圣堂》 最新章節: 第990章威武(06-23)      第991章月末(06-23)      第992章情投意合(06-23)     

圣堂237 祖師駕臨票支持

二百二十七威信
  這次楊穎沒有臉紅,心中甜蜜蜜的,心中也有點忐忑,還沒跟家里說就從了王猛,……反正生米已經煮成熟飯了,料想家里也沒什么辦法1,。igEN彩接下來三天,圣堂九分堂下下可都是無比熱鬧,可是雷光堂和道光堂卻是大戰前的寧靜。
  弟子們都知道,這是一次新老更替了,寧志遠能守住嗎?
  “師兄,這是我從張良那小子那里弄來的最新調查資料,王猛這小子的聲望竟然跟寧師兄不相下,在下三堂的擁護更是超過了大師兄。”
  莊旋笑道,“不過勝算,八成還是覺得寧師兄能贏。”
  趙廣露出一絲獰笑,“這兩個家伙最好一起完蛋,一了百了。”
  莊旋點點頭,“寧志遠的去向未定,但肯定不會在留在這里了,王猛這小子不過是來自凡間的卑微賤種,現在的圣堂只有師兄能領袖群雄。”
  誰能想到道光堂原三號人物竟然是馬家的人,而趙家和馬家達成了交易,弟子這一代力推趙廣,為將來趙凌萱的入主圣堂做準備,當然趙家付出了什么就只有他們才知道了。
  得此主力,趙廣才敢跟寧志遠公然叫板,趙家和馬家聯合,確實足以對抗寧志遠。
  “內奸的事兒查得怎么樣了,祖師們對這事兒可是很關注,要是辦好了,可是我倆的大功一件。”
  趙廣說道。
  “范圍正在縮小,只是此人隱藏得確實很好,傳遞信息也不留痕跡,看來地位不低1,。”
  莊旋說道,馬家和趙家這次大動干戈,直接過問弟子勢力的劃分從某方面來說也是被王猛攪局給逼的,而且王猛和寧志遠不同,至少寧志遠是沒什么歸屬的,而王猛跟周家走得太近了,這讓馬家和趙家很是忌憚。
  “可惜,此事是王猛來之前就發生了,否則此人嫌疑最大。”莊旋說道。
  趙廣點點頭,“這種事兒要么不動,動就要有把柄,讓他無從反駁,無論怎么樣都不能辜負了祖師對我們的信任!”
  莊旋點點頭,馬家人的城府都很深,他能在道光堂這么多年隱忍足見功力。
  圣堂之內有內奸不是什么新鮮事兒,任何一個門派收徒的時候都要考察,但圣堂廣收門徒難免會有奸細混入,只不過分堂和總堂之間有明顯的界限,而分堂中功法之類的并不怕被偷學,可是現在的問題是,不斷的有精英弟子被殺,這招釜底抽薪可謂狠辣之極。
  趙廣和莊旋都很有野心,而且很清楚,兩人若想位,一定要靠祖師的支持,這件事兒要是能辦好,也算是大功一件。
  談完正事,莊旋也禁不住嘆息,“真是便宜了王猛這個混蛋,楊穎這美人竟然被他采了,想想就生氣,被滋潤的楊穎更加明艷動人了!”
  這事兒也正是趙廣恨得直癢癢的,這些年來大家都把楊穎捧在手心,一方面因為楊穎的地位,另一方面也是因為楊穎所在的家族在朱雀大陸也是名門望族,結果白白便宜了王猛這個家伙,早知道先下手為強。
  “解決了王猛,總有機會,眼前重要的是鞏固我們的地位,別讓王猛鉆了空子。”
  一想到楊穎這樣的美人在王猛身下委婉承歡,趙廣就有一種抓狂的沖動。
  早知道這小子剛來圣堂的時候,就直接弄死了,省得現在這么多事兒1,。
  可惜,哪怕是小千世界也沒有一種丹叫做后悔丹。
  三天之后,道光堂,大開山門,迎接這盛況空前的一戰,弟子們濟濟一堂,以往的大比,都是個人排名戰最出彩,罕見的大比的期待度如此之高,可謂是有史以來的一個巔峰。
  道光堂內外都是來自個分堂的弟子,王猛和寧志遠的擁躉可謂是涇渭分明,差不多半壁江山,這么多年終于有一個弟子可以真正意義地威脅到寧志遠了。
  道光堂確實是有第一大堂的霸氣,如此陣容,道光堂弟子依然保持著淡然以對,寧志遠在他們心目中已經不是單純的弟子,是他們的神,他們的傳說,要比長老還有威嚴。
  如果不是攜著舍身戰擊敗靈隱堂的強大氣勢,恐怕一來這里就被壓制住了,像百草堂等分堂的弟子都很收斂,但雷光堂完全不管那一套,什么道光堂,他們來這里就是為了踏平道光堂。
  大江后浪推前浪,前浪不想也得被拍死在沙灘!
