圣堂》 最新章節: 第990章威武(06-25)      第991章月末(06-25)      第992章情投意合(06-25)     

圣堂23 緣遇斷刃票

張小胖舉起了手中的虎鷹王,剛想夸贊,卻發現王猛的目光如同電光一樣攝人心魄。m
  當王猛站起來的時候,那光芒就不見了。
  “做的不錯!”王猛點點頭,張小胖五行屬土,身體胖瘦沒什么差別,不過要修行到一定層次才會覺醒。
  “哈哈,猛哥,你終于練完了,我們要抓緊時間。”
  “走吧,還有大半天時間,抓緊一點來得及。”王猛笑了笑,苦修了這么長時間,也只是固本培元,不能急于晉升,以王猛的身體情況,必須讓先天的兩道命痕遂入圓滿境。
  張小江收起球球,把虎鷹王往乾坤袋一放,兩人貼上神行符朝著雷光堂狂奔而去。
  交任務的最后一天,雷光分堂這些年來都很弱,一直沒出什么人才,在圣堂的地位也越來越低,幾位長老們都不受待見,如果是靈隱堂的人,馬萬良那種貨色的絕對跟哈巴狗一樣。
  這次雷光分堂之所以招收了這么多新弟子,也是想廣撒網多撈魚,撈到一條是一條。
  符修這邊還好,趙雅還是很開心,胡靜算是意料之中又有意外的驚喜,意料之中是她的天賦肯定會合格,意料之外的是沒想到她在煉丹上有著超乎尋常的靈性,符修包含了制符,煉器,煉丹,陣法,能掌握一項就算不錯了,煉丹更是重中之重,在合適的機會,她要帶胡靜去一下總堂。(m)
  符修這邊加上胡靜有五個人過關。
  體修那邊,王薄當勉強滿意,合格的弟子有十一個,但缺乏出眾的。
  弓修那邊也有八個人合格。
  而劍修這邊,徐晃則是另外一番心情,劍修今年過關的七個人,可惜都缺乏靈性,只能算中規中矩。
  圣堂與其他門派不同,廣收弟子廣結善緣,門徒眾多也是圣堂在小千世界最大的特點,雖說數量不是修行世界強弱的判斷標準,但以總堂為根基,分堂為枝葉,確實帶來很多意想不到的好處。
  時間一點點過去,無論完成的還是未完成的,弟子陸續都到齊了,就剩王猛和張小江。
  “趙師妹,你給張小江安排的什么任務?”萬靖問道。
  “虎鷹。”趙雅說道。
  胡靜心中黯然,這事兒她已經知道了,王猛和張小江的任務都屬于最難做的,原因是兩人根本不適合修行,修行是殘酷的,有的時候放棄是福,這才是趙雅的本意,強行修行結果只會更慘。
  這一點趙廣當然清楚,好歹也是自己的姑姑,這靈石留給廢物也是浪費,還不如為他的修行添磚加瓦。m
  萬靖搖搖頭,雷光堂的長老中,趙雅年紀最小,為人和善,但骨子里也最堅持原則,負責篩選,張小江天賦是有的,只可惜靈活度太差,并不符合弓修的條件。
  “趙廣,還差誰?”王薄當吼道。
  王長老的耐性不好,這是有名的。
  “回稟長老,還差王猛和張小江二人,是否要等?”趙廣恭敬地說道。
  “什么亂七八糟的,我這邊已經搞定了,你們看著辦吧。”
  王薄當擺擺手,這次雷光分堂有收獲的就是符修和他這邊。
  “趙廣,你可知二人的去向。”趙雅問道。
  “回稟長老,聽說二人是去做虎鷹任務了。”
  趙雅望著徐晃和萬靖,畢竟是他們二宗的事兒,也不好過多干涉,何況時間確實還有點。
  徐晃和萬靖對視一眼,其實兩人都有種奇怪的心情,萬靖挑選小胖子的時候也是說不出的滋味,只是覺得這小家伙眼睛很亮,很適合當弓箭手,而徐晃則是在王猛身上感受到一種與眾不同的熱情。
  只是這并不是修行的全部。
  “再等等吧,反正還有點時間。”
  徐晃說道,“還沒恭喜趙師妹收到如此佳徒,希望她能在大比的時候給我們雷光分堂爭口氣。”
  眾多三代弟子都露出艷慕的目光,新弟子能過關就是祖上冒青煙,畢竟修行者在凡人眼中都是仙人一流,
  而成為長老的親傳弟子,更是做夢一樣的事兒,要么是在大比上表現極為亮眼,要么是有很深的家族背景,而這胡靜運氣實在好得驚人。
  面對眾人的注視,胡靜表現得不溫不火,從小她就見多了這種目光,只是從凡人換成了修行者,她現在擔心的是王猛和張小江,這兩個家伙搞什么,關鍵時候怎么能掉鏈子。
  “徐師伯過獎了,弟子駑鈍,師傅看中,誠惶誠恐,自當全力以赴,為雷光堂爭光。”
  胡靜說道,不卑不亢,確實有大家風范,趙廣難以掩飾心中的欣賞,姑姑的親傳弟子,他的機會可是很大啊。
  至于其他三代弟子只有羨慕的份兒,雖然胡靜是新弟子,可是身上就是有那么一股能鎮得住場的氣質,別人想瞧不起都難。
  “哈哈,趙師妹,她還真像你。”
  萬靖和王薄當也是點頭,趙雅微微一笑,對于修行到他們這個份上能找到一個合適的徒弟不容易,難得胡靜不但天賦好,性子落落大方,看著也舒服。
  趙廣心中也要說聲服氣,很多修行很多年的三代弟子跟長老們說話的時候還是禁不住誠惶誠恐,可是胡靜卻可以坦然面對,越看越美,不但長得秀美,身材也是沒得說,尤其天生一雙長腿,配上圣堂的白色長袍,更顯得飄然出塵,其他女弟子完全沒法比啊。
  “徐師伯,萬師伯,王猛和張小江二人,弟子很熟悉,我相信兩位師伯的眼光,他們一定會完成任務的。”
  胡靜說道。
  徐晃和萬靖微微一笑,這孩子倒是心思細膩,看得出他們有點不耐煩,這個時候愿意為朋友說話,至少說明不是忘恩負義之輩。
  “不要亂說話。”趙雅說道,卻并沒有責罰的意思。
  “胡師妹,修行很嚴酷,勉強會起到相反的效果。”趙廣盡量讓自己表現得瀟灑一點,在他看來,有他這光輝的存在,命痕兩層的垃圾,還有那個蠢胖子完全就是路邊角色。
  他相信無論相貌、氣質、能力、背景都要超出他們一大截,吸引胡靜的注意力也是必然的。
  “趙師兄,結果沒出來之前,你怎么知道是勉強呢。”胡靜云淡風輕地說道。
  這種搔首弄姿在她看來太膚淺了。
  吃了癟的趙廣倒是保持著風度笑而不語,別說有雷池這個鬼門關,就算沒有,兩人也別想通過。
  眼看太陽就要下山,外面傳來急促的腳步聲,王猛和張小江到了,幾乎是直接沖了進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