圣堂》 最新章節: 第990章威武(06-23)      第991章月末(06-23)      第992章情投意合(06-23)     

圣堂194 士別三日

一百八十七節外生枝
  胡靜沒有時間驚詫,在對方肆無忌憚的時候,她的第二擊冰火熔融破已經準備好,但是鋼煉轉身的時候明明看到,卻根本不在意。《》.
  胡靜咬著牙,她一定要拿下這場,她要前進,只有前進才能……
  冰火熔融破!
  又是一擊,威力不減,胡靜把全力的冰火熔融破拆成兩個,大大降低施展的時間,本以為這樣的威力已經夠了,卻沒想到遇上鋼煉這樣的對手。
  鋼煉嘴角泛起一絲冷笑,雙臂握在一起,朝著地面猛然轟下。
  波……
  一道力量波紋轟開地面,像是有若實質一樣轟向胡靜。
  砰……
  冰火熔融破在碰到這股力量的時候直接被撕裂。
  而地面的力量已經沖向胡靜。
  噌……
  胡靜剛剛邁出腳,身體就像是被砍了一刀一樣,整個人飛了出去。
  力修技——地震波!
  絕對的力量可以撕破空間,裂開大地。
  體修確實不能使用復雜的命痕組合技法,但卻可以使用不組合的直接技能,在體修的發展中出現一些粗暴直接的元力爆發技能,一瞬間把力量轟出,造成各類型的力量殺傷。
  但是這需要絕對的天賦和理解力。
  不是所有的體修都是頭腦簡單四肢發達之輩,也有天賦異稟的精英選擇體修,因為他們可以把體修的力量發揮到極致。
  法術有法術的變化,力量也有力量的暴虐。
  轟……
  又是一震,胡靜的身體飛到了空中,再次落下時已經昏了過去。圣堂.
  摧枯拉朽!
  鋼煉對著雷光堂弟子的方向,豎起了一個小手指擺了擺。
  第二場,橫山堂鋼煉勝!
  但是贏了的鋼煉卻并沒有走下去的意思,肆無忌憚地走到雷光堂的這邊。
  “雷光堂的爺們都死光了嗎,讓個娘們上,誰敢來戰,只要有人敢出來,剛才那一場就不算!”
  鋼煉是沖著王猛說的,面對面,相當的直接!
  怎么才能成名,怎么才能最快,毫無疑問,干掉王猛!
  這才是鋼煉的目的,什么狗屁的堂戰,關他一毛錢事兒,這種堂戰就算勝了榮譽也全是唐威的,而他才懶得理會,他要在大比上戰勝王猛,以此為契機再在個人排名戰上大展宏圖。
  個人排名對修行者個人來說相當重要,關系著地位和未來是否能成為長老,以及成為長老之后所能分配的資源和權限。
  面對鋼煉如此肆無忌憚的挑釁,雷光堂弟子自然是憤怒,橫山堂弟子則非常興奮,他們就是喜歡打破規矩,就是喜歡挑釁!
  不得不說,鋼煉很對他們的胃口,就是這樣,一鼓作氣把雷光堂打得連媽都不認識。
  只有一個人,唐威的臉色可非常非常的痛快,但那只是一剎那閃過,很快唐威就恢復了平靜,并沒有直接斥責鋼煉的僭越,因為有長老在,這事兒也不用他開口。
  洪磐冷哼一聲:“鋼煉,不得胡鬧,大比豈是兒戲。”
  鋼煉再怎么放肆也不至于對洪磐不敬,恭敬地轉向洪磐,“長老,我聽說我們年輕一代出了一位長老,說實在的,弟子在外修行歷經千辛萬苦,遇到多少次生死一線,我想知道,究竟是什么人入門不過三年就成為長老,他憑什么,他算什么東西,弟子想知道!”
  鋼煉的聲音傳遍全場,當真一個囂張。
  一群抱著同樣想法的精英弟子都禁不住冷笑,他們其實也想找機會對付一下王猛,只不過沒鋼煉這般膽大了。圣堂.
  “這鋼煉還真是不知天高地厚,他這樣搞,簡直就是打唐威的臉啊。”
  方路飛禁不住地詫異,任何一個門派都講究長幼有序,這不是按年紀是按輩分,鋼煉今天一上來就犯了兩個大不敬,一是無視大師兄,一是無視長老,雖然大比之中王猛可視作弟子,但顯然剛才的舉動可不在大比的范圍內。
  宋鐘微微遙遙頭,“若是把鋼煉當成個四肢發達的莽夫就大錯特錯,此人粗中有細相當了解。”
  “不是吧,大師兄,這家伙簡直就是自己找死啊。”姚遠禁不住問道。
  宋鐘笑了笑,“橫山堂向來以強者為尊,這鋼煉在外歷練多年實力非同小可,回到橫山堂怎甘于人下,想要有地位就要證明自己,而目前還有什么比戰勝王猛更能提升自己的,只要贏了,什么規矩,還算得了什么?”
