奮一點努力一點,怎么也不至于連點靈石都拿不出來。
  望著這二十塊中品靈石,周楓和柳眉驚呆了,他們倆可是最清楚雷光堂現狀的,竟然……
  周楓忍不住問道,“師兄,這是哪兒來的,竟然這么多。”
  “我們一些師兄弟湊的,都怪我們太沒用,就這么點,啟動陣法是肯定不夠的,你們用吧,總歸是有點幫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