圣堂》 最新章節: 第990章威武(06-20)      第991章月末(06-20)      第992章情投意合(06-20)     

圣堂191 橫山陣

一百八十五底蘊
  申屠很著急,他已經從剛才的憋屈轉到有點力不從心了,一直以來他都認為他比周謙強很多,上次完全是意外。(《》.)
  申屠已經施展了體修的金甲術,希望可以增強抵抗力尋找反擊的機會,可是依然無用,對方的爆裂火符還是那么猛。
  士別三日當刮目相看。
  小南天八卦符箓陣已經來到了申屠的身邊,而此時的申屠剛剛被一道爆裂火符打的人仰馬翻,還沒來得及站起來,周楓已經發動。
  嗖嗖搜……
  爆裂火符形成密集打擊,火焰和爆炸籠罩了申屠。
  一氣呵成。
  周謙的手也稍微有點顫抖,打得他太痛快了,這已經是他的最強狀態了,不知道對手還能不能站起來。
  身體很脹痛,這是元力輸出過度的現象,但是周謙仍是強忍著準備好火符,向來以對方的實力恐怕還有一輪攻擊,但不管怎么樣,就算是兩敗俱傷,他也不會允許對方輕松地從他這里帶走勝利。
  ……
  橫山堂的弟子依然從容,他們在等申屠站起來,雷光堂的攻擊算什么,怎么能起到他們橫山堂的申屠!
  直到火焰平息,申屠都沒任何動靜,已經渾身焦黑的申屠安靜地躺在地上,連一點掙扎都沒有。圣堂最新章節.
  橫山堂無比的安靜,弟子們簡直無法相信自己看到的?
  如果這種事兒發生在道光堂身上也還說得過去,可是區區雷光堂的術修竟然直接把橫山堂的體修滅了。
  你敢信嗎?
  心比天高的橫山堂弟子全蔫了,無法接受眼睛看到的事兒。
  說實在的,連周謙自己都愣了,自己的爆裂火符有那么強嗎?
  “丫的,周謙的爆裂火符比我戰斗的時候提高了一個級別!”
  安玉書撇撇嘴,他是最有體會的了,這個瘋子竟然拿命跟他拼,結果還拼贏了。
  周謙望著自己的雙手,有點不敢相信,他已經做好了鏖戰的準備,卻沒想到是這樣的結果。
  王猛笑了,他的心中最清楚了,周謙強行使用丹藥是有害處,但也確實擴張了他的命痕,加強了輸出,任何事情都有正反兩面,他失去的時候也會得到。
  大難不死必有后福。
  雷光堂的歡呼聲和其他分堂的戰勝就如同耳光一樣響亮地抽在唐威和橫山堂弟子的臉上。
  唐威更是臉色鐵青,枉費他一片苦心,這些年申屠跟著他也算是鞠躬盡瘁,可是這混蛋也太不爭氣了,連個周謙都搞不定,這臉真丟大了。《》.
  “呵呵,大師兄,這種廢物您還留著,真是讓我等受用不起啊。”
  黃鋒邪笑著說道,“這可不是失誤,而是真正的庸才啊。”
  “大師兄該不會還心軟吧。”
  鋼煉也沉聲說道,兩人都對申屠發號施令很不爽,什么東西,在以實力論尊卑的橫山堂這種貨色就該去掃大街!
  “把他抬走,別讓我再看到他!”
  唐威沉聲說道,立刻有橫山堂弟子把申屠抬了出去。
  唐威算準了,如果申屠上的話,對方會上周謙,只要申屠不懈怠,這一場是十拿九穩的,同時也是幫申屠立威,至少讓鋼煉和黃鋒閉嘴,同時也是在穩固自己的地位,結果這個不爭氣的混蛋竟然弄出這么一出。
  嘲笑聲一片,唐威看了一眼鋼煉,“鋼煉,你上!”
  “嘿嘿,大師兄,拍馬屁是沒用的,實力才是硬道理!”
  鋼煉不痛不癢地送了唐威一句,這申屠就是唐威的狗腿子,根本無用,現在他和黃鋒回來了,橫山堂要變天了。
  申屠怎么說都是橫山堂的二號人物,卻被雷光堂輕輕松松地滅殺了,別說對手了,雷光堂弟子都有點難以置信。
  但現實就這么發生了。
  周謙贏了,還贏得暢快淋漓,雷光堂弟子沖著橫山堂那邊大聲嚎叫,示威之意明顯。
  周謙回到陣中,眾人紛紛迎上來恭喜。
  “周師兄太牛了,這申屠也太不經打了。”陳海廣笑道。
  何子淵搖搖頭,“不是申屠不夠耐打,而是周師弟這爆裂火符太兇了,體修雖然以防御著稱,但畢竟不是石頭,這種不間歇的狂轟雖容易破掉防御,沒想到用了金甲也沒起到作用。”
  何子淵望著周謙充滿了羨慕和佩服,要知道不久之前周謙的時候還不如他,那個時候的周謙還是趙廣的跟班,四處倒賣一點劣質符箓丹藥什么的,現在已經成了獨當一面的人物,連以前見面都繞道走的申屠都成了手下敗將。
  不光陳海廣和何子淵是這樣,所有的雷光堂弟子心中都燃燒著一團火。
  不過鋼煉那巨大的體格出現在場中,還是相當有震撼效果的。
  轟……
  鋼煉的腳在地上一跺,頓時地面如同隕石撞擊了般顫動了一下。
  “嘰嘰喳喳的叫什么,雷光堂誰來受死!”
  鋼煉蔑視地一指,作為體修練成申屠那種程度簡直就是廢物垃圾,丟人丟到家了。
  胡靜看了一眼對手,“這一場交給我吧。”
  “小心。”王猛點點頭。
  “小靜,加油,別給這傻大個機會!”
  張小江叫道。
  針對對手的布陣,選擇最適合的弟子出戰是挑戰者的最大優勢,也是最大的機會,一定要利用好,從第一局上,雷光堂完勝。
  胡靜一出場立刻引起一片歡呼,胡靜在上一場擊敗宋鐘之后,人氣暴漲,她這個雷光堂大師姐的位置也算是正式得到認可,以前只不過是雷光堂關起來門來自己叫罷了。
  鋼煉望著嬌小的胡靜,“本人不懂得憐香惜玉,一會兒要有個什么三長兩短,到了黃泉記得報爺的名字,鋼煉!”
  胡靜淡淡一笑,“希望你不是頭腦簡單,四肢也不發達。”
  戰斗瞬間拉開,鋼煉如同巨型妖物一樣,轟隆隆地沖向胡靜,胡靜輕盈地拉開距離,火符、冰魄符雙手不間斷地轟出。
  進步的不只周謙一個,眾人的潛能都被最大程度的激發,胡靜掌握了同時控制火符和冰魄符雙重壓制的方法。
  一會兒火符,一會兒冰魄符,兩種截然不同的攻擊傷害,絕對能給對手制造巨大的麻煩。
  鋼煉兇猛的氣勢也被符箓壓迫,但以鋼煉的塊頭顯然是重力量的,閃避沒什么可能,只是一股氣向前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