圣堂》 最新章節: 第990章威武(06-19)      第991章月末(06-19)      第992章情投意合(06-19)     

圣堂187 朋友

一百八十一給力(第二更)
  陳海廣把靈石放在桌上,何子淵咬了咬牙,“也就是我的命不值錢,否則能賣就賣了……”
  王猛靜靜地把靈石推了回去,“兩位師兄,這靈石我們要不得,這是大家多年的積累,有大家的支持,就足夠了,區區橫山堂,我們一定可以踏平!”
  “真的別跟我們客氣了,我們能做的也就這些了,這也是大家的一份心意,再推辭就不把我們當自己人了!”
  陳海廣頭搖得跟撥浪鼓一樣,說完就和何子淵走了,不愿打擾他們的修煉。(《》7*
  眾人望著桌上的靈石一句話也說不出來。
  也許對王猛來說,湊靈石只是時間問題,可是對于何子淵他們來說,這二十塊中品靈石真是他們的血本了。
  “這靈石不能用,我們更要戰勝橫山堂!”胡靜的聲音斬釘截鐵。
  眾人也紛紛點點頭,大家有這份心就夠了!
  “那就按照原定計劃進行吧。”
  門口刺溜一聲,胡靜的小靈狐跑了進來,靈巧地竄到了胡靜的懷中,修煉的艱苦,胡靜也好久沒有理會小靈狐了。《》.
  小靈狐小爪子捧著一個信箋。
  胡靜打開,臉上露出笑容,“大家不用發愁了,我們的雷祖師上次給了雷光堂一大筆儲備靈石!”
  張小江拿過來一看,立刻拍了一下大腿,“靠,老雷頭終于給力了!”
  胡靜笑了笑,“祖師大人說了,讓我們繼續前進,什么橫山堂、豎山堂的通通踏平,如果能擊敗靈隱堂,他還有重大獎勵。”
  周謙一聽臉就苦了,“祖師大人真敢想,能戰勝橫山堂就不錯了。”
  “不管怎么樣,有靈石就好,光吆喝怎么行。”張小江美滋滋地想象著一堆靈石的模樣,肯定很爽。
  “事不宜遲,那就開始吧。”
  王猛也說道,意料之外又在意料之中,雷霆也該給力了,其實其他分堂也差不多,長老們雖然不會直接給法器寶劍什么的,但總歸也會曲線地給予大力的幫助,誰不想自己的分堂更進一步。
  雷光堂底子太薄了,指望長老根本不夠,這樣的大手筆只有祖師級別的才給得起。
  時間才過去五天,空間秘境還能呆十天,這十天絕對是寶貴的。圣堂最新章節.
  同樣的時間,在橫山堂也沒有絲毫落下,橫山堂外松內緊,表面上完全沒把雷光堂這種貨色當回事,弟子們似乎也表現得按部就班,但只有內部才知道,精英弟子全部被召集起來做陪練,甚至秘密請了一些其他分堂的符修做配合。
  橫山堂的正選,唐威領先,申屠、鋼煉、郭榮金、黃鋒,這才是橫山堂的真實力量。
  除了申屠是在堂內的,鋼煉、郭榮金、黃鋒全是從外面調集的,其中鋼煉和黃蜂連上一屆的大比都沒參加,臥薪嘗膽隱藏實力,為的就是一鳴驚人。
  干掉飛鳳堂的一群娘們可不是唐威的目標,上一屆未盡全力,就是讓別人小覷他們,這一屆至少干掉仙源堂,進入上三堂才是目的!
  “我們是被挑戰者,所以沒得選,這就要求我們,無論誰被選中,都要有破解之法。”
  唐威冷冷地掃過眾人,“所以你們必須要知道他們的特點,鋼煉、郭榮金、黃鋒,你們三個剛回來尤其要注意。”
  “大師兄,是不是有點小題大做了,溫室里能養出什么好花來!”
  黃鋒淡淡地說道,雖是體修,但他的身體卻跟其他人不同,絲毫沒有夸張的肌肉,更像是個劍修。
  “黃鋒,哪怕是頭豬能在大比中三連勝,也值得你好好注意!”唐威沉聲說道,“申屠。”。
  在場的三人都沒把申屠當回事,如果唐威不在,恐怕這三人甩都不甩他。
  “是,大師兄,下面是我們綜合這三場大比,以及其他渠道的情報,第一個要介紹的是胡靜,此女的特長,一手很強的水火混合符箓……”
  也難為申屠一個大老爺們竟然能把事情說得這么細致。
  可能是礙于唐威的威信,其他三人倒也耐心聽完了。
  唐威看了看三人,“你們覺得如何?”
  鋼煉打了個哈氣,“大師兄,聽來聽去也就那個叫做王猛的小家伙有點意思,可惜又是個技巧型,碰上我們豈不是死路一條,只能說太弱了。”
  黃鋒微微一笑,“大師兄,他們倒是各具特點,不過缺點也太明顯了,對于我們實戰派,沒有任何的威脅,那個小胖子有點意思,但愿他能碰上我。”
  申屠心中有點郁悶,可是也不得不服氣,那土遁術著實讓人頭痛,連符陣弓都捕捉不到,可是黃鋒卻有辦法,如果張小江碰上黃鋒,那才叫老鼠撞上貓。
  “老郭,你怎么說。”
  郭榮金在橫山堂還是相當有地位的,也是老資格,如果不是他對做大師兄沒興趣,還真不一定輪得到唐威。
  郭榮金笑了笑,“無論誰能走到這一步,我們都不能掉以輕心,不過,他們的優缺點確實很明顯。”
  郭榮金和王猛雖然有交情,但是在大比上,必然是公私分明,而且說實在的,他很渴望跟王猛交手,在火云洞的這段時間,但凡是來往的弟子談論的都是雷光堂的王猛,此人有多么多么的神奇。
  郭榮金很佩服王猛在辨識礦物上的靈性,可是沒想到王猛在其他方面竟然也如此厲害。
  在圣堂的歷史上,在旁門有建樹的弟子,在戰斗方面都會比較差,他算是一個例外了,但他是把挖礦和修行融為一體,以自己的方式修行罷了,挖礦不是重點,對礦重擊時獲得更強的力量,而且在黑暗中才能心無旁騖,堅持不懈,這也是他的自我強迫的修行方法。
  坦白說,修行坑爹得一逼,讓人難受的不是危險,而是枯燥。
  越向上越是如此,所以很多人不得不用其他的方法分散一下精神,否則高手成不成不一定,搞瘋是肯定有的。
  “目前看,對付胡靜,只要不給她施展冰火符箓的機會就好了,張小江,土遁術是不錯的游戲,只是那點頻率對我們用處不大,馬甜兒就當她可以使用靈融大法,可惜那赤吼對在座的都構不成威脅,周謙、柳眉很普通,若說有特點可能就是意志了,索明我就不說什么了,輸給我們的棄徒,大家也不用混了,倒是王猛,此人我接觸過。”
  郭榮金說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