圣堂》 最新章節: 第990章威武(06-23)      第991章月末(06-23)      第992章情投意合(06-23)     

圣堂225 封推了感謝

圣堂內也有很多見不得光的東西,尤其是道光堂領袖群雄多年,真要發動起來也很頭痛。
  祖師們也不能不關注了,當雷光堂打到了靈隱堂,發動了舍身戰,祖師們也必須給予足夠的關注。
  雷霆是真正的揚眉吐氣了,但是也有郁悶的地方,因為王猛展現出來的劍法天賦才是最好的,讓他本來的打算落空,當然這也是吳法天比較得瑟的地方,讓你雷老頭叫,王猛再強也是劍修,跟你的體修沒一毛錢關系。
  不過也正因為這樣,祖師們似乎又燃起了拉攏王猛的心意。
  如果王猛真正以體修為主,那其他人什么都做不了,可若是劍修的話,至少可以輔助煉丹,并不沖突。
  周珞丹那一關就過了,周家向來不爭第一,不會威脅到他們,何況還有周楓這一茬,這小子愣是不聽話,竟然大模大樣去幫雷光堂救治,沒把周珞丹氣昏過去,可是現在看看,正因為這樣,周楓反而成了雷光堂最受歡迎的長老,甚至超過了趙雅他們。
  換個角度想想,周楓等于打入了雷光堂內部,贏得了弟子們的尊重,也就等同于雷光堂有了周家的影響。
  有心栽花花不開無心插柳柳成蔭。
  周珞丹若是再不轉個彎兒,她這祖師就白當了。
  王猛雖然是劍修,但是跟李家卻是格格不入,他的性格顯然跟劍宗傳統的豪門不同,王猛身上帶著一種桀驁難馴的野性,確實更適合雷光堂,而李家又絕對不會放低姿態去招攬王猛,以李修文的傲氣肯定做不出來,何況他有李天一,確實也不在意這一點。
  按照慣例,一般只有在最后一場大比的時候,祖師們才有可能到場,但這次的慣例,恐怕也要打破了。
  回到雷光堂,王猛也閉關了,用了兩天的時間,把培元功和小乘五行訣好好地整理了一下。
  在這種鏖戰中,培元功真正發揮出了神效,這最基本的,圣堂弟子幾乎人人都會的功法,卻被很多人忽略了。
  以往培元功只是為了配合爆引訣,但自從小乘五行訣完善之后,爆引訣就沒有修煉的價值了,只是培元功王猛倒不曾落下,這對元力的增長已經沒有任何價值,到了二十層,無論怎么練都看不出效果。
  經過這段時間的大戰,王猛才發現,培元功不是沒效果,而是它的效果不容易發現,培元功是潛移默化地鞏固命痕,同時增強元力的恢復力,就如同骨骼和肌肉一樣,光練了一身肌肉是沒用的,厚實的骨骼才是關鍵,否則只是外強中干。
  而培元功做的就是這個,它不會明顯的增加什么,卻一直在默默地改變。
  這倒是王猛的意外發現,很多偉大的功法其實都來源于基礎。
  王猛剛一出關,卻遇到了一個意外的人,楊穎。
  周楓倒是笑呵呵的,“小子,你倒好,不聲不響地把門一關,人家每天都來。”
  周楓毫不客氣地暗示著,弄得楊穎臉唰的通紅。
  王猛笑了笑,“楊師姐怎么來了。”
  “你這不是廢話嘛,當然是來看你了,你們倆聊聊,我去找索明那小子弄點好吃的。”
  兩人落座,楊穎的美目中泛起一絲絲漣漪,“看你的狀態不錯,是真的做好了舍身戰的準備。”
  王猛笑了笑,“沒那么夸張。”
  “你有把握?”
  “當然……沒有。”王猛說道,“李天一和明人都不是好對付的,機會是有的,看他們采取什么策略了。”
  楊穎露出會心的笑容,“李天一是李家有名的天才,但實際情況你肯定比我清楚,至于明人師兄,我倒是比較清楚,他很低調,甚至在個人排位戰上都不一定會施展出全力,但是在堂戰中,他肯定不會有絲毫松懈,符劍雙修很難對付,距離上一定要掌握好。”
  王猛點點頭,調侃道,“多謝,善良的楊師姐更漂亮了。”
  “是嗎?”
  楊穎輕輕挽了挽長發,月光之下的楊穎,臉有點微紅,第一次她因為別人夸她美麗而甜滋滋的。
  也不知是發情了還是怎么了,楊穎這一刻的美態真真正正的震撼了王猛,王猛鬼使神差地伸出了手,摩挲著楊穎那動人的嬌顏。
  楊穎的臉更紅了,溫柔地望著王猛,她的高傲和自信,在這個男人面前完全融化了。
  時間在這一刻平靜了,不遠處的金犀笨抬起頭百無聊賴地看了一眼主人,又開始打瞌睡了,大晚上的不睡覺摸來摸去有什么意思。
  楊穎已經閉上了眼睛,修長的睫毛蒙上了一層炫麗的月亮光輝,這種美已經到了惑人心魄的地步。
  一股無法控制的熱量從體內涌出,王猛吻了上去,楊穎有些無助地顫抖著,在月亮的見證下,圣堂第一美女,終于獻出了自己的初吻。
  這算不算是假戲真做呢?
