圣堂》 最新章節: 第990章威武(06-23)      第991章月末(06-23)      第992章情投意合(06-23)     

圣堂238 這種強大叫做摧殘

二百二十八舍身v斷天涯
  寧志遠這是在用實際的影響力壓制,想要用威嚴迫使王猛低一頭,寧志遠憑借的是多年來營造的威信,利用場外向場內施加壓力,除了少數像張小胖這樣的,都要買賬1,。inG.
  可是他遇到的是王猛。
  王猛的笑容,是那樣的居高臨下,帶著一種長輩看晚輩的欣賞。
  他是長老。
  有人要裝逼,有人要擺架子,那就給他架子。
  王猛忽然轉身,看都不看寧志遠,振臂一揮,頓時被壓制的下三堂的弟子們一下子找到了發泄口,轟然歡呼,比剛才的聲浪還要兇猛。
  寧志遠愣了愣,臉色有點難看,沒想到這頭重腳輕根底淺的王猛竟然敢在這方面跟他叫板。
  如果是之前的王猛,可能懶得計較,而現在的王猛已經恢復了街頭的斗志,寧志遠跟他玩這種小伎倆,他就送對方一個教訓。
  用屁股想都知道,身為九堂大師兄的寧志遠是怎么對待下面弟子的,肯定習慣了高高在,是個弟子都應該恭恭敬敬地給他低頭行禮,然后聽他幾聲教誨。
  別說王猛是長老,就算王猛不是長老,也不會買賬。
  就像當初和張小江的口號一樣,兩人來小千世界就是攪局的。
  王猛依然背對著寧志遠,換著方向向支持他的弟子們揮舞著拳頭。
  有人支持他,他就要給予回應!
  王猛只是簡單的動作,得到的卻是弟子們最瘋狂的回應,什么寧志遠早就拋到九霄云外了。
  這個動作是第一次,到了王猛這樣地位的人,會回應下面如同螻蟻一般的下三堂弟子,王猛帶給他們的是希望,給予他們的是尊重1,。
  寧志遠呢?
  歡呼聲越來越高,宋鐘禁不住嘆息,“師妹,多學著點,寧大師兄有可能要陰溝里翻船了。”
  無論勝負,這都是對寧志遠統治力的一個重大打擊,要知道寧志遠可是作為圣堂祖師級以的重要培養對象,所以祖師們會刻意地給他營造一種地位,才有了今天的寧志遠。
  而王猛卻憑借一擊之力要掀翻他。
  寧志遠遭遇到了前所未有的挑戰,他的目光冷峻地掃向那些歡呼聲最強的地方,接觸到寧志遠的目光,一些弟子先是一窒息,緊跟著爆出更大的吼聲。
  狗急了還會跳墻,真拿這些弟子當仆人了!
  望著那一個“囂張”的臉,寧志遠確實無法想象,秩序的圣堂,竟然造反了。
  良久,王猛才回過頭看向一臉鐵青的寧志遠,露出人畜無害的笑容,“一入圣堂就聽各位長老談論志遠,今日終得一見,一會兒的戰斗盡管施展,不要有什么顧忌。”
  這一番話差點把寧志遠活活嗆死,張小胖樂得直拍大腿,這才是猛哥啊。
  丫的,就寧志遠這貨也敢在這里裝逼,也不怕被雷劈。
  寧志遠好城府,深吸一口氣,名義王猛怎么都是長老,“王兄,大比不分長幼尊卑,這圣堂傳統,我自當全力以赴,但愿王兄能給眾弟子留個好榜樣。”
  寧志遠不打算在這方面跟王猛糾纏了,看著下面弟子不要命的挑釁式的吶喊,這一局已經輸了,再搞下去只會更丟臉1,。
  而自始至終,臺的祖師們沒有任何一個人插言,顯然,有人也是支持王猛的。
  “這王猛也真是個妙人,前面哪怕有人挑釁也很低調謙虛,偏偏對寧師兄的時候就如此狂放,還真收到了奇效。”
  莊旋湊到趙廣耳邊說道。
  趙廣冷哼一聲,“終于露出本性罷了,也就是這些無知的下三堂弟子才會被他蠱惑!”
  莊旋笑著點頭,心中暗罵,你丫的原來也是雷光堂的,那可是標準的下三堂。
  馬家是真小人,你們趙家是偽君子,更不要臉。
  趙廣那是深深的嫉妒,王猛怎么就能這么得人心,雷光堂也就罷了,其他分堂,喬遷賈似道宋鐘這些家伙到底收了他什么好處,還有楊穎,抽風了還是犯花癡了,怎么就能便宜了王猛。
  看著本就絕美的楊穎,臉已經多了一層惑人心魄的迷人光澤,這顯然是被男人滋潤了。
  一想到這里趙廣就是抓狂的嫉妒,而楊穎的目光是那么專注地望著王猛,似乎其他一切都不在視線中一樣。
  最可恨的是,周圍的人似乎都很接受這個結果,好像王猛和楊穎還真的很配一樣。
  這種出身卑微的家伙,怎么配!
  如果是一般情況,六位祖師肯定會插手王猛和寧志遠的這種較量。
  圣堂是個體系,尊卑有序,雖說王猛是長老,但這長老是怎么回事,大家都清楚,在大比中,拋卻這種長老的身份,王猛是要向寧志遠低頭的,這樣對抗,不禁是挑釁寧志遠,一定程度也破壞了圣堂的規矩1,。
  只是趙天龍看看馬禾子,馬禾子老神自在,絲毫沒有動的意思,李修文身為支持的祖師,更不會偏幫,而且李修文向來不愿意過問這些事兒,剩下來的周珞丹、吳法天、雷霆是不用指望了,竟然還笑得出來,要換平時周珞丹肯定就斥責了。
  趙天龍當然不會蠢到自己出言,畢竟寧志遠的威信降低點,也有利于趙廣對道光堂的控制,這是一步很大的棋。
  趙廣能力有限,但很會斗,趙天龍不指望他能控制道光堂,只要能占據一席之地,哪怕是個虛名,等到凌萱時機一到,就能徹底掌控大局。
  趙廣就是墊子,當然他是不會這么說的,總要給下面人一點希望才會拼啊。
  “大比開始!”李修文簡單明了地宣布了這最轟動的一場大比的開始。
  無論多受擁戴,到了斗法臺,決定尊嚴的只有手中的劍。
  “劍名舍身,舍身為劍,劍及蒼穹!”一旦戰斗開始,場外的因素就從寧志遠身消失,目光望著舍身劍,用一種不動如山的氣勢說道。
  王猛拿出了斷天涯,“斷天涯,無名小卒,什么天涯啊,蒼穹之類的都可斬斬。”
  寧志遠目光逼視,這種放蕩不羈的態度也配當他的對手,真是有點可笑。
  “對劍要尊重,只有這樣才配做劍修!”
  “是不是劍修,不是用嘴說的。”
  對于修行的執著和渴望,那個把自己關在山洞中,一拳又一拳捶打著墻壁的王猛,更明白,更深刻