圣堂》 最新章節: 第990章威武(06-25)      第991章月末(06-25)      第992章情投意合(06-25)     

圣堂19 胖子也華麗

良元眉頭一緊,一聲爆喝,手中的長劍猛然一挑,劍訣在動!
  讓過去的六道劍氣猛然回殺,跟前面的劍氣前后夾擊,而此時李天一裝逼的動作已經做老,再換招已經來不及了。www.booksrc.net
  良元嘴角泛起一絲笑意,這就是目中無人的代價!
  這才是真正的溺海無涯!
  被包圍的李天一像是傻了一樣被劍氣包圍,猛然……吼~~~~~~~
  砰……
  王猛和張小胖徹底被驚呆了,仿佛有一條火龍沖天而起,張小胖自認眼力是他最優勢的地方,可是眼前只是一抖,那四面八方的劍氣就被掃蕩一空。
  這一招如同潛龍騰淵,勢不可擋!
  李天一的劍已經架在了良元的脖子上,微微一笑:“良師兄,我對你們仙源堂真的沒興趣,以后別來煩我了。”
  良元的面色蒼白,瞳孔放大,一劍……
  自認天賦超群,修行更是無比的努力,十年苦修的乾水劍法,竟然被一眼看穿。
  良元整個人如同散架了一樣,天才是靠著自信和自尊前進,有一天忽然發現,自恃的一切,在對手看來是那么的可笑,自是崩潰。
  “我輸了。”
  良元咬著牙說道,以命痕十八層挑戰命痕十五層,已經很沒面子,結果還輸得這么慘,他只能堅守著最后的尊嚴,只是整個人都傴僂了。
  李天一擺擺手,良元離去的步伐有點踉蹌。
  這就是老頭子禁止他跟別人決斗的原因,他的存在對年輕一代的修行者不是鼓勵,不是目標,是摧殘。
  問題是,他很少找別人麻煩,都是別人找他啊。
  “何苦來哉。”李天一無奈地聳聳肩,這句話最近說得好多。
  “戲也看完了,朋友,別鬼鬼祟祟的了。”李天一淡淡地說道。
  張小胖一驚,心臟砰砰砰直跳,靠,該不會是被發現了吧?偷看別人比武可不是什么正派的事兒,雖然兩人只是恰逢其會。
  “你是自己出來呢,還是我請你出來呢!”李天一望向兩人藏身的地方。
  王猛和張小胖只能站了起來,“咳咳,李師兄,我們不是有意的,只是恰巧在此地拉屎。”
  張小胖連忙解釋道,不過也真虧他說得出來。
  李天一倒是愣了愣,怎么是兩個人,他是感覺到一個人,不過看看兩人的打扮,還有那微弱的氣息,禁不住搖頭,兩個廢物,真沒勁,這次出來本以為能遇到什么好玩的事兒,結果全是廢物。
  “懶得和你們計較,快滾吧。”李天一隨意地擺擺手,目光中露出不耐煩。
  張小胖松了一大口氣,拉著王猛就要走,……沒拉動。
  王猛禁不住一笑,“滾”,真有趣。
  “這位師兄,脾氣別這么大,山外有山,出來混低調點好!”
  王猛笑道。
  李天一看了王猛一眼,差點笑出聲來,竟然來了個比他還會裝逼的,“小子,沒實力學人家裝逼是**。”
  嚼著一根小草,悠哉悠哉地離開了,仙源堂也被他扁平了,想來老頭子又要發火了。
  張小胖拖著王猛,猛哥這是搞什么,這可不是在凡間的街頭,何必惹這種怪物。
  “你的九天離火劍還是欠了火候,剛才良元的劍只要再挑高三寸,你可能就沒那么幸運了,這種破綻要是定型了,以后就難改了!”
  王猛繼續說道。
  “猛哥,猛哥,別亂說話,走吧,走吧。”張小胖死命地拽著王猛。
  可是李天一的身體卻突然如同石化了一樣,緩緩地轉身,雙目中爆發出驚天的氣勢,跟剛才完全像是換了一個人。
  張小胖嚇壞了,干啊,這怪物剛才竟然還沒盡全力,猛哥這是吃錯藥了,得罪這種人。
  “有意思,踏破鐵鞋無覓處,得來全不費工夫,既然你能看出來,一定能破解了,好,比試比試吧!”
  李天一的表情完全變了,整個人像是燃燒了一樣,他的九天離火劍由于命痕層次不夠,是有點不到位,但到目前為止能看出來的,只有自家老頭子,師傅都不行。
  張小胖傻眼了,玩命地擺手,“師兄說笑呢,我二人還未入門呢,修行不過五層,怎么是李師兄的對手。”
  “我沒說你,這位兄臺可是高人,難道是看不起在下?”
  李天一完全換了一個人,求戰**熊熊燃燒,看來所謂規矩還是因人而異的。
  “師兄說笑啊,我們真不到五層,比靈石還真啊!”胖子恨不得把心掏出來給對方看,開什么玩笑,這可是會死人的。
  “好說,我把威力控制在五層以下,這樣也不會受傷,挺好,挺好。”李天一笑道,壓制威力更考究對于劍法的領悟,難度更高,家里的長輩也常這樣陪他練劍。
  張小胖還想說話,一旁的王猛已經站了出來,遇上便是有緣,指點一下又何妨。
  張小胖張了張嘴,這是走什么運啊,命痕二層對抗命痕十七層,靠啊,就算把威力壓低,也是一根毛的勝算都沒有啊,猛哥不是剛才摔壞了腦袋吧。
  哪頭豬說的大難不死必有后福啊,福你全家!
  王猛已經拔出了劍,對面的李天一也拔出了劍,降低對命痕的控制度,可以非常輕松地控制威力。
  這就是差距,讓很多人絕望的差距。
  王猛握了握手中的劍,假貨,不過二層的元力應該還撐得住。
  李天一見對方的隨意也露出驚奇,還是第一次見到有人在他面前如此輕松,“既然兄臺不肯出手,我就不客氣了,先接我一劍吧。”
  雖然壓低了威力,但是水平是擺在那里的,命痕十七層可控的招數和境界差距太明顯了。
  行云流水的步伐,一劍斬出,在張小胖看來完全無懈可擊,閃也不是,躲也不是,迎上去……更是找死。
  李天一的攻擊如同藝術一樣,至少在張小胖看來完全是不可阻擋的。
  王猛輕輕退了一步,讓開了兇猛的一劍,但第二劍已經殺了過來,直接掠向王猛的咽喉,張小胖的心都彈到嗓子眼了,但是王猛的脖子竟然隨著劍移動,劍貼著脖子,只要快上一分,這腦袋就要和身體說拜拜了,可是這一劍又躲過去了。
  (收藏啊,推薦啊,點擊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