  鋼煉表面上囂張,但眼神卻無比的平靜,他在挑起別人的火氣,但自己卻無比的冷靜。
  回來之后,鋼煉和黃鋒也都算是強忍之下的低調,這樣的舞臺,這樣的好機會鋼煉絕對不會錯過,只要戰勝王猛,他就至少能和唐威分庭抗爭,而且他堅信,以洪磐的性格絕對會給他這個機會。
  果然在洪磐訓斥了鋼煉之后,話鋒突然一轉,“大比規矩不能輕易變動,不過你若是以個人身份向長老請教,誰也不會阻止你,只要王長老不吝賜教就行。”
  洪磐望著王猛說道,只不過眼神里面也透著一種不屑,區區一個弟子,靠拍丹修馬屁竟然也能當長老,跟他們平起平坐,真他娘的晦氣。
  所有人都望著王猛,雷光堂弟子礙于洪磐的壓迫力不敢大聲叫罵,但心中詆毀的要死,太不要臉了,這不是要先消耗王猛一場嗎,贏了也沒好處,輸了,可是血本無歸,真虧他說得出口。
  其他各分堂的人都望著王猛,誰讓你是長老呢,還是這么有爭議的長老?
  你可以找出一萬個理由拒絕,但能拒絕嗎?
  鋼煉目光帶著明顯的蔑視,這絕對有表演的成分,他根本不在于對手是誰,只是在乎這個對手能給予他什么。
  鋼煉的想法王猛一清二楚,其實王猛的心態相當好,也許是融合了神格帶來的影響,這種程度的挑釁,只不過是一個急于上位的新弟子的正常活動罷了,他也沒覺得有什么不對,出手還是不出手呢,出手這家伙肯定也就半殘了。
  鋼煉也看到了王猛的“猶豫”,他費了這么大的力氣可不想對手就這么怯懦。
  “嘖嘖,看到自己堂的弟子被打成這樣,竟然還沒點脾氣,我只能說王長老的脾氣真好,哈哈,弟兄們,我看后面大家也應該狠一點,修行者怎么能是娘娘腔呢!”
  鋼煉大笑道。
  張小江已經跑了過來在王猛面前說了幾句,王猛的臉色立刻變了變。
  胡靜大出血,傷勢很重,對方是故意下重手的。
  王猛站了起來,一直以來,他都想融入圣修的圣之意,可是總有一些蠢貨來找茬。
  “現在一比一,既然有這么多朋友捧場,我就活動活動吧。”
  王猛一步步走了上來。
  鋼煉微微一愣,再也不掩飾心中的喜悅,“嘿嘿,請!”
  洪磐看著王猛,兩人的目光一觸,洪磐似乎感受到了殺氣,不是那么強烈,卻有一種寒意掃過。
  “王長老,可是考慮清楚了,這是你們之間的個人切磋,與大比無關,萬一有個什么三長兩短……”
  洪磐說道,他可不想落人口實。
  “既然要當婊子就不要立牌坊,你說呢,洪長老。”
  王猛絲毫沒給對方留面子,他又怎么會在乎區區一個首席長老。
  洪磐臉色鐵青,他也沒想到一個新晉級的長老敢這樣說話。
  “鋼煉,你可要珍惜這次難得的機會,好好向王長老請教!”
  “長老,請放心,我會讓王長老有個永世難忘的記憶的!”
  鋼煉說道,渾身都興奮了,他苦修多年,等的就是這樣的機會,這簡直是天賜良機,他甚至掃到了唐威的表情,真是精彩。
  大師兄之位,有能者居之,真以為隨便露一手就能嚇倒他們,沒出過門的,果然就是頭發長見識短。
  大比之中經常出意外情況,這不是第一次,甚至也不是最特殊的一次,甚至群毆都發生過。
  可是這卻是最受關注的一次,面對如此強橫的力修,王猛怎么辦?
  “他太沖動了!”楊穎禁不住嘆息道。
  明人看了一眼楊穎,“楊師妹很擔心他啊,呵呵,總要過這一關的。”
  在大家的分析中,力修算是王猛的克星,力修強橫的力量和高頻的攻擊,專克制技術型。
  一力降十會!
  看著王猛站在那里,擺長老的造型,鋼煉禁不住樂了,真有這種白癡啊,還真把自己當長老了。
  “鋼煉,人家長老都擺好造型讓你打了,還客氣什么,難不成還讓長老請你嘛。”
  一個陰陽怪氣的聲音響起,是黃鋒。
  鋼煉一聲爆吼,猛然彈出一步,碎石迸飛,巨大的身形如同炮彈一樣轟了出去,瞬間來到王猛的面前,狠狠的一拳朝著王猛的頭部轟了過去。
  迅猛如雷!
  轟……
  結結實實的一拳直接砸在王猛的臉上。
  全場一片寂靜,但是王猛卻僅僅是頭偏了偏,擦了擦臉,看了一眼鋼煉,“你在撓癢癢嗎?”
  鋼煉一愣,這一拳至少能把王猛打飛,甚至能把脖子大折,竟然沒事???
  又是一擊左拳。
  王猛又是頭一偏,張小江知道,越是這樣,越是猛哥要發狠的時候,他要用身體記住對方施加的攻擊,成倍成倍的償還,因為只有他知道了有多痛,才知道胡靜承受的時候會有多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