  這次其他七分堂的精英弟子全到齊了,道光堂的斗法臺是最大的,是其他分堂的五倍大小,個人戰有時也會選擇在這里舉行,一些需要公證的堂戰也會選擇在這里。
  但盡管如此,道光堂依然擁擠,弟子們也從沒這么熱鬧過。
  “真沒想到,這事兒就這樣發生了,到現在我還有點不太敢相信。”喬遷說道,他和賈似道一起來的。
  “要是之前有人告訴我雷光堂能到這里,我肯定直接抽他丫的,現在,哈哈,真是太有意思了。”
  賈似道不停地搖頭。
  “兩位師弟,給你們介紹一下,趙凌萱師妹1,。”宋鐘帶著趙凌萱走了過來。
  賈似道和喬遷面面相覷,“這一戰的動靜真不小,連趙師妹都下山了。”
  趙凌萱文靜的行禮,“見過兩位師兄。”
  “師祖也是讓師妹出來長長見識,同時認識一下各位師兄,以后還要多多關照。”
  “哪里,哪里,將來還要趙師妹關照我們才是。”
  賈似道和喬遷也不知道宋鐘這葫蘆里賣的什么藥,看來王猛這次鬧出的大動靜改變了不少東西。
  不過今天的主角是王猛和寧志遠。
  雷光堂和道光堂弟子可是針尖對麥芒,道光堂顯然很不屑來自底層的雷光堂,這種貨色,平時連看一眼都懶得看,拿什么和大師兄寧志遠比。
  而雷光堂更是不鳥道光堂,王侯將相寧有種乎,道光堂也不是生來就是第一分堂,雷光堂做到的是道光堂遠不能比的。
  圣堂很少見到如此火爆的場面,雷光堂弟子承受了這種壓力,其他堂的弟子也越來越活絡了。
  仙源堂、橫山堂的弟子更愿意支持道光堂,靈隱堂互不相幫,畢竟剛剛遭遇舍身戰的失敗,靈隱堂弟子還是很酸楚的。而飛鳳堂、火云堂、御獸堂、百草堂的大多數弟子都站在雷光堂這邊,尤其是飛鳳堂,那力支持,王猛和楊穎在一起了,兩堂自然就是一家人了。
  當六位祖師抵達的時候,大比到達了,祖師齊聚足見對這場戰斗的重視。
  這場戰斗的支持者當仁不讓的是劍修祖師李修文,一向很少參與這種事兒的李修文也終于坐不住了,他也要看看這個能連續兩次擊敗自己繼承人的弟子到底有什么不同1,。
  天一這孩子太執拗,明明已經到了二十一層,卻愣是不肯用,不過也好,只有能執著于劍,才能成大器,些許波折倒不算什么。
  寧志遠則是李修文這些年發現的另外一種類型,沉穩,悟性極強,說遠一點,這是可以開宗立派的人物。
  萬千出圣堂,很多圣堂弟子到達了一定地位之后,會離開圣堂,創立自己的修行門派,或者家族。
  比如圣修中很有名的道光堂就是如此。
  雖然離開了圣堂,但畢竟出身圣堂,也算是大家族中的一員。
  圣堂也是通過這種方式擴大自己在小千世界的影響力。
  李修文收回心神,揮揮手,很快弟子們就安靜下來,“大比第八場,雷光堂挑戰道光堂,開始。”
  王猛走偌大的斗法臺,頓時下面的弟子響起歡呼,終于站到了這里,王猛代表了無數弟子的夢想,有一天,有那么一天,可以站在這個大比之中的最高舞臺,奇跡真的演了。
  歡呼很快變成了聲浪,山呼海嘯,三堂的弟子看著那些非雷光堂的弟子也如此瘋狂,著實有點不能理解,王猛給他們施展了什么藥,至于嗎,贏了也是人家雷光堂的光榮,關他們一毛錢事兒。
  張良也在人群中,死命地揮舞著手,一貫冷靜的他也不需要什么冷靜了,這一刻就是享受,享受戰斗。
  王猛告訴他們,只要把自己的才能發揮出來,一切皆有可能。
  他所創造的,給了那些在底層已經絕望,或者快要絕望的弟希望1,。
  這比靈石法寶還要寶貴。
  而這是那些享受最優秀待遇的三堂弟子不明白的。王猛不需要再給他們什么了。
  “王猛”
  “威武”
  六位祖師也是互相對視,聽是聽過不少了,但這還是第一次看到,一個入門沒幾年,也不算是祖師的入門弟子,這種情況下,竟然能得到這種支持,絕對是絕無僅有。
  圣堂歷史不乏天才,像在座的祖師,像李修文,甚至宗主,年輕的時候也是一樣的叱咤小千世界的風云人物,但頂多是吸引羨慕和敬畏。
  而王猛帶來的是一種支持。
  這個時候,寧志遠來了,歡呼聲漸漸弱了,寧志遠的目光掃到的地方,弟子們下意識地低頭回避,這么多年寧志遠建立的威信不可能一瞬間消失。
  他是九分堂當之無愧的霸主。
  寧志遠三十多歲的樣子,雙目炯炯有神,骨骼寬大,雙手卻非常的纖細,整理得干干凈凈,粗獷中透著細膩,卻不失威嚴。
  臺下,趙廣嫉妒地望著斗法臺的二人,他身邊的莊旋則在觀察他,莊旋心中冷笑,這種貨色也想當大師兄,真不知道自己有幾斤幾兩重,不過倒也好,如果趙廣太有能力,他豈不是一輩子都沒了機會。
  雖然王猛名義已經是長老,但氣勢,寧志遠更像長老,甚至一句話都沒說,就把氣勢扭轉了。
  所有人都望著王猛,王猛忽然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