  小千世界和凡間不同,凡間并不是很重視這個,但對于修行者,這種接觸已經算是誓約了,除非是那些修行雙修大法的妖女類型。
  何況對于楊穎。
  楊穎確實有點無助,她出身小千世界,很早就入圣堂修行,一直到現在。
  王猛當然不能算是無師自通,他和張小江從小就開始雞鳴狗盜,偷看女人洗澡可不止一次兩次了,當然那都是小孩子的事兒,只不過男人的本能加上早熟的積累,很快就變得輕車熟路了。
  至少對付楊穎是綽綽有余了。
  此時無聲勝有聲啊。
  王猛忽然發現以前怎么那么傻,受莫山的影響差點打一輩子光棍,這樣的人生豈不是殘缺的,連人生都是殘缺還談什么逆天。
  楊穎能感覺到男人的手越來越霸道,她想反抗,可是渾身一點力氣都使不上。
  “王猛,太快了,我……還沒準備好,嗚……”
  不得不說,王猛還不如張小胖開竅早,胖子很早就知道美女和修行是人生兩件同等重要的大事。
  王猛吻著楊穎的紅唇,然后慢慢向下,那潔白如玉的脖頸,楊穎那一點掙扎一下就煙消云散了,已經這樣了,本就是自己認可的人,他想怎么樣就怎么樣吧。
  楊穎深深地看了一眼王猛,閉上了眼睛,按住王猛的手也松了開,王猛順著衣縫鉆了進去。
  只是王猛卻沒有更多的動作,不是不想,那雙目微合的楊穎實在是太美了,天生尤物,為什么自己以前都沒發現呢?
  想想,王猛都挺佩服自己的,這定力,比傳說中的柳下惠強太多了。
  楊穎也是緊張,這人怎么沒動靜了,微微睜開眼睛,卻發現他在直勾勾地盯著自己。
  兩人就這么靜靜地望著,越湊越近,越湊越近……空中的月亮實在看不下去了,扯了一片烏云把自己遮住。
  時間似乎如流水一樣,外面響起一陣干咳聲,王猛和楊穎忽然驚醒,饒是王猛臉皮是練出來的也禁不住有些紅,楊穎更是手忙腳亂地整理衣服,兩人不知不覺中都忘記了時間。
  過了一會兒才出現周楓的身影,周長老是過來人,年輕人嘛,干柴烈火,戀jiān情熱,忘記了時間也是正常的,但是他的肚子也是餓了。
  “看來你們兩個進展不錯嘛,挺好,還是我老人家有人性,給你們準備了吃的,要不要來點酒,慶祝一下?”
  周楓笑道,目光在楊穎和王猛身上掃來掃去,心中那個樂啊,一方面是開心,一方面是借機調侃一下王猛,難得能看到這小子害羞。
  只可惜王猛的適應力還是很強的,很快就放開了,一把握住楊穎的手,楊穎象征性的掙扎了幾下,這位驕傲的飛鳳堂大師姐,此時溫柔如水,簡直是不可思議。
  “當然要慶祝一下,老周你可是見證人!”
  王猛笑道。
  “哈哈,還是你小子臉皮厚,成,這見證人我做了,丫的,誰跟我搶,我跟誰急。等著,我去拿酒。”
  楊穎看了一眼,這人突然這么霸道,弄得楊穎確實是心砰砰直跳。
  其實王猛也好不到哪里,只是渾身雀躍,他忽然明白張小江的感覺了,難怪這小子整天想和柳眉膩在一起,這種感覺確實美妙。
  對于王猛的呆相,楊穎禁不住白了一眼,心中卻很是甜蜜,平時她不喜歡別人看她,尤其是只在乎她的外表,可是這時,她很慶幸自己的美麗,可以讓自己在意的人欣賞。
  兩人就這樣手拉手,互相望著對方,直到周楓到來。
  “修行是什么,他娘的就是一種活法罷了,陰陽相濟方成大道,那些假道學純粹就是腦子有毛病。”
  酒過三巡,周楓大著舌頭說道,“不過年輕人,你們可不能耽于享樂,要有控制度。”
  不得不說,老周真的喜歡嘮叨,酒量又不行,喝多了就更嘮叨了,王猛和楊穎被他說得哭笑不得,什么享樂,什么耽誤。
  看周楓喝得迷迷糊糊,王猛連忙把周楓抬了回去,等回來的時候,楊穎靜靜地坐在院子里。
  楊穎也在掙扎,其實她應該走了,其實今天就已經很快了,應該算是真正確立修行情侶的關系。
  見王猛過來,楊穎站了起來,“王猛,天色不早了,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